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IPO再折戟,汪俊林的上市梦暂搁浅

“救火队长”汪俊林离自己的上市梦还有多远?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多次冲刺上市的四川郎酒,再次遭遇IPO折戟。

近日,根据中国证监会网站消息,四川郎酒成为2022年被终止审查的第9家主板IPO申请企业,终止审查时间是2022年4月28日。

郎酒是川酒六朵金花之一,主营“郎”牌酱香、浓香、浓酱兼香型白酒的生产、销售。2020年6月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2021年5月28日被证监会反馈53个问题,涉及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流失等方面。

据了解,此次IPO终止系郎酒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有当地媒体从郎酒股份方面获得确认,因原计划募集资金项目已建成,根据公司发展需要,暂停上市。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郎酒的IPO不成功有一些历史的原因,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成为郎酒多次IPO失败的一个核心因素。

除了IPO折戟,今年以来在白酒受疫情影响消费场景受到限制的情况下,郎酒却逆势涨价,将53度500ml青花郎计划内出厂价上调100元至1009元/瓶,超越了飞天茅台969元/瓶的出厂价,成为行业内首个站上千元出厂价的大单品。

在业内看来,郎酒涨价的动机一方面在于践行其高端化战略,另一方希望将营收利润做大。但对于涨价策略能否成功,目前尚需观察。

IPO过程一波三折

“郎酒正按证监会要求,稳步推进上市。上市是为了让郎酒更加规范,我们对于上市持平常心。”在今年3月28日举办的“郎酒酱香产品企业内控准则”发布会上,郎酒董事长汪俊林表示。

但与这种轻描淡写不同,郎酒的上市之路充满曲折。

早在2007年,郎酒就计划上市,但由于企业规模、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影响,上市计划被搁置。2009年,郎酒再次把上市提上日程,但次年,由于业绩下滑上市计划再度终止。

2015年前后,市场又传言郎酒有借壳上市的计划,此后杳无音信。

2018年7月,泸州市人民政府发布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行动目标中提到“郎酒股份公司成功上市,主营业务突破200亿元”。

同年,郎酒再度启动上市程序,券商、会计师进驻郎酒开展相关IPO准备工作,不过最后又没有了下文。

郎酒最新一次上市准备,是2019年8月16日进行的上市辅导备案登记,并在第二年的6月5日正式向证监会递交了IPO招股书。

不过在2020年7月10日,其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暂停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暂不受理债券承销业务12个月的监管处罚。

因此直到2021年6月11日,郎酒股份更新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书申报稿,显示上市进程仍在持续推进。

招股书显示,郎酒计划通过IPO募集资金约74.54亿元,募集资金用于“优质酱香型白酒产能建设项目”、“郎酒数字化运营建设项目”、“郎酒企业技术中心建设项目”、“优质浓香型、兼香白酒产能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郎酒表示,公司将利用此次发行股票并上市的机会,募集资金重点投向产能建设和生产技术改造,使公司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收益率等主要指标的排名进入白酒行业第一方阵。

在中止IPO后,郎酒相关人士表示,虽然没有得到来自资本市场的融资,但是公司通过自有资金已经完成了这些需要建设的项目。

据媒体公开报道,2021年10月郎酒4万吨酱酒投产。目前,郎酒的高端酱酒年产量已经站稳5.5万吨规模,基本完成之前的计划目标。

不过,即便通过自筹资金完成项目建设,缓解了产能问题,郎酒的存货与资产负债率双“高”问题,仍待解决。

招股书显示,2019年,郎酒股份资产负债率66.06%,而茅台的负债率为22.49%,郎酒负债率约为茅台三倍。根据同花顺iFind统计,2019年18家白酒上市公司平均负债为32.34%,郎酒负债率接近平均负债率2倍。

郎酒解释资产负债率高的原因为,存货的增长以及存货周转率降低,导致长期占用较大金额的流动资金;庄园设施建设形成较大资金需求;可比上市公司直接融资成本较郎酒低。

实际上,郎酒的存货占营收比例较同行也高出一截。据招股书,截至2020年底公司的存货高达100.98亿元,高于当年的营收93.37亿元。其中,2020年半成品存货79.52亿元、库存商品10.70亿元。

历史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公司存货分别为62.52亿元、71.71亿元、84.24亿元,也稳步增加。

与同行对比来看,据同花顺iFind统计显示,2020年18家申万A股白酒企业中,只有刚脱星摘帽不久的皇台酒业1.15亿元的存货稍高于1.02亿元的营收,其余17家存货金额全部低于营收。

而如果在资产中剔除存货部分,郎酒的资产负债率将超过100%,2020年剔除存货的资产负债率为102.93%。

对于郎酒的存货情形,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重点关注:要求说明发行人的存货结构是否合理、存货结构的变动是否与业务发展相匹配、与同行业公司相比是否存在较大差异等等。

郎酒存在产权、商标争议

有观点认为,郎酒的IPO上市路之所以走的如此坎坷,除了公司自身业务经营方面的问题,还与郎酒历史遗留的“老”问题有关。

资料显示,郎酒前身国营四川省古蔺郎酒厂成立于1956年。1997年,“郎”牌商标被国家工商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享受世界范围的特别保护。

2004年,时任泸州市委书记的徐波在《求是》杂志上发表署名文章:《百年老企中兴路——四川郎酒集团改制转型的思考》。

文章透露,1996年,企业(郎酒集团)发展达到高峰,年销售额曾达5亿元。然而,随着市场经济到来,白酒行业竞争惨烈,2001年郎酒销售收入下滑到了2.5亿元,当年亏损1.5亿元,累计负债逾10亿元。

