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岁,他干出一个深圳独角兽

佑驾创新身后,可以看到站着一支庞大的投资人队伍。

文|投资界PEdaily

投资界获悉,佑驾创新(MINIEYE)近日宣布完成数亿元人民币E轮融资,投资方阵容颇为豪华——穗开投资、广州产投资本、超高清视频产业投资基金、博原资本、华智兴瑞基金、新景富盈基金、珂玺资本,老股东普华资本增持。

名不见经传的佑驾创新,背后的掌舵者是一位海归博士——刘国清。他早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后赴南洋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在汽车智能化的浪潮之下,2013年回国创业,次年在深圳正式创立佑驾创新,主攻ADAS(高级驾驶辅助系统)赛道,今年8月开始冲刺IPO。

透过佑驾创新,背后则是风起云涌的自动驾驶江湖。今年一级市场冷清,但在这条赛道依旧热闹,一个个独角兽正在排队IPO:文远知行、速腾聚创、黑芝麻智能、知行科技……如此一幕令人惊叹。

华科出身,海归博士创业,一度发不出工资

一个海归博士回国创业的故事徐徐展开。

1987年出生,刘国清在2004年考入华中科技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就读于统计学专业。他曾回忆,创业取得的成果离不开数学知识的储备,尤其是数学学习带来的逻辑思维能力的提升。

毕业后,刘国清来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继续深造,攻读计算机工程博士。期间,他参与了新加坡政府与南洋理工大学联合资助的ADAS项目,也正是这段经历,让他萌生了创业的念头。

2013年4月,看好汽车智能化的刘国清决定回国创业,在南京与五位好友开始研发。起初,他们从低阶预警辅助功能切入,开发了一款APP。虽然这款试水产品没能取得理想效果,但让团队达成了共识,决定做专业ADAS,逐渐升级至L1、L2/L2+级别的解决方案。

很快,刘国清的团队从6人发展到15人,总部也搬至深圳,正式成立佑驾创新,南京则作为研发中心专攻视觉感知算法。但创业并非总是一帆风顺,刘国清曾回忆,佑驾创新在2015年底时遭遇了行业寒冬,甚至有三四个月是停薪的,有同事实在坚持不住,离开了公司。

直到2016年,这一年被称为智能驾驶元年,佑驾创新公布了第一代ADAS后装产品,实现与自动驾驶巨头Mobileye后装产品的技术对标。2018年,佑驾创新开始进入前装领域,实现了规模量产交付。“当时觉得终于要逐步地开花结果了,那段时间我常常泡在工厂里,微信名就改成了‘M厂厂长’。”刘国清曾感慨道。

行至今日,佑驾创新核心技术及业务覆盖行车、泊车、座舱三种场景,目前已有三类产品矩阵,分别为L2+/L2++级智能领航辅助方案、智能座舱感知与交互方案、L0-L2级别ADAS产品及方案。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佑驾创新在乘用车领域先后与哪吒、蔚来、奇瑞、长安、吉利、上汽乘用车、上汽大通、smart、江淮、一汽奔腾等数十家主机厂达成合作,量产定点覆盖近百种车型。

据悉,佑驾创新已基于德州仪器TDA4系列、地平线征程系列芯片分别打造了矩阵化的一体机及域控产品,并投入量产。在智能座舱方面,佑驾创新的iCabin方案已搭载于多家自主品牌车型、合资品牌车型。与此同时,佑驾创新旗下智能座舱公司锐见智行也在近日完成A轮融资,融资金额近千万美元,并落地杭州钱塘新区,投资方为祥晖资本。

回顾创业历程,刘国清认为自己最大的转变,就是从一个科学家变成一个创业者,“创业这几年时间,最大的挑战就是经常要面对不同的问题。一个CEO必须要不停地解锁新的技能。”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佑驾创新的上市辅导备案已获深圳证监局登记受理,辅导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这意味着,刘国清与佑驾创新即将走到IPO大门。

9年融资10轮,一个崛起于深圳的独角兽

佑驾创新身后,可以看到站着一支庞大的投资人队伍。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佑驾创新成立至今已获得十轮融资,几乎保持了一年一轮的融资节奏。早在2014年,佑驾创新就获得了来自现任阿里巴巴CEO吴泳铭的天使轮投资。刘国清曾在一次访谈中回忆,当时对于融资没有任何概念,就写了一个BP,往各种投资人的邮箱里面盲投,还参加过科技媒体举办的沙龙。

最后是在上海浦东机场,刘国清拦下了准备去美国参加阿里巴巴上市仪式的阿里合伙人吴泳铭,并说服他投资了1000万元。

2018年年初,佑驾创新完成千万美元级A1轮融资,由普华资本领投,嘉信投资、德瀚投资等跟投,原投资方合创资本跟投加码。谈及此轮融资,普华资本合伙人蒋纯博士曾表示,“自动驾驶是人工智能之母”,没有一个场景像自动驾驶这样,集中了人工智能最多的应用。“我们看重的不仅是技术,而是把技术和商用场景的痛点解决完整结合起来,形成量产化产品的能力。”

合创资本合伙人张奇回忆,在2015年底见到刘国清的时候,第一次见面后就明确这个案子一定要拿下。“这是一个有着全球顶级人工智能科学家配置的团队,有着精确的前瞻性战略规划能力,丰富的数据积累和坚实的产品化能力,刘国清博士也是一个有着优秀商业潜质的CEO。”

