专访库客音乐董事长:音乐世家的“叛逆者”丨蓝鲸人物

余赫接受蓝鲸教育独家专访,对库客音乐谋求上市以来,市场上的质疑、未来的发展规划详加披露。

在音乐圈里,余赫的家族非常知名。他的外祖父是我国音乐史上第一位录制钢琴唱片、第一位开钢琴独奏音乐会的音乐家丁善德先生。他的父母,哥哥也分别是舞蹈编导、钢琴家、指挥家。

在这样一个音乐世家,余赫像是一个“叛逆者”,创办库客音乐,做起了古典音乐教育相关的生意。

1月12日,库客音乐登陆美股,日前,余赫接受蓝鲸教育独家专访,对库客音乐上市以来,市场上的质疑、未来的发展规划详加披露。

“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

“大家感觉我们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了”。

余赫坦言,初创库客音乐的时候,公司具备了一家音乐公司“作死”的全部要素。在当时,盗版、流行、免费、下载构成主流音乐的四个主要条件,而库客音乐走正版、古典、收费、在线路线。因此早期的那些融资潮基本和库客音乐没什么关系。

但库客音乐活了下来。“对我们而言的优势就是‘很稀缺’,不管是音乐的类型,还是版权的拥有量,以及面对的渠道、推广方式等,和所有人都不太一样”,在回忆中余赫感慨“有时候不见得一定要顺大势而走。”

回顾发展历程,在库客创立早期,中国的大学普遍缺少音乐图书馆,库客就以线上的方式专门建立了一个给所有大学提供音乐专业书籍的图书馆。坚持全正版、做专业教育的路线,使库客音乐得到了大量大学和教育机构的支持。

相对于流行音乐,古典乐确实算是小众。但流行音乐面临着区域性的问题,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流行音乐,东南亚、欧洲、斯拉夫语系国家、拉美甚至非洲的各个国家,他们都有自己的流行语系。但是古典音乐是一个全球化的语系,虽然在单一地区可能受众不多,但它没有疆界上的障碍。因此,国际化顺理成章地成为库客音乐努力的方向。

余赫介绍,古典音乐包括爵士、世界民族等等音乐类型。这是比较容易国际化发展的业务种类。其次,古典音乐在教育上具有权威话语权,也可以变现。尽管在中国的K12教育体系里,音乐课并不算主流,但是包括钢琴在内的乐器教育等,也依然是K12教育中很重要的课程。“我们认为,只要是在教育体系内,就会有市场出现。”

余赫强调,“首先是古典乐一定要做成国际化公司,第二个,一定要在教育公司的背景下去发展。”

与版权方已合作40余年

从递交招股书时开始,库客音乐受到市场上的诸多质疑,有的质疑其内容授权高度集中于拿索斯授权,有的质疑其缺乏对智能钢琴供应链上下游把控能力。对于外界的种种质疑,余赫在此次采访中均给予详尽的解答。

与拿索斯的合作,余赫透露,早在1978年,拿索斯就与其家族有所联络。余赫介绍,当时其外公丁善德先生的作品《梁祝》第一次走出中国,就是通过拿索斯的平台。余赫哥哥余隆的演奏等,都是通过拿索斯的平台,双方合作已历经四十余年。

早前,双方一直是内容合作伙伴,近15年来,随着库客音乐的创立,双方又成为商业合作伙伴。余赫近期刚被任命为拿索斯的副主席,也是拿索斯的董事会成员。所以双方这种强绑定关系,也在理论上将合作的风险压缩到了最低。

对于古典音乐市场天花板明显的论调,余赫坦言,在上市过程中,公司需要对标的是音乐公司,但从本质上,更贴切的定位是一家拥有版权内容的音乐教育公司。目前,国内的音乐教育市场大概在1000亿元左右,在教育的市场版图中,天花板明显的论断,并不合适。

此外,对于钢琴制造方面,余赫指出,智能钢琴的制造并不局限于原有的几家传统钢琴制造商,一些原本制造电子琴的厂商也可以成为智能钢琴的供应商。无论是在成本控制上,还是企业选择上,都会有更大的空间。所以在余赫看来,库客音乐的核心的永远是内容,转型生产智能钢琴,意义并不大。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也是版权,只有版权才能延伸出发展的新空间。

三年,将中国音乐推到46个国家

对于公司上市以来,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余赫表示,对于一家有价值的公司,要以周期性的眼光来看待。他认为,在业务上,库客音乐的基本盘是良好的,渠道、版权资产优良的前提下,还是要把企业的成长放到更长的周期内来看。