濒临破产的郎酒,迎来了“救火队长”汪俊林。

根据公开资料,在酒城泸州,汪俊林是个“传奇人物”。他从泸州医学院毕业,做了10年中医,1992年受命主持泸州国营制药厂的工作。

1995年,经过职工持股和股份制改革,汪俊林迅速将泸州制药厂打造为年产值数亿元的宝光药业集团。1999年,汪俊林又接管了年亏损上亿的四川长江机械集团,两年后让这家国企起死回生。

2002年,郎酒集团改制。按照徐波在上述文章中的记载,改制思路是将郎酒的有形资产和无形资产分离,古蔺县政府拥有无形资产郎酒商标,社会资本则并购有形资产。

汪俊林控股的宝光集团被选为并购方。徐波的文章还提到,通过清产核资,(2001年)郎酒集团拥有资产17.28亿元,负债10.07亿元,少数股东权益0.81亿,净资产6.39亿元。

2002年2月,宝光集团通过4.9亿元对价以及额外1.5亿元职工工龄买断款,拿下了净资产6.39亿元的郎酒集团100%股权。在当年,这笔交易备受诟病。

在证监会提出反馈意见的规范性问题中,就要求保荐机构与公司核查“改制程序是否合法,当时由哪一级国资部门审批改制,以及是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有无由有权部门作出认定等”。

然而,汪俊林这场“蛇吞象”的好戏还没有演完。当时的无形资产使用协议中有关商标的约定为,郎酒集团独家使用古蔺国资持有的郎酒商标,并规定达到一定销售业绩时,可获得部分无形资产所有权,最高不超过30%。

2009年11月18日,古蔺国资与郎酒集团股东宝光集团签订《补充协议》,双方确认宝光集团已拥有40%的无形资产所有权。按照2008年世界品牌实验室公布的商标价值76亿元计算,古蔺国资占有46亿元价值,宝光集团占有30亿元价值。

同时,双方进一步约定,自2009年1月1日起商标等无形资产价值增值部分归品牌投入方所有。

2009年12月11日,古蔺国资将郎牌等133个商标无偿划拨给国有独资公司久盛投资。根据宝光集团在无形资产所有权上的占比,前者持有久盛投资40%股权。随后的2年时间,宝光集团分四次、总共花费40万元,拿到了久盛投资另外40%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也正是这段时间,据媒体报道,汪俊林于2012年12月卷入成都一起案件被要求协助调查,并在此后从公众视野"消失"两年多。

至今,汪俊林这次“神秘消失”的原因仍然是个谜。不过,招股书显示,古蔺国资将持有的久盛投资另外40%的股权转让给宝光集团的事项,没有履行国有产权转让涉及的资产评估、进场交易等手续,亦没有报泸州市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审批。

直到2016年11月,相关遗漏的审批程序才补办完成。对此,证监会发问,发行人历次取得久盛投资股权的合法合规性是否得到泸州市政府确认,泸州市政府是否有权对此确认?

涨价策略能否成功存疑?

在2017年举行的青花郎新战略发布会上,汪俊林给青花郎的新定位是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原因是“郎酒与茅台,在产地、原料、工艺、历史渊源等诸多方面都是有联系的。”

然而,郎酒借势茅台营销的策略,很快遭到“酱香同仁”的炮轰。

一篇署名为“贵州仁怀酱香酒同仁”的公开信质疑称,郎酒之前的主要酱香产品是老郎酒,在制曲、工艺、格、酿造、发酵、勾调等方式上,老郎酒都跟正宗贵州酱香有本质的区别。青花郎的广告宣传违背酱香产业文化和历史真相,会误导市场、误导年轻人、误导传统酱酒文化的传承。

据悉,青花郎是郎酒的高端产品系列,对标茅台飞天、五粮液普五系列、国窖1573等。

此后,品牌宣传上与茅台“脱钩”的郎酒,开始在涨价方面做文章。

2019年6月,郎酒集团宣布青花郎调高出厂价为859元;不到半年时间,2019年12月郎酒集团再次宣布调高出厂价至909元。

今年4月14日,有媒体证实,53度500毫升青花郎计划内出厂价提高100元/瓶至1009元/瓶,超越了飞天茅台969元/瓶的出厂价,成为行业内首个站上千元出厂价的大单品。

知名酒类分析师蔡学飞认为,随着消费结构升级和理念的变化,“喝少喝好”成为饮酒者的共识,因此次高端及高端市场开始不断扩容,也成了知名白酒品牌们竞争最为激烈的核心价格带。

在这样的背景下,郎酒的发展战略也随之发生调整,整体走向高端化,而涨价正是这一战略的直接体现。

此外,尽管此次青花郎上涨了出厂价,但其市场零售指导价并未调整,与飞天茅台、五粮液等高端白酒同样都是1499元/瓶。

不过,在朱丹蓬看来,整体而言,目前郎酒要去对标茅台,“这个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零售端的表现来看,标价1499元/瓶的53度500毫升青花郎,在天猫超市的折后价为1289元/瓶,在京东和酒仙网的折后价为1219元/瓶。

5月3日的白酒价格行情监测数据显示,53度贵州飞天茅台(500ml)散瓶价格约2600元,是青花郎实际售价的两倍有余。

有白酒专家担心,一旦市场对青花郎的接受度不高,面临库存压力的经销商如果大量低价抛货回笼资金,最终反而会破坏掉郎酒的高端品牌调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阅读
青花郎出厂价超越茅台,郎酒IPO有戏了?
酱酒们都在看,郎酒上市估值怎么算?
郎酒:没有茅台命,做了茅台梦
郎酒多次增值提价,欲做“酱酒第二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