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视频,握手言和

二创作品的春天来了?

文|陆玖财经

​长短视频平台积怨已久,但是如今却出现了握手言和的拐点。

此前,双方矛盾点在于对于用户的竞争。过去多年对于热门IP的军备竞赛,让几大长视频一直处于长期亏损状态,与此同时,短视频平台异军突起,在用户规模和收入迅速形成反超,让前者的盈利变得更具挑战。长视频开始归责于短视频,从产品形态,到版权问题。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二创UP主们,也被卷进了这场战争,变得战战兢兢。 

近日,抖音宣布与搜狐达成二创版权合作,获得了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的二次创作相关授权。

这次抖音与搜狐的合作,给二创作品的合法合规问题罩上了护身符,为解决二创视频版权问题,提供了一个成功的样板,也吹响了结束长短视频之争的号角。

也许,在长视频面前,短视频并不是敌人,而是帮助其走出困境的友军。‍

源起:用户时长竞争

长视频公司不喜欢短视频公司,核心因素有两方面。

第一, 是短视频抢走了用户的在线时长。

其次,就是短视频平台有大量的影视二创能满足用户对于影视类内容的部分需求,与长视频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

第一个问题,是产品形态的问题,这个是由市场来决定的,但是第二个问题涉及到版权问题,也是今天抖音跟搜狐合作的核心原因。

二创作品的源头,似乎可以追溯到电视机时代。当时,很多影视作品的片方,都会把作品中一些精彩的画面剪辑出来,制成片花吸引观众。

《黑猫警长》《灌篮高手》等动画片的片花,让很多80后、90后难以忘怀,也成为了这些人最早接触的二创。

进入互联网时代,二创作品更是获得迅速发展,不再只是停留在对原片精彩画面进行剪辑,而是注入了再创作者本人更多的创意与思想。解说类、吐槽类、鬼畜类、改编类层出不穷。譬如一些主人公存在情感纠葛的影视剧中,支持不同CP的二创作者们,经常会根据自己对人物的认知和喜好改编出不同的结局,让CP粉得偿所愿。

随着二创作品的逐渐增多,关于其素材的版权问题,也引发了一些争议。虽然,影视二创UP主们最早的聚集地正是优酷土豆——如今三大长视频平台之一。但随着近年来B站和抖音的崛起,UP主们流向中短视频平台,在长短视频之争的背景下,这一争议最终被引入了高潮。

2021年4月9日,在三大长视频平台的倡导下,包括行业协会、影视机构在内的70多家单位,发布了联合声明:反对未经权利人授权,将影视作品任意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的行为。

此后,各家协会、平台、影视机构联合524名影视从业者,再度发布联合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治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影视作品内容。

于是,各位二创创作者的头顶上,悬起了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

但事实上,也有很多长视频行业人士看到了长短视频之间的互补关系,于是抖音与搜狐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此次抖音和搜狐的合作,为解决二创版权问题,提供了一个样板。

陆玖财经了解到,通过此次合作,抖音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逆光中告白》等。今后所有的搜狐平台自制影视作品,都可以被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的用户,进行重新剪辑、编排或改编。未来双方还将在新剧宣传推广上,继续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

抖音在公告中表示,这也是长短视频平台之间基于二创的首次版权合作。双方希望通过这次合作,推动和更多版权方,尤其是拥有众多独家版权资源的长视频平台达成合作,为创作者和行业提供更好的版权解决方案。

流量:导入付费意愿

二创对于长视频公司最核心的价值是什么?也许是引流。

毕竟大部分用户不会满足于每部片子只看几分钟的剪辑解说——除非这部片子实在无法吸引到他。在二创的引导之下,最终短视频平台的流量还是会回到长视频平台,完成付费观看,这也许是长短视频之间最完美的业务模型。

陆玖财经曾经在《搞钱,能否抢救长视频》一文中,详细分析了长视频平台的营收健康窘境。

回顾整个国内中长视频行业的发展轨迹,从最早的鼻祖优酷到后面的爱奇艺再到后面的腾讯视频和B站,目前没有任何一家可以实现持续盈利,盈利已经成为中长视频行业的心头痛。

爱奇艺在本季度财报之后,表示目标要实现2022年全年non-GAAP运营层面盈亏平衡;而B站则表示,中期目标2024年实现盈亏平衡;背靠阿里的优酷则表示,会持续改善运营效率,使本季度亏损同比收窄。

无疑,此刻短视频平台愿意为长视频平台的二创版权付费,对于捉襟见肘的长视频玩家们,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是这中间潜在会出现的争议,就是版权价格问题,以及后续可能会出现的版权争抢问题。

短视频平台从长视频平台买二创版权,然后经过短视频平台的流量洗礼之后,让更多的用户看到精准定位后的影视剧价值,然后好奇心驱动回到长视频平台付费观看,更会增加长视频平台的收入,最终形成一个跨越公司的商业闭环。

目前,这种模式在抖音一些账户上,已经开始现象业务可能性。

自媒体“毒舌电影”,依靠对影视作品精彩的剪辑、犀利的评论,成为影视行业内的大号。其在抖音开立官方账号之后,很多粉丝转战抖音平台、成为抖音用户。目前,“毒舌电影”的抖音官方账号已经拥有超过6000万粉丝,作品累计获赞12.5亿。

另外,二创对于长视频平台以及很多影视公司来说,也是一个首发造势的机会。

打个比方,现在类似李佳琦和罗永浩这样的超级大主播,他们除了带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帮助新品首发,利用自己的流量和影响力帮助一些新品牌迅速崛起。