对于追求在美股上市,余赫指出,美股给予企业更加自由的空间以及更加宽广的视野。当下,企业可以去做一些新的尝试,比如推出智能钢琴教育。在未来,或许会在音乐教育领域推出标准化教学,升级成为解决音乐教育普及型的一个重要手段。

对于海外市场的打算,因为与拿索斯的良好合作,余赫也在借此平台推动中国的音乐走出去。其指出,拿索斯是一个很好的全球化渠道。中国文化想要走出去,音乐其实更为容易且有效。尤其是在文化领域,只要是在交响乐体系之内,就是一个通用的标准语言。比如乔治·格什温将爵士乐推广到全世界,也是依托于古典音乐体系;俄罗斯民族乐派、日本的久石让、武满彻等音乐家也都是在用交响乐、古典音乐的体系走出去。对于中国的京剧、昆曲等艺术文化,都可以搭载进这样一个体系,传播到世界上的各个角落。

“我们花了三年的时间,将中国原生态的少数民族的音乐、民歌等全收录下来,之后通过拿索斯的渠道,将这些内容送到了46个国家的电台。”

所以拿索斯不光是说在录音这方面会对库客有帮助,更大的帮助在于中国的音乐、音乐家走出去时,其可以提供一个平台型、渠道型的信用背书。

做古典音乐的迪士尼

库客音乐招股书曾披露,将把IPO募资的70%用于发展智能教育业务。

余赫强调,公司未来希望进行全面教育转化。在今年,北京库客在运营层面上将会脱离开原有的业务,在智能化教育上下更多的功夫。一到两年内,北京库客必须成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音乐教育公司。未来,公司希望教育领域的收入能在总收入中达到60%的占比。

据公开市场统计,中国的琴童是数千万的量级,但在目前的钢琴教育上,尤其是在三四线城市,当地的师资完全无法匹配大量的教育需求,更毋庸谈起教育的标准化和智能化的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库客音乐要孵化库客智能钢琴这款产品。当下学生和家长对教师水准的判别能力是很低的,同时,西方音乐体系的内容是比较容易标准化的,尤其是钢琴。三四线城市的孩子,不能因为没有好老师,就得不到好教育,起码要给孩子一个平等机会。

在商业角度来看,钢琴教育的市场更大,智能钢琴也容易大规模复制。未来,库客音乐还会推出其他更多智能音乐教育产品。

2019年,库客智能钢琴转向幼儿园体系。余赫指出,对于学钢琴的孩子,一般都是在幼儿园阶段为起点,另一方面,幼儿园目前仍独立于K12体系之外,在培训及收费层面上来说,相对更加自由一些。

余赫认为,低线城市对智能钢琴教育的需求更大。从2019年到2020年,库客智能钢琴合作的幼儿园用户就以10倍的速度从一百多家增长至几千家。展望来看,2021年智能钢琴的布局有望以10倍或更快地速度快速进行扩张。

在扩张中,库客音乐并未对钢琴制造下太大的资本。对此余赫表示,造钢琴并不难,真正难的是在内容。库客音乐提供的内容更追求板块性,而不是类似游戏化的内容,这是本质上的不同。

在教育领域,库客音乐并不想变成钢琴教育,而是想变成音乐教育。“我更希望在钢琴教育这个事情上是一个生态化的,有版权的存在。”

余赫表示,希望库客音乐能朝向“古典音乐界的迪士尼迈进”,希望它成为一家集版权、教育、演出在内的综合性品牌。在这其中,或许可以利用科技的力量和现在受众的品位,去建造古典音乐的迪士尼乐园。可以有剧院、有沉浸式剧场、甚至有周边IP、衍生电影等形式。“古典音乐的变革和可挖掘的潜力还有很多,比如演绎内容、时间、演绎方式等等,加之未来AR、MR等技术都有大量赋能舞台艺术的可能性。很多古典音乐能够被创新出来的东西还远没有被激发出来。”

“我希望库客音乐像迪士尼一样,有充沛的IP、版权外延、有充分的空间可以去发挥。”余赫感叹道。

#蓝鲸人物专访
相关阅读
腾讯音乐与Apple Music达成合作,TME音乐云将为厂牌及创作者提供全球发行服务
原创音综50部扎堆,练习生翻炒“回锅肉”,吸金力远不及偶像选秀
小叶子智能陪练与上音社联合研发“AI版小汤”,打造练钢琴新体验
库客音乐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10美元/股为古典音乐第一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