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财年Q4业绩继续下滑,ChatGPT能驱动英伟达重回巅峰吗?

ChatGPT能接棒矿工提振英伟达业绩吗?

文|美股研究社  坚白

近年来,全球科创风口不断变换,虚拟货币、元宇宙等轮番登场,不少企业匆忙上台又很快谢幕,但在此期间,有些企业扮演淘金潮中“卖水人”的角色,却也能够见证历史且屹立不倒。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其可以独善其身,当潮水退去时,代价也会随之而来,比如芯片巨头英伟达。

历经近一年,英伟达业绩仍未走出虚拟货币退潮的阴影,矿工卖铲释放的廉价显卡还有待消化。但旧潮退却,新潮又起,ChatGPT的爆火,又带给英伟达崭新的“卖水良机”。那么,ChatGPT接棒矿工能驱动英伟重回巅峰吗?

营收继续下滑,两大业务没有明显改观

日前,英伟达发布2023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截至2023年1月29日),关键财务数据优于市场预期,但仍然延续二季度以来的下滑态势。财报数据显示,英伟达四季度实现营收60.51亿元,略高于华尔街预估的60亿美元,但同比下滑21%,较三季度下滑17%有所扩大;净利下滑有所收窄,四季度录得14.14亿美元,同比下降53%,而三季度下降幅度则高达72%;调整后摊薄每股收益为0.88美元,同比同样下滑,但好于市场预期的0.81美元。

业绩继续低迷,源于贡献营收大头的两大业务仍无明显改观。在英伟达的业务条线中,游戏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一直贡献营收大头,尽管二季度以来,两大业务条线持续低迷,但三季度及四季度,营收占比仍然均超过90%,可见英伟达对两项业务的极度依赖。

具体而言,曾经扛起营收大旗的游戏业务,四季度仅实现营收18.3亿美元,同比下降46%,而营收占比也缩水至30%。英伟达在财报中表示,下滑的原因是“向合作出售的芯片减少了,他们目前有太多的库存”。这说明英伟达游戏显卡业务受虚拟货币退潮的影响仍在持续,库存的积压与大量矿卡流入市场导致显卡滞销密切相关。

而接替游戏业务扛起大旗的数据中心业务,四季度营收规模则达到36.2亿元,同比增长11%,英伟达将增长的原因归为“美国云服务提供商购买了更多的产品”。虽然增速可观,但相比三季度同比31%的增速,已经明显放缓。而且,鉴于ChatGPT在去年12月份开始爆火,而四季报是截至1月底,可以说ChatGPT在爆火初期,并未对英伟达业绩有所拉动。

但由于业绩好于预期,叠加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重申ChatGPT给公司所带来的重大利好——“生成式AI的多功能性和能力引发了全球企业开发和部署AI战略的紧迫感”,AI正处于“拐点”,将推动各种规模的企业购买英伟达芯片来开发机器学习软件,对此,资本市场再次做出积极反应,财报公布后,英伟达盘后大涨8.56%。

虚拟货币退潮,游戏业务仍受矿卡拖累

英伟达的游戏业务主要面向PC厂商,为其提供用于组装电脑的显卡,而高性能显卡是游戏机必不可少的配件,这也是为什么把此类显卡业务叫做游戏业务。英伟达以游戏业务起家,游戏业务一直是主力业务,贡献超过50%的营收,并于截至2022年4月底的2023财年第一季度登顶,达到36.2亿美元,此后调转直下,二季度骤降至20.42亿元,三季度继续下滑至15.74亿元,到第四季度则略微回升至18.3亿元。

英伟达游戏业务的持续下滑,一方面与全球半导体行业迎来萧条周期相关。2022年以来,随着三年疫情进入尾声,疫情效应所带来的个人电脑需求逐渐消散,叠加后疫情时代世界经济整体下行,个人PC市场陷入低迷。报告显示,2022年第四季度全球个人电脑的出货量总计6530万台,较2021年第四季度下降28.5%。

而作为上游元件供应商,除了英伟达,英特尔、AMD等芯片巨头,都同样感到阵阵寒意,营收净利均出现大幅下滑。以英特尔为例,最新财报显示,英特尔2022年全年营收为631亿美元,同比下滑20%,净利润为80.41亿美元,同比下滑60%。

但英伟达游戏业务的困局并不仅限于此。英伟达的显卡除了可以用于玩高端游戏,还可以用于挖矿,在虚拟货币引发的挖矿热潮中,GPU巨头英伟达是矿工们绕不过去的企业。英伟达的高端显卡曾经广受挖矿界追捧,甚至一卡难求,以2020年9月上市的RTX3090显卡为例,英特尔官方定价为11999元,但在此后的虚拟货币牛市狂潮中,曾一度被矿工们炒到了20000元。

