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视频号造铲子,微信瞄准“剪映”还是“妙鸭”?

微信还是想变成抖音。

文|新熵 古廿

编辑丨伊页

“剪辑工具会像相机一样,成为我们的日常需要”。站在剪映首届创作大会的演讲台上,负责人Kiki曾这么说。

一语成谶,在之后的2020年,包括B站、知乎、百度、腾讯等多家互联网大厂陆续通过并购、自主开发等方式,先后推出适配自身平台的剪辑工具。围绕短视频生产工具的竞速,甚至被看作大厂抢滩短视频之外的第二战场。

不过,数年间虽然参赛者众多,但无人能够撼动抖音旗下的剪映一丝一毫。

可能是眼看在短视频生产力的战场角逐上没有起色,近期微信再次升级了自己的战力。在此前已经推出的剪辑工具“秒剪”不温不火的情况下,引入另一个帮手“秒简相机”App,试图从拍摄环节就开始介入短视频内容生产。

从生产力的角度来看,全新推出的“秒简相机”可以配合微信旗下的“秒剪”App以及“视频号”平台,完成短视频内容“拍摄—剪辑—分发”的全流程,以同属于微信系产品的全家桶协同效应,对“抖音+剪映”形成短视频生态上下游的防守链。

不过防守往往是静态的结果,在动态的过程中,如何寻觅时机更好地发起进攻,可能才是微信选择亲自下场,试水相机类产品的另一个原因。

毕竟阿里旗下的妙鸭相机刚刚爆火过,作为AIGC赛道的前哨战,微信也需要一款产品来帮助团队“春江水暖鸭先知”。

01、再造一个“剪映”

来自“秒简相机”App官网的信息显示,目前这款产品仅推出了iOS版本。

苹果应用商店的信息显示,这款产品和腾讯视频、微信输入法、腾讯文档属于同一个开发者。从开发者信息上,无法看出秒简相机属于腾讯内部哪个事业群。但根据《北京商报》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秒简相机是微信团队开发的独立APP。

另外,从秒简相机的用户通过点击分享键,可选择分享至微信、朋友圈,也能看出秒简相机和微信千丝万缕的关联。

来自苹果应用商店的更新信息还显示,这款产品9月14日上线1.0版本,之后以一个星期迭代一个小版本的节奏,目前更新至1.0.2版本。高频的迭代,主要是为了适配近期苹果刚刚推出的iPhone 15系列机型。

因此,对于此时推出相机类产品,有网友评论称可能是微信自己也看不下去内置相机的乏味了,想要通过全家桶产品来补足自身的软肋。

对于微信相机功能单一的吐槽,一直以来就层出不穷。知名科技自媒体爱范儿在2018年还特意推送了一篇文章,介绍如何在微信内快捷启用苹果原生相机的攻略,使社交场景下的拍照分享更方便。

可能真的是为了弥补微信内置相机功能的缺陷,在苹果应用商店的产品介绍中,“秒简相机”主打“告别反复修图,按下快门就能得到满意的影像”的特色定位,在相机中增加了滤镜等影像美化功能。

其他产品功能上,秒简相机提供焦距预设、构图工具、高画质拍照、超级防抖等功能,可以从源头保证拍摄素材的高质量效果;还支持一键拼图、提供多种拼图排版,用来适配各种多图分享场景。

有内容创作者认为,相比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内置相机功能的丰富性,秒简相机的推出,可以用更丰富的相机功能,助力短视频内容生产者,降低创作门槛。同时也可以和此前的剪辑工具形成互补,构建以视频号为中心的内容生产工具流程。

工具自身的特色,是可以推动平台建立内容壁垒的。通常来说,如果内容平台想推动一个主题创作,往往就需要从内容生产源头去支持用户创作。

以今年五一期间为例,抖音和剪映联动,抓住“五一小长假”“520”等节点,陆续发布“拯救五一废片计划”“如何GET正确的秀恩爱方式”等视频创作模仿活动,同时推出“AI瞬息全宇宙”限时免费的特效玩法。

借助生产力工具的配合,通过用户创作的模仿跟风效果,在抖音相关话题#一秒解锁瞬息全宇宙#下的视频播放量超27亿次,快速形成平台在活动期间独具一格的内容风格之外,更进一步拉动了创作工具的下载量。

