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创始人失踪,纯直播不再是好生意

直播行业仍然不算是夕阳产业,但纯直播平台的路,确实正变得越来越不好走。

文|投资者网 侯书青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称,直播平台斗鱼董事会主席兼CEO陈少杰目前已失联,时间约为3个星期。而据支点财经的消息,斗鱼公关部门称:“斗鱼没有对外确认,失联是未经证实的消息,信源不明。”

陈少杰上一次公开露面,已经是8月的事情了。

最初的消息,或许来自于一个名为“社交产品法务合规”的公众号,该公众号发文称有直播平台负责人因涉嫌开设赌场,被四川某地机关抓捕,但没有明确指出是哪一个平台。消息传出当日,斗鱼盘中最低跌超13.35%,一度低至0.81美元,创历史新低。

此次传闻之所以被传得看上去颇为可信,大概是因为斗鱼以往的新闻中,多被贴上了“涉黄”、“涉赌”的标签。从法律上看,平台上出现违规直播内容,平台负责人难辞其咎。而从直播平台的商业模式上讲,每况愈下的竞争态势、公司业绩和巨大的利益诱惑,或许是斗鱼多次以身犯险的原因。

扑朔迷离的信源

梳理传言的来龙去脉,以及斗鱼在内容合规问题上的往期表现,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那么多的媒体没有对“被查”一事表示出明确的疑惑。但也能看出,稍早前传出的相关消息,可能包含着不实信息,至少它不是一则专业、严谨的新闻。

关于此消息最早的可信出处,可能是一个名为“社交产品法律合规部”的公众号,该公众号在10月13日发布的一篇文章中,透露称“近期有大型直播平台负责人因涉嫌开设赌场,被四川某地机关抓捕”。

但经《投资者网》确认,名为“社交产品法律合规部”的公众号并不存在,只能找到一个名为“社交产品法务合规”的公众号,在该号的简介中,自称由垦丁律所创立,历史上也没有使用过“社交产品法律合规部”的名字。

有意思的是,11月6日, “社交产品法务合规”也发布了一篇类似内容的推文,内容来自封面新闻,标题是“斗鱼方面证实CEO陈少杰失联已近三周”。文中称有多方信源透露斗鱼董事会主席兼CEO陈少杰失联,在向斗鱼方面求证后,证实了陈少杰失联的消息。

翻找“社交产品法务合规”的往期推文,发现它在10月13日并没有发布跟斗鱼有关的内容。但当日的第二条推文,是一则邮件订阅广告。客服会定期向订阅用户的邮箱中发送社交赛道上的法律资讯。

严格上讲,这种封闭度颇高的消息发布方式,比较难以核实。或许最早的消息正是通过邮件订阅的途径传播出来,也有可能,该公众号删除了相关推送。

看到这里就能明显发现,这则传闻处处透露出一股谣言的味道。

11月7日,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跟进,这则消息也有了官方的答复。有人向斗鱼方面核实情况,公关部门称“斗鱼没有对外确认,失联是未经证实消息,信源不明。”

无论陈少杰现在身在何处,他确实很久没露面了:上一次公开露面还是二季度财报电话会。斗鱼近年来在大众眼中的形象,也为传闻披上了可信的外衣。

曾被监管部分约谈

将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往前翻一翻,就能找到答案。前些年,斗鱼就已经多次因为直播内容涉黄、涉赌、为非法软件引流等原因被监管部门约谈。

比较有名的“彡彡九户外”案,从全年50余万起案件中脱颖而出,入选了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2022年度十大典型案例和十大优秀司法建议,也是由公安部督导办理的全国首例直播平台涉赌案件。

相关账号在2017年3月-2020年9月期间,利用斗鱼上线的“粉丝福利社”、“幸运宝藏”等功能玩法,变相吸引粉丝下注。涉案的付某龙等人通过事先设置抽奖奖金金额、份数的方式,用平台提供的活动邀请粉丝抽奖。

付某龙通过平台私信、微信群等方式向其他未参与直播的用户推送抽奖时间、获奖金额等信息,并通过“一个办卡五万带回家”等话术吸引直播间观众参与抽奖,开奖后向获奖者发放现金。3年间,共组织抽奖4200余场(次),442万余人次参与其中,参赌资金接近1.2亿元。

2020年11月,付某龙等人被杭州警方带走,被法院分别判处3-6年的有期徒刑,并被处以罚金。

通过此种方式获利的斗鱼直播间,不只有“彡彡九”一个。在斗鱼2020鱼乐盛典中被评为平台年度十大巅峰主播的“长沙乡村敢死队”,直播模式与“彡彡九”如出一辙。其当年流水高达1.77亿元,最高日流水1300万,甚至在“粉丝”群体间形成了“十点经济课”的暗语。

有意思的是,赚的盆满钵满的“长沙乡村敢死队”在“彡彡九”被警方带走两个月后,被“确诊抑郁症”,没有付出法律责任。

2020年,国家网信办等五部门就曾经联合约谈斗鱼,要求整改平台中存在的色情、低俗等严重生态问题。2023年5月8日,“网信中国”又发文称,国家网信办指导湖北省网信办派出工作组进驻斗鱼平台,开展为期1个月的集中整改督导。

无论是“黄”还是“赌”,斗鱼往年的表现都不如人意,所以当“陈少杰被查”的传闻传出后,鲜少有人会质疑消息的真实性。或许真正能够澄清事实的,除了公关部门的回应,只有陈少杰本人亲自露面了。

斗鱼没有太多选择

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在“黄”的方面还是“赌”的方面,斗鱼顶多是在打擦边球。这背后有利益的驱使,但更多的或许是业绩的压力。

这些压力,都写在斗鱼的市值变动上。刚上市美股时,斗鱼市值超过300亿元人民币,最高时甚至达到500亿元,对应股价20.54美元。但截至11月7日美股收盘,公司的市值仅剩2.65亿美元,股价跌至0.83美元。

在10月25日,斗鱼就发布公告称,由于连续30个工作日的收盘价低于每股1美元的最低要求,公司受到了交易所的退市警告,称如果斗鱼无法在2024年4月22日前满足要求,将会被强制摘牌。

在业绩方面,斗鱼早已过上了“节衣缩食”的日子。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总营收13.92亿元,同比下滑了24.1%,季度毛利1.89亿元,毛利率13.6%,低于去年同期的16.9%。但净利润却从去年同期的净亏3880万元,回升至680万元。

斗鱼在财报中解释称,净利润大增的原因在于内容成本方面,尤其是营销费用管理。内容成本、收入分成费用占当季成本的约81%,规模从去年同期的13.15亿元降至9.8亿元,少了四分之一。营销费用则打了接近五折,从同期的1.68亿元降至8700万元。

对斗鱼而言,想要进一步实现增长难度较大,主要是因为长、短视频平台的直播业务蚕食了公司的生存空间,且从平台大主播的流向上也能看出,长短视频平台对用户的虹吸作用也十分强大。曾在斗鱼拥有2000万粉丝的冯提莫跳槽到了B站,旭旭宝宝也在近期入驻了抖音。

头部主播跳槽,带走的不光是观众、观看时长,更是平台的礼物收入。斗鱼市值萎缩的背后,是直播行业又一轮变化的缩影。

斗鱼为了守住阵地也想过很多办法,但效果不甚理想,最具前景的办法:与虎牙合并,也被反垄断部门叫停。

直播行业仍然不算是夕阳产业,但纯直播平台的路,确实正变得越来越不好走。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