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30起游戏投资,能让B站重回千亿俱乐部吗?

哔哩哔哩每一次股市的辗转腾挪都给了投资者巨大的想象空间。

文|壹娱观察 邢书博

2022年开春,国内游戏股并不好过,几乎达到全线暴跌,美股、A股、港股不同程度下跌。国际局势、行业政策、各种假消息满天飞,加重了这一情况。

所幸在经过一系列市场调整之后,截至3月18日,主要游戏股企稳回升。游戏中概股市值前三中,腾讯单日涨超23%,网易重回3800亿市值高位,最亮眼的还是哔哩哔哩,18日市值较上周提升45%。

哔哩哔哩股份拉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其在3月16日宣布,争取自愿转换至在香港联交所主板双重主要上市,这一消息带来市场利好。

从2018年3月,哔哩哔哩在美国纳斯达克完成IPO,一年后股价较发行价上涨10倍,成了“美股十倍牛股”,再到2021年3月哔哩哔哩在香港主板二次上市,年底市值破千亿。

哔哩哔哩每一次股市的辗转腾挪都给了投资者巨大的想象空间。

此次哔哩哔哩在香港联交所主板双重主要上市,按照新浪港股的解释,“首要目标是冲进港股通,最终目标可能是曲线回归 A 股。”

B站在故事的数次成功,归根结底,是该公司在产品运营社区建设以及投资方面的基本面还处于上升阶段,拥有更多想象空间。另外,哔哩哔哩也的确是一个好学生,能够将其他公司的成功路径很好的进行复制。

资本市场,B站重走理想汽车双重上市的路;投资市场,尤其是哔哩哔哩重要的现金流——游戏领域,哔哩哔哩也在跟随着腾讯的脚步,步步为营地编织自己的游戏投资大网。

哔哩哔哩游戏投资策略:重仓平台型游戏公司,扶持独立开发商

先来看下B站游戏业务的基本面。

最新财报显示,2021财年B站总营收达193.8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第四季度营收就达57.81亿元,同比增长51%。

四大业务(游戏、广告、直播与增值服务、电商及其他)之中,最大的变数来自于游戏业务。

2021年移动游戏营收51亿元,同比增长6%,收入规模排名第二,是B站除增值服务外最重要的现金流来源,但收入规模占比仅为20%,对比B站2018年上市时游戏业务高达70%的收入规模占比,可以说B站用了四年时间将游戏业务的收入反哺给了视频网站的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换来一个多元化的相对健康的资产损益表。

B站2021年Q4财报

这也是B站管理层乐见其成的收入状态。

比如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就曾在媒体公开表示:“游戏收入递减的原因,是其他收入增长很快。”

但这并不代表B站放弃了游戏业务。

恰恰相反,B站作为国内少有的靠游戏起家的视频网站,游戏仍旧是得天独厚的优势业务。

B站不可能放弃游戏业务,只是相比于其在其他领域大张旗鼓的投资策略,B站在游戏领域的投资表现的更为稳健。

陈睿在2021年的一次财报发布电话会上表示,“游戏是B站的主业之一,而B站做游戏并不是把它作为一种变现的手段,而是把游戏的内容做好了,自然而然就一定能够做好商业化。”他认为,B站的视频生态和游戏生态也有很多能够结合的地方,是一个能够协同发展的模型。

那次电话会议时,B站游戏业务增速仅有2%,比2022年刚刚公布的最新财报的6%增速还要低。

今年以来,B站明显加快了投资步伐。根据不少媒体相关报道,B站在2022年以来一共投资了14家公司,更是在最近八天投资了四家游戏公司。

另一方面,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也进一步整理了2021年以来,B站在游戏方面的外部投资,三十多次毫不犹豫地出手,足以证明B站在游戏方面的寄予厚望。

再来仔细看看,B站今年以来最近的四次投资选择——

独立游戏开发商火箭拳科技曾入选索尼“中国之星”计划,专注于主机游戏,此次入股后哔哩哔哩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游戏智库报道称,游戏谷旗下的漫游谷专注于网页游戏,持有自主研发的游戏引擎,已推出《七雄争霸》《魔幻大陆》等网页游戏、《七雄争霸手游》《全民主公》等手机游戏。

