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白马股顺丰一字跌停,交银施罗德34只基金抱团重仓,众多明星基金经理踩雷

顺丰控股突爆业绩大雷,众多明星基金经理遭殃。

千亿白马股顺丰控股突爆大雷,开启了A股2021年的业绩巨浪。

4月8日晚间,顺丰控股发布业绩预告称,2021年第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亏损9亿元至11亿元,而2020年同期则赚9.07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0亿至12亿元,2020年同期盈利8.32亿元。

4月9日,顺丰控股开盘一字跌停,报收72.72元/股,如果从2月的高点来看,顺丰控股已经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下跌了超35%,市值蒸发2000亿元。顺丰控股跌上热搜,受此拖累,整个仓储物流板块也在今天低开低走,韵达股份、德邦股份、圆通速递等纷纷走弱。

快递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

在仓储物流板块,顺丰控股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龙头,投资者对它甚至给了“快递茅”的称号。就在3月17日,顺丰控股刚刚交出了2020年的亮眼成绩单。年报披露,顺丰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540亿元,同比增长37.3%;业务量81.4亿票,同比增长68.5%;归母净利润73.3亿元,同比增长26.4%。

能在疫情笼罩的2020年一季度保持盈利,却在经济复苏的2021年一季度毫无征兆的业绩爆雷,顺丰到底怎么了?

对此,顺丰控股在公告中列出了5个理由:

一是公司正处于新业务拓展关键期,为扩大市场份额,打造长期核心竞争力,公司继续加大新业务的前置投入。

二是去年疫情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公司资本性开支投入节奏,客户需求上行趋势明显,公司业务量增速迅猛,导致速运多环节出现产能瓶颈。

三是基于大规模的陆运产品业务量,公司重整各业务线的资源投放,在整合初期,会存在资源重叠投放,预计在今年第三季度初见成效。

四是公司第一季度给予一、二线在岗人员补贴创历史新高。

五是去年疫情暴发期间,公司防疫物资及线上消费品寄递进一步带动时效件实现高增长,今年一季度增速受到此高基数的影响;同时,由于同行在部分区域春节不打烊的安排,分化了部分散单业务,时效件中散单业务增长低于预期;此外,特惠专配业务量增长迅猛,下沉市场电商需求旺盛,导致存量客户中的经济型业务增长较快,公司电商件毛利承压。

例如,对于顺丰给出的第五个原因,即同行竞争,电商件毛利承压,在此前早已显露端倪。

为了争夺下沉市场,2019年5月,顺丰就推出了专门针对电商市场的特惠专件。但在过去一年,中国快递行业价格战愈演愈烈,例如以低价著称的极兔速递曾把在义乌收件的最低价格降至1元以下,给传统的快递行业带来了很大压力。

对此,顺丰不得不压缩单价。根据顺丰此前披露的业绩数据,今年前两个月,顺丰的单票收入出现了12.39%的明显下降,单票收入从19.7元降低为17.26元。

中国快递行业或许正面临新一轮洗牌,顺丰也在最新公告中表示:“公司电商件毛利承压,后续公司将考虑以成本更适配的网络来逐步承接此类经济型业务,并持续扩大资源协同复用,优化成本效率。”

交银施罗德34只基金抱团重仓超9000万股

作为快递股中的“快递茅”,顺丰控股常年是众多基金的重仓股。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四季度末,公募基金合计持有顺丰控股4.9亿股,其中不乏董承非、杨浩、焦巍、朱少醒等明星基金经理的身影。

其中,董承非的兴全趋势是持有顺丰控股最多的公募基金。季报数据显示,顺丰控股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进入兴全趋势的重仓股名单,但从2020年三季度开始,董承非便不断对顺丰控股进行小幅度的减仓,截至2020年末仍剩余约1841万股,是该基金的第五大重仓股,占基金净值比4.61%。

此外,交银施罗德基金旗下的34只基金抱团持有顺丰控股,合计持有9385万股,是持有顺丰控股最多的公募基金公司,且交银新生活力位列顺丰控股第八大流通股东。

具体来看,杨浩的交银新生活力、交银内核驱动、交银定期支付双息平衡,王崇的交银新成长、交银精选、交银瑞丰三年等基金都重仓持有顺丰控股。其中杨浩合计持有超过3600万股,王崇合计持有近3000万股,且上述基金大多在2020四季度对顺丰进行了加仓。例如,王崇的交银精选就在四季度对顺丰控股加仓了超240万股,位列该基金第一大重仓股。

王崇在年报中坚定看好物流服务相关方向,他写道:“本基金全年保持中性略高仓位……上半年逐渐减持医药器械和医药服务相关标的,加仓物流服务类相关标的……2021年我们将重点关注物流服务、大炼化、消费建材、餐饮供应链、军工半导体,软件互联网及企业级服务,具备提价能力的电子被动元器件,以及消费升级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如高端白酒、家电、教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