紧接着,佑驾创新又在2019年完成1.5亿元B轮融资,由四维图新基金领投,浙商资本等跟投,原投资方合创资本等也继续跟投加码。刘国清曾回忆这段往事——与四维图新的第一次正式接触在2018年7月,当时后者在国内寻找擅长车辆感知技术的合作伙伴,选定了几家自动驾驶公司的产品进行测试,佑驾创新的技术和产品的完成度得到了对方的认可。

时隔一年,佑驾创新又获得2.7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嘉实投资、东方富海、元璟资本、华勤通讯、杉杉创投,老股东四维图新、康成亨继续增持。

2022年6月,佑驾创新宣布完成D3轮融资,由凯辉基金领投,蔚来资本子基金金宁基金、申万宏源跟投。至此,佑驾创新整个D轮融资顺利完成,累计金额8亿元人民币。此前,D1轮由中金甲子、东风资管联合领投,嘉实投资、元璟资本等老股东跟投;D2轮投资方为国开制造业转型升级基金、联通中金、中金常德新兴产业基金、重庆科兴科创基金、老股东东方富海。

回顾佑驾创新崛起的历程,离不开这座城市——深圳。为何会将总部设在深圳?刘国清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首先深圳有非常好的人力、供应链与产业资源,这对一家企业来说都至关重要。

深圳有句名言“来了就是深圳人”。在刘国清看来,这是一个想象空间很大的城市,这也是深圳的独特之处。深圳尊重创业、尊重人才,也拥有大量创业成功的案例。“而创新这两个字,更是镌刻在深圳这座城市的基因里。”

正如刘国清所言,如今的深圳已成为一座创新之都,更是一片自动驾驶产业高地。

据《深圳特区报》报道,截至今年8月,深圳市累计向15家企业,325辆智能网联汽车发放道路测试及示范应用通知书,车辆较去年8月相比,增长170%。深圳市累计开放智能网联汽车测试示范道路771公里,同比增长20%。

据统计,2022年,深圳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增加值达到511.46亿元,同比增长46.1%,增长率在20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位列第一。坐拥比亚迪、华为、商汤集团、速腾聚创、元戎启行、安途智驾等一批明星企业。

同时,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百度萝卜运力、广州小马智行、广州文远知行等一批企业到深圳落地发展,形成覆盖关键零部件、整车制造、算法设计、移动通信等上下游环节的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

根据计划,今年深圳市有望发放第一张智能网联汽车正式号牌、核发第一张智能网联汽车出租车道路运输许可。这也意味着,深圳正向着自动驾驶商业化第一城继续迈进。

何小鹏和余承东吵起来了,他们排队IPO

放眼国内,自动驾驶江湖依旧火爆。

一个个自动驾驶独角兽正在奔赴IPO——今年8月底,证监会发布关于文远知行境外发行上市备案通知书,称该公司境外发行上市的备案材料收悉。公司拟发行不超过1.59亿股普通股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

成立于2017年的文远知行,背后的投资阵容囊括了启明创投、IDG资本、基石资本、博世集团、广汽集团等一众知名VC/PE,官网披露最新估值为51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2亿元)。

来势汹汹的还有速腾聚创。稍早前的7月,速腾聚创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主板挂牌上市。公司背后是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博士邱纯鑫。出生于潮汕,他于2014年在导师朱晓蕊教授的支持下,在深圳南山区正式创立速腾聚创,如今已交付超过10万台激光雷达。最新消息,速腾聚创已获得证监会境外发行上市备案通知书。

无独有偶,毫末智行也传出正考虑明年在香港上市的消息,集资3亿至4亿美元,但很快遭到官方辟谣。毫末智行脱胎于长城汽车,曾在2021年12月底完成近10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美团、高瓴创投、高通创投、首程控股、九智资本等,投后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去年4月,毫末智行又获得A+轮数亿元融资,由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领投,首程控股跟投,并同步启动B轮融资。

时间线再向前推移,黑芝麻智能也于今年6月递交招股书,是港交所第18C章特专科技公司上市规则正式生效以来,按此规则递交上市申请的第一家公司。此外,早在今年4月,知行科技就已递表港交所,并在9月通过了聆讯。

为何自动驾驶赛道依旧火爆?

我们可以从政策略窥一二。按照《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制定的时间线,到2025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到2035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规模化应用。

显而易见,这个超级赛道正处于大爆发前夜。在某知名早期机构看来,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赛道,“自动驾驶需要用到大量的AI,同时自动驾驶汽车也是四轮移动的自动化机器人,所以自动驾驶是AI、机器人这两个代表未来的大趋势的交叉点,战略价值不言而喻。”

北京一家知名美元VC也对投资界表示,智能汽车即将在2025年打响第二轮竞赛,核心便是自动驾驶,“谁能率先交付成熟的自动驾驶产品,谁就能与主机厂一同突围。”

当然,烧钱也是这些独角兽们争相IPO背后不容忽视的原因。纵观已公布招股书的几家自动驾驶企业中,无不处于亏损状态。就此而言,在需要持续重注研发的前提下,寻求上市成为自动驾驶企业为数不多的选择。

事实上,上市也并不意味着上岸成功。作为全球自动驾驶芯片巨头,Mobileye估值曾一度高达500亿美元,如今市值跌至300亿美元。不只是Mobileye,有机构梳理了近几年上市的14家自动驾驶相关公司的市值表现,其发现包括Aurora、图森未来、Luminar、Velodyne等多家业内知名公司,它们在上市后市值平均降幅超过80%。

一直以来,关于自动驾驶的种种争议仍在继续,何小鹏与余承东也才刚刚结束一场隔空论战。正如一位投资人所言,“自动驾驶的历史车轮滚滚而来,虽然道路有些曲折,但前方一定会是黎明。”所有人拭目以待。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