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跑硬刚“蔚小理”

谁在裸泳?

文|零态LT 张尧

编辑|胡展嘉

今年4月,受疫情影响,以上海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汽车行业被迫停业,汽车市场销量下滑明显。5月初,多家新势力车企接连发布了4月份车辆交付数据,其中理想汽车和蔚来汽车的交付量不仅环比腰斩,同比也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处于第二梯队的零跑汽车以9087辆的交付量,反超“蔚小理”,领跑当月销冠。供应链难题下,为何“蔚小理”难逃负面影响,零跑汽车却能脱颖而出?

01 “蔚小理”交付腰斩,供应商停产背锅

针对4月份交付量的滑落,多家新能源车企顺势将其归因于疫情影响下的供应商停产。但正所谓潮水退去才能看到谁在裸泳。大环境造成的不可抗力之下,各家车企的供应链实力也慢慢浮出水面。

和零跑汽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第一梯队的理想汽车,交付了4167辆,环比减少了62.23%,领跌4月。此前,理想汽车曾经凭借理想ONE这款车型,在市场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在行业陷入“缺芯、缺电池”等供应链难题之下,理想汽车在过去几个月的交付量一直十分平稳。在2022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累计交付31716辆,同比增长了152.1%。但却在4月遭遇了滑铁卢,整体表现还是不够理想。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将交付量下滑原因归结为,理想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商超过80%都分布在长三角地区(上海、江苏昆山),受长三角疫情反弹,行业供应链、物流和生产被扰乱,供应商停工、停产,现有零部件库存消耗殆尽,无法维持继续生产。

 

图:理想汽车官微

沈亚楠表示,目前理想汽车正与供应链企业一起,在满足疫情防控要求下积极恢复产能,缩短预订理想ONE用户提车等待周期。紧随理想汽车之后,跌落幅度比较明显的是蔚来汽车。作为造车新势力老大哥,蔚来4月交付量仅5074台,环比跌幅近五成,同比下滑28.6%。

2022年第一季度,蔚来累计交付新车25768台,同比增长了28.5%。但相对理想、小鹏而言,差距显而易见。

4月9日,蔚来曾发布声明称,整车生产已经暂停。主要源于疫情影响下,公司位于吉林、上海、江苏等多地的供应链合作伙伴陆续停产。

去年,蔚来就曾因为芯片短缺问题,停产5个工作日,今年以来受到市场大规模波动影响,蔚来汽车的供应链体系陷入了衰退状态。蔚来创始人李斌更是对外喊话称,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蔚来方面也向媒体透露道,目前公司的生产正在逐步恢复。满足订单需求,需要进一步克服疫情、供应链等带来的压力。

相比之下,小鹏汽车表现比较稳定,小鹏汽车从2021年9月首次实现月交付破万开始,仅有今年2月和4月交付量无缘破万。4月,小鹏汽车交付量达9002台,环比下降了41.6%,同比增长75%。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累计零售销量为34561台,同期上涨159.1%。

何小鹏曾在4月中旬发布“停产论”,称“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事实上,小鹏汽车受疫情影响要相对较小,小鹏的工厂设在广东肇庆,未在这波疫情的波及区,也有一种猜想称,小鹏汽车库存零部件比较充足。

02 零跑逆袭,全靠“性价比”

作为4月份的造车新势力销冠,零跑汽车以9087辆交付,环比下跌9.66%领跑造车新势力。就交付量来看,零跑汽车无疑是4月份的卫冕之王。

从2021年11月开始,零跑汽车销量开始上涨,今年3月份,销量首次破万。根据零跑官方数据,零跑汽车已连续13个月同比增长超过200%。2022年1-4月累计交付量为30666辆,同比增长达419%。

零跑汽车在上市招股书中,将自己定位为“中高端”车企。表示,“我们主要聚焦于价格介于人民币15万元至30万元的中国中高端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

事实上,诞生于2015年的零跑汽车,在过去三年以每年一款新车的速度,先后交付了售价15万元轿跑S01、10万元以下的微型车T03、20万元左右的中型SUV C11等车型,横跨低端到中端市场。三款车型中,最受欢迎的是T03。整个2021年,零跑T03交付3.8万辆,占所有车型销售总量的88%,定位中高端的C11仅占9.8%。

也就是说,市场对零跑汽车的认可更多是其性价比低端车型。

4月份另一家性价比车企,交付量排名第三的哪吒汽车销量也证明了市场对低端车型的热捧。

哪吒汽车4月交付量8813台,同比增长120%,2022年1月至4月,累计交付38965台,同比增长240%。从去年起哪吒汽车就持续发力追赶“蔚小理”,直至近月来的交付量也一直维持在一个不错的成绩。

哪吒汽车CEO张勇曾公开表示:销量大幅攀升的关键就是性价比,6万到8万、10万到15万区间纯电SUV市场,哪吒都做到了性价比第一!

