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复苏,导游和OTA能否携手?

旅行社、OTA的竞合正在加剧。

文|酒管财经

最近,一个做导游的朋友告诉我,他已经失业在家好几个月了。原本扯着嗓子带团、梦想游遍各大洲的他,一边拍拍短视频,一边期待行业复苏。

而一位大型旅行社的老板告诉我,由于业务收窄,他已经给员工发了三年的社保,让员工自谋出路,但最近还是有些“烧”不起了。

相对于“游山玩水住”一条线上的OTA平台来说,始终拉紧各条业务线不掉队,还要疯狂“内卷”用户。

被迫“躺平”的旅游业,与“合作共存”的OTA平台,在疫情的催化下,未来的走向也是十分微妙。

接连“踩刹车”的旅游行业

偶尔停薪,时常放假,这应该是导游们的现状。

相关统计显示,2020年度我国旅行社资产总计为1992.46亿元,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全国旅行社营业收入与2019年相比降幅明显,仅为2389.688亿元,其中旅游业务收入占比约为57.52%,其中国内旅游、入境旅游和出境旅游分别占比49.99%、0.68%和6.86%左右。

我们欲通过行业真实案例,还原行业的基本面。

故事一

“转行穷3年,不转行没饭吃”

小张今年31岁,从事导游7年。对于行业的现状,他告诉我,有的同事已经转行,有的还在家待业,极少数仍在坚持,等待行业复苏的那一天。

刚毕业那会儿,带团可以到处逛,既丰富了眼界,跟不同游客打交道,也锻炼口才与应变能力。他从始至终都认为导游是个不错的职业。

平时除了导游的工资外,他也会挣一些代购的差价,每个月收入少则6千多元,多则1-2万元不等。

相对舒服的日子从2020年疫情爆发就戛然而止。“春节的订单全部取消,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那时候开始没有旅游团,预示着只有底薪。

他算了一笔账,3000多元的房贷加上吃穿用度,2000元的底薪难以为继,总想着过几个月就结束了,但是疫情接二连三的来。

各旅游目的地多点爆发,让他彻底失去信心了,甚至有几个月全靠代购来支撑,但也都不稳定。

“毕竟干了这么多年,实在不想转行。都说转行穷3年,不转行真的没饭吃了。”旅行社没有开除任何员工,但是变相的降薪、调岗,也让他们入不敷出。

“网上说,教培行业难,酒店营业难,可是导游行业自疫情那天起,就已经失业了。”小张说。

由于之前做导游,练了一副好“口条”。现在,小张已经转行做起了销售。但每天早起,他还是选择去刷有没有旅游行业的新闻,期待曾经呆过的行业能够转好。

故事二

给员工交了三年社保,鼓励大家自谋出路。

“一个旅行社,一部分业务靠境外旅游,一部分业务靠国内游,这两年,这两项业务已经所剩无几,旅行社的门口再也没有排队询价的了。

出境游自疫情开始,暂时‘阵亡’,国内游,草草几笔业务,做研学,学校放假。”

这是我跟一个做旅行社朋友的聊天。

提及当下的经营状况,他毫不犹豫地告诉我,“惨不忍睹”。而让他最为难舍的是人才的外流。

“如果外面有好的机会,也可以出去工作。我能给大家做的就是交社保,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疫情连续3年,其实公司也很难扛。”他坦言。

2020年开始,这位老板就开始跟各大银行咨询有没有无抵押贷款的政策,但都没有此项优惠。随后他听说武汉有贷款政策,立马让武汉分公司的人去打听,还是办不下来。

不久前,他又听说山西的邮政银行可以贴息,询问过后依然是有房子可以贷款,且经营贷的利率会下调。

“旅游行业可以退质保金,实际上这部分钱还是你自己的。”他称。

对于这3年的疫情,他认为,对行业自身是一个考验,一场大病来了,就需要自身的免疫力去抵抗。

OTA的客源能救旅行社吗?

一直以来,旅行社除了自有获客渠道以外,OTA平台也是其获客的一大来源。随着疫情的反复,旅行社与OTA平台的关系也在悄然改变。

一位资深旅游行业人士称,市场好的时候,与OTA合作也能带来不少的顾客,近几个月游客量少了很多,大多都是周边游。

“不想抛弃OTA,但是也是无奈之举。”他称。

有旅游分析人士称,OTA的生态决定了它可以让旅行社生存,但是很难促进旅行社的营收。

对于OTA与旅行社的关系,路仕达旅游集团董事长路涛认为,从最初大家以为两者是竞争关系,慢慢变成一个产业链分工的关系了。因为OTA是做产业链的,上端由它导入客源,落地基本上都是传统旅行社去做执行。

但这是否意味着,旅行社与OTA平台是合作共赢呢?

华东一名旅游集团负责称,不一定说是合作共赢,准确来讲是合作共存。比方说,携程带来的一些团队给地接社的利润很薄,甚至是不挣钱,但是要求特别高,之所以接的初衷是可以锻炼团队,只好用规模把酒店的价格降下来,从而压低成本。

“像之前接过携程在日本的旅游团,要交20万元保证金,还要上携程大学并进行考试,合格之后才能接团,甚至有的同行直接放弃了。”该负责人称。

OTA们的“困境”

有文旅行业人士分析认为,当前的OTA平台流量大,样本、可供选择的产品越多,人工智能越能契合用户的选择,也就更容易成交。算法上更加成熟是有利的一面,但在大数据杀熟被曝光之后,会致使信任度下降。

另外,信息越来越对称之后,有的用户会选择更直接的渠道,比如一些航空公司降低代理费,甚至取消了第三方代理,自己销售票务。再比如铁路没有开放代理,OTA平台也要通过12306去购买。

酒管财经智库高级研究员、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认为,疫情下,旅游行业受到冲击,OTA作为主要的预订平台,营收也会受到影响。对于头部的OTA平台,海外业务受限,国内用户的增长空间也在放缓。

周鸣岐分析,当前大多数OTA平台有很多属性,既是电商、购货平台,也是渠道,OTA平台往后的发展更偏向于旅游渠道,而不是电商,因为后者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

就旅游渠道而言,像携程,积累大量的商旅客户,一些公司的商旅出行会有一些公对公的协议。另外在TO B层面,携程具有很多酒店渠道,掌握的资源多、折扣大。

总结

旅行社与OTA今后将走向何方?

在路涛看来,旅行社与OTA会进行磨合,市场初期可能存在残酷的竞争,之后最起码是和谐的,包括国家政策层面的调整,双方不能是零和游戏。

各家擅长的事情不同,在充分切磋之后,各取所长,才能在共赢与共存之间,找到分配合适的“黄金分割点”。

统筹丨劳殿

编辑丨阿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2021年终盘点 | 在线旅游复苏:OTA夹缝求生,机票盲盒红极一时,内容营销成布局重点
OTA争做“盲盒”生意,吹响“五一流量争夺战”号角?
98元机票盲盒卖爆了,航司和OTA们都成了营销大师?
后疫情时代OTA行业变局,“机票盲盒”是星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