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ion Pro,难成初代iPhone

Vision Pro之火,难以燎原。

文|美股研究社 天宇

“一个全新的增强显示平台,一个革命性的新产品”,这是苹果CEO库克给Apple Vision Pro的评价。

当苹果拿出Vision Pro时,想必整个科技行业都感到震惊。这不仅是因为苹果时隔十六年后,再次在WWDC带来“革命性产品”,更是因为Vision Pro的综合实力,领先行业一众产品。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资本市场却对Vision Pro意兴阑珊。WWDC当日,苹果股价上涨至184.951美元/股的高点,但Vision Pro发布后,苹果股价随即跳水,截至收盘转跌0.76%。此后两天,苹果股价继续保持下跌态势,累计下跌0.99%。

资本市场的担心并不是没有理由。不少业内人士认为,Vision Pro现在还只是个“PPT”产品,2024年年初才会在美国上市,并且售价高达3499美元(约人民币2.5万元),很难成为大众消费品。

凡此种种,似乎都预示着,Vision Pro很难成为初代iPhone。

手机行业红利将尽,苹果难掩焦虑

苹果选择在2023年发布首款头显设备Vision Pro,固然有积极拓宽业务面的意味,但更大程度上,或许也是智能手机业务触顶后的无奈选择。

IDC数据显示,自2017年以来,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就开始下滑。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12.1亿台,同比下降11.3%,创2013年以来最低记录。

图源:IDC

虽然此前几年,靠降低价格、扩大屏幕尺寸、支持5G网络等更新,iPhone在一定程度上摆脱了全球智能手机红利消逝带来的压力,逆势增长。但近几年,因更新力度不大,iPhone也难掩疲态。

IDC数据显示,2021-2023各财年Q1,iPhone的出货量分别同比增长50.4%、2.2%以及下滑3%。

诚然,苹果早已看到iPhone出货量难以持续增长的现实,因而押注了Apple Music、iCloud、Apple TV+等软件服务。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因硬件基本盘难以持续扩大,苹果的软件服务其实也面临触顶的挑战。

2022财年Q3-2023财年Q2,苹果服务营收分别为196亿美元、191.88亿美元、207.7亿美元、209.1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12%、4.98%、6.4%、5.5%,纵向对比可以发现,苹果服务营收已经没有往昔的双位数增速。

传统业务承压的背景下,苹果也一直积极结合科技行业的发展趋势,布局前沿产业。比如,早在2015年,《华尔街日报》就曾报道,苹果有数百名员工在秘密开发苹果品牌的电动汽车。

尽管伴随着电气化变革,汽车将逐步具备智能化的功能,但因智能汽车产业需要巨额的投入,并且不便携、隶属大宗商品、部分城市限购,智能汽车其实很难成为类似iPhone的 大众计算平台,因此,苹果并没有积极推动智能汽车产品及时落地的紧迫性。

相比之下,因可以直接在眼球上显示内容,并且内容的呈现方式为三维形态,VR、AR具备更为高远的想象空间,苹果也希望基于自身的科技属性,从这一领域收割到更多用户。

VR、AR市场爆发,苹果推出领先时代的Vision Pro

2022年中,接受《晚点 LatePost》采访时,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就表示:“我们相信AR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在科技界很大程度上也是共识了,并不是我们的创见。”随后,罗永浩“退网”,一门心思进行AR创业。

随着技术逐渐成熟,并且大众接受度逐渐提高,VR、AR市场确实正在蓬勃发展。IDC数据显示,预计2023年,AR/VR头显全球出货量为1010万台,同比增长14%,并将于2023-2027年提速,五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2.6%。

图源:IDC

作为苹果全力打造的“革命性产品”,Vision Pro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VR或AR设备,而是MR产品,基于M2和R1双芯片以及12个摄像头,可以类似AR设备,实时在屏幕上显示外部环境,同时可通过调节旋钮,实现全沉浸的VR效果。

