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5项发明专利的飞天云动,难成“元宇宙第一股”

元宇宙第一股?元宇宙广告第一股。

文|财经无忌 虚渊玄

评选近两年的热词,“元宇宙”绝对可以进前三。

“元宇宙”源自美国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小说《雪崩》,原译为“超元域”,专指小说中平行于现实世界的互联网虚拟空间。

在那个“0”和“1”构成的世界,每个人都能拥有全新的形象与职业,并因此辐射到现实生活,让虚拟和现实真正实现交叉,重新构筑人类文明的形态。

诚然,科幻小说中的故事永远都不可能复制到现实生活中去,但是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对于科幻世界的美好追求正一步步成真。

小说中的“超元域”可以成为人类的未来一项选择,但是实现这一切的基础,还要从一次次技术变革,一家家企业的发展谈起。

在中国的二级市场,有一家公司在其《招股书》中用330次“元宇宙”,来描绘自己上市后的美好前景。

这家名为“飞天云动”的公司,用不到3年的时间,摇身一变,即将成为“中国元宇宙第一股”。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按收入计,飞天云动于中国的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排名第一,于2021年占市场份额的2.6%。按收入计,亦在中国的AR/VR服务市场(为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的一部分)排名第一,于2021年占市场份额的13.5%

飞天云动的商业模式如何与元宇宙进行绑定,被媒体贴上的“中国的Unity Software”是否只是徒有其表?

转型走对路子,营收连年飙升

其实直到2021年,飞天云动还一直叫做“掌中飞天”。

2010年,掌中飞天推出了以功夫明星成龙为形象的手游《大兵小将》,一炮走红手游市场。

但是,彼时的智能手机还未普及,掌中飞天的高层认为,未来公司的方向一定不是围绕游戏展开的。

随即,掌中飞天开始了对AR/VR领域的探索。

时至今日,改名为后的飞天云动已经完全将自己的主营业务进行了转型与优化,根据《招股书》,目前飞天云动的主营业务分为四项:AR/VR营销服务、AR/VR内容、AR/VR SaaS与IP业务。

转型后的飞天云动,在营收业绩上有着明显提升。

根据《招股书》,报告期内(2019-2021年),飞天云动营收分别为2.51亿元、3.39亿元、5.9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54.0%;2022Q1收入2.29亿元,收入接近2019年全年业绩,同比增长64.95%。

从业务类型上看,飞天云动的收入主要来自于AR/VR营销服务与AR/VR内容。

其AR/VR营销服务在报告期内的营收分别为 1.37亿元、1.42亿元、3.76亿元,营收占比54.6%、41.9%、63.2%;AR/VR内容在报告期内的营收分别为4532.3万元、1.15亿元、1.61亿元,营收占比18.1%、33.9%、27.1%。

根据《招股书》解释,飞天云动的AR/VR营销服务具体指的是公司提供AR/VR内容模块及开发工具,帮助客户放置广告。

用飞天云动的话就是“我开发且帮你用”。

AR/VR内容则是飞天云动为各个行业客户提供AR/VR内容,包括娱乐、游戏、教育、文旅、技术、保健及汽车,为终端用户带来虚拟世界的多元化和沉浸式体验。

用飞天云动的话就是“我开发,你来用”。

转型AR/VR营销业务后的飞天云动,于往绩记录期间,共为超过50名广告客户提供AR/VR营销服务及推广超过250件广告产品,为超过60名客户提供了AR/VR内容,并积累超过150个AR/VR内容项目开发经验。

从一家游戏发行商转型为踩中“元宇宙”风口的营销服务商,飞天云动的选择直截了当。

营销大于研发,先活下去才是关键

回到元宇宙这个话题。

飞天云动在《招股书》中300多次提及自己与元宇宙的紧密关系,无非是想告诉资本市场,自己目前从事的是一项站在风口上的事业,具有长期性。

其主营的AR/VR业务,是实现元宇宙图景的基建之一。

但是,在财经无忌看来,飞天云动只是用所谓的“元宇宙”来给自己冲击字资本市场不断“加码”,企业真正核心是抓住B端客户,先活下去才是关键。

熟悉扎克伯格去年脸书改名宣言的人都明白,他口中的“元宇宙”与这个词的本意相差十万八千里。

针对个人用户而言,最具参考价值的元宇宙模板大概类似于2018年上映的电影《头号玩家》里的表达。

但是看过的人都知道,要想真正实现电影中的景象,估计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

因此,现阶段元宇宙的价值无法在个人用户上充分体现,服务B端用户是业界普遍认可的价值变现渠道。

飞天云动从一开始,目标就很明确,其官网上直言“让每一个企业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元宇宙空间,支持在任意元宇宙世界中投放。”

根据《招股书》,飞天云动营销成本中,流量费用占了大头。

报告期内,飞天云动用于购买流量的费用分别为1.15亿、1.38亿、3.11亿,流量获取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一路攀升到了74.2%。

