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营收利润增长背后估值持续偏低,全球支付巨头PayPal前景如何?

面临巨大挑战,PayPal未来究竟是触底反弹,还是愁云惨淡?

文|美股研究社

作为国际版的“支付宝”,全球第三方支付巨头PayPal的业务横跨欧美市场,覆盖了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同时,PayPal也是首家进军中国支付市场的外资机构,实力强劲。然而,近两年,PayPal的市值一路从3000亿跌至1000亿。除了市值暴跌,PayPal的裁员也是波澜再起。2023年1月31日,PayPal再次宣布计划裁员7%约2000名员工,以继续降低成本。

在宏观经济状况不佳、通胀持续的背景下,PayPal的估值已屡次到达低点,众多投资者也对PayPal将来的业绩持以悲观态度。那么,面临巨大挑战,PayPal未来究竟是触底反弹,还是愁云惨淡呢?

第四季度营收利润双增,但PayPal仍陷发展阴霾

北京时间2月10日,得益于PayPal最新发布的2022年四季报,PayPal股价在盘后上涨1.07美元,至79.49美元,涨幅为1.36%。财报显示,PayPal第四季度净营收为73.83亿美元,同比增长7%;净利润为9.21亿美元,同比增长15%。截至目前,每股摊薄收益为0.81美元,同比增长19%,高于分析师预期。受益于PayPal愈发严苛的财务纪律,此前持续深化的运营改革,加之核心业务盈利趋于稳定,PayPal终于在四季报中一改前期不甚理想的表现,营收和盈利情况均高于市场预期。

从核心业务来看,财报显示,PayPal第四季度净新增活跃用户为290万,活跃用户总数达4.35亿,增幅为2%。总支付额(TPV)为3573.78亿美元,同比增长5%。此外,在第四季度,PayPal处理的交易量达到了60亿次,同比增长13%。

除了核心业务数据表现良好以外,PayPal的年营收数据也超出了市场预期。2022财年PayPal净营收为275.18亿美元,同比增幅8%。

不过遗憾的是,尽管PayPal基本面逐步向好,未来有望重振旗鼓,但PayPal的估值下滑渊源已久,绝非一日之功便可轻易扭转。据财报显示,PayPal第四季度美国业务净营收在全年净营收中占比58%,国际业务营收在全年净营收中占比42%。虽然第四季度业绩表现出色,但由于前三季度的表现不佳,PayPal全年净利润为24.19亿美元,相较2021年的41.69亿美元降幅明显,每股摊薄收益为2.09美元,也远不及2021年的3.52美元。

那么PayPal究竟缘何陷入眼下的僵局?

内忧外患之下,PayPal步履维艰

曾经,PayPal是疫情期间政府刺激计划最大受益者之一,随着网购和数字支付领域的增长,PayPal一度新增超1.2亿新用户,股价飙升至308.53美元历史高点。而近年全球经济增速下滑,整个支付行业都出现了明显的放缓迹象,也使得PayPal自身所设立的过高营收目标持续落空,最终陷入了互联网泡沫危机中。据国外财经网站Investing.com数据,2022年PayPal股价从历史高点暴跌达66%,股价持续承压。

与此同时,PayPal也苦恼于其变现缓慢的症结。目前,PayPal的总支付量主要来自PayPal的核心产品Venmo及Braintree。据财报显示,PayPal 2022年总支付额为1.36万亿美元,同比增长9%,但全年来自于业务运营活动的自由现金流为51亿美元,同比下降15.47%。原因便在于Venmo等产品的交易大多是P2P支付,只有当用户使用Venmo等产品向商家付款时,PayPal才会收取到费用。因此,虽然2022全年PayPal总支付额稳中有增,但变现速度却依然迟缓。

而近两年,苦于业绩不达预期,PayPal便致力于扩大自己的受众群体,并将业务重点逐步转向提升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指标。为此,PayPal推出了高收益储蓄、加密货币和股票交易等激励计划以进一步促进用户货币化。但由于吸引来的多为一次性用户, 用户交易贡献率偏低。加之此前PayPal清理了大量“幽灵账户”,更使得整体用户体量的增长几乎停滞。财报显示,PayPal全年净新增活跃用户账户为860万,截至年末的活跃用户账户总数为4.35亿个,增幅仅为2%。增长用户举措收效甚微,使得PayPal提升业绩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除此之外,竞争对手的强势追击也让PayPal不得不加以重视。据Statista发布的FinTech Report,2020年全球数字支付市场规模为54746亿美元,到2025年,预计该数额将达105202亿美元。数字支付的巨大市场,让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加入这场争夺赛。例如 Block通过向商户提供支付设备和软件切入,解决小型商户因设备缺乏无法接受银行卡支付的痛点,迅速抢占了大批用户。虽然目前PayPal仍拥有垄断优势,但其高额的交易费率也屡遭诟病。相比美国银行间实时转账系统Zelle,PayPal的交易费率高达近2%。而交易费率高,意味着渗透率受限。想要取代现金和信用卡等交易方式,PayPal势必要拿出低抽成率等诚意措施,才能加速电子钱包向其他支付方式的渗透。

