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绳这个“瓶子”,能否装下习酒?

一厢情愿的把借壳预期投射在贵绳身上,但这个“瓶子”里面装的是不是习酒,只有时间知道。

文|阿尔法工场

“经公司自查并向控股股东核实,除公司已披露公告之外,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公司并不涉及与酒企业的‘借壳’、‘重组’的洽谈或谈判等相关行为,也无计划从事与酒相关业务,关于公司‘酒企借壳’的相关传闻不属实。”

这已经是贵绳股份(600992.SH)近段时间来第二次澄清,尽管声嘶力竭,但二级市场投资者并不买帐。

对于贵州当地某酒企借壳贵绳上市的传闻早已有之,股价的持续上涨走强也说明了这一点。

自2021年中旬以来,贵绳股份股价便如同火箭般一路攀升,股价从7块多上涨至最高接近15元,涨幅达一倍。甚至自2月10日后出现3连板行情,表现十分强势。

作为主营钢绳、钢丝、钢绞线的贵绳,以钢材加工贸易为主。公司既不是新能源、元宇宙、数字经济等市场主流热点,经营业绩也实属平平,但股价走势如此让投资者大呼看不懂。

能对此进行解释的,也只有借壳预期了。

01 为何是贵绳

按常理说以传统钢材加工为主、营收规模几近停滞不前的贵绳是不该受到资本市场这般“礼遇”的,真正刺激股价的,是“壳资源”价值。

作为传统能源大省,白酒、煤炭化工、电力、建材医药等是贵州的支柱产业。而这些恰恰又是当前的上市“困难户”。除了需要付出漫长的时间成本,相较于新兴行业,上市的难度也在大大增加。

而这其中白酒又是贵州未来重点扶持战略级产业。近年来酱香型白酒异军突起,与浓香型分庭抗礼。不要说浓香型聚集地四川就有五粮液(000858.SZ)、泸州老窖(000568.SZ)、舍得酒业(600702.SH)等上市企业,省外苏酒、徽酒也都是浓香型天下。

而当下酱香型上市企业只有贵州茅台(600519.SH)一家,推动省内白酒企业上市已成为迫在眉睫的一项“政治任务”。

在仁怀市十四五规划中,提出了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而在贵州省十四五规划中就直接提出了培植提升习酒、国台、金沙、珍酒、董酒等一批在全国具有较强影响力骨干企业,加快推动企业上市。

另外在2月16日,《贵州省推进企业上市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方案》公布,提出力争2021年、2022年分别新增境内外上市公司3家、5家,到2023年末共新增15家以上。其中遵义市新增3家以上。

而遵义市中,国台、习酒的呼声最高。

当然规划只是愿景的一方面,最终能否落地,如何落地才是需要考量的问题。

当下上市不外乎直接IPO和借壳上市两个选项。直接IPO进展缓慢,需要付出的排队时间成本最为不确定。习酒和国台已经相继终止IPO,郎酒自2021年6月更新IPO后便再无音讯,而彼时据首次披露招股书时间已有一年。

因此最为效率的方式还是借壳。在贵州的33家上市公司中,符合“传统行业、业绩差、大股东贵州省国资背景”的企业只有贵绳股份一家。而中天金融(000540.SZ)、*ST天成(600112.SH)符合前两项要求,但大股东是私人集团,予以排除。

同样具有“绯闻”的贵广网络(600996.SH),最终实控人是中共贵州省委宣传部,同时茅台集团持有贵广网络11.55%股权,是第二大股东。大股东不同,同时茅台集团参股引发的同业竞争问题使得贵广网络被借壳几率几乎为零。

习酒不行,国台金沙珍酒等其他潜在标的行吗?巧的是,除了习酒之外的其他“明星上市股”实控人都是私人。也就是说只有习酒实控人是国资系。

除了实控人,2021年5月,贵州省省长李炳军在对贵绳集团考察时的讲话也让人遐想。

他提出,要“解放思想,学会算大账,切实解决企业规模、体量与市值不高等实际问题”、“引进战略合作伙伴,加大‘请进来、走出去’步伐,将企业改革发展融入全省新型工业化整体布局中”。

李炳军的讲话充满玄机。对于一家业绩平淡无奇的地方性钢加工企业,如何“切实”解决规模与市值不高等问题,“引进战略合作伙伴”、“请进来、走出去”又有何深意,这不得不让人联想到酒企借壳事项。

02 习酒上市猜想

不论贵州省、遵义市,还是仁怀当地的十四五规划,乃至习水县关于支持和推动习酒上市的表态,习酒上市似乎板上钉钉。

但习酒上市一波三折。从最近习酒划转茅台财务公司股权到茅台集团一事来看,习酒上市股权变动已到了实操阶段。

早在2012年,就有消息称习酒被要求要在年内完成香港上市,以实现集团2015年营收破800亿目标;不久之后,时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又表示,习酒将在2013年2月登陆港股。

