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维塔完成25亿元融资,“依赖症”仍未治愈

宁德时代没增资。

文|财经无忌 宁雯

首款SUV上市前,阿维塔拿到了钱。

2022年8月2日晚,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公司联营企业阿维塔科技(重庆)有限公司(简称为“阿维塔”)已完成A轮融资。

据悉,国家绿色发展基金股份有限公司、嘉兴聚力展业陆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青岛月湾智网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等六家资方合计为阿维塔增资25.47亿元。本轮融资完成后,阿维塔总融资规模近50亿元,投后估值近百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最新一轮的融资中,除长安汽车外,阿维塔以宁德时代、蔚来汽车为代表的其他原有股东未参与增资本。也正因此,宁德时代的持股比例从23.99%降至17.10%。不过整体来看,宁德时代依然分别位列阿维塔的第二大股东。

首款车型电动轿跑SUV阿维塔11上市前夕,阿维塔融资超25亿,固然说明资方对前者的未来有极强的信心。但结合阿维塔11的卖点以及整个智能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来看,财力、技术雄厚的资方,或许并不会让阿维塔的创业之路走得一帆风顺。

01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阿维塔

虽然“阿维塔”的名字对大部分人来说有一定的陌生感,但其实该品牌在智能汽车行业方兴未艾之时就已诞生。

2018年8月17日,长安汽车与蔚来携程成立了长安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为“长安蔚来”)。其中长安汽车和蔚来各占持股45%。在长安汽车的通稿中,其认为长安蔚来“是传统汽车企业与新创汽车企业的有效结合,形成优势互补、协同共赢、创新创造的发展模式”。

长安汽车具备成熟的汽车工业能力,但只是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新手”;蔚来在智能汽车的软件交互以及自动驾驶上有独到经验,但工业能力不足。理想状态下,此二者结合,确实可以实现“协同共赢”。

然而随着蔚来汽车在汽车市场以及资本市场逐渐稳住脚跟,其也越发难以抽出足够的精力运营“干儿子”。2020年6月,李斌卸任长安蔚来董事长职务,意味着长安汽车和蔚来的合作告一段落。

不过长安汽车的新能源战略并未折戟,与蔚来的合作告一段落后,长安又找到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重量级玩家——华为和宁德时代。

图源:阿维塔

2020年11月,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将与华为、宁德时代联合打造高端智能汽车品牌。2021年5月,长安蔚正式更名为阿维塔。2022年3月,阿维塔宣布完成首轮战略融资交割,交割完成后,宁德时代以23.99%的持股比例,位列前者的第二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华为也将于阿维塔展开合作,但是前者并未像宁德时代一样,直接注资后者。针对华为将对阿维塔注资的传闻,2021年5月24日,华为曾发布公告称,“至今为止并未投资任何车企。未来也不会投资任何车企,更不会控股、参股”。

长安汽车选择和华为、宁德时代合作,很大程度上是抱着和蔚来合作类似的“协同共赢”想法。目前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比较优势”,就是智能化体验以及电池技术,而这正是华为和宁德时代所擅长的。

2022年4月,接受采访时,华为车BU CEO余承东曾表示:“过去传统的机械部分被电池、电机、电控和电源管理代替,上面的智能化才是差异化的核心,这也正好撞到了华为优势的地方。”

早在2013年,华为就已经开始布局智能汽车业务。2019年后,迫于政策压力,华为进一步加速“all in”智能汽车业务。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显示,2021年,华为以1332件专利量,位居中国自动驾驶专利排行榜第二。

与自动驾驶技术类似,电池也是制约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键要素。SNE Research数据显示,预计到2023年,全球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量将达406GWh,而动力电池供应仅为335GWh,缺口约为18%。

宁德时代恰恰是电动电池行业的翘楚。SNE Research数据显示,2017年-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装配量连续五年位居全球第一。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配量的全球市占率达到了32.6%。

有华为、宁德时代两位重量级玩家助力,阿维塔可谓是找到了“金钥匙”。

02 没有“硬货”的阿维塔11

然而遗憾的是,阿维塔的首款产品阿维塔 11并没有如预料般震动行业。

2021年11月15日,阿维塔在上海发布了首款车型——电动轿跑SUV阿维塔11。2022年8月8日,阿维塔11及其联名限量版车型阿维塔011正式上市,售价区间为34.99万元-60.00万元,预计将于2022年12月起开启交付。

作为一个“新势力”玩家,阿维塔直接切入高端市场确实眼光独到。亿欧智库发布的《2020中国自主汽车品牌高端化发展研究报告》显示,“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寻求中高端市场的突破成为优质车企的必然选择”。

不过在产品层面,阿维塔11并没有与高端定位相匹配的独特优势。在此前的发布会上,阿维塔CEO谭本宏大谈特谈“E.I.用户需求理论体系”,认为“情感智能”将满足“基于用户在高端奢华与温暖体贴两个基本需求之上的更高需求”。

