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手机、建电站,蔚来“烧钱”上瘾,是否会反受其累?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蔚来的未来依然值得期待,但业绩和销量才是基础。

文|览富财经

传闻已久的蔚来手机终于现身了。

9月21日,在NIO IN 2023蔚来创新科技日上,蔚来旗舰智能手机NIO Phone正式发布。这也是吉利收购魅族后,汽车和手机融合的一次典型尝试。

对车企跨界手机的利弊,并没有正确的答案。蔚来发布新手机,是不务正业还是长期主义,也尚未有明确的结果。

就在两天前,蔚来汽车宣布拟发行总金额5亿美元的、于2029年到期的可转换优先债券,以及总金额5亿美元并于2030年到期的可转换优先债券。

受此消息影响,蔚来9月20日美股大跌17%;收盘价8.55美元,市值152.07亿美元。同一天,蔚来港股大跌11.86%,公司收盘价为69.1港元,市值为1224.75亿港元。

蔚来手机,鸡腿还是鸡肋?

2022年2月,蔚来被曝造手机,引发广泛关注。外界质疑,蔚来在造车亏损的情况下,为什么要烧钱做手机?

“这肯定不是因为手机公司都在造车,也不是因为蔚来现在汽车不赚钱,要去靠手机盈利。”发布会上,创始人李斌公开回应了外界好奇已久的问题,“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用户需要一款与蔚来汽车无缝连接的手机,我们要做让蔚来汽车产品更好用的手机。”

据介绍,蔚来手机尺寸为6.81寸,采用曲面屏设计,搭载了高通骁龙8 Gen 2领先版处理器,最高可以选择16GB内存以及1TB存储空间组合,以及三个5000万像素的后置摄像头,支持超充和无线反向充电,性能版售价为6499元,旗舰版售价为6899元。

全球首创了“车控键”,实现了30项功能一键直达,包括:启动车辆、车辆召唤、遥控泊车、守卫模式、车辆状态查询、后备箱控制等。

通过NIO Link蔚来全景互联技术,NIO Phone让手机和智能电动汽车实现融合。该手机配备UWB超宽带技术,可取代车钥匙,并支持48小时内无电解锁。

“有了NIO Phone,车钥匙真的不需要再用了。”李斌很自豪。

“明明一个APP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去开发一个手机!”网友说得很直接。

一个更直白的问题是,谁会买?李斌强调,蔚来做手机并不是要去跟小米、华为竞争,逻辑不太一样。销量没太高期望,“如果有一半车主买,卖个几十万台就不错了”。

这和主流手机厂商动辄千万的年出货量不值一提。在性价比上,NIO Phone也并不占优势。

事实上,对于车企跨界造手机,外界一直存在争议。反对者如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他曾表示,汽车厂商去做手机是“吃饱了没事干”,汽车业做得不够大的时候,千万不要去做手机,因为一个商业模式最终不盈利都是耍流氓。

更多看好蔚来发展前景的人士则认为,蔚来汽车造手机是为了建立自己的护城河,打造一个以车为中心的智能出行生态系统,将手机、汽车、家电等智能设备连接起来,提升用户的忠诚度和黏性。

创新科技日上,除了发布首款手机,蔚来还展示了在电动汽车领域内的全面技术布局。蔚来全栈技术覆盖了芯片和车载智能硬件、电池系统、电驱系统、车辆工程、操作系统、移动互联、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能源、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和全球数字运营等12个关键技术领域。蔚来首次发布了名为“杨戬”的自研激光雷达主控芯片,具有高集成度、低能耗和强大的性能。

换电,另一场“豪赌”?

车型换代叠加国补退坡、行业价格战等因素,蔚来交付量在2022年四季度达到历史最好成绩4.01万辆后,开始下滑。

8月29日,蔚来交出一份糟糕的二季度财报。收入、销量、毛利率、现金储备均同、环比下滑,仅有车辆毛利率相较今年一季度小幅上升。

二季度,蔚来实现营收87.71亿元,是理想的三成,同比下滑14.8%。净亏损为60.558亿元,同比扩大119.6%。无论单季度还是整个上半年,蔚来汽车的归母净利润都创下了历史同期最低记录。

收入端下滑的同时,蔚来并没有减少投入。二季度,研发投入达到33.4亿元,多于理想的24.3亿元,也超过小鹏的13.7亿元。从2022年四季度开始,蔚来已经连续3个季度研发投入超过30亿元。

蔚来花在销售、一般及行政的费用为28.566亿元,比理想多5.47亿元,比小鹏多约13亿元。财报解释,费用增加的原因有三:一是销售职能人员成本增加;二是全新ES6等新产品的发布,导致销售及营销活动增加;三是销售及服务网络拓展导致相关费用增加。

NIO Power是蔚来服务的一个核心竞争力,主要包括两种,一种是充电桩,一种换电站。根据官方信息,截至8月31日,蔚来已累计布局换电站1,774座,充电站3,064座、充电桩18,025根。

对蔚来而言,这带来的好处是,将进一步夯实蔚来的服务与品牌护城墙。但是,补能体系的建设是一件周期长、投入大的工作。

据悉,一座二代换电站成本大概在300万元,三代换电站和二代成本基本一致。由此推算若1000座换电站全部建成,仅建设费用就需30亿,加之运营与维护成本绝不是一个小数字。

在行业分析师于盛梅看来,目前换电站建设各自为政,散、乱特征明显,国标建立后行业有望进入快车道,谁拥有先发优势,谁就能率先吃到商业化红利。

目前看来,蔚来换电模式短时间内还很难依靠自身去取得盈利。据东方证券测算,一般而言。换电站达到盈亏平衡点,利用率大概在20%时,即每站每天需服务88次才能勉强不亏本。根据蔚来副总裁沈斐的分享,蔚来换电站的盈亏平衡线大概在一天50-60单,目前蔚来换电站的日均单量为35-36单。

在销售端,根据官方说法,蔚来进一步扩充全国销售团队,按照3万辆/月的目标来扩展网点和销售人员;并对每一款车型建立了专门的销售团队。

这些投入也在确确实实的影响着蔚来的运营。2023年上半年,蔚来资产负占率高达79%,流动负债高达481亿元,对资金非常饥渴。

李斌曾说:“对我而言,创业是一件上瘾的事,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创办一家公司可能成功,也可能不成功,可能有小的成功,也可能有大的成功,但这个公司本身是没有尽头的。”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蔚来的未来依然值得期待,但业绩和销量才是基础,否则,资本市场只有选择用脚投票,蔚来的故事也将很快走到尽头。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