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破圈背后,3D虚拟人的真风口时代到了?

对于参与其中的玩家而言,一场全新的技术浪潮或已经来临。

文|刘旷

近年来包括ChatGPT、虚拟人等在内的一系列技术的爆发,让整个产业界重新燃起了对新技术革命的信心。面对扑面而来的“超级风口”,很多企业的心态却是“愈加复杂”:一方面风口带来的产业机遇人人向往;而另一方面,很多言过其实的“科技”一再被证伪,谁也不愿意去做那个“风口上的猪”,这种心理也反映在人们对待虚拟人行业的态度上。

在很多人看来,今天的虚拟人就如同当年的互联网一样,仍只是停留在“工具”范畴,尚不具备颠覆产业的磅礴伟力。但从内外各种新条件来看,当下虚拟人的产业化和商业化,正在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虚拟人商业价值日渐凸显

近年来,元宇宙概念风靡世界,形形色色的虚拟人也不断进入人们的视野。早在2021年,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在抖音上发布了第一支短视频,迅速获超300万赞,引发持续关注;而在2022年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上,以邓丽君为原型的虚拟人与现场歌手周深合唱《小城故事》、《漫步人生路》等歌曲,实现了跨时空的同台合唱;北京冬奥会期间,央视新闻联合百度智能云推出的AI手语虚拟主播,准确及时地进行赛事直播,成为听障群体“智”听新闻的伙伴。而在虚拟人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于更多领域的背后,与虚拟人行业本身成熟度和消费者认可度的提升不无关系。

首先,从技术层面来看,虚拟人产业化的条件已经成熟。目前虚拟人的主流技术驱动路线,主要可以分为人工智能驱动和动作捕捉驱动,目前这两种技术路线分别对应不同的应用场景。比如,人工智能驱动型虚拟人,主要应用于新闻播报、客服、讲解等场景,动作捕捉型虚拟人,则适合于MCN机构营销、直播、虚拟主播等互动性强的场景。

另外,目前虚拟人产业链也已经开始走向成熟,并形成了由上游制作、渲染工具,中游的虚拟人驱动与运营,下游的场景应用一起组成的完整虚拟人产业链生态图谱。如今在虚拟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加持下,虚拟数字人不断进化,形象越来越逼真,应用的范围越来越广,商业价值持续提升。

其次,用户对虚拟人的接受度和认可度逐渐提升。根据营销机构“网红营销工厂”针对美国消费者的一项调查,有超过一半的消费者在社交媒体上关注至少一位虚拟网红,有35%的消费者购买过虚拟网红推销的产品。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网民对虚拟人了解和关注程度提高,关注度从2021年的63.6%上升至2022年的87.8%。可见,随着虚拟人技术的成熟,正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虚拟人的商业价值。

“真”虚拟人正在变成现实

事实上,在外界高度认可的情况下,有一批更加大胆的厂商,正在为推动虚拟人走向更加宽广的应用领域而努力。比如由MMC工作室制作的超写实虚拟人——李星澜,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游戏NPC,而是一个真正的虚拟数字人了。它除了能够在游戏中引导玩家,还能够在游戏之外,发抖音、接代言、做主持人、领奖看秀更是不在话下。在李星澜身上,人设灵魂、外形皮囊和AI内核实现了完美统一,这让它与以往的所谓“数字人”完全不同。

而MMC工作室,绝对不是业内第一个想要这么做的公司。作为虚拟人领域的“佼佼者”,魔珐科技在最近的发布会上,提出了“3D虚拟人”的概念,并将其明确化为三个特征即具备3D形象、能够互动表达、具备专业化能力。这里面每一个要求都对着两个事情:一是技术实力;另一个是应用场景。

从技术层面来说,这样的虚拟人已经实现了完全的AI驱动,并且在动作捕捉等多重技术的加持下,其形象、动作已经无限贴近人的实际生活。从行业来看,过去行业内的所谓“虚拟人”,要么就是有形象但是由手工制作的特效人物或者虚拟偶像;另一类则是由AIGC驱动但无形象的AI助手,大众最熟悉的要数ChatGPT了。而按照魔珐科技的定义,3D虚拟人需要“既有形象,又由AIGC生成”,这使其能力与以往的虚拟人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一来,它从技术上实现了突破,可以实现大规模复制,具备了产业化的基本条件。二来,它的智能交互无限接近于人类的水平,整体的体验与以往唇形技术支持的虚拟人完全不同,它实现了完全的“形神兼备”。这些变化或从底层重塑虚拟人产业,并对各行业产生全新的影响。

