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大佬败走手机“麦城”

失败者前赴后继。

文|蓝洞商业 郭朝飞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就像个修罗场,十几年间你来我往,起起伏伏。

一些商界大佬曾在此跌倒,如今留在牌桌上的玩家寥寥无几。

今年6月,魅族的下一步去向明朗,将被吉利收入囊中。根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消息,星纪时代将收购魅族79.09%的股权,取得单独控制权,星纪时代的实际控制人是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

交易完成后,魅族创始人黄章手中的魅族股份仅剩9.79%,淘宝中国将退出对魅族的持股与控制,此前淘宝中国持有魅族27.23%的股权。

黄章曾被一些人誉为「中国最像乔布斯的手机创业者」,雷军做小米前与他有过一段「蜜月期」。早在2009年,魅族就发布智能手机M8,当时的数据是,两个月销量10万部,五个月销售额突破5亿元。

不过,黄章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几年后,魅族即被小米、华为等玩家甩在身后。虽然中途拿了阿里投资,也没有太大起色。随着李书福和吉利的入主,魅族的黄章时代落幕,事实上在智能手机的牌桌上,魅族早已落伍。

据称,周鸿祎曾经也想投资魅族,但因价格问题作罢。生意不成,周鸿祎与黄章成了对手,2014年,周鸿祎选择与酷派合作,后推出奇酷手机。

「我还是特别想做出一两部有创新、有诚意的手机,要不然太遗憾了。我敲着锣鼓吆喝半天,并没有真正参与到这个产业链。」周鸿祎曾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

最终,老周的手机梦还是没能实现,2019年以后360逐渐放弃手机业务。

几乎同一时间,贾跃亭也成为搅局者。奇酷品牌出现时间不长,乐视就斥资21.8亿元,拿下酷派17.9%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一度,这让周鸿祎大为光火,怒斥「有人在他背后捅刀子。」2016年,乐视增持酷派股份至28.9%,成为其大股东。

贾跃亭曾向苹果发起挑战,放豪言要用乐视的生态化反「打破手机领域要么封闭、要么体验差的魔咒。」然而,好景不长,很快乐视就爆出资金链危机,2017年以后乐视手机几乎销声匿迹。

罗永浩也情怀满满地做过锤子手机,拥趸不少,最终黯然神伤。联想、格力、海尔、TCL等也都涉足手机行业,尤其联想2014年还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中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业务,但终是没有大成。

手机,成了这些江湖大佬的「麦城」。

01 成败一身

可以说,魅族成也黄章,败也黄章。

黄章与手机圈绝大多数老板都不同,他低调封闭,几乎从不在媒体露面,魅族的社区论坛是他的主阵地,很多声音与想法都是从这里传出;他狂妄偏执,热衷于打磨产品,在魅族几度放权,2014年和2017年两次大张旗鼓复出,但均未能扭转战局。

黄章算是中国手机圈最早觉醒的人,2007年乔布斯发布第一代苹果手机,他就开始琢磨做智能手机,尽管当时魅族的产品还是MP3,他判断视频和音频终将统一于手机,后来就有了魅族M8。

这些都被雷军看在眼里,一度两人过从甚密,但最终却反目成仇。

关于黄章与雷军的恩怨,江湖流传着很多说法,黄章也多次发文泄愤。故事的大致梗概是:雷军通过关系找到黄章,希望投资被拒绝;后来雷军又将林斌(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后参与创办小米,任小米总裁)介绍给黄章,希望对方能用5%的股份留下这个人才,但再次被拒绝。

联姻不成,2010年雷军做了小米。黄章认为,雷军是为了「套取商业机密」,才不断与他接触,他根本不知道雷军也要做手机,「甚至连M9的UI交互文档都有发给他(雷军)请他一起探讨。」

事实到底如何,外界不得而知,但此后两人交恶,两家公司也经常对空作战。

比如,2015年9月22日,小米在北京五洲皇冠假日酒店发布小米4C。

酒店一楼大厅,一边是小米的背景板与签到台,另一边则是魅族的,双方背靠背各站一排工作人员,小米一侧身着黑西装、双手背后;魅族这边则是黑色短袖、双手交叉于腹前,场面可谓剑拔弩张。

其实,魅族手机的发布时间在第二天,地点是旁边的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当天只是邀请的媒体入住该酒店而已。

小米的崛起与魅族内部的离职潮刺激了黄章。

2014年,居于幕后4年的黄章回到台前,他决定引入外部投资,同时推出员工持股计划、扩大产品线。多方接触之后,黄章选择了阿里,2015年2月,阿里5.9亿美元入股魅族。

