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优等生”到“后进生”,大唐集团能否借新能源装机翻盘?

面对巨大压力挑战和沉重历史包袱,大唐集团亟待超常规的战略性破局之法。

文|华夏能源网

上市公司报季,五大电力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集体巨亏近300亿引发广泛关注。

3月30日,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发电”,SH:601991)发布年报,2021年归母净利润亏损92.64亿元,同比大跌404%。

华夏能源网注意到,上一个财年即2020年,大唐发电的营业收入为956.14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0.4亿元,同比增长185.25%。这一盈一亏,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大唐发电陷入如此境况,究其原因,与2021年燃煤价格超常规上涨以及我国长久以来的“市场煤,计划电”价格机制密切相关。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大唐发电录得巨亏的同时,大唐集团旗下另一上市公司大唐新能源(HK:01798)却实现了盈利。3月31日,大唐新能源发布2021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6.25亿元,同比增长24.04%;归母净利润18.31亿元,同比增长54.30%。

这与华润电力(HK:00836)2021年火电业务亏损59.42亿港元,但新能源发电盈利83.81亿港元的情形,高度相似。只是华润电力整体最终录得净盈利,而大唐集团则因盈不抵亏而最终巨亏。

如此看来,新能源发电似乎已成为电力央企的抹平煤价因素、实现盈亏反转的希望所在。那么,曾经的“优等生”大唐集团,新能源装机又能否承载起“全村人的希望”?

挑战巨大的新能源装机

“碳中和”政策背景下,五大发电集团相继公布了“十四五”目标,即到2025年底,清洁能源电力装机要达到总装机的50%。

因水电、核电受自身情况所限,难以放量增长,因而五大发电集团都将新能源装机的希望寄托在了风电、光伏身上。

在此之中,大唐集团“十四五”新上新能源装机的目标为3800万千瓦,而截至“十三五”末,大唐集团的新能源装机仅为2805万千瓦。因此在“十四五”5年期间,大唐集团要做的,是要将自身的新能源装机提升一倍有余。

然而,就目前来看,大唐集团实现目标的压力和挑战十分之大。

华夏能源网注意到,2021年,大唐集团旗下主体上市公司大唐发电新投产机组共77.4万千瓦,全部是新能源机组,其中风电新增为44.6万千瓦,光伏新增为32.8万千瓦。这个数字距大唐集团2025年新上3800万千瓦新能源装机的目标尚不到一个零头。

再看大唐新能源方面。2021年,大唐新能源总装机容量为1307.8万千瓦,新增装机为84.85万千瓦,其中风电新增82.65万千瓦,光伏新增2.2万千瓦。

作为大唐集团旗下最主要的两个新能源平台,在“十四五”元年的2021年,大唐发电与大唐新能源的新增新能源装机合计仅为162.25万千瓦,这相较于大唐集团“十四五”新能源装机目标差距巨大。

在今后四年,大唐集团还有3600余万千瓦的新能源装机目标要完成,可谓是十分不容易。

当然,除了大唐集团,华能、华电、国家能源集团的2021年新能源装机目标完成情况也都不甚理想。

这背后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构建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型电力系统是个系统工程,风光电在电网消纳、配套等诸多环节还存在欠缺,这些问题一时难以彻底解决,客观上阻碍了风光新能源装机的进程。

二是风光新能源装机是一个极其烧钱的大工程。以华能为例,华能国际此前称,为实现“十四五”新能源装机目标,公司未来五年年均新能源资本支出预计在560-650亿元之间。

系统配套不完善是大家都面临的客观情况,而对于“烧钱”一事,相比其他四大电力集团,大唐集团的“腰杆子”无疑更软一些。这主要由于大唐集团在发展前期出现了重大投资决策方向失误,一直背负着沉重的煤化工投资历史包袱,以至于到了今天,仍在新能源装机投入上力不从心。

从“优等生”到“后进生”

2002年,我国施行了影响深远的电力改革,原国家电力公司分解,进而形成了五大发电集团。在五大发电集团成立初期,大唐集团无论在规模上还是在业务上都占据着领先优势。

2005年年末,大唐集团可控装机容量是4165.55万千瓦,仅次于华能集团的4321.42万千瓦,在五大发电集团中排名第二。

然而,随着大唐集团首任总经理翟若愚定下向煤化工转型的发展方向,大唐集团开始就此衰落。

2008年12月,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组建,负责大唐集团煤化工板块前期、基建、生产、经营任务的经营管理,按照彼时的规划,大唐集团在煤化工板块的总投资规模约1000亿元。

到了2013年,大唐在煤化工业务的资金投入已经达到584亿元,但当年的经常性税前亏损却是22亿元。此后两年,大唐集团的煤化工业务更是一直亏损,累计亏损达到了115.6亿元。截至2015年底,大唐煤化工板块整体负债已高达65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95%。

与巨额亏损相伴的,还有大唐集团在发展煤化工业务期间曝出的管理混乱、发展无序等问题,比如投资多轮煤化工项目没有经过报批,工程建设和土地使用方面存在多项违规行为等。

彼时,有大唐集团内部人士表示,“煤化工已经成为大唐最大的包袱,2013年亏掉二十多亿,以及后续多年连续亏损,令大唐再无力与其他四家发电集团相竞争。”

现如今,中国大唐早已从当初的“优等生”变为了“后进生”,在世界500强中的排名也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居末位,被中国华电、国家电投、中国国电等同门“兄弟”碾压。截止目前,中国大唐的负债率仍高达70%以上。

输掉煤化工,意味着大唐集团第一轮转型宣告失败。在“碳中和”目标下,当前大唐正在进行第二轮转型,大力发展新能源装机是其转型的重要抓手。可是从现状来看,受累于历史包袱沉重,大唐的第二轮转型也是举步维艰。

碳中和风口下的新能源装机,提供了历史性机遇,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将决定着大唐集团未来的位置和10万员工将来的日子。面对巨大压力挑战和沉重历史包袱,大唐集团亟待超常规的战略性破局之法。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难点与堵点:解码风光大基地
奥动新能源换电站起火敲响“警钟”,筹备IPO能否突围万亿赛道?
巨亏300亿:揭开五大发电集团的“面子”与“里子”
三峡能源上市三月市值飙至2000亿,“风光”装机规模稳健增长份额有待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