心源互动是一家专注于动作游戏的开发商,代表作有《雏蜂深渊天使》和《镇魂街天生为王》,均为动漫IP改编作品。据官网显示,该公司也在孵化自己的IP项目《RW宇宙》,包含一款开放世界游戏和Roguelike游戏,均是目前游戏行业的热门品类;此次投资,心源互动股东合计持有的100%股份全数质押给B站。

B站对北京龙拳风暴科技有限公司的投资为增资,股份比例从4%增加到9.76%。龙拳风暴几位创始人早先均为日本snk的游戏制作人,参与制作了经典格斗游戏《拳皇98》,行业地位不言而喻。据游戏新知报道,龙拳风暴股东包含腾讯、华谊兄弟和搜狐畅游,其估值10亿。2020年4月《梦境链接》由龙拳风暴和快手联合发行,首日流水就突破了1000万。

《梦境链接》游戏界面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21年6月,龙拳风暴管理层震荡,创始人之一的曹楠出走成立了二元游戏。管理层变动或是此次B站增资的一个因素。

回过头来看,四家游戏公司都可以算作经验过硬、资金充沛、作品能打的明星公司,而这三个标准也恰恰是B站选择游戏开发商的标准。

陈睿曾表示的“B站的视频生态和游戏生态也有很多能够结合的地方”,在过往与上海F4的合作中已经获益颇丰。如今这些新独立游戏开发商,未尝不是B站有意扶持的新F4。他们或多或少在资金问题、发行问题、内部管理等方面需要指导,而这恰恰是B站最擅长的地方。

精准投资开发商,只是B站这个好学生从腾讯学到的一个招数,另一个招数则是与游戏平台公司建立合作。

B站目前尚没有自己的游戏综合平台,仅有一个视频网站内置的游戏中心,但这并不妨碍其千金买骨,与心动网络、中手游等平台型公司强强联合。

2021年1月,B站宣布投资心动网络。

这是2021年B站除投资极氪汽车之外,最大的一笔对外投资。之后B站又投资了另一家平台型游戏公司中手游,同样价格不菲。

中手游是苹果全球50大最佳发行商,腾讯最佳合作伙伴奖,旗下拥有《航海王》《斗罗大陆》《轩辕剑》等多款热门游戏。据其官网宣称,中手游是拥有IP储备数量最多的中国游戏公司,以及上线最多的移动IP游戏数量的中国游戏公司。中手游在游戏运营开发和发行方面实力可见一斑。

被投资的另一家,心动公司成立于2002年,旗下拥有《仙境传说RO》《不休的乌拉拉》《香肠派对》《Muse Dash》《人类跌落梦境》等多款自研及代理游戏,值得一提的是其免费模式的游戏分享社区TapTap,目前已成为独立于应用商店的第三方游戏发行平台。

抖音火爆的的动漫摇原型《Muse Dash》

B站就心动投资协议发布公告称,双方将围绕心动旗下游戏以及TapTap,展开一系列深入合作。

巧合的是,过去B站在游戏业务方面与心动网络和中手游等公司高度重合,是竞争对手。

Third Bridge高临咨询的专家认为,“就游戏业务运营模式而言,B站的游戏版块中大致包括代理发行和开发平台两个主要方向。其中,前者的竞争对手主要包括一些国内运营厂商,如老牌的腾讯、网易,新兴的鹰角、叠纸、米哈游等,而后者的主要竞争对手便是心动公司旗下的TapTap平台。”

B站战略投资心动网络和中手游之后,最直接的改变则是——“变对手为伙伴”,在开发平台运营方面减少阻力,进一步破局。

一面合纵联合和平台型公司强强联合,一面精准投资独立开发商。相比于其他平台,B站借助二次元动漫游戏不分家的平台基因,对于游戏投资可以说是近水楼台。

B站靠游戏投资能重回千亿俱乐部吗?

