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上市冲港股,BAT里有百度?

回港二次上市,是检验百度弯道超车效果的考场。

投稿来源:FN商业

2021年,百度频频站在聚光灯下。

春节之后,百度的关键词是“加速”。官宣造车、提振股价、市值重回巅峰,赴港二次上市、抢先B站通过港交所聆讯,蛰伏多年的百度把所有牌都摆在了桌面上。

百度的种种迹象,完全不像一家淡出了BAT第一梯队、只作为其他企业市值计量单位的“老巨头”。

01

赴港上市

“当年去美国上市,是因为政策不允许,百度的VIE结构从中国法律看来是一家外资公司。但任何时候,政策允许百度回来,我们肯定希望能够尽早回到国内的股市。”

2018年,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在接受采访时解释了为何赴美上市,曾表达过回国上市的想法,但后来并未公布进展。

直到2020年5月,李彦宏曾在央视的节目上提到,美国正从政府层面不断收紧对中概股公司的管制,百度内部在研讨应对方案,其中包括在香港等地二次上市。

2021年3月9日,港交所公布,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通过港交所的上市聆讯,可以在港股二次上市,BofASecurities、中信证券和高盛为联席保荐人。

在审核流程层面,百度抢了B站的先,成为2021年第一家回港上市的中概股。

按照港交所的流程,二次回港上市的公司路演时间则相对IPO要短一些,最后定价以美股为基准,在此基础上稍有浮动。

目前,百度尚未披露募资金额。但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百度目标在3月完成在港第二上市,集资规模达50亿美元(约390亿港元)。

截至2020年末,香港IPO市场集资额达到4002亿港元,位列全球第二。在美国政策收严的背景下,港股与回归的企业之间已经形成了相辅相成的良性循环。

此外,百度也并未公布此次定价是否会依据美股而下调,阿里巴巴回港二次上市时,曾以美股为基准做出相应折扣。

但在3月1日,百度召开特别股东大会,百度股东通过了1拆80的普通股拆股计划。根据该计划,百度每股普通股拆分成80股,当日起生效。

拆股明显是为了降低投资者门槛,为二次上市铺路。

拆股之后,百度每股美国存托股(ADS)所代表的A类普通股的比例,从之前的每10股ADS代表1股A类普通股,更改为每1股ADS代表8股A类普通股。

具体来看,美东时间3月10日,百度收盘价255.1美元计算,对应普通股每股价格为2551美元。回港上市后的每手50股计算,入场门槛为127550美元,约合99万港元。

拆股之后,每股普通股股价约为31.9美元,回港上市后每手50股的入场门槛降低为12375港元,极大降低了门槛,有利于吸引散户,并提高交易活跃度。

自2019年底阿里巴巴以同股不同权形式成功回港上市,中概股回流逐渐成为趋势,网易、京东等头部企业已在去年陆续回港。

据目前已公布的消息,OTA平台携程已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二次申请;微博已聘请高盛、瑞信和CLSA负责其计划于2021年下半年在港二次上市的工作;哔哩哔哩稍早于百度提交申请、预计将在本周通过港交所聆讯。

此外,腾讯音乐、唯品会、造车新势力三巨头蔚来、理想及小鹏等也曾传出回港上市的消息。而另一个“B”——字节跳动,也有传言今年将于港股上市。

02

试错翻身

2005年,百度登陆纳斯达克。直到2016年,都始终处于BAT第一梯队。上市后股价大涨354%,打破华尔街200多年海外公司首日上市股价飙升的记录,还曾在2014年还曾以800亿美金的市值登顶中概股。

但很多人都忘了这段历史,只记得百度错失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最近几年一直起起伏伏,市值常年在400、500亿美元徘徊。

截止3月10日,腾讯市值6.51万亿港元,阿里市值4.98万亿港元。而股价被数次提振的百度,市值仍在856.32亿美元,约6645.64亿港元,几乎是“老哥们”腾讯的十分之一。

