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汽车补助到来,燃油车价格还能挺住吗?

中国车市正进入激烈的淘汰赛。

文|睿财经 王蕾

近期,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农村部、商务部、国家能源局决定联合组织开展新一轮新能源汽车下乡活动,以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引导农村居民绿色出行,促进乡村全面振兴,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

此外,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也制定了《关于加快推进充电基础设施建设 更好支持新能源汽车下乡和乡村振兴的实施意见》。该意见提出了一系列措施,包括适度超前建设充电基础设施、合理推进集中式公共充电场站建设等。补贴方案如下:购买新能源乘用车的消费者,将获得最高3万元的补贴;购买新能源商用车的消费者,将获得最高10万元的补贴;购买新能源专用车的消费者,将获得最高20万元的补贴。

此外,各地政府还会根据当地情况制定相应的补贴政策,例如购车优惠、免费停车等。

多地出台促销政策

北京市汽车销售企业新购新能源小客车,开具《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并在2023年2月28日前完成新购新能源小客车上牌手续等条件的自然人车主可享受补贴。

同时,本次补贴发放以车辆类型及年限进行划分。其中,报废或转出新能源小客车的,每车给予8000元补贴;报废或转出使用1-6年其他类型乘用车(非新能源)的,每车给予8000元补贴;报废或转出使用6年(含)以上其他乘用车的,每车给予1万元补贴。

除了北京之外,已经有众多省市出台了促汽车消费政策。

上海:

年内新增非营业性客车牌照额度4万个,按照国家政策要求阶段性减征部分乘用车购置税。2022年12月31日前,个人消费者报废或转出名下在上海市注册登记且符合相关标准的小客车,并购买纯电动汽车的,给予每辆车10000元的财政补贴。支持汽车租赁业态发展。完善二手车市场主体登记注册、备案和车辆交易登记管理规定。

山东省:

1、对在省内购置新能源乘用车(二手车除外)并上牌的个人消费者:购置20万元(含)以上的,每辆车发放6000元消费券;购置10万元(含)至20万元(不含)的每辆车发放4000元消费券;购置10万元以下的每辆车发放3000元消费券 。

2、对在省内购置燃油乘用车(二手车除外)并上牌的个人消费者:购置20万元(含)以上的,每辆车发放5000元消费券;购置10万元(含)至20万元(不含)的,每辆车发放3000元消费券;购置10万元以下的,每辆车发放2000元消费券 。

3、以报废旧车购置新车(二手车除外)的,对第一条至第二条购车的个人消费者,每辆车发放的消费券金额增加1000元。

4、省财政安排不少于5000万元,对6月份限额以上汽车类零售额实现正增长:对全省贡献率前三位的市,每市给予1000万元奖励;对其他实现正增长的市,每市给予500万元奖励。各市奖励资金用于发放消费券。

中国车市正进入激烈的淘汰赛

今年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多位车企高管表示当前中国车市正进入激烈的淘汰赛。  在这一淘汰赛中,头部车企如特斯拉、比亚迪等推出更有竞争力的产品价格以增强头部效应,传统车企如长安、长城等加速向新能源汽车转型,被掉队言论裹挟的蔚来和小鹏则通过降价或下调新品售价以求扭转颓势。  

尽管5月车市逐渐出现回暖迹象,但价格战不一定会因市场的复苏而结束。有车企高管表示,当前市场极度混乱,很多车型一看就是没有利润的,但是大家都在卷价格,为了生存不择手段。  

“中国汽车行业头部效应越来越明显,最多到2025年,中国的月销过万的企业可能只有8-10家,新能源时代的到来已经成必然。燃油决定生存,混动决定生死,电车决定未来。”奇瑞汽车副总经理李学用认为,车市价格战势必打到今年年底,甚至打到明年,车企必须做好决战20个月的准备,到明年年底,就能看出来中国汽车市场到底谁能活下来。  

“市场因素引起的价格调整,个人认为现在还没有结束,还有相当长的时间会呈现价格的调整,只有供需接近于基本平衡的时候,这个价格调整的机制才不会产生作用。但目前车市总需求并没有较大的突破,而供给侧,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结构性变化。当燃油车需求在下降,供给又没有随着继续下降,那价格一定是在下降。”长安汽车总裁王俊指出,从表面上来看,价格调整的力度和集中度会放缓,但从总体上看,今年车市总需求不容乐观。  在业内看来,国内车市越发内卷的情况下,车企不断下调售价主要是为了进一步提升销量。  

“2025年可能汽车行业格局已定,必须要在这个阶段之前有一席之地。”零跑科技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是拼杀阶段,对一个企业来说,这是一个在增长的市场,量是更重要的,首先要保证市场占有率。“市场第一,兼顾毛利。”  

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也强调销量规模的重要性——“汽车行业淘汰赛刚刚开始,300万辆的年销量规模将只是汽车公司的入场券。300万辆是中高端车型的生死线,中低端车型需要500万辆。”  

赛力斯集团董事长(创始人)张兴海认为,未来百万级产销规模将是新能源汽车的门槛,赛力斯短期目标为50万台一年的产销量,长期目标则是瞄准每年百万级的产销规模努力干。  

尽管销量规模至关重要,但并非所有的车企都选择加入价格战。“像我们这种新创公司,不能盲目参与价格战”,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CEO张勇认为,如果产品没有毛利,企业没有足够的现金流,盲目的陷入价格战是对用户的不负责任。“卷两年之后,你不在了,买了你车的用户怎么办?”在他看来,既要保持产品拥有足够的竞争力,也不盲目参与价格战。  

“价格战打来打去,想‘找死’的企业就早点降价。”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呼吁,从国家层面规范行业竞争,避免地方保护性的无序价格竞争,切实稳定汽车市场和价格预期,为汽车行业建设真正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夯实基础。 

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麦肯锡中国区汽车咨询业务负责人管鸣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价格战其实是各家公司在市场的快速变化中调整自身策略、适应新的发展的市场行为,这在过去十几、二十几年一直在发生。汽车产业的上半场是资格赛,下半场是淘汰赛,现在淘汰赛已经打响,这场席卷全国的价格战不过是汽车产业整体转型的一个侧面,但背后也蕴含着汽车市场消费趋势的变化。

燃油车怎么办?

全球新能源汽车总销量已从2018年的200万辆上涨至2022年的超1000万辆,占有率也从2020年的4.2%涨到了2022年的14%。根据高盛的预测,2040年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将飙升至7300万辆。预计2025年新能源汽车在全球汽车销量中的占比将达到16%,2030年达到33%;2035年新能源汽车占全球新车销量的比例将突破50%的临界点,到2040年,这个数字将升至61%。

燃油汽车处境不同,高端燃油车会出现涨价的情况,中低端燃油车快速改款,并出台较大的优惠措施。未来2年的时间,是新能源车和燃油车的争斗。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