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是必然!”原酒行业共识,川酒怎么破?

转型、抱团成为原酒的“解题思路”之一。

文|云酒团队

近日,阿里资产平台显示,贵州一批基酒即将开启法拍流程,共计基酒数量超700吨,总价超2300万元。

实际上,法拍基酒并不是新鲜事,随便打开拍卖平台,就能看到进行法拍的基酒数不胜数。此番现象,不由得让人开始关注原酒产业与原酒企业的发展走向。事实上,关于“危机”的说法,很长一段时间包围着原酒行业。

产品卖不掉、资金链濒断,原酒难是必然?

2020-2022年,四川省白酒产量分别为367.6万千升、364.1万千升、348.1万千升,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整体产能占全国52%。

白酒总体产量持续递减,并不断向优势企业集中,这对曾经以原酒为主要业务的四川原酒企业来说,带来了发展的挑战。

实际上,自从2017年全国白酒产量到达顶点开始下降之后,原酒企业的渠道就开始缩减。同时随着全国范围内主流酒企迎来一波一波的扩产增能,原酒企业的订单也急剧减少。

四川的原酒企业自然也没能逃过此番“危机”。

邛崃某原酒企业董事长张维(化名)曾向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表示,进入2019年,公司营收未降,但利润下降了15%,已经处于盈亏平衡边缘。他还补充道,2019年前三季度,成都产区的原酒企业,除个别规模以上酒企之外,整体较为低迷。

据当地业内人士介绍,当时的邛崃、大邑、崇州等以原酒闻名的产区,原酒企业约半数处于停产状态,一些在开工企业也只是完成小额订单。

“如果中小酒企继续主攻低端原酒,毛利率下降到10%-20%,附加值很低;如果企业希望进行通过技改,增加存储年份提升酒质盈利,投入大,利息高,企业几乎无法承受。”张维说道。

原酒企业们也深知,转型是必然。但最大的困难却是资金链跟不上转型速度。

几年前,几乎各大银行都有专门的贷款专员攻关酒业,中小原酒企业可通过原酒质押拿到贷款,而现在随着行业风向转变,原酒企业融资难度大大增加,更多企业主只能选择民间借贷艰难求生。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中小原酒企业,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危机”。有业内人士表示,原酒企业难是必然,这是行业淘汰低端产能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品牌化+C端化+产区化,四川原酒的“自救秘诀”

数据显示,四川原酒产量占中国原酒产量的40%,浓香基酒的产量占白酒行业的95%,酱酒基酒的产量占白酒行业20%,清香型白酒的产量占行业8%。

“真正的四川原酒,即传统纯粮固态发酵工艺生产出的原酒,在整个全国白酒产业中依然具有优势竞争力,依然是整个行业的稀缺资源,这是四川原酒乃至品牌酒的底蕴所在,也是四川白酒产业长盛不衰的信心源头。”

在谈到四川原酒优势时,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首席顾问、创会理事长王少雄这样表示。

品质优势,是四川原酒坚持转型升级的“底气”。在品质基础之上,原酒企业们开始探寻品牌化转型。其中,承托品牌化战略的重要抓手,便是C端化。

面对挑战,以高洲酒业为代表的原酒企业开启了转型之路,即从“面向B端售卖”的原酒企业,向“面向C端售卖”的品牌酒转型。高洲酒业近年来便开拓了“高洲”“金潭玉液”等系列品牌酒。

此外,光良以邛崃一家中等规模原酒企业为起点,上市仅3年时间,就已实现累计销量过亿瓶的成绩,被行业视为新黑马。

品牌化、C端化,成为原酒企业破局的关键;而产区化,则成为原酒企业长远发展的“捷径”。

2021年,四川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主持评选了“四川省原酒生产企业20强”,以此打造四川原酒的行业标杆和典范,提升原酒产业的美誉度和竞争力。

