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能巨亏

新能源装机进展“货不对板”,是华能国际亟待弥补的一环。

文|华夏能源网 刘洋

2021年五大发电集团旗下“最亏”上市公司或落于华能。

华夏能源网获悉,3月22日,华能国际(SH:600011)披露年报称,2021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达102.6亿元,较去年同期同比下降325%,综合考虑转型发展投资需求以及资产负债率上升因素,2021年度公司将不进行利润分配。

此前,五大发电集团旗下主体电力上市公司均已披露2021年业绩预告。

其中,大唐发电(SH:601991)预计2021年归母净利润亏损为90亿-108亿元,同比大跌396%-455.3%;华电国际(SH:600027)预计亏损45亿到53亿元,同比下降207.7%-226.8%;国电电力(SH:600795)预计亏损16亿-23亿元,同比下降138%-154.5%;中国电力(HK:02380)预计亏损5亿-6亿元,同比下降129.3%-135.1%。

尽管五大发电集团旗下电力上市公司2021年财报还未全部披露,但华能国际凭借102.6亿元的巨额亏损,料将是“亏损王”。而造成华能国际表现如此“突出”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其拥有五大电力上市公司中最高的煤电装机量。

都是煤炭惹的祸

华能国际在财报中表示,公司2021年巨亏的主要原因,在于煤炭价格大幅上涨。

2021年,国内煤炭市场整体趋紧,当年2月底5500大卡动力煤港口价格约570元/吨,3月起价格开始持续上涨,时至10月中旬,动力煤价格更是一度冲高至历史最高点2600元/吨,较年初上涨了近3.6倍。而后,动力煤价格虽在2021年末回落至793元/吨,但这一价位仍高于国内多数电厂的盈亏平衡线。

财报显示,2021年华能国际的煤炭采购量为2.03亿吨,同比增长18.7%,原煤采购综合价为770.7元/吨,同比上涨达60.9%,境内火电厂单位燃料成本为0.31636元/千瓦时,同比上涨51.3%。

煤价超常规上涨,推高了燃料成本。倘若煤价上涨能够向下游电价传导,华能国际以及其他发电集团上市公司也不至于如此巨亏。但“市场煤计划电”、电价严格管控的机制体制对发电企业的盈利能力造成了致命性影响,而且发电集团还承担着保供任务,因此其麾下电厂一直处于“发电越多,亏得越多”的状态。

华夏能源网了解到,2021年华能国际境内电厂平均上网电价为0.43188元/千瓦时,同比上升4.41%。其他电力上市公司2021年平均上网电价亦有所抬升,但上升幅度也基本维持在6.2%-10.7%之间,这一涨幅较煤炭价格上涨幅度仍有较大差距。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在今年1月披露的电力供需形势分析预测报告,2021年因电煤价格上涨导致全国煤电企业电煤采购成本额外增加了6000亿元左右。进入2021年8月以来,大型发电集团煤电板块更是整体亏损,8-11月部分集团的煤电板块亏损面达到100%,全年累计亏损面达到80%左右。

为缓解煤电“成本倒挂”的窘境,2021年10月,国家发改委出台政策,着手推动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市场,并使燃煤发电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此前的10%-15%扩大为20%。但这一举措在短时间内仍无法弥补煤炭成本的上涨,因此并未让电厂挽回全年亏损颓势。

对于煤炭价格的未来走势,华能国际预测称,煤炭“政策市”特征明显,后期价格的不可预见因素还将继续增加,同时,受年初印尼限制煤炭出口,以及国际形势不确定性的影响,国际煤炭市场供需紧张,2022年度进口煤补充供应作用或将减弱。

尴尬的新能源装机占比

就在五大发电集团旗下电力上市公司因煤炭价格上涨而全部亏损之际,华润电力(HK:00836)却与之形成了鲜明对比。3月16日,华润电力公布2021年财报,其火电业务亏损59.42亿港元,但是凭借可再生能源发电板块,公司同时实现了83.81亿港元的盈利,最终实现全年盈利15.93亿港元。

对于五大发电集团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相当正面的案例。但是,对比之下华能就显得有些“尴尬”。

在2021年财报中,华能国际称,未来将充分利用国内“三北”、沿海、西南和部分中部地区新能源集中式开发的有利条件,进一步打造基地型清洁型互补型、集约化数字化标准化的“三型三化”大型清洁能源基地,加快新能源跨越式发展。为此,2022年公司的火电开支将下调20%,风电下降37.5%,光伏则大增160.7%。

更往前看,在2018年接掌华能董事长之时,舒印彪就为华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两线”计划:规划到2025年低碳清洁能源占比要达到总装机的50%以上,力争每年核准、开工、投产各1000万千瓦以上新能源项目。其中,“北线”风光煤电输用一体化大型清洁能源基地,规划新能源资源约2500万千瓦;“东线”沿海省份海上风电,规划海上风电资源2000万千瓦。这些目标随后也延续到华能的“十四五”规划中。

2021年3月,华能国际管理层就上述目标做出表态:为实现集团“十四五”新能源发展规划,公司未来五年年均新能源资本支出预计在560-650亿元之间,2021年公司风、光资本开支计划合计413亿元,同比增加41%。到2025年末,公司风电、光伏装机预计分别达到2900万千瓦、2600万千瓦,占公司总装机量分别为17%和16%。而实际上,截至2020年底,华能国际发电装机共计为1.13亿千瓦,其中煤电装机量约为9000万千瓦,占比79.4%;风电装机813.5万千瓦,占比7.2%;光伏装机251.2万千瓦,占比2.2%。

那么2021年,“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华能国际的新能源装机到底又有哪些进步?

华能国际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底,华能国际总装机1.19亿千瓦,煤电装机在总装机中占比77.6%,比照一年之前的煤电装机占比79.4%,下降还不足2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新能源装机占比增幅并不怎么样。

另外一家与华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电投旗下的中国电力。该公司2021年新增装机2893.2万千瓦,全部来自于风、光等清洁能源项目。目前,该公司风、光、水电等清洁能源装机占比已超过总装机的一半,达52.2%,较2020年提升了8.18个百分点。

由此可见,华能国际巨亏之下最大的尴尬,是新能源装机进展“货不对板”,这是“双碳”大潮下其亟待弥补的一环,这也是华能国际摆脱煤炭价格政策市、未来实现稳定平滑盈利的一大关键因素。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难点与堵点:解码风光大基地
奥动新能源换电站起火敲响“警钟”,筹备IPO能否突围万亿赛道?
大宗台上继续上演“煤飞色舞”?
华能国际“乘风”近一个月股价大涨70%,业绩承压未来还看“风光”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