内忧外患,让PayPal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步履维艰,然而2022年以来,PayPal的诸多行动却逐步扭转了颓势,四季报的优秀表现,似乎更证明了这一点。那么,PayPal又采取了何种战略?PayPal的前景是否会逐步稳定地向好呢?

严格执行深化战略,PayPal厚积薄发的驱动力

尽管在过去PayPal一度面临许多挑战,这些挑战也将在未来持续一段时间,但从目前PayPal的战略进程来看,其增长潜力不容小觑。作为可提供20多种语言服务,并接受100多种货币付款和56种货币提现的跨国贸易巨头,PayPal在海外市场拥有超过3.77亿个人用户和2000多万个商户。伴随着疫情放开,国际贸易支付市场的蓬勃发展,意识到自身发展困境的PayPal于去年加快了运营改革,而其中最重要的,便是PayPal的“二深战略”,即深化跨境业务布局,深化原始业务改革。

用户基数大、日活与月活体量惊人的固有优势,使PayPal业务推广阻力大大减小,从而让其在全球范围的合作开展得更为顺畅。除了与全球知名企业如Adobe(ADBE)和Salesforce(CRM)等合作进行业务扩张以外,PayPal还重点着眼了跨境交易和跨境支付领域。

鉴于当下跨境支付需求旺盛,而PayPal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布局渊源已久,目前在跨境交易中有超90%的卖家和超85%的买家认可并正在使用PayPal电子跨境支付业务。在此基础上,PayPal已进一步加快进入各国市场的步伐。以中国为例,PayPal在中国全资收购贝宝支付(原国付宝)后,于2023年1月31日,经人民银行公示,PayPal进一步增资了贝宝支付超45亿,与之相比,支付宝的注册资本仅为15亿。可见其力度之大。

在不与支付宝等本土龙头企业同领域竞争的前提下,PayPal已开始大力在中国开展本地钱包业务,抢占中国跨境商户市场,深度聚焦跨境支付,而PayPal在各国跨境的商户服务业务也开始不断增长。截至目前,PayPal在澳大利亚、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和美国等地均已开展了BNPL等多项跨境业务,仅BNPL先买后付一项业务全年交易金额便高达79亿美元,交易数量达5000万笔。可以说,PayPal的国际竞争优势,正在逐步确立。

除了深化跨境业务布局外,PayPal深化原始业务改革也初显成效。例如,PayPal通过与亚马逊合作,引入Venmo作为亚马逊客户支付选项的举措使得Venmo 2022年的营收超2.5亿美元,同比增长80%。同时,Zettle Go应用程序服务了众多中小客户群体,对标Block的Square设备,进一步完善了产品矩阵。此外,PayPal在加密货币服务市场再获进展,通过与Consensys合作,以太币、以特币、莱特币等交易加密货币门槛大大降低,投资者基数不断扩大。

综上种种,加上严苛的成本管理计划,如今PayPal再度赢得了华尔街的信赖。近日,华尔街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购入了PayPal 2%的股份,价值约20亿美元,支持力度可谓惊人。无独有偶,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也预计PayPal未来股价将涨至134美元,股价上涨空间约为36%,涨幅可观。

诚然,PayPal不再是一只增长速度超高的股票,且近两年的大部分时段,Paypal的财报不甚理想,但受益于跨境支付的深入开展及相关业务的改革深化,PayPal在线上支付领域规模的优势开始愈发明显。我们不得不承认,PayPal的实力从未改变。

结语

作为实力强劲的大象,PayPal虽然一度受困于互联网泡沫危机以及内外部众多因素的影响,结束了连年高速增长的营收,可近两年的积累,让厚积薄发的PayPal前景开始愈加明朗可观。虽然眼下PayPal估值回升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风起于青萍之末,或许投资者可以改变看法,试着把握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