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难寻元宇宙的“入口”

收购黑鲨失利后,腾讯XR和VR布局落地的选择空间更少了,下一个能实现腾讯硬件理想的会是谁?

文|蓝洞商业 赵卫卫

相比百度的小度智能音箱和阿里的天猫精灵,腾讯最具影响力的硬件产品,只能算是QQ公仔了。

缺少一款战略级别的智能硬件,一直质问着腾讯。腾讯COO任宇昕早就讲过,腾讯不涉足制造,战略就是做智能硬件的连接器。

但这不意味着,坚持做好「连接器」的腾讯不渴望拥有一款属于自己的智能硬件。盘点过去多年的动作,腾讯从未真正放弃。

就在去年4月,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也在分享中提出,「腾讯不会碰硬件领域,早年没有做手机,现在也不会造整车。」但是早在2015年,腾讯和富士康、和谐汽车曾经成立合资公司,但到了2017年,富士康和腾讯相继退出。

从水面上看,智能硬件从来都不是腾讯业务的重心所在。

从2014年开始专注「只做撬动硬件世界的支点」,利用庞大的社交关系链优势切入,打造QQ物联和微信硬件两大入口级连接平台,腾讯的思路,就是通过「腾讯连连」等小程序这样更轻的方式「连接」硬件。

但在水面之下,腾讯从未停止智能硬件领域的动作。

从微信团队推出的智能相框,到如今微信支付的商业硬件「微信青蛙Pro」;从游戏团队的智能硬件《梦想召唤王》,到最近联合罗技推出的云游戏掌机;从社交团队推出的可穿戴Qlippie相机,到后来收购黑鲨手机布局元宇宙。

山头林立,各自为王,社交、游戏、内容的团队各自为战,不得不承认,腾讯在智能硬件上缺少通盘的战略规划。

当竞争对手们用智能音箱、智能手表、VR等硬件抢占消费物联网的入口,腾讯这边却传出收购黑鲨失败、黑鲨VR解散的消息。是否错过了智能硬件的黄金十年?是腾讯要回答的。

01 社交硬件已死

2014年,随着「互联网+」和「物联网」等概念的兴起,智能硬件进入爆发期。此后的两三年间,腾讯推出多款智能硬件产品,发起者来自微信、游戏等不同的事业群。

代表腾讯在社交方向的智能硬件就有两款,售价899元的微信相框在2015年上线,是第一个代表作。本质上是和微信相册同步的电子数码相框,用户通过微信扫描绑定后,通过「微信相框」公众号,可以将照片和小视频上传。

「微信相框」公众号最后一篇更新停留在2021年11月,阅读量只有3000多,其产品也从最初一款产品进化到了Lite、Classic、4G等4个版本,超大屏幕支持视频语音通话等功能,售价从399-599不等。从产品影响力看,并没有超过小度智能屏和小米智能屏。

相比「微信相框」的不温不火,另外一款代表腾讯社交方向的智能硬件也早在2017年就夭折了。

也是2015年,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的ISUX(社交用户体验设计中心)推出一款小型可穿戴相机Qlippie,主打直播功能和便捷分享,主导这款产品的是黄达熙、程鹏等人。

推出这款产品的理由很简单,就是腾讯QQ内部意识到了照片视频在社交上的重要角色,其比文字更有趣、更利于表达,「当时QQ空间平均每天照片分享量超过4个亿,春节期间平均图片分享量超过10个亿」,黄达熙曾分享。

而相比当时同类的GoPro等运动相机,腾讯的Qlippie更方便用户分享,1000mAh电池的续航时间可达160分钟,但只有40g重量,只要有Wi-FI,就可以实现直播同传和照片分享,其试图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

但Qlippie的后续发展异常惨淡,从2015年10月开启京东官方旗舰店售卖,到2017年公众号停止更新,短短两年时间就消失了,此后再也难觅踪迹。

这也意味着,微信和QQ两大社交平台试水智能硬件,都没有掀起太大的浪花。

如果说腾讯亲自下场并非主场、难成气候,那么腾讯扮演「链接者」的角色,利用社交优势切入智能硬件的生态布局,「QQ物联」和「微信硬件」两大入口级连接平台,如今也都命途多舛。