而在狂潮退去时,英伟达作为挖矿潮中的“卖铲人”,其高增长不仅戛然而止,同时也无可避免地遭到反噬。虚拟货币在2022年初开始退潮,从数据来看,英伟达游戏业务的衰退与之在时间上基本是同步的,其营收在截至2022年4月底的第一季度登顶,然后调转直下。

但影响不仅是不再“卖铲”给矿工那么简单,以前卖出的显卡也会被以低廉的价格释放进市场,对英伟达的新卡销售产生冲击。在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报告时,英伟达首席财务官Colette Kress曾透露,彼时用于挖矿的显卡占据英伟达当季总体销量的四分之一,由此可以想象,虚拟货币退潮后,会有多少矿卡被释放进市场。

告别虚拟货币挖矿市场后,英伟达游戏业务回归常态,需要面对的是一个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寒冬,同时需要消化矿卡流入市场的冲击,可以预见,英伟达的游戏业务后续难以重新扛起营收大旗,属于它的时代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

ChatGPT接棒矿工,能驱动英伟达重回巅峰吗?

英伟达无疑也是非常幸运的,在虚拟货币潮退后,很快又迎来了ChatGPT潮起。

ChatGPT自去年12月开始爆火后,国内外科技巨头纷纷快速跟进入局,前有Google匆匆发布对标产品而惨烈翻车,后有百度宣布将于3月份推出“文心一言”,还有众多创业团队和风投摩拳擦掌奔走入场……

但随着声势越来越大,用户的直接使用体验却是ChatGPT回答问题的速度越来越慢了。原因不难理解,随着用户数量指数级的暴增,ChatGPT算力有限难以应对,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用户排队。由此可以看到ChatGPT一个至关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其运行除了精巧的算法之外,还需要强大的硬件提供算力支持,源源不断的硬件投入(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芯片),意味着巨大的成本压力,而截至目前,除了ChatGPT推出的杯水车薪的付费订阅模式之外,其实并无其他变现途径。

所以,可以说ChatGPT赛道的火热,对于硬件厂商来说,又是一件很好的“卖水”生意。截至目前,基本所有芯片巨头包括英伟达、英特尔、AMD、高通在内,在该领域均推出了芯片产品,但英伟达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市占率高达70%,而且这是英伟达赖以起家的老本行,其技术实力也同样遥遥领先。

这个业务板块就是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近年来,该业务条线营收占比持续增长,已经接棒游戏业务扛起营收大旗。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甲骨文等科技巨头,均采用英伟达的A100、H100 GPU,而根据IDC统计数据,国内的云服务提供商和超算使用的也都是英伟达的芯片,市占率更是高达95%。英伟达在AI芯片领域的绝对统治地位,意味着在本轮ChatGPT大潮中,其作为“卖水人”,可以首先获利。

但面对新一轮热潮引发的巨大需求,英特尔的老对手们也不可能无所作为。可以看到,尽管目前英伟达芯片仍是各大AI公司的首选,比如在ChatGPT的训练过程中,训练transformer语言模型的训练集群,使用的是大约10000个英伟达A100 GPU,但据投行KeyBan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预测,也有一些公司比如谷歌会选择使用张量处理单元(简称tpu)来进行自己的训练,也可能会使用替代芯片,比如AMD的MI300。

此外,在中国市场,英伟达也面临掣肘因素。英伟达的A100、H100 GPU是目前ChatGPT使用量最大的芯片,但遭到美国政府出口禁令的,也恰恰正是这两款芯片。为此,英伟达推出了“阉割版”的替代芯片A800 GPU等,但性能方面明显有差距。在这种形势下,中国市场ChatGPT赛道的火热,势必会对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的拉动力造成影响。

同时,正如此前的虚拟货币、元宇宙热潮一样,在风口出现前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泡沫,各方人马的入场很可能只是暂时的喧嚣,如果说连曾经推出过AlphaGo的科技巨头Google,在快速跟进ChatGPT时都不免翻车,那么纵观国内外,其实真正有实力持续做好的企业少之又少。

因此,ChatGPT对于英伟达显卡的拉动,在初期很可能像挖矿一样,迎来一波爆发性增长,驱动英伟达重回巅峰,但烟花易冷,终究也要像虚拟货币退潮那样回归常态。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