这是川酒历史上首次有官方背书的原酒头部企业评选,反映出四川对原酒产业给予的期望,并力推原酒产业转型升级的决心。

以原酒20强榜首的川酒集团为例,其通过助力中小酒企“抱团”发展,打造“中国白酒之芯”的经验——从发展原酒入手,促进原酒产业集群化、标准化、规范化和品牌化发展。在四川四大白酒产区(泸州、宜宾、成都、德阳)全部布局了生产基地,联合省内外酒企260多家,窖池数量5万口,其中30年以上窖池2万余口,这是一次规模集群化发展的新样本。

在“原酒20强”榜单发布的基础上,协会注重打造宣传“原酒20强”品牌、“原酒20强”地理标志、四川原酒标准体系建设、人才梯队培养、基层酿酒工人地位提升、讲好川酒故事、制定行业公约等,将原酒企业规范管理。四川原酒也以此为节点,不再“单打独斗”,而是依靠川酒产区影响力,强势发展起来。

产区化+品牌化+C端化,成为四川原酒的“超车秘诀”。

从“原酒20强”,到“原酒梦工厂”

解决原酒出路,川酒企业做的不止上述工作。

在“原酒20强”集体抱团走向高速发展路径之后,川酒集团准备在四川的泸州、宜宾、成都、德阳等主要白酒核心产区重点打造“中国原酒梦工厂”。

同时,按照泸州市委九届六次全会提出“高水平建设以川酒集团为龙头的优质原酒核心产区,加快建成世界级优质白酒产业集群”的工作部署,川酒集团以泸州市率先起步,在泸州核心产区,川酒集团除古蔺“酱香原酒梦工厂”,还将推进泸县“浓香原酒梦工厂”、纳溪区“清香及成品酒定制梦工厂”2个项目。

其中,通过泸县“浓香原酒梦工厂”,整合泸县周边的原酒资源,推动泸县原酒全产业链协调发展,用3-5年时间实现产能15万吨、营收50亿元、利税10亿元,擦亮泸县“中国原酒之乡”名片;通过纳溪区“清香及成品酒定制梦工厂”,辐射江阳区、合江县,整合周边清香型原酒产业资源,组建清香原酒和定制酒产业带,实现产能5万吨、营收30亿元、利税6亿元,带动上下游产业全面发展。

此外,为不断夯实“中国最大原酒生产商供应商”的地位,规划显示,川酒集团将从三大方向实现:

一是打造“中国原酒梦工厂”,实现产能的扩充;

二是推进多样化赋能,抱团中小酒企“成群”发展;

三是适应市场化转型,蹚出原酒新型发展模式。

抱团,早已成为四川原酒谋发展的共识。

早在2022年3月,川酒集团就发起了“川酒集团原酒产业发展联盟”,联合成都、宜宾、泸州、绵竹四大川酒主产区的优质原酒企业共同成立,凭借“众行远”的共创理念和川酒振兴的契机,以“联盟”的形式聚集力量和智慧。

可以说,在白酒行业里,没有哪一个地方像四川这样,将原酒产业提升到战略层面。

当下,四川原酒虽然已经在转型升级方面抢跑,但中小原酒企业问题仍然存在。

从现状来看,川酒原酒企业的生产及销售规模虽然占比较大,但从市场的发展角度来看:对原酒的需求整体呈现减弱态势。尽管高品质老酒、基酒依然是资本与市场的追逐方向,但业务单一、资产重的特征,必然形成更高集中度的市场表现。

转型、抱团,仍然是四川原酒的重要规划之一。

除四川外,全国范围内的原酒企业,随着中国酒类整体产能的不断萎缩、酒类消费结构的升级,普遍面临企业自身品牌溢价有限,缺乏稳定的客户市场的生存难题。而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些问题将会持续凸显,对中小原酒企业或将形成“致命打击”。

通过四川原酒企业一路从困境到破局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若想转型成功,一方面需要依靠企业自身积极谋求新出路;另一方面,则是需要抱团发展,形成一股品牌力量,从而带动当地企业跳出框架。

若以四川原酒的发展为样本,或许能带给更多正在遭遇困境的原酒企业一些全新解题思路。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