2022年6月,QQ团队对外发布,由于QQ物联业务调整原因,QQ物联服务计划下架,2022年8月份QQ发布的新版本及后续版本将不再兼容物联服务。这也意味着,上线不到一年就有超过1000多款智能硬件加入的「QQ物联」,没有带着硬件厂商们趟出一条路。

而「微信硬件平台」上线不到一年,就曾连接激活超过450万硬件,但并未拯救核心人才的流失,微信智能硬件平台总监潘农菲后来加入了微信硬件合作伙伴大疆,他曾透露,微信硬件的优秀同事也因为看好这个领域,直接出来创业做了个互动玩具公司。

依靠当年深圳制造的区位优势,腾讯在社交硬件的试水不可谓不大。

小小Q智能亲子伴侣,小Q语音机器人,Q影光控式移动投影仪、宝儿智能体温计、糖大夫智能血糖仪、路宝盒子、全民wifi等等,全都是以腾讯或是腾讯合作的智能硬件的名义面世,但时过境迁,无一例外都无疾而终。

02 “主场”求生难

智能硬件的细分和专业化,早已不是行业秘密。

运动手表对应运动场景;智能音箱、扫地机器人等对应的是家居场景;VR和娱乐设备对应娱乐场景;智能汽车则满足的是出行需求,百度、小米、阿里、华为等厂商都在不同场景中扩张自己的硬件产品线。

从2014年就缺乏战略级别的智能硬件得腾讯,如今其旗下各事业群依然在各自为战、不断试错,两大核心业务游戏和金融,就是关键代表。

2019年,微信支付发布搭载扫码器、双面屏的智能硬件「微信青蛙Pro」,这是一款旨在打通线上线下,提高商家的经营效能的智能硬件,主要应用场景是商家收款,用户可以刷脸支付,这款产品对标的是支付宝刷脸支付产品「蜻蜓」。

用「青蛙Pro」刷脸,消费者可以直接进入微信会员系统,享受折扣和优惠,会员和小程序等数据都同步在青蛙PRO产品端。

这款产品所代表的刷脸支付,被微信事业群副总裁耿志军定义为,「微信支付做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工具尝试」。相比传统的二维码付款,「青蛙Pro」是以支付为入口,建立起门店智能硬件入口与微信生态的连接。

但是,1000元左右的售价让商家们望而却步。

「微信青蛙Pro」发布至今,微信支付并没有公布过实际使用的商家数据。京东平台销售数据显示,「微信青蛙Pro」相关收款设备最高评价只有50条左右,而在微信搜索「微信青蛙Pro」,弹出的相关公号为「中微智慧收银」,其「微信青蛙Pro」设备销量也仅有81件。

微信支付的智能硬件会不会重蹈「微信相框」的覆辙?还有待观察。同时,腾讯在游戏硬件上的尝试,似乎也陷入了玩家不买单的泥潭中。

2022年10月,腾讯联合罗技开发的移动游戏掌机G Cloud正式发售,腾讯负责软件,罗技负责硬件,最先面向欧美市场发售,零售价349.99美元。

性能参数曝光后,这款游戏掌机在国内市场没有太大反响,因为相比Switch等市场上早已经成熟的游戏硬件产品,这款游戏掌机不光是缺乏移动场景的使用能力,也不具备性价比。

腾讯在游戏掌机上的野心也从未停止,即便之前已经拿下Switch的国行代理,但2021年,腾讯自研游戏掌机的消息还是曝光了,国家知识产权局的专利公开号CN306392452S显示,这是一款腾讯申请的游戏机外观专利。

如果这款游戏机能问世,显然可以标注为腾讯游戏在自研硬件上的一个里程碑,但遗憾的是,迟迟没有下文。

而被冠以腾讯游戏出品的游戏硬件代表,还要追溯到2016年。当年腾讯互动娱乐年度发布会上,腾讯游戏的首个自研智能硬件出场,这是一个面向玩家们的玩具产品,名为《梦想召唤王》,按照腾讯的说法,这是一款AI Toy。