2014年,贵州国资委再次提出习酒上市,要求在保持茅台集团对习酒的控股地位、引入中粮作为战略投资者的基础上,在2014年底前争取上市。

2017年茅台集团提出习酒将在2020年实现上市,但由于同业竞争问题而于2019年10月被迫终止。

而2014年提出的引入中粮作为战略投资者一事,中粮确实被引入了,但2019年1月中粮等股东退出,茅台集团又重新持有习酒100%股权。

历经一系列操作后习酒上市仍是悬念,远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

就在2021年5月底,贵州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省内上市后备企业资源库名单,习酒赫然在列。

为解决“茅习”间同业竞争问题,茅台也尝试过根本性的努力,即全面收购习酒酱香型酒经营性资产。而且协议都已经签好(2001年1月签订),准备以2.58亿元收购,但后期收购事项并没有实施,就是出于习酒品牌发展及未来上市的考虑。

现在习酒主要营收增长点就在酱酒品类上,如主力窖藏系列和高端君品酒,酱酒产品营收占比早也已超过70%。如果当时茅台把习酒酱酒产能也一并收购,习酒酱酒品牌也随之消失,不光是发展问题,上市更是不可能。

那问题的关键是,“阻挠”习酒上市的那些因素解决了吗?

严格来说并没有解决,但不是没有解决办法。阻挠习酒上市的主要问题是与茅台股份公司的同业竞争,在香型、价格、消费群体以及营销渠道上都有些重叠。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集中在于茅台集团与习酒的股权关系上,所以习酒要上市,就必须在股权关系上与茅台划清界限,要迈过的一道关,之后才是上市路径选择问题。

与茅台划清界限,有且仅有转让茅台集团持股这一条办法,也就是让习酒从茅台集团独立。

转让给除贵州国资委(茅台集团实控人)之外的任何主体都不现实,毕竟存在如果发行人主营业务和企业高管、实控人发生重大变化,则自划转后三年内不能IPO的规定,时间成本太高。

在贵州省国资委下属集团公司内划转,与贵绳股份相对应的,就只有黔晟国有资产经营公司了(贵绳股份实控人,贵州国资委旗下机构,以下简称“黔晟国资”)。

而这一划转运作实则早已开始。早在2020年9月,贵州国资委就将自身持有的贵绳股份股权划转到黔晟国资下面。

如果将习酒也划转至到黔晟国资旗下,这样不仅与茅台集团撇清了关系,还助力了借壳贵绳上市计划,如此习酒的上市过程会快很多。

放眼资本市场并不缺乏这样的借壳案例,白酒行业就有如红星借壳大豪科技(002140.SZ)就是典型的北京国资委主导筹划。

2020年11月,大豪科技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北京一轻控股旗下一轻资产100%股权,并向北京京泰投资管理中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其持有的北京红星45%股份。实现一轻资产旗下红星、北冰洋等品牌的借壳上市。

很明显,红星借壳案例为习酒提供了很好的样本。虽然贵绳股份官方屡次否认,但这种预期始终存在。

近期习酒关于茅台财务股权转让再次引发投资者猜想。

1月20日,贵州银保监局信息显示,同意习酒将其持有的茅台财务公司5%的股权划转给茅台集团。至此习酒除了与茅台集团股权关系外,不再持有任何集团内公司股权,迈出了“去茅台化”第一步。

图片来源:天眼查

另外,在2021年4月,习酒注册资本从6.7亿增加到12亿,跟茅台股份公司的12.56亿非常接近。这又是习酒上市前改革一个十分明显的信号。

03 把答案交给时间

习酒借壳贵绳一事,在没有官方实锤前,任何猜想都只是推测,即便借壳的可能性很大。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十四五计划工作的推进,习酒上市注定不会遥远。

对比贵绳股份,在经历了12月中旬以来的暴涨后,截至3月2日,总市值仍然只有34亿。

而习酒2021年130亿营收,按照2021年三季度白酒行业销售净利率37.56%计算(数据来自同花顺问财),预计2021年净利润近49亿。按行业市盈率滚动PE42.81倍(截至2月22日,申万白酒统计),可粗略得知习酒市值2100亿。

这样相差60倍的巨大市值差,足以值得资本去冒险。

但风险与收益同在。为进一步挖掘贵绳股份短期股价暴涨逻辑,经与东方财富雪球知乎等平台几位长期跟踪习酒的大V和专业投资者进行交流后,一致认为当前贵绳走势是炒作所致。而参与其中的投资者并不在少数。

贵绳短期虽受借壳预期走强,但借壳预期落空、借壳标的转移、借壳时间等等都是不确定因素。所以即便存在借壳预期,当下资金大幅介入博弈大于实际。毕竟,没人愿意放弃一夜暴富带来的快感。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郎酒IPO再折戟,汪俊林的上市梦暂搁浅
酱酒们都在看,郎酒上市估值怎么算?
划转茅台财务公司股权,习酒加速单飞?
郎酒:没有茅台命,做了茅台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