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外卖、预制菜,新老风口跨界赛跑

供应链的极限练兵。

文|陆玖财经

“非典”疫情客观上加速催熟了电商生意,“新冠”影响下的“非接触经济”,又能带来什么样的生活改变?

疫情反弹,居家隔离政策将每个市民的生活,划分为以家庭为单元的消费主体。社区团购、生鲜前置仓、外卖等“非接触经济”正在对市民的生活“硬植入”。

事实上,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企业,在现实中活得并不好,它们很难改变消费者的固化消费习惯。但疫情中极端、特定的消费场景,让这些平台的系统性价值有了用武之地,成为辅助政府、社会在民生保障中的“排头兵”。在这场极限练兵中,平台端、供应链、消费端的商业逻辑和消费习惯,也悄然发生着改变。

当年,SARS肆虐,让马云、刘强东看到了电商的价值与机会,给电商生意的演进加了一把火。如今,“非接触经济”中,几乎被判死刑的社区团购、流血上市的生鲜电商以及方兴未艾的预制菜万亿赛道,能否在这场难得的商业练兵中,杀出一条血路?

更直白地说,如何让用户在家吃得更好,成为互联网的新风口。

居家隔离吃饭,外卖、网购二选一

对于老人来说,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疫情,谁也不会预料到,网购买菜会成为唯一的生活方式。小J告诉陆玖财经,上海发生疫情后,她手机上几乎下载了叮咚买菜、盒马、每日优鲜等所有能叫上名字的平台,和周边的超市老板也都混成了好朋友。

相对于上海的居家做饭,北京的市民除了网购,还算畅通的外卖渠道,让居家不想做饭的市民可以偷下懒。北京一名外卖小哥表示,最近临近饭点的单量确实大幅上升。

“以前公司有食堂,都是在公司吃,自己实在懒得做饭。”在北京一科技企业上班的戚先生告诉陆玖财经,疫情后他就开始居家办公,外卖成了生活必备。

微信的业主群,成为商家觊觎的必争之地。5月3日,郑州部分商家以推荐入群送礼品或优惠等形式,吸引业主将其拉入其所在的业主群。“这种凉皮真空包装,你们打开后拌上料就可以吃。”在郑州某小区业主群,一名商家卖力地推销预包装方便食品,短短半个小时就卖了近十箱。

可以说,居家抗疫的生活,改变了不少市民的旧有消费习惯。对于商家来说,打通各种渠道的供应链新通路,成为一门新生意。

业内人士告诉陆玖财经,新冠疫情的全球性、零星反复相比抗击非典的难度,呈现几何倍增长,在非典后兴起的传统电商,其集中式仓储物流无法解决民生痛点。

“无论是叮咚买菜的前置仓,还是社区团购、微信群销售,本质是一种分布式电商,这种‘蚂蚁雄兵’因为就近、灵活、快捷的特性,更能较好的满足民生需求。”

供应链之变:生鲜电商极限练兵

本质上,无论是非典还是新冠疫情,都不会有任何的利好。但它们客观创造的极端消费场景,则给了供应链极限练兵的机会。

互联网观察人士唐先生认为,即使没有疫情,前置仓、社区团购等形式,也都是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进阶形态,“互联网的扁平化特性,最终是希望完成生产端和消费端的无限接近,美团追求的‘万物到家’,以及华为倡导的‘万物互联’,都是这么个道理。”

但这种理想化的商业模型,映射至现实社会的商业活动中,并不能完全匹配。对于人类社会来说,线下社交的场景体验感是无可替代的。

唐先生举例,农贸市场是千百年来无法取代的,原因在于农贸市场形成的供应链,是市场自发找寻的最优解。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平台试图规模化改造这个供应链,他们面临高周转、高损耗等产业痛点,无论是成本还是新鲜度,都相应有差距。

如何让这种供应链转起来?常规路径是依靠精耕细作,慢慢地积累客户。但它们背后的资本,显然没有这么大的耐心,更多的急于变现,这也是生鲜电商疯狂扩张、流血上市的根本所在。

疫情给了生鲜电商加速演进的一丝希望,他们系统性的调配价值,在疫情中,也是“散兵游勇”式市场化供应链所不能替代的。

从选择题变为必选题,市民被生鲜电商所带来的生活方式进行了“硬植入”,并享受到了更好的平台体验——大规模的集采,变相提高了平台对上游供应链的议价权;生鲜高周转提高新鲜度,让消费者对平台生鲜产品有更好的品质认知。

“生鲜电商一个大问题就是周转不够快,产品不新鲜,消费者体验感不好。”在业内人看来,上述两项优势如果在疫情结束后仍能保证良性运转,有了低价格和高品质两把利器,未尝不能杀出一条血路。

这条赛道,并非是互联网新物种的独属。传统商超、盒马等大量拥有供应链优势的玩家蜂拥入驻,在万亿级的生鲜赛道,渴望厮杀登顶。

外卖平台之变:催熟“万物到家”

