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辉巨亏,“大儿子”却要上市了?

永辉彩食鲜,又一个百亿生鲜生意。

文|新熵 八月

编辑|月见

在传统线下零售业持续低迷的当下,永辉可没少折腾。

永辉先后进行了“超级物种”、“永辉mini店”和“仓储店”等新业态的探索,但市场表现却不尽人意。资料显示,2020年上半年至今年上半年,公司已计划关闭28家超级物种店,455家永辉mini店,2022年半年报未披露仓储店的相关数据。

但谁想到,ToC零售业务没有起色,TOB业务却意外要上市了。

8月23日有知情人士透露永辉超市旗下专注一站式B2B生鲜领域的永辉彩食鲜,正在寻求2023年香港首次公开募股,前期筹资计划约2亿美元,上市规模预计将达15亿美元。

每日优鲜暴雷后稍显落寞的生鲜电商市场,在这一信息披露后活跃起来。与时常高调出现在融创版面的零售生鲜不同,ToB供应链端的彩食鲜颇有些神秘色彩。在经由红杉资本、腾讯等领投的多轮融资后,有消息称彩食鲜目前市场估值已达百亿规模。

然而有趣的是,永辉彩食鲜发展有限公司最后一次财报曝光停留在了2019年,本次赴港IPO消息传出后,多家媒体就此事向彩食鲜董事长吴光旺求证,也尚未得到答复。

业内素有“生鲜是电商最后一片蓝海”的说法,但随着线上零售生鲜的举步维艰,这句话更多了几分嘲讽的意味。本次永辉彩食鲜以百亿市值强势登场,是背靠老牌商超集团的底气实力,还是又一个很有想象力的生鲜电商梦?

时势造食鲜

脱胎于永辉超市的彩食鲜,与永辉云创、永辉圆心等兄弟公司相比,较长时间处在名不见经传的境地。

实际上,早在2015年永辉内部就已立项彩食鲜业务,当时计划与韩国食品行业巨头CJ集团合作,主要在北京地区为永辉超市、酒店餐饮等提供标准化预制生鲜产品。然而因为政策原因,CJ公司于2017年初退出合作项目,同年3月永辉超市独立出资,正式成立了北京彩食鲜。

在当时,生鲜零售电商鏖战正酣,永辉超市大力扶植永辉云创,希望通过其永辉生活业务在线上销售分一杯羹。而彩食鲜则被安排为云创业务提供供应链支持,成为生鲜电商背后默默无闻的服务者。

如果不是线上生鲜的增长瓶颈比预期更早地到来,彩食鲜或许只会长期成为永辉超市业务逻辑的一环。

幸运的是,在2018年11月,沉寂了一年半的彩食鲜迎来了自己的伯乐,由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领投,北京彩食鲜更名为永辉彩食鲜食品发展有限公司从永辉母体剥离,开始了独立融资的征程。

然而现实的困境接踵而至。相较于零售业务,主营生鲜B端供应链的彩食鲜需要的仓储、物流成本更大,前期沉没投入甚巨。

据公布的财报显示,18、19年彩食鲜净利润分别亏损1.6亿元和3.7亿元,这意味着前期融资的10亿元只能苦苦支撑,面临发展困境的彩食鲜甚至停止了财报披露。

就在弹尽粮绝之际,随着疫情来袭社区团购、规模化餐饮快速发展,对于大宗生鲜供应需求急剧上升,彩食鲜终于迎来了业务增长的第二春。

两年之内,彩食鲜业务辐射范围极速扩展到了20个省市,在北上广、闽浙粤等主要地区建立了32个大型生鲜中央工厂。春江水暖,市场热情也持续上升,在2020年12月公告显示彩食鲜完成了10亿元的A轮融资,腾讯、中金资本等雄厚金融领投,增资完成后永辉超市仍为持股32.3%的第一大股东。

曾寂寂无名的彩食鲜终于站到了永辉业务的核心圈。如今彩食鲜的掌舵者是曾在永辉超市立下汗马功劳的李建波,他曾任IBM中国高管,在永辉超市上市前后加入并于2016年辞任超市业务总裁,业内认为彼时他“完成了历史使命”。

在2020年初出任永辉彩食鲜CEO后,李建波凭借其信息系统管理方面的专长,大幅提升了供应链智能转型效率,彩食鲜整体业务亏损率明显下降。

据永辉超市董事长张轩松公开发言,目前彩食鲜在政府部门的采购评分是同类企业里排名第一位。李建波在接受《商业观察家》等媒体采访时同样表示:“彩食鲜已经拥有近百亿的体量,且能保持50%的增速,预计在2022年底市场体量达到2019年的5倍,突破150亿元。”

春风得意马蹄疾,据彭博社消息,彩食鲜将以百亿市场估值最早于2023年第二季度在香港上市。

“菜二代”终传永辉衣钵

彩食鲜如今爆发式的市场增量,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永辉老父亲的“回心转意”。

在2020年以前,对于超市业务SaaS转型升级,永辉超市始终以云创为核心,布局了“超级物种”、“永辉生活”等多个业务生态,模式覆盖仓储零售、线上生鲜等几乎所有商超电子零售渠道。