究其原因:AT走得太快,B在原地打转。

在“掉队”的过程中,百度绝对不主动,反而是在不断探索、不断试错的过程中被迫掉队。

如今稳居第二梯队、保二争一的TMD,都是抓住了移动互联网第一波红利、应运而生的巨头,但在这些企业发家的领域,百度早有布局。

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最高时曾达到33%,与美团外卖、饿了么并驾齐驱;分拆自百度的爱奇艺,上市时的用户数及营收都不低于腾讯视频和优酷土豆;而不管是百家号还是屡次被传收购的一点资讯,都曾是今日头条最大的挑战者之一。

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百度对于电商、团购、音乐、教育、直播、医疗、金融、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产业均有布局,每一步都踩在时代的节点上,但每一步的脚印都不像百度的logo那么清晰。

除业务层面的试错之外,百度的管理层多次“地震”也被视为掉队的原因之一。

2005年,百度上市后,时任CTO刘建国、COO朱洪波相继离职。他们分别是除了李彦宏外百度的第一位员工,加入百度的第一位职业经理人、百度销售渠道的建立者。

2009年,“贴吧之父”俞军离职。后来有人总结,俞军离职代表着百度产品团队的强势期结束,向海龙为领导的销售团队强势期到来。

2010年,CTO李一男、COO叶朋相继离职,百度随后进入漫长的架构调整期,先后引进、提拔了一大批副总,又因职责划分不明确而无法结束人事层面的动荡。

2017年1月,陆奇加入百度,被视为“全村人最大的希望”。但两个月后,前百度首席科学家、百度人工智能重要奠基者吴恩达宣布离职。

虽然陆奇提出的“Allin AI”战略确实给百度埋下了复兴的伏笔,但陆奇在百度任职485天期间,百度有6名部门经理以上的高管离任。

就连陆奇自己,也在元老王湛、“太子”李明远相继离职后,宣布卸任。2018年5月18日,陆奇宣布卸任集团总裁及首席运营官,百度市值跌去近900亿元。

在此之前,根据腾讯的一份统计显示,2007年-2017年,百度至少有十位副总裁、二十多位高管离职,从2010年开始,百度平均每年都有两位高管离职,被戏称为“互联网领域的黄埔军校”。

但高层动荡没有因为陆奇离职而终止。

2019年,在百度工作时间长达14年的副总裁兼COO向海龙留下了一系列高光时刻后官宣离职,那时正是百度发布2019年一季报的时间,那份财报中,记录了百度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净亏损额度达到3.27亿元人民币。

后来,向海龙空降国美,成为国美线上平台公司CEO——这是黄光裕归来的第一个大动作。向海龙成为别人故事里的“男配角”,与黄光裕共谋“真快乐”,但李彦宏那时候可“真闹心”。

在股价“一路直下”的路上,李彦宏一路迎来送往,其中最亮眼的莫过于将市值提振到千亿美元的Allin AI。

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整车制造等新业务,俨然成为百度打响翻身仗、重返BAT的希望。

2017年起,百度全盘押注人工智能,既然掉队的局面暂时无法逆转,索性就不追了,弯道超车才是捷径。目前,深度学习、智能语音、自然语言处理、交通大数据等核心技术,百度的专利申请和获得授权数量已经位列第一。

随着Apollo自动驾驶业务落地、小度分拆和AI技术商业化前景逐渐清晰,百度的价值重新被市场认可。

今年1月11日,百度正式官宣造车,“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而去年底传出造车消息时,当天百度收盘大涨13.83%,市值回到600亿美元,随后,“造车”的消息一直刺激着百度平静已久的股价。

3月2日,百度造车公司完成注册,名为“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亿元,百度作为第一股东正式进入造车行业。

这正是百度完成了1:80的拆股计划的第二天,“回港二次上市”的猜测也在那时无限接近于事实。

百度表示,此次募资用途为持续科技投资,并促进以人工智能为主的创新商业化,以及进一步发展百度移动生态,实现多元化变现等。

其中在持续科技投资方面,包括吸引及留住人才,通过开发更多AI能力增加对现有客户的各种解决方案的销售,在垂直领域获取新客户以及增强计算、存储、网络数据库及交付能力,加强智能云解决方案商业化,提升智能驾驶发展及商业化等。

