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金控甩掉快捷通这个拖油瓶

海尔金控出售快捷通支付牌照,究竟是为了保住声誉还是快速回血?

文|支付百科 Sunny

近日,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小商品城”)发布公告,公司拟以4.49亿元收购海尔集团(青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金控”)持有的浙江海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尔网络”)100%股权。

该公告发布后,一时间关于海尔金控出手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捷通”)的讨论掀起热议。有观点称海尔金控之所以卖出快捷通,与快捷通贷超缠身的差口碑脱不了干系。另一部分观点则认为,海尔金控的出手是择资产变现,给自己回血的一波操作。

01 快捷通成为海尔系一员

快捷通成立于2012年7月,2013年7月,快捷通成功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正式成为获许在全国范围内从事网络支付业务的第三方支付企业。

2014年3月,海尔网络全资入股快捷通,此后快捷通更名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正式并入海尔体系,并成为海尔网络下唯一一家子公司。

02 多项违规致海尔集团声誉受损

因用户投诉导致海尔集团声誉受损也是出售快捷通的一个原因。

早在315晚会曝光714高炮后,大部分支付机构就已经停止与违规网贷平台合作,而快捷通依然助纣为虐,被爆出为涉嫌高利贷APP提供支付通道并私自扣款。

作为后高炮时代的支付机构深度参与者,快捷通参与的业务体量非常大。有报道称,大量用户投诉快捷通为芒芒分期、来钱花、享花花等多款借贷APP提供支付通道,免密划走会员费等。而经投诉人证实,订单确通过快捷通支付平台支付。

而出现不明扣费现象基本都是平台方在未提前告知的情况下,让客户签订了与第三方的代扣协议,且事后巧立名目“资格评估报告费或信息评估费”,并通过合作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私自扣划注册用户绑定银行卡内的款项。

这种“一刀切”巧立名目每人收取几百元的收割方式,虽在金额上较为缓和但打击面却极广,其中不乏大批被收取费用后并不能成功放款的用户。

2020年9月,快捷通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未按规定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三项违反《反洗钱法》行为,被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合计罚款250万元。

03 跌破预期成为价值洼地

海尔金控业务涉及融资租赁、金融保理、金融科技、PE/VC 投资、产业并购、资产交易等领域。海尔网络仅有快捷通一家子公司,主要通过快捷通开展互联网支付业务。

不论海尔网络还是快捷通,公开数据都显示其处于长期亏损状态。经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审计,海尔网络2020年度合并营业收入为 8990.35 万元,净亏损1420.54 万元。快捷通2020 年度营业收入为 9216.77 万元,净亏损1417.87 万元。

公告指出,2020年底,海尔网络的其他流动负债达7.7亿元,这一负债主要来自快捷通第三方支付业务中用户收单交易尚未提现或代付交易尚未支付而留存的款项。

快捷通作为海尔金控金融板块的洼地,在海尔体系内一路跌破预期。早在2019年就有媒体爆出,海尔金控计划将快捷通出售给货车界的“滴滴”满帮集团。

业绩惨淡或成为海尔金控频频计划出手快捷通的不二缘由。毕竟在支付牌照水涨船高的大环境下,出手快捷通在回血的同时还砍掉了亏损业务。

04 收购其实还存变数

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商品城”)创建于1993年12月,系国有控股企业。2002年5月9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

资料显示,快捷通为海尔网络全资子公司,若收购完成,小商品城将通过海尔网络间接持有快捷通100%的股权。

但是,这一切还存在变数。

小商品城宣称,关于本次收购导致的主要出资人变更是否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尚不确定,若公司无法取得中国人民银行同意快捷通变更主要出资人的批准,则本次交易存在取消的可能。

小商品城早在2011年就出资成立义乌中国小商品城支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线上线下结合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义支付”由此搭建。

2020年5月15日,小商品城董秘在活动中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积极争取第三方支付牌照,引入第三方支付机构。

此次以小商品城以4.49亿收购快捷通算得上“郎情妾意”。但小商品城也在公告中表示,关于本次收购导致的主要出资人变更是否获得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尚不确定,若无法获得批准,则本次交易存在取消的可能。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营收首破3000亿,美的继续探底,白色家电会否极泰来吗?
海尔智家一季度净利润35.17亿元,副总裁王莉辞职
小商品城4.5亿支付牌照收购案倒计时,海尔金控拟剥离快捷通,截至一季度末仍未完成交易
小商品城4.5亿欲收快捷通,后者合作违法贷超屡遭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