然而在生鲜电商头部趋势日渐显著,市场倾轧严重的趋势下,永辉最终扼腕于与社区团购的竞争之中,并提出“没必要跟风,先练内功”的新发展规划。

这里的“内功”实际上就是指供应链、仓储物流方面的实力积累。在2021年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永辉高管对于多多卖菜等社区团购做出了这样的评论:“现在SKU较少,将来会增加SKU数量,配送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公司高管的认知往往与公司发展利剑的指向一致,从彩食鲜已经披露的业务内容中,也可以清晰感受到永辉的言出必行。

目前永辉彩食鲜主要以中央厨房预制生鲜的形式,为永辉超市本部、党政军企事业单位、酒店航空等大型集团客户提供一站式食材解决服务。

虽然,彩食鲜本身多年来投资建设的大型仓储基地和供应链渠道,是其能够满足这类大型餐饮客户要求的充分条件。但能够真正落地项目背后,一定离不开永辉超市这个老牌企业的信用背书和业务支持。

在2021年,彩食鲜的目标客户聚焦在了党政军企事业单位的食堂采购上,占到了全部业务市场销售80%的比重。这些实力雄厚、合作稳定的大客户成为了彩食鲜市场营收的保障,据彭博社消息目前彩食鲜已经扭转亏损实现了盈利。

但即使如此,与同为提供B端生鲜供应的美菜、美团快驴一样,彩食鲜同样面临着来自更广阔市场的考验。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彩食鲜CEO李建波坦言,虽然全民冷链需求的爆发对于彩食鲜业务增长提供了宝贵的机遇,但同样也导致了很多坏账的产生,这些坏账中90%来自于餐饮企业。

这样的结果并不难理解,坏账产生的阶段正是预制菜潮水逐渐退去的时期。

国海证券研报显示,2021年预制菜B端市场占据80%。大部分不具备供应链能力的餐企为了节省厨房厨师成本,纷纷投向预制菜的怀抱。

然而,这样的餐企同样在冷链物流方面存在不足,即使是规模化生产好的预制生鲜也会在运输期间产生损耗、变质等问题,这是商家仍然无法解决的痛点。

并且正因为对于冷链的需求高,预制菜成本也无法进一步压缩,这让预制菜商家的现金流转和利润很难得到保障。即使是已经上市的预制菜龙头味知香,2021年财报显示平均每家加盟店毛利率仅26.01%。

永辉超市并不能靠供货给事业单位、大企业发展到如今数百亿市值规模。作为永辉之子,彩食鲜在服务更多消费者的社会化餐饮广大市场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能否游到海水变“蓝”?

除却在自主餐饮企业合作中的阴霾,目前对于彩食鲜来说如何巩固现有优势稳扎稳打扩大规模,更是需要深思的焦点。

在媒体采访中大谈生鲜B2B市场万亿规模,彩食鲜发展要对标美国生鲜龙头Sysco的李建波,并不是第一个这样规划的人。ToB端供应链的赛道已是前有勇将,后有新秀。

在已经搭建成熟的ToB端生鲜线上平台中,美菜、美团快驴已经取得了各自领域长足的发展。特别是美团快驴,依托互联网跨界背景和美团外卖业务优势,为供应商提供了更为便捷的销售渠道,相对完备、透明的信息化服务也让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选择其作为合作对象。

同为老牌商超的大润发,也在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扶持下,积极进行现代化转型,其与永辉客户群体重合度极大的发展走向,正逐步与永辉展开竞争局面。甚至有农产品原产货源优势的新希望,也成立了规模类似的ToB供应链子公司,有消息称正在寻求1亿美元的新融资。

B2B生鲜供应链赛场已然硝烟弥漫,彩食鲜的IPO计划或许是第一个,但后来者已距离不远。

更值得参考的是,目前彩食鲜业务重点发展的20余个省市,与永辉超市固有布局范围高度重合,这意味着无论是供应链渠道还是合作客户,彩食鲜都没有走出自己的舒适圈。

而ToB端生鲜发展中最大的痛点,正是前期仓储物流系统的搭建。国内尚不成熟的农产品大宗集散与较为分散的生鲜行业,始终缺乏集采优势,想要拓展区域就需要“烧钱”般的重资建设投入。

并且,即使开拓了新的业务范围,在没有实现规模效应之前,毛利率远不足以支撑彩食鲜获得净利润正向增长。持续且必须不断加注的外部融资,才能一定程度上支持彩食鲜追逐增量发展。

此外,彩食鲜还将面临另一个国情特色——与Sysco所经营的美国餐饮行业不同,地大物博的中国餐饮更为多元,消费者数量更加庞大,对于ToB端平台的SKU、冷链运输要求远远超过现有物流规模,这将进一步阻碍利润增长。

美菜创始人刘传军曾精准分析了行业盈利难的源头:“难的是实现规模化,从而降低边际成本。”在我国ToB端生鲜堪称是没有天花板的行业,但同时这一行业的标准化也比其他有较长保质期的商品成本更高,更难实现盈利预期。

即使彩食鲜上市在即,它所处在的仍是初期阶段的B2B生鲜市场,暗潮汹涌的“蓝海”,还未到乘风破浪的时机。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转载请注明投稿人姓名并附上本文出处(浑水号)。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