从应用场景上来看,3D虚拟人具备了跨终端的应用能力,能够在更加宽广的范围内服务好大众。3D虚拟人可以通过现有的手机、电脑等各种终端,并且7*24小时不间断在线给用户提供服务,我们可以随时体验到真人一样的面对面服务,这意味着3D虚拟人真正将“虚拟人”的适用范围,从部分行业拓展到了更宽广的领域,虚拟人行业或将因此迎来剧变。

Vision Pro成全新催化剂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最新发布的Vision Pro,推出了3D版的FaceTime功能和3D视频功能,这意味着虚拟人应用将在这款号称“革命性的产品”中得到应用,这或将会给行业的发展带来全新催化剂。

首先,3D视频功能的实现,使得原先的视频生成方式发生改变,由此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全新的改变。过去2D视频通话时代,人们的聊天尚未突破现实与虚拟的壁垒,然而到了3D视频时代,人们则可以通过3D视频通话,体验到彼此面对面交谈的乐趣。其本质是通过高分辨率传感器、数十个景深扫描传感器以及其他显示器,实时生成3D模型。然后通过光场技术将三维内容直接立体展现在平面屏幕上,让用户感受沉浸式体验。

由于该技术的实现,3D视频可以进一步被应用于更多场景之中。比如,用户可以用3D视频记录自己与家人、朋友相处的影像,思念朋友的时候可以重新借助3D影像,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彼此相处的点点滴滴。在工业领域,工厂设备的调试可能不再需要专家来回跑一次又一次,只需要他将自己调试的过程上传到头显设备中,工厂这边就可以自行进行调试工作,而且工人还可以通过3D影像完整地看到整个过程。除此之外,它还可以应用于教育领域,使“言传身教”真正变成现实。

用3D视频去记录一个人的动作、声音和行为,再把足够多的3D视频给到AI训练,可能就会得到一个3D版的虚拟人,让离开的人也可以重新以数字体的形式存在,与我们交流、表达。

其次,3D Face Time虚拟人将虚拟与现实世界再次打开,将人们的视听体验继续拉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比如,用户可以借助头显设备走进入MR设备中的虚拟世界,如用户可以以虚拟人的方式走进恐龙世界,近距离感受恐龙,甚至可以触摸恐龙,看到恐龙的牙齿等等,这是苹果赋予vision Pro的功能应用。

诸如此类的3D影像带来的超沉浸式体验,必然会给整个虚拟人行业带来全新的机遇。考虑到空间计算中,三维虚拟人将会作为交互媒介,扮演像移动互联网中“ID”一样的角色,其实际作用还会更大。而且由于虚拟人具有外在形象和内在智能,往往具有更多的功能效用,这意味着在苹果开创的这个新时代,虚拟人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虚拟人的“大航海时代”到了?

以虚拟人自身蕴含的巨大潜力来看,当下围绕3D虚拟人的应用只是开始,未来伴随着虚拟现实、人工智能、5G应用、云等诸多技术的发展,虚拟人或许已经走到了一个逼近产业化的全新时代。

首先,随着虚拟人的应用领域不断扩大、商业模式不断丰富,产业“造血能力”不断增强,整个行业正在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根据类型的不同,虚拟人的制作成本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制作周期从15天到3~4个月不等,超写实的虚拟人的制作费用相对较高,可能高达上百万。不过随着超写实虚拟人在AIGC加持之下,可以快速生成IP形象和解放模特的服饰、表情和动作,为创作者带来极大的便利。以往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来设计和塑造角色形象的过程,现在可以通过AIGC虚拟人的帮助迅速实现,极大地节省了创作者的时间和成本。

在收入端,虚拟人厂商通过建模和渲染等技术,收取虚拟数字人及其相关场景的一次性制作费用;通过动作捕捉、面部捕捉和人工智能技术,实现技术授权使用费;通过打造聚合技术平台,收取平台使用费等,已经成为虚拟人行业经过验证确实可行的商业模式。总体来看,无论是成本端的下降还是收入渠道的增多,都意味着虚拟人的商业化通道逐渐打通,过去困扰行业的“商业化不足”难题,正在逐渐得到解决。

其次,随着虚拟人数字资产价值的凸显,正有越来越多的新玩家,以及行业企业推动虚拟人在产业的落地,其想象空间正在持续放大。从最早的传媒、游戏,再到后来的金融、体育、教育,再到如今逐渐进入工业领域,虚拟人的行业版图正在持续扩大。在供应端,除了早期的初创企业之外,包括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百度等行业头部企业,都已经开始纷纷发力该领域,推动虚拟人行业的持续进步,由于其总体实力更强,因而其对虚拟人产业供给端的改善也将会更大。

而随着虚拟人在供给、需求、商用等各环节环境的持续改善,虚拟人行业也将迎来空前的红利。对于参与其中的玩家而言,一场全新的技术浪潮或已经来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