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中人罗永浩没有“最后一次”

退网是不可能退网的。

文|众面 张尧

编辑|胡展嘉

罗永浩退网之事显然不可能实现了。

口口声声说退网的罗永浩,不光双11大搞直播,创业也一次次打脸,没有最后一次,只有倒数第二次。

2022年11月23日,罗永浩的AR创业公司细红线科技正式官宣,完成约5000万美元(约3.56亿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亿美元(约14.34亿元人民币)。早期,有传言称,估值数字为20亿元。估值“腰斩”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资本市场愈发保守。

虽然罗永浩的AR征程有了第一批“弹药”,但是结合发展路径并不清晰的AR赛道来看,“Thin Red Line”接下来的道路,或许比锤子科技走过的还要艰辛。

01 “老罗”新身价

尽管相较于20亿元的目标估值,目前“Thin Red Line”10亿元左右的估值几近“腰斩”,但不能忽视的是,“Thin Red Line”毕竟拿到了4亿元左右的天使轮融资,并获得美团龙珠、经纬创投等一线资方垂青。

在资本愈发保守的背景下,“Thin Red Line”还能拿到一线资方的投资,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其瞄准了极具想象空间的 AR赛道,另一方面,或许也离不开罗永浩的光环加成。

自2003年左右凭借“老罗语录”成为网红后,罗永浩开始居于互联网舆论的中心位置,再加上连续创业以及一系列的争议言论,其个人IP价值也扶摇直上。这一点,不论是创立锤子,还是在交个朋友直播带货,都可见一斑。

2012年创立锤子科技时,罗永浩做ROM存在1000万元的启动资金缺口,知道消息后,陌陌科技CEO唐岩投资锤子科技900万元。随后,唐岩还为锤子科技引荐猿题库CEO李勇、雪球财经CEO方三文、阿里巴巴创始人吴泳铭和盛一飞等“大佬”。

2014年,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唐岩曾表示,“当时就是看中这个人(罗永浩)做事比较踏实,有比较强的营销能力,做事很认真,对这些还是有一定看法的。”

事实证明,锤子科技几乎就是罗永浩凭一己之力支撑起来的。锤子手机产品层面的工匠精神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仅以营销宣传论之,锤子科技品牌的巨大声量,也几乎完全得益于罗永浩。

2021年7月,参加人文类访谈节目《我的青铜时代》时,罗永浩曾透露,“锤子科技差不多成立两年半后,才成立公关部”。

由于没有公关部,锤子科技大部分品牌和产品宣传,都基于罗永浩的微博。“退网”之前,罗永浩的微博账号,拥有超1700万粉丝,是名副其实的大V。

比如,举办2018年鸟巢举办新品发布会前,罗永浩在微博表示,“5月15日之后,苹果三件套会成为历史上最好的方案(深切缅怀老乔)。接下来,如果没有意外,失去了灵魂的苹果会疯狂抄袭我们……”得益于罗永浩的高调宣传,随后发布的TNT产品,成为科技行业重点关注的对象。

告别锤子科技后,罗永浩巨大的个人影响力,也带领“交个朋友”直播间成为抖音平台第一梯队的玩家。

2020年4月1日,在抖音6000万元签约费的力邀之下,罗永浩携交个朋友完成了抖音直播带货首秀。据悉,此次带货首秀持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破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

此后,交个朋友一跃成为抖音电商直播领域的“翘楚”。2022年初,交个朋友直播间官微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年,交个朋友直播间以50亿的实际支付销售额,位列抖音直播带货第一。

不过随着罗永浩“退网”,交个朋友也风光不再。派代数据显示,2022年7~9月,“交个朋友直播间”的销售额不断下滑,分别为3.17亿、2.98亿以及1亿-2.5亿元。新抖数据显示,同期“交个朋友直播间”均未进入抖音带货月榜TOP5排行榜。

除了个人IP价值高,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罗永浩更让投资者放心的,是其对债务负责任的态度。

