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迎来超级应用时代

现在,面对AI领域的超级应用,与其担心机器是否会取代人类,不如将更加迫切的现实转移到人类的独创性上。

文|陈根

人工智能,风起云涌。

前脚GPT-4重磅发布,后脚微软就官宣正式把GPT-4 模型装进了 Office 套件,推出了全新的AI功能Copilot系统。在微软新推出的 Copilot 全系统中,GPT-4 将负责Word、Excel、PPT等办公软件和 Microsoft Graph 的类 API 的相互调用。

如果说GPT-4模型的发布已经让我们认识到当前AI的实力,那么,微软嵌入了GPT-4的Office全家桶则让我们对即将到来的AI时代有了更具体的认识。正如在发布会开始时,微软副总裁 Jared Spataro 所说的“一百年后,我们将会回顾这一刻,并说,‘那是真正的数字时代的开始’。”

牛得不像微软

微软此次更新的接入GPT-4的Office全家桶确实惊艳,是比ChatGPT还重磅的一个炸弹,甚至可以成为AI发展的一个里程碑,这意味着,我们与电脑的交互方式迈入了新的阶段,真正开启了AI协同人类办公的一个时代。

比如,在 Word 中,如果我们要写一个故事,可以直接给word一句简短的描述,它就能帮我们生成初稿。更强大的地方是,我们可以直接输入其它文件,指定AI根据其内容进行创作。生成的内容不仅井井有条,甚至连格式都帮我们排好了。对于所有Copilot生成的内容,如果觉得还不错,那就保留。不够满意,也可以调整AI设置,或再试一次。

有了这个初稿,我们就可以省去一大笔时间,直接在上面进行润色和再创作。Word 中的 Copilot 的智能程度远超我们的想象,因为它还支持在各种语调之间切换,如专业的场合用专业的术语,在休闲的场合又是另一番描述。

在 Excel 中,使用 Copilot 可以让制作复杂的电子表格变得更容易。对于不懂 Excel 里面各种函数调用、宏、VBA 语言的用户而言,基于 Copilot,可以直接用“人话”提出各种问题,然后它会推荐一些实用的公式。Excel 中的 Copilot 也可以找到数据的相关性,根据问题生成模型,并得出趋势。它还可以即时创建基于数据的 SWOT 分析或数据透视表。

PPT也可以通过Copilot直接生成,我们只需要输入要演示的信息、想要的风格,然后点击生成,一份排版精美、动画丰富的 PPT 就诞生了。

除了办公软件 Office 三件套之外,微软也在其他办公软件、低代码平台中嵌入了 Copilot 功能。在 Microsoft Teams 中,Copilot 功能可以转录会议,比如,创建一个从会议开始到最后所讲内容的摘要,它还可以回答有关会议的具体问题。另外,Copilot 还能根据聊天记录直接生成会议议程,建议谁应该跟进特定项目,并建议安排签到的时间,样样俱全。

在Outlook 中的 Copilot 可以使用 AI 来阅读邮件,然后它可以为你自动生成回复。Business Chat则是本次微软发布的一种全新的体验,它使用Microsoft Graph和AI将Word、PPT、电子邮件、日历、备忘录、联系人等程序中收集信息汇聚到Microsoft Teams中单个聊天界面中,这个界面可以生成摘要、计划概述。

对于微软来说,Copilot意义当然不限于传统Office这几个软件,而是将整个微软办公生态全部打通,邮件、联系人、在线会议、日历、工作群聊等等,所有数据全部接入大语言模型,构成新的Copilot系统。在线会议开到一半,AI就能实时做出总结,甚至指出哪些问题还未解决,接下来需要继续讨论的。

当下,AI 驱动下的 Office 无疑让微软更上一层楼,微软这一通操作,就像网络评价的那样“牛得不像微软”。微软在发布会上表示,除了面向个人用户之外,微软还推出了企业级AI助手。目前微软正在和小部分客户一同测试Microsoft 365 Copilot功能,预计将在几个月内向用户发布Copliot的预览版及更多关于定价的信息。

AI领域的超级应用

面对微软此举,谷歌也快速展开了行动。

其实,在GPT-4发布的同一天,谷歌就已经宣布会将类ChatGPT的人工智能整合到自家办公全家桶Workspace中。微软甚至很可能是在谷歌宣布AI工具整合进Workspace后,被逼了一把,临时提前了Copilot系统的发布。

不难看出,两家的动作都很仓促。目前,谷歌在全球有30多亿的Google Workspace用户。而数据显示,Office 365被全球超过100万家公司使用,仅在美国就有145,844名客户使用Office办公软件。现在,硅谷大厂已经卷起来了,或许很快,这把火估计也会烧到国内的互联网公司身上。

