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亏51亿,零跑难成“蔚小理”

车价上不去,零跑越卖越亏。

文|深途 黎明

编辑 | 艾小佳

造车新势力二梯队中,唯一成功上市的零跑汽车,发布了2022年财务业绩。

零跑的年收入从2021年的31亿元,翻三倍至124亿元,但同时净亏损也从29亿元扩大至51亿元。公司的毛利率依然是负数,短期内赚钱不太现实,不过相比之前已经有很大程度改善。

截至去年底,零跑公司的账上有88亿元现金,数量不算多,但也够它再跑一段时间了。

在香港上市以来,零跑的股价在挂牌首日即跌破发行价,大跌33.5%,至今半年累计跌去37.5%,市值350亿港元。

不论是收入规模、盈利能力,还是公司市值,零跑跟“蔚小理”相比都不在一个维度。从二梯队冲向一梯队,零跑要走的路还很长。

距离一梯队还有很大差距

去年,零跑一共交付了11万辆车,在中国造车新势力中排第五,落后于哪吒、理想、蔚来、小鹏。

名次虽然排第五,销量其实跟“蔚小理”的差距不算大——蔚来、小鹏是12万辆出头,理想是13万辆多点,本质上并无太大差异。而且去年有一段时间零跑的月交付量冲进了前三,甚至拿过一回第一。

在收入规模上,零跑跟“蔚小理”的差距一下就拉开了。

零跑全年营收124亿元,蔚来、理想、小鹏分别是493亿元、453亿元、269亿元。零跑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卖车,碳积分收入和服务收入加起来占比不到1%。

销量相当,收入规模差距大,是因为零跑的车卖的便宜。

零跑在售的车主要有三款,售价6万元起的T03,15万元起的C11、C01,其中C01最高卖到28万元。

最便宜的T03曾是零跑的销量主力,贡献超过90%的营收。这款车帮助零跑拿到了造车入场券,坐上了新势力的牌桌。问题也显而易见——车价太低,收入规模上不来,没利润。2020年,零跑交付了8050辆车,其中7013辆是T03,平均每辆车只收入7.6万元,毛亏损则高达4万元。这是典型的卖两辆亏一辆。

从2021年开始,调整车型结构、提升单车价值,就成了零跑的工作重点。后续零跑定战略、发新车、公布售价,都是围绕这个点展开。

所以观察零跑转型的成效,很直观的一个指标是,单车售价是否有提升。

客观来看,零跑去年的转型效果是比较明显的。售价更高、利润空间更大的零跑C11、C01陆续上市交付,且在销量结构中的占比越来越高。从2021年到2022年,零跑的单车收入从7万元提高到11万元。去年12月,C11、C01这两款车的交付量加起来已经超过T03,占比超过50%。

然而尽管如此,零跑的单车平均售价依然处于较低水平。作为对比,2022年,蔚来、理想、小鹏的单车收入分别是37万元、33万元、21万元,远高于零跑。

零跑想要冲进更高端的市场分一杯羹,扭转廉价代步车的品牌形象,这个过程会很漫长。

从去年开始,零跑尝试出海,进军以色列市场,首批海外门店于去年11月在以色列落地。海外市场在去年为零跑贡献了8000多万元收入。

出海是中国的新势力主动摆脱内卷、寻找增量的一种方式。此前蔚来、小鹏,包括哪吒汽车,都已经将车卖到了海外。不过目前没有一家做的特别成功,零跑的出海效果还待观察。

短期别提赚钱,研发还需努力

车价上不来,赚钱就很难,而且通常是越卖越亏。

去年零跑净亏损51亿元,相比2021年扩大了八成。短期来看,零跑要扭亏为盈基本不现实,因为毛利率都还没转正。平均算下来,零跑每卖一辆车,毛亏损1.7万元。

因为车型结构调整,零跑的亏损率有所降低。公司毛利率从2020年的-51%,缩减至2021年的-44%,再到2022年的-15%。努力扭亏的趋势非常明显。

零跑对日常经营的费用控制相对较严格,是那种不太舍得花钱的类型。2022年,零跑的经营费用率是27%,蔚来、理想、小鹏分别是42%、28%、44%。理想一直在业内被人称为“抠厂”,现在看来零跑比理想还“抠”。

研发投入是日常经营中非常重要的一块,也往往是造车新势力经营费用的大头。零跑一直对外宣称全域自研,比小鹏的全栈自研都要高一头。它自研自产电驱、BMS、感知、计算、控制等多种电子部件,就连车灯都自己造,要“在智能驾驶领域超越特斯拉”。

要支撑如此庞大的研发规模,按道理讲应该很烧钱。但零跑在研发上的资金投入并不能体现这一点。

2019年到2021年,三年时间零跑的研发费用加起来只有13.9亿元。而早在2016年,蔚来的研发费用就超过了14亿元。去年,零跑研发投入14.1亿元,创历史新高,但在收入中的占比只有11%,远低于“蔚小理”。

在销售方面的投入明显要比研发更快。过去两年,零跑的销售费用同比增速一直保持在1.6倍以上,均高于研发费用增速。去年,零跑的研发费用增速为91%。

要将全域自研这个口号坐实,零跑在研发上的投入略显不足。

一位汽车行业投资人对深途分析,在智能化研发上,零跑跟“蔚小理”相比差距较大,这是由时间、资金、数据等多方面因素导致的。这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的领域,技术更新很快,研发开支只会越来越高。

零跑给外界留下的标签,从来就不是智能,而是性价比。在一定预算内、同等级别里,买到配置最高的车,是大多数人选择零跑的一大原因。比如零跑的C11和C01,跟竞争对手比,要么是同级中价格最低,要么是同等价格配置最丰富,这是其最大卖点。

零跑认为零部件自己造成本更低,车辆价格更有优势,用户对它的期待也是价格不要太贵。现在的市场情况是,从燃油车到新能源车,都在打价格战。摆在零跑面前的难题是,原本就利润不大的几款车,还有多大降价空间?

年初特斯拉率先降价后,零跑选择跟进,推出促销活动,定金5000元可抵3万元。最近这波降价潮,零跑上市新款C01,和老款车型相比,入门版的价格便宜了4万多元。随后零跑跟随理想推出限时保价政策,承诺90天内不再降价,否则主动返还差价。

一家主机厂的销售人员对深途说,理想对新车保价,蔚来不降价,更多是考虑维护品牌,零跑、哪吒则是因为价格战打不起,没有太大空间继续降价了。

对于零跑而言,在如今新造车空前内卷、竞争白热化的情况下,找准自己的定位,完成向中高端市场转型,尽快将毛利率转正,才有机会进入下一轮淘汰赛。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