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酒投产季,冰火两重天

“分化”加剧,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

文|云酒大数据中心

核心观点:

云酒大数据中心综合各酒企官方报道梳理发现,酱酒头部企业仍在持续加码产能,部分酒企产能达到了历史上的新高度,产能规划雄心不小、体量很大;但与此同时,中小企业却表现出不一样的情况,不少企业减投甚至不投,“投产季”冰火两重天的特点十分突出。

从仁怀与全国酱酒企业数量的变化对比中不难看出,仁怀外围增量更为显著,今年生产企业注册又有所增长。能否实实在在下沙投产,跟还是不跟?已经成为众多酱酒企业当下的迫切命题。

据业内人士向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估算,2023-2024年产季(指2023年重阳下沙投料生产),仁怀产区从投产酒厂数量讲,预计减少40%。

从行业层面来看,许多酱酒企业对于今年的下沙比较谨慎。

云酒·中国酒业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知趣营销总经理蔡学飞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虽然没有具体的数据,但是市场普遍认为,全国性的酱酒下沙量保守估计下降15%-25%。

在重阳节前后,行业活动最多的还要数“下沙大典”。企业通常通过重阳下沙大典活动,向外界传达品质追求,而在今年特殊的行情下,则也有了更深的意味。

能否实实在在下沙投产,跟还是不跟?已经成为众多酱酒企业当下的迫切命题。

“微观”下沙,大量企业减产或不投产

事实上,从2022年开始,部分酱酒企业就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减产。经历了迅猛的增长后,酱酒企业在投产层面开始分化,大致呈现“头部企业投产提速,二线企业持续跟进,中小企业减产、停产”这一态势。

今年年初,酱酒研究专家周山荣就曾表示,酱酒在财税方面的占比结构,让不少中小企业及部分规上企业都受到强力挤压。加之今年的市场情况,有可能今年重阳有大量企业会减产或者不投产,整体形势非常严峻。

有行业专家指出,当前酱酒企业销售压力巨大,多数企业完成既定的年初目标很困难,至少一半的企业是不可能的;库存问题依然严重,即使销售旺季到来,渠道商很难真正走完最后一公里;除极少数品牌和酒企外,绝大部分的企业,尤其是品牌企业价格在倒挂。

行业的结构性转型升级,市场的受阻,也传导至酱酒的生产领域,包括基酒生产、原料种植、酒类包材等。

图源:今日仁怀

对此,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抽样调研了数家酱酒企业,既有规上酒企,也有中小酒厂以及部分小作坊,确实存在上述情形。此外,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也在仁怀农村地区了解到,今年的红缨子高粱存在一定滞销的现象,往年酒厂大都不拒细流,好坏都收购,今年对品质则挑剔许多,其中也反映了原料供需矛盾的变化。

虽然仁怀投产企业数量锐减,但并不意味着产量会下降,甚至是有所提升。

事实上,得益于产区布局结构上的调整,仁怀酒企在基数上变化很大。三年来,仁怀白酒企业数量实现了较大幅度的下降,近千家酒厂被整合,目前仁怀酒企总量已控制在千家以内。在这一过程中,小微酒企和家庭作坊是重点整治对象。

2020年,仁怀共有大小生产酒企近1800家,这一数据在2023年初为不到1100家。此外,从2021年以来,仁怀市酒类销售公司数量正逐步减少。这里所说的酒类销售公司,是指没有真实产能、靠贴牌的销售公司。

“减与增”的逻辑

据仁怀产区方面表示,仁怀酒企减少不仅仅是数量的减少,而是整合了一批没有手续、不符合规范、市场上没有竞争力、小而弱的企业,例如不少僵尸企业。

在仁怀产区走访过程中,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发现,除仁怀名酒工业园区按照规划稳步推进外,在茅台镇酒企集中的核心区域,如上坪村、下坪村、椿树村、元木岩村等区域,一些小企业、小作坊已被拆除和整合。

正在建设中的肆拾玖坊兰家湾酿酒基地,是仁怀市茅台镇兰家湾白酒产业综合整治示范项目之一。一年前,这里还是18家白酒作坊的所在地。

通过仁怀白酒产业综合治理行动,贵州肆拾玖坊酒业有限公司作为新的市场主体拿到了这块集中的土地,并对其进行全新的规划布局。

据了解,该项目共设计有15个标准车间、826口窖池,项目建成后可实现年产能1.2万吨、年销售收入50亿元。第一批次的八个车间今年也将实现投产。

地方酒企经过一年多的深度调整后,一些保留的小企业实现了规模的较快增长,一些企业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合作伙伴也实现了较好的增速,仁怀白酒行业实现了平稳较快的增长。

周山荣表示,综合来看,以茅台镇为代表的酱酒市场整体仍在良性发展,在产量、质量、市场等方面做了充足的准备,完成了积淀,也初步实现了结构性调整。“事情都是相对的,经历过这一轮调整,好的品牌、好的品质、好的口碑等对于消费者来说依然是有吸引力的,因而这样的品牌也有市场和机会。”

在这一轮调整中,仁怀产区虽有酒企下沙量减少的情况,但整体效益上却实现了较高水平的增长。而仁怀产区的表现,也折射了整个酱酒产业的发展趋势。整个酱酒产能布局,仍在扩大。

新一轮产能布局,茅台镇落后了吗?

当仁怀产区深度盘整之际,酱酒产能布局之势也在外围逐步放大。

云酒大数据中心联合天眼查进行数据调研显示,截至目前,全国现存“酱酒”相关企业8450余家;近三年(2020-2022年)新增注册企业(生产方向)分别为550余家、1080余家以及850余家;另外,2023年1月-10月27日,新增注册企业(生产方向)930余家;

其中,近三年(2020-2022年)新增注册企业(销售方向)分别为180余家、240余家以及220余家;另外,2023年1月-10月27日,新增注册企业(销售方向)210余家;

而单从仁怀来看,截至目前,现存“酱酒”相关企业1240余家;其中近三年(2020-2022年)新增注册企业(生产方向)分别为160余家(2020年与2021年并列)以及90余家;另外,2023年1月-10月27日,新增注册企业(生产方向)100余家;其中近三年(2020-2022年)新增注册企业(销售方向)分别为8家、6家以及4家;另外,2023年1月-10月27日,新增注册企业(销售方向)1家。

从仁怀与全国酱酒企业数量的变化对比中不难看出,仁怀外围增量更为显著,今年生产企业注册又有所增长。

此外,云酒大数据中心综合各酒企官方报道梳理发现,酱酒头部企业仍在持续加码产能,部分酒企产能达到了历史上的新高度。部分企业虽然没有公布投产数据,但从其产能规划来看,雄心不小、体量很大,将对未来格局产生影响。

根据上表大致测算,仅头部酒企2023-2024年度投产量已超30万吨;主流酱酒企业规划产能如果全部释放,将深刻影响酱酒格局;酱酒热从仁怀传导至整个赤水河,乃至广西、湖南、山东等产区酱酒也在升温。

值得注意的是,在主流酒企持续加码产能之际,仁怀中小企业未来发展空间将进一步压缩,减产或停产趋势势必会加剧。在这一过程中,仁怀产区政府将充分发挥主导作用,进一步推动酒企整合兼并,培育更多、更具竞争力的规上酒企,形成产区强大的品牌集群。

针对当前的扩产,中国精细化管理研究所所长汪中求建议,很多酒企应该有很好的抑制性,防止自己扩大产能的冲动。即使产能扩大了,也要根据实际上的现金流的情况来谨慎投入生产,要注意自己的扩产的决策,一定谨慎又谨慎。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