自有生态内的剪辑工具,同样可以推动平台的商业化。比如2023年4月,麦咖啡在抖音以剪映任务挑战赛的形式,围绕品牌相关话题展开短视频创作,最终收获总播放量超1.6亿的品牌曝光。

为商家有效赋能的效果下,作为生产力工具剪映也多次被单独写入巨量引擎出品的抖音商家经营手册相关报告中。对于微信视频号来说,不管是差异化的内容创作还是推动平台的商业化,显然都需要在短视频生产线的上游拥有一把更称手的“金铲子”。

02、一个AIGC实验室?

张小龙曾在饭否上揶揄道:“一个产品,要加多少的功能,才能成为一个垃圾产品啊。”不过伴随着国民级社交App的日益庞大,在微信十周年的公开课上,他不得不改口:“一个产品,要加多少的功能,才不会成为一个垃圾产品”。

因此也有产品从业者张衡认为:“微信推出摄影录像工具,是为更多的创新做准备。”在他看来,为了解决加什么功能的问题,微信过去采取在旗下独立App内进行功能创新,然后根据成熟度和用户需求评估,再将一些功能下放到微信的产品功能上新的策略。

以微信公众号为例。最近半年内,微信先后上线了划线分享功能和听文章功能,前者和微信读书中的划线功能类似,可以看作是微信读书中相关功能的调优适配后的结果,后者一定程度上借鉴了微信听书的功能和用户需求。

类似的做法,也是智能手机厂商的惯用手段——在更具灵活度的独立产品上做创新,之后再把不错的功能下放到全系产品线。对于微信来说,自由度更高的独立App,实际上扮演着“创新实验室”的角色。

过去,微信的功能上新主要集中在图文形式的内容。如今来到以视频号为核心的内容生态下,自然也需要更丰富的相机类产品,来探索更具创新的拍摄功能。

不仅如此,从未来产品演化的角度看,当下的微信也需要一款可以承载AIGC前哨战的产品,相机类产品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比如阿里旗下的妙鸭相机,就诞生于员工内部组建的“AIGC破壁行动小组”的兴趣群,之后经过三个月的打磨,最终7月中旬上线成为一众AIGC应用中的爆款。

字节同样也在AIGC上早有布局。先是抖音生态内的剪映出现在6月20日国家网信办发布的深度合成服务算法的备案清单中,面向旗下众多App提供AIGC的生产能力。

同时根据公开信息报道,剪映也正在手机和电脑端内测数字人功能,通过数字人模板,覆盖中青年男女群体,涵盖国风、优雅、休闲、青春等多种风格,为每个数字人匹配与其性别、年龄和风格相符的嗓音。

采用这一功能,可以更进一步降低创作门槛,用户通过在视频中插入数字人形象,输入文案后由数字人自动播报。据悉该功能预计于9月底正式上线。

有意思的是,可能是由于剪映在生产力工具的头部效应,在拾象科技的一次内部分享中被提及时,和Midjourney一起被列为内部最关注的几个AIGC产品。

大势之下,即使马化腾强调在大模型上不着急,但是不久前依然发布了自研的混元大模型。在面向C端的产品上,显然也需要一些产品来进行探索。

微信之夜上,张小龙表示微信输入法的目标并不是在短期之内能获取多少用户,而是因为输入法是文字表达的入口,并且输入法必然越来越智能,并可能出现新的输入形态,所以还是值得投入去做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秒简相机更有瞄准阿里妙鸭相机的意味。

先不管终点是什么,从出发点上看,此次推出的妙鸭相机依然保持了鲜明的微信特色。和微信输入法一样,该产品同样强调隐私性。用户无须注册登录就能使用,而且所有影像数据都只保存在用户的手机相册,不会上传至云端。

2021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提到微信做输入法的初衷:用户隐私是用户体验的一部分,微信自己做输入法,“至少在安全性方面,我们可以做得足够好”。在他看来,微信可能是中国互联网最注重隐私保护的产品,不会留存聊天内容。

在AIGC时代,探索用户的隐私保护,或许也是微信所选择的另一种属于自己的优势路径。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