除了产品形态新颖,得益于充沛的资金、前沿的技术实力以及差异化的供应链资源,相较于行业主流产品,Vision Pro还具备诸多核心竞争力。

比如,目前大部分头显只配备LCD屏幕,而Vision Pro单眼却搭载了4K分辨率的Micro OLED显示屏,是Quest 3的1.8倍左右。

此外,Vision Pro还搭载了苹果自家的M2处理器,核心频率为3.49GHz。作为对比,目前Quest 2、Pico 4等主流头显搭载的还是高通2019年推出的骁龙XR2 Gen1,核心频率仅为1.8GHz,不到M2的一半。

诸多前沿技术加持,Vision Pro得以开创“空间计算时代”。

与个人计算时代和移动计算时代数字世界只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不同,空间计算时代可以让真实世界与数字世界无缝融合,因而更具想象力。

以游戏场景为例,WWDC 2023上,苹果RealityKit Tools团队发言人就对外表示,“空间计算设备可以帮助开发者创建各种不同的游戏类型,甚至是构建跨越沉浸感范围的游戏”。

结合个人计算时代和移动计算时代来看,拥有全新3D内容呈现方式的空间计算,很可能会催生全新的商业模式。但是,从商业落地的角度来看,Vision Pro真的能助苹果打造下一个iPhone时刻吗?

仅15万产能,Vision Pro难成初代iPhone

虽然Vision Pro没有赶上元宇宙的热潮,但元宇宙行业玩家其实都在等待Vision Pro的诞生。

IDC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AR/VR头戴式设备出货量只有880 万台,同比下滑 20.9%。之所以市场萎缩,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受限于上游产业链的技术不振,以及软件生态匮乏,AR/VR产品难以让消费者产生“依赖感”。

前文提到,此前VR设备主流的处理器是高通2019年推出的骁龙XR2 Gen1,只支持90fps的3K×3K单眼分辨率,难以带来极致的沉浸感。此外,因受众面狭窄,开发者开发动力不强,此前的AR/VR的软件生态也异常匮乏,上一个真正意义上出圈的作品,还是2019年的《 半条命:Alyx 》。

反观Vision Pro,不论是R1芯片带来的超低延时,还是无缝衔接iOS、Mac生态,都极大地解决了传统AR、VR设备硬件沉浸感差以及软件生态匮乏的难题。

对此,接受《澎湃科技》采访时,YVR首席营销官朱然就表示,“Vision Pro绝对可以看作是一款打破常规的实验性产品,会给行业带来正向推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初代产品,Vision Pro也存在不小的缺点,最显著的就是售价高昂,高达人民币2.5万元,是iPhone 14 Pro Max售价的三倍左右,Pico 4 Pro的十倍左右。

这很难不影响Vision Pro的市场表现,韩媒Pulse援引业内人士消息,此前Vision Pro的销售目标为100万台,后下调至30万台,发布前又下调至15万台。作为对比,虽然初代iPhone售价同样高昂,但发售五天后,就卖出了100万部。

或许是因为意识到Vision Pro过于曲高和寡,苹果正打算推出“廉价版”Vision Pro。彭博社马克・古尔曼报道,苹果计划于2025年底前推出一款价格更便宜的空间计算产品,可能命名为“Vision”或“Vision One”。

参照智能手机行业的经验来看,唯有数以亿计的用户使用新终端,才会带来良好的商业运作。出货目标仅为15万台的Vision Pro,注定只是少数人的玩具,而售价更加亲民的“Vision One”如果能延续Vision Pro显示效果佳、手势操控等优点,那么或许能形成供需两端的良性互动,进而完成取代iPhone的历史使命。

值得一提的是,市场对苹果头显产品后续的迭代充满了期待,毕竟除定价之外,这款产品仍存在诸多不完善之处,如续航时间短、未适配更多的第三方应用、发热量存疑等,当然初代产品存在不足也是正常的,但长远来看,苹果通过持续的产品升级,将不仅限于“秀肌肉”,而是为将来打开销量做好基础。而在苹果的“鲶鱼效应”下,XR行业或将真正出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