而对于我们来说,或者说对于打工人来说,Copilot 发布,让我们看到,属于AI的iPhone时刻终于要来了。Copilot就是 AI一直在等待的超级应用,它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方式,将人们从不断重复的工作解放出来,从而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完成更高级的创作性工作。我们只需要打开 Office,然后告诉它我们的想法,Copilot就可以代替我们完成后面的工作。

据 GitHub 对使用 Copilot 的开发人员的调查,88% 的人表示工作效率变得更高,74% 的人表示可以专注于更令人满意的工作,77% 的人表示有助于他们花更少的时间搜索信息或示例。

从ChatGPT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推出,到GPT-4的发布,再到融合到办公软件的应用中,人工智能进入我们人类社会协同的速度比我们人类预计得还要更快,因为每一次的融合到超出了我们的预想。

因此,从这次Copilot融入的情况来看,人工智能取代人类社会一切有规律与有规则的工作的时间也会比我们预想的更快。

一场由GPT引发的新技术革命近在眼前。作为一种大型预训练语言模型,GPT-4的出现标志着自然语言理解技术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理解能力、语言组织能力、持续学习能力更强,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在语言领域进一步取得进展,生成内容的范围、有效性、准确度大幅提升。

此外,鉴于传统NLP技术的局限问题,GPT-4延续了大语言模型(LLM)的技术路线,充分利用海量无标注文本预训练,从而文本大模型在较小的数据集和零数据集场景下可以有较好的理解和生成能力。基于大模型的无标准文本书收集,GPT-4得以在情感分析、信息钻取、理解阅读等文本场景中优势突出。

训练模型数据量的增加,数据种类逐步丰富,模型规模以及参数量的增加,还会进一步促进模型语义理解能力以及抽象学习能力的极大提升,实现GPT-4的数据飞轮效应——用更多数据可以训练出更好的模型,吸引更多用户,从而产生更多用户数据用于训练,形成良性循环。

实际上GPT-4最强大的功能就是基于深度学习后的“知识再造”。“知识再造”式的问答结果,也形成了GPT-4在人机交互方面的突破,与现有搜索引擎所提供的关联数据出处相比,GPT-4在用户体验的人性化和便利性方面有根本提升。从某种程度而言,GPT-4也标志着AI技术应用即将迎来大规模普及

人类的特别之处是什么?

无疑,Copilot是革命性应用,只不过革的是无数打工人的命。可与预见,如果微软的Copilot真正进入普及和应用,那么,人类社会也将迎来前所未有的机器换人挑战。而随着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的可替代性越来越强,一个我们不可回避的问题是,相比于人工智能,人类的特别之处是什么?

显然,人类的特别之处不是机器已经超过人类的那些技能,比如算数或打字,也不是理性,因为机器就是现代的理性。相反,我们可能需要考虑相反的一个极端:激进的创造力、夸张的想象力、非理性的原创性,甚至是毫无逻辑的慵懒,而非顽固的逻辑。到目前为止,机器还很难模仿人的这些特质。在今天,人工智能感到困难的地方才是我们的机会。

1936 年的电影《摩登时代》,就反映了机器时代,人们的恐惧和受到的打击,劳动人民被“镶嵌”在巨大的齿轮之中,成为机器中的一部分,连同着整个社会都变得机械化。这部电影预言了工业文明建立以后,爆发出来的技术理性危机,把讽刺的矛头指向了这个被工业时代异化的社会。而我们现在,其实就活在了一个文明的“摩登世界”里。

各司其职的工业文明世界里,我们做的,就是不断地绘制撰写各种图表、PPT,各种文宣汇报材料,每个人都渴望成功,追求极致的效率,可是每天又必需做很多机械的、重复的、无意义的工作,从而越来越失去自我,丢失了自我的主体性和创造力。著名社会学家韦伯提出了科层制,即让组织管理领域能像生产一件商品一样,实行专业化和分工,按照不加入情感色彩和个性的公事公办原则来运作,还能够做到“生产者与生产手段分离”,把管理者和管理手段分离开来。虽然从纯粹技术的观点来看,科层制可以获得最高程度的效益,但是,因为科层制追求的是工具理性的那种低成本、高效率,所以,它会忽视人性,限制个人的自由。

尽管科层制是韦伯最推崇的组织形式,但韦伯也看到了社会在从传统向现代转型的时候,理性化的作用和影响。他更是意识到了理性化的未来,那就是,人们会异化、物化、不再自由,并且,人们会成为机器上的一个齿轮。

我们的今天也正如韦伯所预言的那样,当车道越来越宽,人行道越来越窄,我们却重复着日复一日的重复,人变得像机器一样不停不休,我们牺牲了我们的浪漫与对生活的感知力,人类的能量在式微,同时,机器却坚硬无比力大无穷。

所以,不是机器人最终取代了人类,而是当我们终于在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下牺牲掉独属的创造性时,我们自己放弃了自己。因此,与其担心机器取代人类,不如将更加迫切的现实转移到人类的独创性上,或许对未来而言,人工智能面临的最大挑战并不是技术,而是人类自己。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