黄章曾带领核心团队赴杭州与马云会面,事后发微博称「受益匪浅」,并配上与马云的合影。据说,马云称赞「黄章你比我想象得要好。」魅族前CEO白永祥曾向《中国企业家》回忆,马云讲了很多品牌和市场操作的事情,马云和黄章见面是「高手过招,谈论的都是道。」

很快,黄章再次退居幕后,魅族开始加速扩张,2015年手机销量超过2000万台,甚至2016年一口气召开十几场发布会、发布十几款手机。然而,魅族未能借此冲入第一阵营,反而成本剧增,经营承压。

2017年,黄章再次回归,魅族进行架构调整,减少产品线,停止「机海战术」。此外,黄章从外部引入华为终端前CMO杨拓负责营销,魅族学习华为定位商务,但并不成功。

魅族与阿里的关系也不融洽。据传魅族与阿里签订了对赌协议,也因此魅族才快速扩张,但这并未得到双方的确认。此外,2017年时,魅族不再使用阿里YunOS,而是再次换成Android。

从与小米对垒,到机海战术模仿vivo、OPPO,再到学习华为,魅族在摇摆中失去自我,逐渐掉队。2019年,有魅族「三剑客」之称的白永祥、杨颜、李楠已悉数离开,此前三人分别负责产品、Flyme与营销。

离职后李楠接受腾讯《潜望》采访时说,「(魅族)整个公司文化自上而下的自大。你想想,魅族当年还自己做微博想跟新浪竞争。」

魅族是与黄章紧密绑定的,黄章决定着魅族能走多远。

02 三角“情仇”

周鸿祎与黄章有相似的地方,比如倔强与自我。一度,两人还有点惺惺相惜。

2014年黄章第一次回归为魅族寻找投资时,周鸿祎和他的360也伸出过橄榄枝。黄章在微博关注了周,这是他当时关注的唯一一个人,并且在魅族论坛回应说,「他很有想法,我真诚真心的邀请他跟我学做菜。他让我信可以做兄弟,让我服我就拜他做大哥,同时我也能做‘菜’。」

最终,两人却没有走到一起。魅族选择了阿里,周鸿祎绑定了酷派。

周鸿祎曾自诩,他是早期唯一看穿小米模式并悟出雷军想法的人,「他其实要走软硬结合的路,带来商业模式和产品体验的颠覆。」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360也需要一张船票,周鸿祎认为手机就是入口,可以带领360从软件进入硬件,实现软硬结合。

早在2012年,360就联合华为以及海尔等几家家电企业,做过特供机,但没有成功。周鸿祎没有放弃,2014年12月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组建合资公司,360持股45%,后增加至49.5%。第二年5月推出奇酷手机品牌。

然而,很快贾跃亭就带着乐视插足进来。

2015年6月,乐视成为酷派的二股东,消息一出周鸿祎盛怒,甚至在朋友圈爆粗,「谁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fuck回去。」意外的是,几天后周又云淡风轻,好像什么也没发生,接受了这一事实。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周鸿祎与贾跃亭私下有过一次长谈,形成默契,双方「井水不犯河水」。周鸿祎还说,「他肯定不是我的敌人。我们两个都是新人,打成一团最高兴的不是雷军吗?」

如果你认为故事到此结束,就大错特错了,这也不符合周鸿祎的行事风格。

几个月后,周鸿祎向酷派发难,要求其按照股东协议内容,回购360在合资公司中所持有的全部49.5%的股权,总价约14.85亿美元。其目的在于要求酷派停止与乐视合作对奇酷带来的持续性伤害。

周鸿祎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奇酷,他的真实意图是获得对奇酷的更大话语权。2015年10月,360手中的奇酷股份达到75%,酷派只剩下25%,周鸿祎实现了对奇酷的控制。后来,他干脆将奇酷手机改名为360手机。

安抚好周鸿祎,2016年6月乐视代替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成为酷派大股东,郭降为二股东。乐视找来华为荣耀前总裁刘江峰出任酷派CEO。除了酷派品牌,2015年乐视还推出乐视手机,贾跃亭试图通过双品牌冲进国产手机前三。

谁也没有料到,2016年11月贾跃亭的一封全员信揭开了乐视危机的序幕。

贾跃亭在信中说,乐视超级手机在推出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创下1700万的销售记录,为上市公司乐视网的移动端业务发展奠定了规模用户基础。

同时,他也承认乐Pro 3出现供货问题。乐视手机推出一年多做到其它厂商用几年才达到的销量,前端发力狂奔,后台服务却无法提供充分支撑,「近几个月以来,供应链压力骤增,再加上一贯伴随LeEco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

