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练自动驾驶“神功”已走火入魔

若隐若现的自动驾驶,是科技还是灾难?

文|阿尔法工场

七伤拳总诀——五行之气调阴阳,损心伤肺摧肝肠,藏离精失意恍惚,三焦齐逆兮魂魄飞扬。 七伤拳,是《倚天屠龙记》中崆峒派的绝世神功,亦是武林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盖世绝学。

从这条总诀中,即可窥探其威力无比,可以令对手损心伤肺、魂飞魄散。可谓七伤拳一出,谁与争锋?

如今的汽车行业风起云涌,随着电动化转型的加速,众多新兴车企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汽车武林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在这竞争激烈的角斗场,参与者们修行苦练,各显神通,寄希望于杀出重围,称霸武林。

自动驾驶就是汽车武林中的“七伤拳”,是汽车智能化的终极表现形式,亦幻亦真的科技智能感,将曾经“天方夜谭”的无人车转变为现实,足以成为“号令天下,谁敢不从”的武林至尊。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代表小鹏汽车(09868.HK,以下简称小鹏),接连拿下“新势力”2021年度销冠和2022年一季度销冠,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双冠王。

即便暂时领先,为了日后一统天下的终极目标,小鹏也需要居安思危,确定未来修行的方向。

小鹏的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何小鹏始终强调,小鹏会坚持在智能驾驶,特别是自动驾驶领域的探索。有了锚定的方针,小鹏便专心苦练“七伤拳”。

然而,由于初期“内力”仍不纯熟,由此带来的事故被曝于报端,引发网友的激烈探讨。

3月份,湖南岳阳的小鹏P7车主在使用自动辅助驾驶时,追尾前方静止的侧翻车辆。

来源:沸点视频

涉事双方各执一词,车主表示,在国道上开启自动辅助驾驶行驶十几公里后,突遇一辆侧翻在道路上的汽车,此时自动辅助驾驶没有任何报警和减速,且车主称其发现异常后,踩刹车未有反应,最终发生撞击事故。

小鹏则表示,车主在使用ACC+LCC(自适应定速巡航功能+车道居中保持功能)的过程中,没有保持对车辆前方环境的观察并及时接管车辆。

经当地交警部门调查判定后,结论亦符合小鹏的表述。

结合双方的表述,可以提炼出以下几个事实:

1、该车辆已经在国道上依靠自动辅助驾驶安全行驶十几公里。

2、该车辆没有识别出突然出现在视野中已经侧翻的汽车。

3、该车辆的预警系统没有提示,没有自动采取制动措施。

4、该车辆的车主没有及时接管车辆。(车辆没有提前人为减速或转动方向避让的现象)。

根据以上事实,整个事件的逻辑已很清晰:该车辆没有识别出路上的障碍,因此系统并没有进入预警循环,也就没有触发自动避障和制动,而此时本应接管车辆的驾驶员没有及时介入,从而导致悲剧发生。

此事件的直接导火索有二:一是小鹏的智能系统没识别出静止的侧翻汽车,机器学习和模型识别(人工智能系统可能没学习过侧翻车的模样)不够完善;二是紧急情况下,驾驶员没有及时接管车辆。

看似偶然的事件,肯定有必然发生的根本原因,背后的伏线又是什么呢?

咱就是说,如何才能吸取教训,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01 辅助驾驶,不是自动驾驶

七伤拳的威力人尽皆知,完全自动驾驶的好处也无需赘述,但是,在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化境之前,自动驾驶如何定义?园区/港口自动驾驶、辅助驾驶、自动辅助驾驶等名词充斥在漫天的宣传与报道中,如何甄别不同级别的自动驾驶,是首要任务。

通常来说,消费者常听到的自动驾驶L0-L5级别,是以美国的SAE(Society of Automotive Engineers,国际汽车工程师学会)自动驾驶分级为标准,标值越高,意味着自动驾驶的质量指标就越高。

为了规范国内自动驾驶的标准,由工信部提出、全国汽车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归口的GB/T40429-2021《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推荐性国家标准于2021年8月发布,并从2022年3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

