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拿下宝马,但智能物联网战略仍前路漫漫

远景的能源梦。

文|财经无忌 宁雯

以风电起家的远景科技拿下了宝马。

2022年10月19日,宝马发布公告称,与远景科技旗下电池公司远景动力达成长期合作,远景动力将为宝马新一代车型提供高性能、高安全性和零碳的动力电池产品,支持宝马电动化、数字化、可持续转型。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距离远景动力成立不过三年多时间。官方资料显示,2019年4月,远景科技收购日产旗下电池公司AESC,成立远景动力。

远景动力短时间内得到TOP级车企客户认可,固然昭示其具备核心竞争力,但在某种程度上或许也暗含着远景科技希望让旗下业务肩负起“赚钱养家”的急切心理。因为从种种迹象来看,远景科技并不如表面般安闲自得。

另辟蹊径成民营风电巨头

尽管将自己定义为,致力于构建绿色低碳数字能源体系的新能源技术高科技企业,但不可否认的是,风能依然是远景科技的“压舱石”。

官方资料显示,远景科技成立于2007年,以风电设备制造入局新能源行业。彼时,全球风电行业正处于爆发的前夜。

前瞻经济学人数据显示,2007年,全球风电市场累计装机容量为93.92GW,2017年,这一数字增长至539.58GW,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9.10%。

图源:前瞻经济学人

在此背景下,各大企业也纷纷入局电整机制造市场。《光伏头条》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入局风电整机制造业的企业多达80家左右,包括金风、运达风电、东方电气等。

远景之所以可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除了创业初期,有无锡、江阴政府的大力扶持,也离不开其错位竞争策略。

据了解,中国风资源六成以上为低风速,需要特殊的风机设备才能转化为可用风能。因技术门槛较高,中国自主的低风速风机一直没有满足市场的缺口。随后,远景重点聚焦低风速风机,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在官网中,远景能源对外表示,“迄今为止,远景在中国低速风机领域的市占率保持第一,是中国低风速风电及分布式风电市场的先行者”。

凭借一系列的产品创新,远景逐渐在风能市场站稳脚跟。伍德麦肯兹和WoodMac的数据显示,2021年-2022年上半年,中国整机商风机订单量排名中,远景能源分别位列第二和第三。

图源:伍德麦肯兹

在市场层面取得亮眼业绩的同时,远景能源还被行业权威机构认可。“2022中国企业500强”榜单显示,远景能源以615.6902亿元的营收位列第363名;2021年,远景位列《财富》杂志“改变世界的公司”全球榜单第二位。

远景的承压扩张之路

通过押注底层技术,远景成为中国风机制造业的头部企业,其实也说明了技术之于能源企业的重要意义。不过在发展的过程中,为了押注新的技术,远景也饱受质疑。

开头提到,远景动力托生于远景科技收购的日产旗下电池公司AESC,不过在收购AESC的过程中,远景曾陷入一场麻烦的诉讼案件中。

Seeking Alpha报道,2018年8月,金沙江资本旗下并购基金GSR资本对远景能源提起诉讼,控诉后者收购AESC的过程中,违反有限合伙协议,并窃取商业机密。

事实上,在2017年8月,金沙江资本就宣布与日产签订协议,将收购其旗下电池项目,其中就包括AESC公司。然后好景不长,不到一年后,日产汽车宣布取消对金沙江资本的电池业务出售,给出的理由是金沙江资本缺乏收购资金。

更令人意外的是,仅仅在一个月后,AESC公司就迅速找到下家——远景能源。

金沙江一方自然坐不住。因为,在金沙江资本成立的日产电池并购基金中,远景能源作为联合投资者以及有限合伙人共同参与了收购日产的电池业务,而远景集团却甩开金沙江资本,直接与日产汽车交易。

面对金沙江的指控,远景方回应称:“这起无端上诉是蓄意抹黑,阻挠日产同远景的合作的伎俩。”

这场资本与企业之间的“恩怨情仇”随后也以撤诉告终。

而另一面,频繁退出子公司,或许也意味着远景的扩张之路并不安步当车。

《财富质点》报道,2022年中,合浦丰能和盐城华景接连发生工商变更,原股东远景能源退出这两家公司。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远景能源也有类似的收缩迹象。

《新京报》报道,2019年下半年,远景能源接连退出江阴远景远长能源、江阴远景汇富能源、丰宁满族自治县康宁新能源等公司的股东之列。

收缩的背后是远景能源风评不佳的财务数据。2019年半年报显示,远景能源位列宏伟世通、中际联合期末余额应收账款TOP5。此外,同期宏伟世通、微企信息优利康达还对远景能源计提坏账准备。

图源:中际联合2019年半年报

“赖账”并不意味着远景能源没钱。《时代周报》报道,远景能源收购AESC的交易额为10亿。远景科技披露的《2022碳中和行动报告》显示,未来10年,远景科技将在全球范围内,打造100个零碳产业园。

虽然远景科技已有的鄂尔多斯零碳产业园并未披露具体的投资数据,但结合同行玩家的数据来看,零碳产业园投资规模巨大是不争的事实。官方资料显示,东华能源零碳产业园项目计划5年内投资超千亿,中国天楹的零碳产业园投资额也达到了600亿元。

一方面,远景能源大手笔的布局新业务;另一方面,其还被众多合作伙伴计提坏账准备,接连退出子公司,以瘦身求变,或许也预示着远景能源的压力。

聚焦更宏大的“故事”

远景激进地布局新兴业务,或许是为了讲出更宏大的“能源”故事。

在官网,远景对外表示,自己“致力推动全球绿色能源转型,通过技术创新让风电和储能成为‘新煤炭’,电池和氢燃料成为‘新石油’,智能物联网成为‘新电网’,零碳产业园成为‘新基建’,同时培育绿色‘新工业’体系。”

按照远景创始人兼CEO张雷的观点,未来能源物联网将是一个机器社交网络,机器可以相互协同。智能化的动力电池是终端智能化的基础,因而也是能源物联网不可或缺的一环。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被合作伙伴计提坏账的背景下,远景依然大手笔地收购AESC。

总而言之,远景的发展理念与特斯拉类似,都是致力于打造闭环的可再生能源自循环系统。不过远景不是从电动车入手,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从能源上游切入,可以称之为“反向特斯拉”。

诚然,Sonnen的爆火,向能源市场证明了家用储能设备之于能源物联网的巨大商业价值。但这并不意味着远景的智能物联网战略将一帆风顺。

因为将动力电池融入能源物联网,面临着比家用储能更庞杂、更艰难的技术挑战,涉及电动车、楼宇、充电桩等电能全链条的实时互动,需要远景在全产业链上,具备更深远的影响力。

虽然远景正在加大力度布局能源产业的风能、电池、软件等方面,但目前远景的这些业务还处于局部网络、局部试点的阶段,能源操作系统的协同效应到底能创造多少价值,还需时间检验。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接入的智能终端类型越来越多,以及对接的用户种类越发复杂,市场对远景能源操作系统底层架构的要求想必会越来越高。这些都是远景必须直面的挑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