这意味着,二次上市成功之后,百度AI、智能云、智能驾驶等新兴领域业务的发展及商业化将进一步提速。

03

风险提示

招股书中,百度列举了几项风险提醒。

其一,反垄断。

百度在招股书中披露,接到立案通知书,要求就未申报交易是否构成未依法申报的经营者集中提供材料,此后还接到市场监管总局就该案拟罚款50万元的通知,百度未反对该拟处罚。

2020年以来,市场监管机构对于“反垄断”的重视程度持续升温,多次加强反垄断的执法力度并逐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阅文集团和深圳市丰巢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

12月24日,市场监管总局又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接连几次调查,被视为监管部门加强“反垄断”的信号灯。

百度在招股书中披露了关于反垄断带来的风险:“我们已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审查通知,内容有关应该事先申报但未能事先申报经营者集中以及可能面临的处罚。有关案件仍在调查。”

2021年1月,百度接获一份涉及一宗案件的正式立案通知书,要求就该笔未申报交易是否构成未依法申报的经营者集中提供相关材料及说明。同时,百度近期接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拟就该案件处以人民币50万元罚款的通知。

百度表示,“我们未反对该拟处罚通知。悉数支付罚款后,预计不会因该案件受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进一步处罚。”

招股书中还作出相应提醒,不保证日后不会接获更多问询,或因任何该等问询而遭处罚,包括每个案例被处最高人民币50万元的罚款,情形严重时甚至可能被要求停止实施集中、限期处分股份或者资产、限期转让营业以及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

百度可能受到更多的监督和监管机构的关注,以及监管机构更频繁和严格的调查或审查,可能使百度的合规成本增加,使百度面临更加严峻的风险和挑战。

百度招股书中并未透露上述被罚的具体案件,但根据当前情况来推断,《反垄断法》自2008年8月1日生效,之后所有未依法进行申报的并购交易均在调查范围和处罚范围之内。

对于酷爱收购,其中不乏5000万元收购国内最大网址站http://Hao123.com、3000万收购天空软件、19亿美元收购91助手以及未公布价格的天天静听等重磅交易的百度而言,趋严的反垄断调查确实是风险之一。

对于反垄断的风险,百度表示未来或须支出更多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对涉及其产品和服务以及投资项目相关的反垄断风险和挑战进行审慎评估和应对。

除反垄断事宜相关的风险外,百度还在招股书中提出其它的合规风险。

比如,因收购YY直播及其线上直播业务而面临相关风险;面对激烈竞争,可能因此失去用户及客户;向新业务扩张不成功,日后的经营业绩及发展前景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百度的云服务开发伴随监管合规风险,涉及类似数据安全及基础设施稳定性问题等。

百度的招股书中还提到,经历了收入放缓及下降,可能会不时出现净亏损,未来可能面临经营利润率及利润率下行压力等。

聆讯后文件显示,百度公司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总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023亿元、1074亿元和107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76亿元、21亿元和225亿元。

此外,2020年公募基金北水南下,港股科技巨头股价暴涨,二季度公募基金重仓股中排名前二的正是腾讯控股和美团点评。

但在今年3月,公募基金净值急速回调“基金人已亏到毫无波澜”的话题冲上热搜,被“韭菜”们吐槽为“韭韭八十一难”。

虽然百度并未提示此风险,但此时登陆港股,必然与其他港股科技股共同面对“跌跌不休”的风险。

不过,百度通过港交所聆讯的消息传出后,受此消息提振,3月9日百度美股大涨13.6%,总市值超900亿美元。

04

结语

回港二次上市,是检验百度弯道超车效果的考场。

技术,是一家人才密集型巨头的最优解,但技术冰冷,事在人为。百度在很多领域证明过自己的能力,但更需要证明的是耐力。

关关难过关关过,迎来送往是非多。AT赚钱B试错,三家再聚港交所。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百度回港二次上市
相关阅读
这一次,李彦宏能带领百度突围吗?
百度要脱掉广告公司的“皮”
百度向左,新浪向右:他们能重回舞台中心吗?
“三巨头”齐聚港股:上市首日平收,渴望被重估的百度能否重回BAT阵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