而短视频平台就可以扮演大主播的角色,因为手握巨大的流量优势,可以帮助长视频平台以及一些影视公司快速把自己的新片或者新节目造势,形成首发优势,让更多人去长视频网站观看,或者走进影院。

这已是在抖音上被多次验证的。

2015年,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因为被擅长影视剪辑的博主进行的二次创作,在社交媒体中广泛传播,最终排片场次逆袭,拿到9.56亿票房;2019年初,B站动漫区UP主通过自发的二创视频向用户安利,帮助《白蛇》票房回暖,其中UP主“齐天大圣余潇洒”发布的视频播放量达到87.1万,还被电影官方微博转发感谢。

去年的热播剧《扫黑风暴》,片方在抖音上建立了账号,发布影视剪辑和二创作品,并邀请了很多账号同步宣传。如今,众多影视剧的版权方和宣传公司会在剧集开播前就开通短视频账号,发布大量预告和花絮视频,比如电视剧《三十而已》在抖音的官方账号上就有近300万粉丝,发布的视频作品获得了千万级点赞。

挖掘:成就更多可能

对于很多抖音创作者来说,版权也是一个让人头大的问题,毕竟公开的免费视频资源少之又少。

但是,民间的力量往往又是挖掘长视频长尾效应最好的方法之一,也许一部默默无闻的长视频影视剧,在经过网友的魔改之后,会焕发新的生机。

最知名的案例,就是当年周星驰投资拍摄了《大话西游》之后,整个市场反应平平,被观众吐槽是烂剧,多年之后,经过一帮北大的学生再次发掘之后,这部电影才真正被世人熟知起来,成为一代经典。

比如,今天很多的Z世代对王家卫越来越陌生,但是抖音创作者王左中右,模仿导演王家卫的电影风格,将其他影视作品进行剪辑、拼贴之后,形成了从风格到内容,都与原片气质迥异的独特新作。

目前,王左中右已在抖音发布20部作品,单一作品最高点赞33万,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了王家卫。

类似案例还有很多,电视剧《小欢喜》的大火,二创作品就功不可没。目前,抖音平台上“小欢喜”“东方卫视小欢喜”这两个话题,二创短视频播放量分别超过了103亿次和17亿次。

另外一方面,二创可以帮助长视频公司成就更多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全民IP。

在年轻人的世界里,通过影视剧中的一些经典桥段来表现情绪,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剪辑必须品,甚至有很多“剪辑脸”,也就是必用的影视经典台词。

我们在抖音上,最常见的有流着泪的至尊宝、《亮剑》中的李云龙、啥啥啥的王宝强,一系列的影视剧因此不会老去,新一代的年轻人会好奇这些影视剧的出处,然后去重温经典,这样无形中就增加了长视频网站购买来的影视作品的版权生命力。

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在短视频中认识他们,然后回到长视频来消费。

复盘:帮助长视频进步

长视频行业属于重资产行业,每一部影视剧的立项,都像是一场赌博,动辄几千万几个亿的大投入,如果作品最后扑街,那么对于平台的打击就是毁灭性的。

所以,收集用户对于同类作品的评论,以及按季拍摄的影视剧的每一季观众反馈,对于长视频公司来说,至关重要。

于是,短视频平台一些二创作品对于原作的反馈, 便能够起到促进影视行业发展的作用。

陆玖财经与一位长期从事艺人演艺的经纪人交流中发现,很多影视从业者,会去看二创人员如何剪辑自己的作品,因为他们往往发现,二创作者更善于把一部口碑极臭的作品,剪辑成引人入胜的短片,往往很多观众会回来留言,一部烂片被你解说成了经典,不服不行。

陈凯歌导演的电影《无极》,在票房和口碑双双扑街之后,二创视频《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迅速出圈。后来,陈凯歌凭借电影《梅兰芳》获奖,也许与这次的恶搞式批评有很大关系。

也就是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二创在使用原作品再创作之时,也在为原作者提供了反向的思考,短视频平台的二创以及用户评论,都在给长视频从业者提供免费的用户反馈和交流。

总结:短视频不是长视频的敌人

如果,我们的时代,没有短视频,长视频的日子就一定好过吗?答案是否定的,毕竟在短视频没有出现之前,长视频公司也没赚过钱。

短视频和长视频,在内容形态上,完全是两个世界,一个是短平快化的信息流,一个是连贯性的沉浸式体验,仿佛新闻行业的快讯和深度报道一样,深度报道没人看,是因为快讯的满天飞吗?很显然不是,答案是因为深度报道写的不够引人入胜,给人启发。

目前,国内长视频行业的窘境,很显然是作品的吸引力不够,与奈飞、HBO甚至亚马逊相比,国内长视频平台目前生产的作品,从创意到制作上,都难以让观众兴奋到不得不付费,这也滋生了很多用户宁愿去网上花钱去买《权游》《西部世界》等盗版资源。

很多人,可能会把这一切归结于国内长视频平台手中没有那么多现金,比如一部大制作的影视剧可能要上亿美金,一旦赌输了,可能公司就倒闭了,但是并不是所有叫好的影视剧都是天价制作,比如此前大受好评的《鱿鱼游戏》,制作成本两千万美金,如今价值9亿美金,亚马逊旗下拍摄的《上载人生》,拍摄场景基本控制在一个酒店里,依旧靠着脑洞大开的剧本,吸引了一大批观众。

长视频的敌人,是自己的思维,平台思维是错误的,制作好作品的思维才是对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短视频平台,只会是长视频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因为短视频手中握有长视频急缺的流量。

也许有一天,短视频平台会成为长视频的一个最重要的获客入口。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国剧出海,离爆款还有多远?
付费微短剧,靠什么解锁章节?
韩剧回归,助于长视频的降本增效?
中国电视剧产量连续三年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