该标准规定了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遵循的原则、分级要素和技术要求框架,并且基于驾驶自动化系统能够执行动态驾驶任务的程度,以及角色分配和运行范围限制,而将驾驶自动化等级划分为0级至5级,共6个级别。

来源: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国家标准(GB/T40429-2021)

0级驾驶自动化(应急辅助,EmergencyAssistance),可以感知环境并提供有用的信息用以辅助驾驶员避险,通常的功能包括车道偏离预警、前向碰撞预警、自动紧急制动、车道偏离抑制等。

1级驾驶自动化(部分驾驶辅助,Partial Driver Assistance),可以在设计运行条件下持续执行车辆横向或纵向运动控制,通常的功能包括车道居中控制、自适应巡航控制等。

2级驾驶自动化(组合驾驶辅助,Combined Driver Assistance),可以在设计运行条件下持续执行车辆横向和纵向运动控制,通常的功能包括高速领航辅助驾驶、停车场记忆停车等。

3级及以上级别的驾驶自动化才开始进入真正的自动化,系统可以完成持续执行车辆横向和纵向运动控制,并对目标和事件具有探测和响应的能力。

那么,此次事故中的涉事车型小鹏P7的“自动化”功能都是什么水平呢?笔者查阅了小鹏P7的用户手册,在驾驶辅助的目录下查询到了25个科目,并根据最新的驾驶自动化分级,将这25个科目进行了分类。

经过笔者整理后,25个科目满足驾驶自动化级别的功能只有11个,并且全都处于2级驾驶自动化及以下,也就意味着还远没有达到完全自动化的程度。

来源:小鹏P7用户手册,阿尔法工场研究院整理

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当属三项2级驾驶自动化功能,根据分级标准,这三项功能都需要在特定的条件下才可以实现,且需要驾驶员观察周边环境,随时在危机关头接管车辆的驾驶权。

停车场记忆泊车需要固定不变的停车场,需要根据前次停车的记忆,才可以在下一次“照猫画虎”般实现记忆泊车。

智能辅助变道,需要在周边安全的前提下,经过驾驶员操作变道指令,车辆可以实现自己变道并保持车道居中与自适应巡航功能;高速导航辅助更是只能在特定高速路或者城市快速路上开启,才能实现点对点的导航自动驾驶。

很明显,最高级的三项功能有很大的局限性,也就是说,现阶段辅助驾驶只是辅助,离真正的自动驾驶还有很远的路。

02 “虚假”宣传盛行

在上个月电动汽车百人会上,何小鹏做了“高阶自动驾驶的时代即将到来”的主题演讲。

何小鹏骄傲地表示,小鹏智能驾驶的累计行驶里程已经达到了1.4亿公里,并且辅助泊车已经做到了734万起。

XPILOT 3.0系统的用户渗透率达到了惊人的96.2%,同时高速NGP(NavigationGuided Pilot,智能导航辅助驾驶)的里程渗透率达到了62%,也就是说,每100公里有62公里是NGP智能自动开车的。

对此,小鹏很自信地,其在辅助驾驶领域可以领先于绝大部分公司两至三年。

不仅如此,小鹏希望辅助驾驶可以从几个城市到更多城市,从部分场景到更大场景,甚至全部场景,到从高速公路到城市的一级公路、二级公路、三级公路,甚至到更小的小区内的道路。

“神功”小有所成,必须大肆宣传,提升自己在武林中的声望。 小鹏P7的智能宣传页面中,布满了各种辅助驾驶的功能介绍和视频演示链接,这些炫酷的演示,很容易吸引消费者关注。

只有点开右上角微小的说明按钮,才会在解释栏中的最后一句提示消费者:辅助驾驶并非在任何场景下都有效,须必要时及时进行人为介入。

来源:小鹏官网

客观来说,小鹏的辅助驾驶功能介绍里面的用词比较注意,始终没有越雷池半步,一直强调“辅助”二字。

但是,同为“新势力”的友商们,可就大胆多了。 “自动”一词频频出现在蔚来(09866.HK)、理想(02015.HK)和特斯拉(TSLA.O)的宣传图册中,不仔细甄别的话,真的以为曾经幻想的全自动已经全面实现。