这个数据在2022年Q1创造了新高,1.27亿元的流量费用占总成本的81.5%。

2019年,飞天云动将AR/VR内容业务在娱乐行业内进行拓展,开始向需要大量采购PGC视频素材的娱乐行业客户提供AR/VR内容。

报告期内,素材成本逐年增加,由2019年的750万元增长至2021年的4450万元。

而作为一家有着“元宇宙”概念的前沿公司,其研发费用只能用“不合格”来表述。

2019-2021年,飞天云动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142.5万元、1504.6万元、2170.3万元,2022年Q1研发费用为815.2万元,其研发开支比也从4.6%下滑到了3.6%。

从专利数量来看,飞天云动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极客”。

《招股书》显示,飞天云动仅有5项发明专利、1项设计专利,以及在申请3项发明专利。

如果仅从研发的投入上看,飞天云动与国外的“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相比,相差甚远:数据显示,2019-2021年,Roblox研发费用分别为1.07亿美元、2.01亿美元、5.33亿美元,2022年Q1,其研发费用为1.78亿美元。

根据《招股书》,飞天云动接下来的研发计划包括:强化AI算法能力和画面渲染能力、强化内容创作方面的标准化及流程打造、进一步提升AR/VR技术。

如此看来,飞天云动所展现的“元宇宙”内容更符合传统的互联网营销广告。

不过,无可厚非的是,虽然在“人设”上,飞天云动一直在给自己贴“元宇宙”的标签,但是从实际的营收效果来看,其业务拓展领域确实符合当下B端的需求。

飞天云动可不是“中国的Unity Software”

除了AR/VR营销与AR/VR内容服务外,飞天云动的另一项主要业务为AR/VR SaaS服务,即通过向客户提供可自己生成、发布及利用相关AR/VR的内容平台,而飞天云动向客户收取订购SaaS产品或开发定制SaaS解决方案的费用。

也正是因此,飞天云动被媒体标上了“中国的Unity Software”的标签。

Unity Software是美国知名游戏引擎开发商,总部位于美国洛杉矶。公开资料显示,其同名的Unity游戏开发引擎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使用,腾讯的《王者荣耀》与米哈游的《原神》就使用过Unity进行开发。

从业务类型行来说,虽然飞天云动针对的更多是B端品牌客户,而Unity Software更加垂直,为游戏开发商服务,但是二者在营收结构上确有相似之处。

根据财报显示,Unity共有三大业务:创作解决方案(Create Solutions,引擎业务)、运营解决方案(Operate Solutions,程序化广告、游戏内运营和云服务)和战略合作(Strategic Partnership,客户特定的解决方案)。

Unity的财报显示,2022年Q1,Unity实现总收入3.2亿美元,其中以营销收入为主的Operate Solutions,占数额最大,为1.84亿美元;另外两项主要收入板块Create Solutions和Strategic Partnership加起来也才1.36亿美元。

拥有强大游戏引擎技术的Unity Software,从营收结构上看,营销业务的比重更大。仅从这一点看,飞天云动与Unity Software不谋而合。

有媒体曾将Unity Software和飞天云动的商业模式进行了对比,并认为“无论是Unity还是飞天云动,实际上都在驱动内容生产从PGC(专业生产内容)到UGC(用户生产内容)再到AIGC(AI技术自动生成内容)的大趋势”。

但是在财经无忌看来,飞天云动远没有达到能与Unity Software相提并论的水平。

首先,从技术底蕴上来说,Unity Software自2004年成立以来,经过十年的发展与产品迭代,其Unity引擎已经相当成熟。

游戏引擎在元宇宙的构建中起到底层工具的关键作用,从中长期来看,将从快速发展的元宇宙产业持续受益。

反观飞天运动的AR/VR SaaS平台,其诞生历程与订阅用户数与Unity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虽然根据《招股书》,飞天云动AR/VR SaaS自2020年起呈现高速增长,报告期内营收分别为650万元、920万元、2000.6万元,2022年Q1录得营收950万元,同比增速353.2%。

但由于现阶段国内AR/VR SaaS行业处于早期阶段,飞天云动相关业务的快速增长跟同业竞争对手不多有一定关系。

其次,虽然飞天云动与Unity Software的主要营收都来自于营销业务,但从本质上而言二者有很大的区别。

Unity Software的广告营销业务是以其游戏引擎为核心拓展出来的功能。

Unity Asset Store模块嵌入在Unity之中,提供 Ads SDK 接入,也可以直接通过 GitHub 在安卓、苹果端接入,为开发者提供广告投放工具,实现变现。

而飞天运动的主要业务就是为B端客户提供直接的广告内容及投放服务,二者的商业逻辑不一样。

因此虽然营收结构相似,但是核心业务类型完全不同。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按收入计,AR/VR内容及服务市场的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人民币11.1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人民币217.1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110.2%。

从广告形式来说,传统广告形式的点击转化率为0.3%至15%,而AR/VR广告形式的点击转化率则可达25%,因此AR/VR内容及服务具备商业成长逻辑的确定性。

虽然褪去“元宇宙”的外衣,我们能够发现飞天云动内在的商业模式依然“质朴”,但是鉴于现阶段AR/VR行业的高速发展,飞天云动的业绩表现对资本市场来说吸引力足够。

关键在于,上市之后,飞天云动的元宇宙故事如何续写。

-参考资料-

飞天云动《招股书》《VR行业研究:VR技术路径下的产业链剖析与相关标的分析》-安信证券《游戏引擎厂商Unity Software分析报告:从游戏引擎到元宇宙》-中信证券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