B站有钱,但B站也缺钱。

财源上看,B站的对外投资有赖于其业务收入和股市募资。

一方面,与2021年千亿俱乐部的高光不同,今年的股市上,B站还徘徊在600亿港元上下,因此,B站注定其不可能像去年一样大手笔投资,而是需要更精准的投资回报率。

哔哩哔哩CFO樊欣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2022年,B站有信心在保持用户健康增长的前提下,通过降本增效,实现2022年亏损收窄,2024年盈亏平衡。

另一方面,游戏业务在过去长期扮演着B站其他业务的输血者角色,如今也到了需要供血重整旗鼓的时间节点。

B站联运游戏《碧蓝航线》宣传图

财报上看,B站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定期存款和短期投资总额为270亿元人民币,仍有充裕的现金储备。

界面新闻分析称,“不难看出,有了更多资金,B站就有底气去巩固曾经作为公司支柱的游戏业务,同时将触角伸向更多内容品类,创造变现的机会。”

如上文所言,B站游戏投资主要集中在平台投资和独立开发商两个方面。

游戏平台合作方面,B站的机会还有很多。

以TapTap为例,腾讯网刊文指出——

“TapTap更多是走集中流量爆发的模式,但由于二次元用户大多集中在B站,平台导长线的能力更强”。而二次元这一品类由于涉及到内容分发、用户之间的传播等长期行为,更加适合长线导流模式。此外,从用户属性包括用户层、用户数、宣发体系来看 ,B站还是全面领先的”。

2021年Q4,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35%,达2.72亿,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35%,达2.52亿。与此同时,日活用户达7220万,同比提升34%,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82分钟。

B站2021年Q4财报

这意味着,高用户规模可以成为游戏分发的基础,高用户粘度则可以转化更多游戏付费用户,在游戏发行领域,这是富矿。

如果与其他平台形成合力,B站将是除应用商店、传统买量平台之外最有竞争力的游戏渠道之一;

陈睿表示:“过去三年里,B站实现了相当可观的增长,用户规模增长了超过一倍,收入规模增长了近两倍。”

另一方面,对于独立游戏开发商而言,B站本身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支持,还有核心玩家群体。

游戏区是B站最早建站时代就有的分区,沉淀了众多核心游戏玩家。

动手能力极强是核心玩家的一大特色,他们自己为热爱的游戏配色、制作mod、画周边、写小传、甚至当老总。

比如Steam老板G胖就是《最终幻想》核心玩家;马斯克是《辐射》系列核心玩家,他还在12岁的时候自己开发了一款游戏;在B站有很多自己开发游戏的游戏宅,这在其他视频平台非常少见,甚至可以说没有。

Warframe核心玩家Chicoriental在哔哩哔哩举办的主题配色征集大赛

无论对游戏公司还是游戏社区而言,核心游戏玩家的作用不可小觑。

他们中有的就是游戏行业从业者、资深玩家、游戏论坛负责人,还有的围绕游戏文化、直播、周边等方方面面组成的小圈子,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足够影响一款游戏的口碑、销量、测试导向。

B站的价值还在与核心玩家的互动数据,这是可以左右独立开发商如何开发游戏的重要一环。

最后,也应当看到,目前游戏行业版号发放不明朗,国际局势影响游戏出海,自研前景不清晰,联运面临其他平台型公司的竞争,这些也都是B站的桎梏。

B站能否靠游戏重回千亿市值,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产品是否亮眼,业务线能否可持续增长,以此来抬升股价。

资本市场和产品投资能够形成正循环就再好不过了。

对于现在还在亏损中的B站来说,游戏投资,求稳比求快更重要。

B站相比视频同行更懂游戏,相比游戏平台同行更懂用户兴趣,如何利用好这个双向优势,是B站未来要考虑的问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手游重度化,会不会打开产业的“潘多拉魔盒”?
2022首匹黑马,《深空之眼》《崩坏3》《战双》混战结果如何?
腾讯+祖龙也做了款《原神》?对比《原神》《幻塔》怎么样?
出海,能拯救“失败”的《幻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