翻阅闲鱼等二手渠道,这款产品的正版售价在二三十元左右。随着游戏的停运,这款智能硬件沦为了一个会发声发亮的塑料手办,而当时腾讯游戏的梦想是,用硬件和游戏联动动画,三种形式打造虚拟和现实结合的娱乐体验。

同一时期,挂上腾讯游戏名义的硬件产品还有很多,诸如腾讯独家代理的星球大战7正版机器人BB-8、与国外智能玩具研发商Orbotix共同出品的微宝智能球形机器人、微型游戏主机miniStation等,如今谁还会记得?

03 元宇宙入口待解

当天猫精灵、百度小度、小米小爱以每年上千万台的规模挤入家居场景,当收入字节跳动囊中的PICO以每季度数十万台的数量占据元宇宙游戏和娱乐的入口,腾讯的智能硬件仍旧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自研不足,收购来补。坊间流传,腾讯本来计划以27亿元现金收购黑鲨科技,收购后黑鲨科技的业务重心将从游戏手机转向VR,看起来依然是腾讯提供内容,黑鲨负责硬件的老路子。

然而今年10月传出消息,腾讯放弃收购黑鲨科技,一方面可以解释为未得到相关部门批准,一方面又可以解释为黑鲨高管贪污数亿人民币,最终导致收购计划中止,责任不在腾讯方面。

要知道,当年腾讯在VR上的布局远远早于其他大厂。2015年年底,腾讯就正式公布Tencent VR SDK,曾计划分硬件方案分三步走,首先做基于PC的VR眼镜DK,然后是可移动可充电微主机的VR眼镜,最后瞄准的引爆点是,2017年推出针对手机的移动VR,以及一体机方案。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2016年VR行业的势头急转直下,腾讯自研VR硬件的布局浅尝辄止,最后不了了之。

作为当时腾讯智能设备创新中心的负责人之一,李树欣在2016年离开腾讯创立了摩象科技,顺利成为小米生态链公司,他把离开的原因归结为:在大公司内部创业,你面对的投资人只有一个,就是你的老板,肯不肯出钱和给资源,只能靠他拍板。

如今,放弃收购黑鲨,腾讯在VR或XR领域,或将面临无硬件设备可落子的局面,而腾讯社交领域的硬件都以失败告终,游戏和支付领域的硬件前仆后继却不温不火。

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互联网公司来说,智能硬件目前仍旧是一个持续投入、但盈利艰难的生意。即便天猫精灵销量遥遥领先,也要面临独立核算的压力,如今被划分到云业务之下的天猫精灵,也是为了其技术结合B端业务落地,而不再延续此前重C端的路线。

反观字节跳动,在VR设备PICO上的押注也是高歌猛进。今年9月发售的新品PICO4,是字节跳动收购PICO一年后的最新VR产品,赶在双十一之前发布,PICO的冲量意图非常明显。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0月14日,PICO4国内电商累计销量4.6万台,其中京东占比65%,天猫和抖音占比17%。

探索下一代的社交和游戏雏形,是字节跳动的野心所在。

试水了虚拟社交的「抖音仔仔」之后,又在近期推出对标腾讯QQ小窝的「抖音小窝」,熟人社交正在抖音内部成为习惯。即便腾讯在游戏领域的护城河足够高,字节跳动通过内容剑指社交的目的丝毫没有放松过,待其软硬件打通之时,或许就是社交成败的验证之日。

反观当下,手握社交和游戏两大利器,腾讯错过了太多的硬件机会。腾讯并非没有意识到危险,收购黑鲨失利后,腾讯XR和VR布局落地的选择空间更少了,下一个能实现腾讯硬件理想的会是谁?

去年针对腾讯布局元宇宙和VR设备,就有文章喊出了「腾讯再不碰硬件就晚了」的呼声,但实际上,这些呼喊本就已经晚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