看似模式已经十分成熟的外卖行业,同样在疫情中面临一场深刻的底层逻辑变革。

对于餐饮从业者来说,疫情的零星反复,让不少中小微餐饮企业更加看重成本管控。小门店、少雇人成为他们抵御风险的选择。

北京一小饭店老板在疫情发生后,增加了馄饨、黄焖鸡米饭等适合外卖的品类。“实际上外卖对饭店来说并不十分划算。”该老板透露,外卖需要维护平台、评价,还要支付几乎占大部分利润的佣金。

他表示,目前主流外卖平台只有美团、饿了么两家,“大家集中在用外卖平台点餐,我们就要考虑是不是需要买点流量,维护好客户评价?”为了减少成本,他上新的馄饨、黄焖鸡都是速冻食品或半成品,只需要在店里加热,不用增加额外人力成本。

这种趋势正在加速预制菜进军外卖行业。目前,黄焖鸡米饭、狮子头、豆干、卤肉饭等预制菜产品成为快餐店的新宠,上述老板预判,未来15平米左右的专业外卖小店数量会增加,有了预制菜的兴起,专营预制菜的夫妻档外卖快餐店可能成为主流形态之一。

对于外卖平台来说,居家抗疫在扩大外卖店家数量同时,也变相助推他们跑通“万物到家”的既定业务模式。

据了解,饿了么开通了餐饮商家绿色通道,手续齐全的,最快一小时就可以入驻平台。美团的绿色通道也是一个小时即可入驻。同时,美团还面向困难中小商户免费提供“外卖管家服务”,免费赠送开店必备的智能设备。

此外,部分非餐业务也在增长。今年初,美团和小米达成合作,只需要平台下单,半小时一部新手机就可以送回家。“当时我还在想,谁会那么着急的买手机,就不能等两天?”互联网观察人士杨先生表示,疫情下这种平台服务的价值就在凸显。

“疫情居家,客观上加速‘万物到家’的习惯养成,对我们骑手来说是有收入方面的积极影响。”郑州美团骑手刘先生告诉陆玖财经,骑手工作的谷峰时间特别明显,除了用餐高峰期,其他时间单量平平。刘先生认为,“万物到家”习惯养成后,会增加了他们平峰期的订单的数量,相应提高收入。

此外,外卖平台算法取中实施后,通过寻找最优外卖路线成为平台提高效率的方法之一。疫情中外卖订单的激增,也给了后台更多的数据和算法训练。

互联网企业打响保“胃”战

当然,无论是外卖平台还是生鲜电商,其所有创新的商业模式,最终服务对象仍然是消费者。对于消费者端来说,“非接触经济”的另一种本质是如何让消费者吃得更好。

上述北京某科技公司的戚先生告诉陆玖财经,居家隔离每天考虑最多的问题是吃的问题——究竟是吃外卖,还是讲点生活情趣,买点果蔬或者半成品自己做?

消费者的选择纠结,就是各大互联网企业寻找商机的风口。尤其对于社区团购、生鲜电商来说,如何在难得的窗口期培养、固化消费者的认知习惯,会成为未来企业能否存活的生死局。

那么,当下哪些风口是真需求,而哪些繁荣是泡沫?几名业内人士向陆玖财经做了分析。

一是“万物到家”的习惯会被留存。目前,不少三方实体业态正在接入平台型企业,比如此前链家接入美团,成为美团优选的提货点。

在业内看来,疫情下的数字生活,将演化成长期对类似数字业务的信任和需求,疫情中包括街边小店都在通过最基础业主群打开供应通路,这意味着大规模的数字转型已经深入人心。

二是家庭预制菜赛道要谨慎进入。某大型酒旅集团退休的行政总厨贾先生近两年已经去4家预制菜企业从事研发工作,虽然研发成果众多,但这些企业在市场端均没有获得成功。

贾先生向陆玖财经分析,预制菜在疫情中大火,最终可能会被印证是伪命题。“预制菜分为冷冻、冰鲜、九成菜三种流派。冷冻的保质期长,但口感不好;后两种保质期短,但需要对火候有一定的掌握。”

贾先生坦言,并非所有菜系都适合做预制菜,目前最多约70个菜品可以做预制菜,比如宫保鸡丁、鱼香肉丝很多餐饮企业都用的中央工厂整体配送,只不过现在被集中冠以“预制菜”的名头。他预判,尽管预制菜会在餐饮行业火热,但在家庭预制菜赛道上,疫情结束后很难形成持续性的生意。

三是生鲜电商想要成功,仍任重而道远。业内人士认为,一旦疫情结束,报复性消费必然会有一波小高潮。生鲜电商的高周转一旦有停滞,就会产生连锁反应——需求端减少,倒逼上游减少采购,并迎来市场化供应链的份额抢夺;周转率降低,也对产品的品质产生影响。

换句话说,未来资本市场对生鲜电商是看中短线收益,还是会坚持长期主义,更多是看疫情结束后的常态化业绩表现。

当然,对于实力派的互联网企业来说,这场保“胃”战激战正酣,对于想要追赶风口的中小企业来说,还是要让子弹飞一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重启电商战略,微博能否冲破流量桎梏?
互联网巨头的广告攻守战
上海抗疫 | 京东物流增派3246名员工奔赴一线,整体运力将在下周恢复至疫情前八成
大厂躺在现金堆上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