诚然,从智能汽车行业来看,随着竞争加剧,产品内卷,众多车企都与阿维塔类似,不约而同地喊出了极具噱头的口号。比如,飞凡汽车认为自己创造了“中高端纯电智能移动空间”;极氪说自己是“电驱动的时代进化”;岚图也标榜自己的产品是“高端智慧电动”。

不过消费者最关心的,还是具体的使用。结合参数来看,对比同价位的产品,阿维塔11很难给消费者带来足够有差异化的使用体验。

图源:阿维塔

据了解,阿维塔11搭载了由华为提供的双电机系统,前电机最大功率195kW,后电机最大功率230kW,综合功率为425kW。配备宁德时代90kWh三元锂电池包的阿维塔E11续航达500km;配备116kWh电池包的车型续航里程为680km。

综合来看,阿维塔11对比同级别的唐EV、极氪001、特斯拉Model Y并没有绝对优势。比如,极氪001 100kWh电池版的续航为606km,百公里加速3.8s,零售价仅为36万元。

事实上,从资本市场的表现,也可以看出阿维塔11并没有帮助长安汽车构建起强有力的新能源“故事”。截止8月9日午间收盘,长安汽车股价17.75元/股,涨幅-1.83%。

03 长安依然罹患“依赖症”

按常理来讲,在软硬件上分别有华为和宁德时代把关,阿维塔应该一鸣惊人,但诚如上文所言,该品牌的首款产品阿维塔11显得有些“泯然众人”。这其实恰恰揭示了阿维塔以及长安汽车在资本以及产品方向上的困局。

虽然已经通过资本以及技术的方式押注阿维塔,但是宁德时代以及华为并没有“all in”。

2022年以来,宁德时代遭遇净利润下滑的困境,目前正计划从一家纯粹意义上的电池供应商转变为一家可以影响下游的技术供应商。也正因此,在阿维塔之外,宁德时代还分别参与吉利极氪的pre-A轮融资、哪吒汽车的D2轮融资,并且还入股了爱驰汽车、拜腾汽车。

与宁德时代类似,华为也堪称“车圈海王”。由于将自己定位为“全栈智能汽车解决方案”提供商,在阿维塔之外,此前小康旗下的塞力斯、问界以及北汽旗下的阿尔法S全新HI版,均采用了华为提供的技术方案。

图源:华为

此前,华为公司副董事长也曾公开表示,华为将与广汽、北汽、长安三个伙伴打造汽车领域的子品牌。这也意味着,阿维塔11的软件技术,很难具备差异化优势。

其实相对被动的阿维塔11,恰恰揭示了因罹患“巨头依赖症”, 长安汽车在产品的话语权上,相对处于弱势地位。

其实在燃油车时代,长安汽车就严重依赖合资品牌长安福特。财报显示,2016年,长安福特销量达94.38万辆。与此同时,长安汽车的净利润达到了创纪录的102.85亿元。而伴随着长安福特的销量腰斩,长安汽车也随之陷入亏损的旋涡。

虽然2021年,长安福特销量达30.5万辆,同比增长20.3%,为长安汽车贡献了22.84亿元的净利润。但这并不代表未来,因为目前汽车行业的趋势已经决定了,燃油车将成为历史的尘埃。

在新兴的新能源赛道,长安汽车也没能抢占到一定的红利。早在2017年,长安就公布了香格里拉计划,决定在2025年全面停售燃油车,实现全系产品的电气化。

财报显示,2021年,长安新能源汽车销量首次破10万辆,同比增长超200%。不过乘联会数据显示,长安新能源有99%的销量都来自于奔奔E-Star。

微小型代步车持续热销,确实缓解了长安汽车的积分焦虑,但畸形的产品结构,也意味着长安并不是新能源赛道的主流玩家,无助于提升品牌形象。

也正是因为自己势单力薄,长安汽车才屡屡选择和新能源市场具备核心竞争力的玩家合作,试图找到“第二条曲线”。

虽然近期宁德时代以及华为屡屡为阿维塔站台,但是结合具体的战略与趋势来看,或许只有长安汽车才将阿维塔当成心头肉、手中宝。

宁德时代选择阿维塔的一个潜在目的是,无论是此前发布的麒麟电池,还是将于2025年问世的高度集成化CTC技术,都有了切实的载体。从这个意义上讲,阿维塔更像是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黑科技的“试错机”。

这一点,从资本的走向也可见一斑。最近阿维塔的A轮融资,宁德时代没有再增资,任凭股权稀释,或许主要是因为其看到自己“第二大股东”的地位并没有被挑战。

至于华为,或许也不关注阿维塔这一个品牌的生死存亡,而只想成为智能汽车时代的“Google”。因为从行业趋势来看,随着技术日趋成熟,未来智能汽车产品的利润将不再由硬件决定。

BCG发布的数据显示,随着汽车从传统的机械向联网的智能化产品过渡,汽车的利润构成将会有极大的调整。在汽车产业的利润结构中,互联、自动驾驶、共享等在线化的技术,将从2017年的1%提升至2035年的40%。

从这个角度,再来回望长安汽车,就能发现,其新能源的故事,其实并不十分牢靠。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