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文化的“致命伤”

曾有“2016中国最佳跨界投资人”之称的胡海泉,将带领嘻哈文化走向何方?

文|蓝科技

作为中国嘻哈文化的一张名片,普普文化的“致命伤”不是公司不优秀,而是面临天花板或需要快速破圈找到新的商业模式

曾有“2016中国最佳跨界投资人”之称的胡海泉,将带领嘻哈文化走向何方?

这家名为普普文化的公司虽名不见经传,却因知名歌唱组合羽泉成员之一胡海泉是其股东之一,且将定位为小众的嘻哈文化上市而引发关注。

在网友为胡海泉是否会因为普普文化的上市大赚一笔而津津乐道的同时,蓝科技也注意到,这是一家非常有特点的公司。虽然其模式与打法平淡无奇,却屡获资本加持,那么,这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逻辑?

小众文化撑起的上市公司

嘻哈文化看似小众,却也顶起了一个上市公司。作为嘻哈文化的先行者之一,普普文化妥妥地成为“嘻哈文化第一股”,可谓实至名归。

值得一提的是,普普文化如愿以偿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后,上市首日盘中多次触发熔断,最高涨幅超460%,截至7月6日,该公司上市三个交易日(期间经历美国独立日休市)累计涨幅达790%。

但是,7月13日普普文化收跌超26%,上市前几天的高光表现则被跌幅稀释。

据观察,普普文化之所以在美股资本市场的表现如此亮眼,根本原因是嘻哈文化在美国极为盛行,因此在美国投资人眼中,嘻哈商业化在中国市场还是蓝海。加上中国音乐市场庞大,潜力也确实不容小觑。

在国内,嘻哈文化也被逐渐唤醒。随着《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综艺节目的热播,嘻哈文化开始走进大众视野。同时,在音乐明星的资本加持下,嘻哈文化正走向商业化。

小众人群带来大市场。随着普普文化的嘻哈文化导入,其也成为资本眼中的宠儿。蓝科技注意到,普普文化在挂牌新三板期间,曾获得两轮定增,并有多轮资本加码。根据天眼查APP显示,普普文化成立至今共拿到了3轮融资。

早期,转型做投资的音乐人胡海泉认购230万元,持股数量为50万股,持股比例为3.45%,成为该公司第五大股东。

胡海泉是娱乐圈中知名跨界投资人,旗下设立7只基金,基金管理规模达13亿元,投资项目30多个,80%以上项目获得下一轮融资,曾被评为“2016中国最佳跨界投资人”。很明显,胡海泉入股普普文化,主要是看中了嘻哈文化在国内的发展潜力。

普普文化在获得资本加持后,更是如虎添翼,逐步发展壮大。

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2019财年和2020财年中,普普文化分别为35家和16家客户提供了43场和49场活动服务,音乐会和嘻哈活动吸引了超12万名观众。而在2020年3月至2021年1月31日期间,公司在线嘻哈节目的浏览量超过2.64亿次。由此,也给普普文化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主营业务方面,普普文化的收入主要来源于活动主办、活动策划与执行、品牌推广与其他服务。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2月31日,普普文化获得收入1384万美元,净收入为237万美元,同比分别增长39%和4%。其中活动主办、活动策划和执行、以及市场营销的收入占比分别为50%、45%和5%。

不过,由于其商业模式受到赞助商、客户续约率、线下活动成本的影响,其毛利并不高。数据显示,截至12月31日的2019财年与2020财年,普普文化毛利分别为326万美元、388万美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仅为228万美元、237万美元。

普普文化的危与机

小众出圈,也为嘻哈文化带来商机,不过,虽然普普文化盯住的是冷门市场,却并非无人之境,更不太可能高枕无忧。

在未来的经营中,多重潜在的危机与风险,也左右着其前途与命运。

其一,受到客户续约影响风险。据了解,普普文化前三大客户收入占公司当期总收入的33%,到2020财年进一步提升至36%。

同时,2019财年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占当期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58%,2020财年该比率上升至65%。然而,由于公司客户过于集中,应付账款的占比过高,让其苦不堪言。

在招股书中,普普文化表示,“主要是由于一些客户未能及时付款给我们,以致公司当期应收账款增至1481万美元。”

其二,普普文化受到赞助影响风险。随着嘻哈活动产品的收视率扩大,来自广告商在活动托管业务中提供的赞助收入占比越来越大。

从招股书可以看到,在2020财年中恒安纸业已经退出了公司三大客户之列,赞助商依赖及其持续波动,已成为影响普普文化后续发展的最大问题之一。

要知道,现场娱乐活动需要强大的后勤能力,包括用于安全和安保的大量资源,以及复杂且成本高昂的基础设施。

除此以外,活动期间的交通状况、天气情况、人员安全等,也可能超出公司控制的风险,变得不可控。这一点,普普文化也在招股书风险提示中明确指出。

实际上,2020年疫情对于线下活动业务颇多的普普文化而言,就是一次较为极端的影响。疫情期间,其市场营收随着疫情的紧张程度而频繁波动。直到疫情好转渐趋明朗,业绩才逐渐回归。

其三,嘻哈文化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在竞争环境中,普普文化可能会因现有业务,输给竞争对手。在中国,一些公司已经从事活动策划执行和营销服务,而且文化产业更是互联网巨头争抢的战略要地。

与BAT等互联网巨头相比,普普文化可能会在市场上面临来自四面八方的竞争。而且因为其模式单一、资源有限,而陷入被动地位。例如,阿里大文娱推出的节目《这!就是街舞》非常成功,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季。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BAT等巨头同时布局文化渗透嘻哈文化相比,不难发现,普普文化虽然在嘻哈文化这个垂直领域已经占位,但因其产业生态不够完备,很难真正破圈。因此,普普文化必须要改变依靠收赞助的盈利模式才能做到可持续发展。

结语

嘻哈文化作为目前流行文化中极为小众化的细分赛道,核心群体规模少的特点,使其始终处在主流流行文化圈的长尾部分,难以在主流文化圈立足。由此,也导致其商业化能力受限,而靠嘻哈文化维持其商业化所需的用户规模增长也很容易触及天花板。

因此,普普文化能否在二级资本市场受到待见,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普普文化这家公司有多么优秀,而是嘻哈文化对普罗大众的渗透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

而这个致命伤,恐怕并非靠普普文化的一己之力就可以改变的。

参考资料:

《“嘻哈文化第一股”普普文化再闯IPO:小众出圈,嘻哈文化天花板》

《普普文化转战美股三个交易日大涨790% 嘻哈商业的春天来了?》

《一文读懂普普文化赴美上市:转战美股暴涨460%,嘻哈文化开挂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贝壳找房正式登陆港交所,股价涨超6%
市值跌没1.4万亿,奈飞失速
能源、加息、缩表、疫情四面围攻,美股能否挺过这场轻量版“石油危机”?
GAMMA的“灰色财报季”:增长乏力,巨头遇上中年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