此后随着乐视的危机,乐视手机逐渐从大众视野中消失。2021年,乐视宣布重启手机业务,后来还真的发布新手机。然而,它的时代早已逝去。

乐视出现资金链危机后,酷派再次易主,最终背后金主换成了京基集团。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早已离场,成为当年「中华酷联(中兴、华为、酷派、联想)」军团中率先走开的那个。

据AI财经社报道,2013年郭德英还曾与马云接触过收购事宜,但当车开到马云下榻的酒店四五百米时,他突然让司机停车,决定酷派不卖了。这次转折之后,才有了后来周鸿祎与贾跃亭的纷争。

360手机亦发展不顺,两年多换了三个负责人,产品也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2018年360回A借壳上市之后,大安全与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成为业务重点,手机逐渐没了声响。一度市场传闻,360手机将与锤子合并,最后却无结果。

360、乐视与酷派的恩怨情仇早被雨打风吹去,徒留一地悲凉。

03 前传的后话

「中华酷联」书写了国产手机江湖的前传,那是一个运营商定制机的时代,如今除了华为跨越历史周期,其他三家的位置早已被小米、vivo、OPPO所替代。

原本,联想对手机志在必得。

2014年1月30日,中国农历除夕,联想宣布斥资29亿美元,从谷歌手中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智能手机业务。该笔收购包括摩托罗拉品牌及商标组合,例如Moto X 和 Moto G 以及DROIDTM 超级系列产品等智能手机产品组合。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对外传递的信息是,联想对摩托罗拉移动「蓄谋已久」。2011年摩托罗拉一分为二时,联想就接触过,不过由于联络环节出现差错,被谷歌拿下。即便如此,杨元庆还是邀请时任谷歌董事会执行主席的埃里克·施密特到他家里吃饭,继续表达对摩托罗拉的兴趣。

杨元庆说,如果谷歌想继续运营硬件业务就留着,哪天不想保留这个业务,或者觉得不擅长,就打电话给他,联想可以把这个业务接过去。

2014年初前后,双方再次接触,很快收购达成。联想希望通过摩托罗拉进入欧美市场。

此外,为了应对小米等新兴公司,2014年下半年联想还成立了互联网模式子公司神奇工场ZUK。杨元庆期待联想品牌手机与摩托罗拉能让联想坐上全球智能手机第三的位子。

然而,收购摩托罗拉仅包括2000项专利,其余 15000 项专利还在谷歌手中,收购也不包括科研部门。这让外界对收购持怀疑态度。

联想手机业绩也没能如愿快速提升。「我去年跟你们说了几次,要醒一醒,我甚至还说了你们拿榔头敲都敲不醒,你们太慢了,在错失机会。」2015年杨元庆在与移动业务管理团队内部沟通会上说,「在过去两年里,业绩都是跟预算有差距的,没有达成目标,去年尤为低,造成士气不高,这种情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要想建立一个成功的业务,就必须建立一支有求胜心、并且不断去赢的团队。」

此后,联想手机业务不断走马换将。2015年6月,杨元庆用神奇工场CEO陈旭东代替刘军出任联想移动业务集团总裁。一年多以后,陈旭东被调离,乔健接手。2018年刘军回归,再次执掌手机业务。

在反复的人事更迭中,联想手机在中国市场越来越边缘化,依靠摩托品牌,联想在北美市场还占据一定份额,或许这是当年收购留下的最大价值。

从全球市场来看,根据Canalys的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前五分别为三星、苹果、小米、OPPO、vivo,分别占据24%、18%、13%、10%与8%。联想早已没了位置。

至于中兴,一方面没能快速从运营商定制模式中快速走出来,另一方面,受美国制裁影响,手机业务早已快速滑落。

「中华酷联」之外,海尔、TCL、格力、海信等传统家电企业也都做过手机,尤其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豪言不断。

格力2015年开始进入手机行业,董明珠一路放「狠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的事情,销量做到1个亿。」「格力做手机,分分钟灭掉小米。」「格力手机,我们做的不比苹果差。」

然而,与董明珠的高调形成反差的是,格力手机在市场上并没有多少声量,甚至一度被市场怀疑已经被放弃。

2022年5月10日,董明珠在央视的一档节目中表态,目前格力手机还在做,并没有停。

TCL则与联想类似,2004年其收购法国电信巨头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2015年从惠普手中收购Palm品牌,Palm是美国老牌智能手机和掌上电脑厂商,后来TCL又与黑莓合作,因此目前TCL手机在欧美市场还有一些份额。

关于手机,TCL董事长李东生说:「我们肯定会回来的,但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

什么时候,还会有机会吗?这是李东升与董明珠们共同面对的问题。毕竟中国手机江湖风云变幻,城头变幻大王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