“新势力”之间智能化的军备竞赛,很容易让消费者将它们同化,而先入为主的“自动化”印象也为日后的危险埋下了隐患。

来源:蔚来官网

来源:理想官网

来源:特斯拉官网

过分激进的“虚假”宣传,是误导消费者导致其放松警惕和防备的重要因素。

03 看得见的安全,看不见的危险

七伤拳虽猛,但神功练成的路并不平坦。

在内功不足时,每练深一层,威力就大一层,但伤害也就随之多一层。 自动驾驶或是辅助驾驶的关键优点就是安全。

何小鹏表示,通过将高速上使用智能辅助驾驶和传统手动驾驶的这两个数据进行比较,智能辅助驾驶的安全系数提高了超过10倍,并且希望将来能做到100倍。

诚然,笔者曾经驾驶小鹏P7体验辅助驾驶,在部分高速和城市快速路上确实可以实现区域阶段性的辅助驾驶,体验很不错。

跟车、变道、超车、转弯、进出匝道等常见操作基本可以实现,而这些常规路况的出现频率超过90%。

殊不知,正是由于大多数场景下辅助驾驶体验良好,导致驾驶员放松警惕,反而更容易导致更严重的危险事故。

2022年4月11日,一辆开启着辅助驾驶的理想ONE在S12申嘉湖高速上冲入交通管制区域内,碰撞多个预警设施,导致车辆损坏严重。

所幸车辆只是前部被撞坏,车内人员没有受伤。

而事故原因正是辅助驾驶导致驾驶员放松警惕,注意力变得分散而没有注意到危险。

2021年8月,一位知名投资人驾驶蔚来ES8发生交通事故,据媒体报道,驾驶员启用领航辅助功能后,在沈海高速涵江段撞上了道路施工的车辆,不幸离世。

由此可见,不仅小鹏P7出现辅助驾驶事故,蔚来和理想也都身陷其中。需要注意的是,“蔚小理”的辅助驾驶级别都在2级以下(包含2级)。 过分信任辅助驾驶就是离危险更近一步。

或许很多司机朋友并没有体验过“新势力”的辅助驾驶功能,那么,换一个例子可能更容易理解智能与危险如何福祸相倚。 定速巡航在中端及以上的燃油车上已经很普及了。

在车流量较小的高速公路上,可以开启定速巡航,既可以保持恒定车速,又可以释放驾驶员持续工作的右脚。

可是,如果定速巡航的持续时间过长,危险系数会逐渐升高:由于长时间不需要操作,驾驶员容易出现精神松懈,注意力不集中。

最重要的是,突然出现紧急情况的时候,脚并不在油门或者刹车上,别小看这一点问题,有可能造成反应不及时,也有可能造成突然抬脚而分不清刹车还是油门。

本来是科技引领安全,实则却带来了危险。 在有安全的观察的情况下,在驾驶员随时可以接管的情况下,辅助驾驶基本都是正作用,所有的辅助功能都是作为附加出现的。但正是因为信任,反而忽视了安全观察、随时接管的前提条件,负作用的影响也就越来越大。

只有内力大成者才可修习七伤拳,否则修炼者很可能会走火入魔,反噬其身。

04 自动驾驶还有多远?

现阶段,单车智能导向的高级别辅助驾驶还有很多技术难题没有攻克,例如在中高速行驶的路上,感知系统对静止物体的识别还是有比较大的失败概率。

再比如,由匝道并线进入主路的其它车辆,很难被辅助驾驶的车辆准确探测到;又或是对于非常规人工管控的识别精度太低。

软硬件辅助系统的升级肯定会逐渐解决目前的问题,但只要自动化级别还处于2级,也就意味着驾驶员必须持续保持注意力的集中和随时接管的准备,那么辅助驾驶的实际贡献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或许只有实现4级驾驶自动化,才是真正意义上进入了汽车自动化革命。

汽车自动化革命自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受制于各个环节的共同进步与推广,不可一蹴而就。

在此之前,“新势力”们还是多练练内功,不要急于求成,揠苗助长,否则最终害人害己,失信于江湖。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自动驾驶高阶人才,缘何成了“流水的兵”?
自动驾驶拉锯战
2021,自动驾驶的“五代十国”
“自动驾驶”夺命,蔚来涉嫌误导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