不过,零跑汽车和哪吒汽车的供应商也大多分布在上海、浙江、江苏等地区,基本也是头部车企供应商,在供应商遭受疫情影响下,零跑汽车之所以还能如此平稳,与其生产车型所需要的配置要求较低相关。具体来说,两者都是以生产性价比地段车型为主,对芯片、雷达等高科技配件的依赖程度较低,在供应商停产之后,遭受的冲击并不强烈。

但低端车型虽然销量上赚足了噱头。实际上,这是车企一种赔钱赚吆喝的策略。

 

图:哪吒汽车官微

以零跑为例,零跑T03虽然将零跑汽车的销量有效拉升了不少,但也拖累其毛利率持续走低,招股书显示,过去三年间,零跑汽车的毛利率分别为-95.7% 、-50.6%和-44.3%。

以低端车型发家的新能车企也经历了从价格到技术战的转变。零跑汽车即将推出的零跑C01,宣称搭载了零跑智能动力CTC技术,号称是全球首款无独立电池包的电动车。按照零跑汽车的说法,“全球首款”,意味着零跑将超过特斯拉柏林工厂的Model Y,超过比亚迪的海豚,超过宁德时代的CTC技术,成为第一家CTC底盘技术量产落地的品牌。

不仅如此,零跑汽车宣布,将向行业免费开放共享其CTC技术。这一表态和当初特斯拉宣布向全行业开放其自动驾驶技术、电池技术的行为相似。

哪吒汽车则高举“科技平权”,按张勇的话来解释,科技平权是哪吒汽车的品牌价值观,为人民造车是初心,简单来说,“‘科技平权’的意义在于把百万级豪车的体验性能下探放到二、三十万的车上,消费者买不起跑车,但他们现在花一、二十万,就能买到高性能产品且用户体验与百万级豪车一样。”

比如4月6日上市的哪吒U智,定位超长续航智能纯电SUV,六款车型补贴后官方售价为11.78万-17.98万元。不过,性价比新能源车企在赚足了关注之后,还得向中高端车型发力。

眼下,零跑汽车正在向中高端车型发力。2021年10月开始交付第三款车型C11,售价16万至20万元,未来也将聚焦于15万至30万元中高端新能源汽车市场。但与此同时,中高端车企业在向下布局。去年蔚来汽车曾对外发布了一款定价15万元左右的低端子品牌“Gemini”,小鹏汽车也随着推出了售价15万元左右端中端车型小鹏P5磷酸铁锂电池版。

造车新势力的江湖将掀起新一轮洗牌。

03 “蔚小理”地位不保

造车新势力”蔚小理“一方面面临来自低端电动车的市场冲击,另一方面承受BBA(奔驰、宝马、奥迪三个豪华车品牌)传统车企的硬实力强压。

眼下,以BBA为代表的具有相当财力的传统车企玩起了智能化。

奔驰把1.41米宽的超连平塞进了eqs纯电SUV;宝马也把31寸的大屏塞进了纯电版的7系后排,在车门扶手上装起了屏幕;奥迪先是拿出专为中国消费者打造的概念车,紧接着在后排装上了一块大尺寸的透明OLED屏。

曾几何时,BBA电动车输在了品牌溢价,如今价格差距正在逐步缩窄。

图:奥迪官微

今年年初,新造车行业迎来了一波涨价潮。特斯拉、比亚迪、小鹏汽车在内的车企相继宣布涨价,幅度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价格涨幅最大的是五菱宏光,成本压力对低价车型影响要大过高端车型。不过有业内人士告诉零态LT(ID:LingTai_LT),短期内的价格上涨,不会对整体市场趋势产生过大影响,新能源车市场仍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随着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持续退坡,电动车电池原材料(镍、钴、锂)等价格持续上涨,新造车盈利压力进一步增大。据新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蔚小理”最新财报显示,三家在2021年仍旧处于亏损状态,其中理想汽车亏损了3.2亿,蔚来亏损40.2亿、小鹏汽车亏损了48.6亿。

另一方面,处于“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威马汽车、哪吒汽车亦累计亏损超10亿。在成本压力下,涨价或许显得合情合理,但可以预见的是,失去价格优势后,又陷入技术内卷的新造车企业们,接下来将陷入更激烈的竞争格局中。

一个思考是,在传统车企的大象转身式碾压,以及靠性价比策略攻入中高端新能源行列的“零跑们“的双面夹击下,“蔚小理”地位可谓难保。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