据了解,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开始“暴雷”,最多背负了6亿元左右的债务,这些债务中,除了罗永浩必须承担的1亿元左右外,其他都可以进行破产清算。

但是罗永浩却将债务全部承担了下来,并通过电商直播“卖艺还债”。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罗永浩表示,“我不想这样做,因为破产清算会让很多帮助过我们的债权方或债权方负责人,以及我们的投资者,彻底失去希望。”

当然,按法律规定,锤子公司破产清算后,罗永浩三年内不能担任任何的公司的董事、监视、高管。再加上投资人也将对罗永浩避之不及。解决锤子的遗留问题,或许也是因为罗永浩预料到自己接下来仍将创业,为自己的后路做打算。

02 罗永浩的新风口

罗永浩的手机梦破碎后,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主要是因为锤子科技入场太晚了——2014年中才推出首款智能手机。

图源:IDC

彼时,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智能手机厂商,已颠覆了此前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的“中华酷联”格局。IDC数据显示,2014年,小米智能手机市场份额为12.5%,位居中国市场第一,同比增长186.5%。

或许是吸取锤子科技的教训,罗永浩此番入局AR市场可谓是起了个大早。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谈及有些公司一直在卖 AR 产品时,罗永浩表示,“到了全新的 AR 时代,大家都是在白纸上作画…我们相信AR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在科技界很大程度上也是共识了,并不是我们的创见。”

事实上,AR市场规模确实已有爆发的迹象。36氪研究院数据显示,预计2024年,全球VR/AR市场规模将达121.9亿美元。2021年-2024年,相关市场的复合增长率将破36%。

图源:Nreal

目前在消费者市场,已经有不少企业开始“抢跑”,试图抢占第一波红利。比如,2022年8月24日,Nreal推出了两款AR眼镜Nreal X、Nreal Air。10月20日,雷鸟创新也发布了新一代消费级XR眼镜雷鸟Air 1S。这些产品的价格均在2000元左右,称得上是大众科技产品。

市场即将腾飞,资本也不再淡定。IDC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AR/VR总投资规模接近146.7亿美元,并有望在2026年增至747.3亿美元,五年复合增长率(CAGR)将达38.5%。

由此来看,“Thin Red Line”可以拿到4亿元左右的天使轮融资,在“罗永浩”的IP加成之外,其实也顺应了资本的流向。

事实上,经纬创投不止押宝“Thin Red Line”一家企业。2021年11月和2022年9月,经纬创投还分别投资消费级无线AR眼镜厂商INMO影目科技以及AR 硬件企业奇点临近。

03 罗永浩啃得下硬骨头吗?

投资机构在AR赛道没有“ALL IN”罗永浩,一方面固然是为了避免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因为罗永浩没能讲出强有力的“AR故事”。

罗永浩在AR领域不碰硬件,很可能是因为目前AR硬件是块“难啃的骨头”。诚然,以智能手机行业Google、小米等企业的成功经验来看,在硬件存在先天不足的背景下,光靠软件,企业也能开辟一片天地。但值得注意的是,Google、小米等企业布局相关软件时,已临近智能手机爆发的前夜,而罗永浩还要蛰伏五年。

目前摆在AR OS面前的一大挑战是,相关终端出货量少,行业没有普遍遵循的硬件以及交互设计标准,这也就意味着上游软件厂商的“故事”无法得到验证,进而面临马失前蹄的风险。

事实上,即使是全面转型AR/VR的Facebook在软件上已经遭遇了一定的波折。2022年初,The Information报道称,Meta解散了XR OS的约300人团队。据了解,XR OS 系统的开发始于 2017 年,该项目被视为Meta CEO 马克·扎克伯格描述的“现实操作系统”宏大故事的重要载体。

不过标榜“工匠精神”的罗永浩看来,上述问题或许难不倒自己。接受采访时,其曾表示,我们现在不会对外面谈很多产品,“我们之前手机业务的失败也不是输在产品上,业内人士基本上都知道,多数投资人也认可。”

罗永浩的AR之路到底能走多远,我们还是五年后再看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