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暴涨,黄金珠宝公司又来排队IPO了

黄金的投资性消费热潮。

文|斑马消费 陈碧婷

昨天,因招揽生意发生纠纷,“老凤祥周大生十几名员工互殴”,冲上热搜。

另一边,A股上市失利的黄金珠宝品牌们,又开始在港交所门口排队,等待IPO的机会。9月28日梦金园向港股上市发起冲击,11月10日,老铺黄金在港交所披露IPO招股书。

黄金珠宝行业之热,可见一斑。

这一年多,金价上涨凶猛。沪金主力(AU888)期货行情,从2022年中期的不到370元,一路上涨至近期的470-480元左右,刷新历史记录。

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叠加前期被抑制的需求释放,在消费回暖的整体背景下,形成了黄金的投资性消费热潮。

中国黄金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我国黄金消费量835.07吨,同比增长7.32%。其中,黄金首饰消费552.04吨,同比增长5.72%;投资性更突出的金条及金币消费222.37吨,同比增长15.98%。

在这一波行情的带动下,原本陷入调整期的黄金珠宝行业,马上就支棱了起来,行业整体业绩回升。没上市的那几家,也纷纷谋求资本化。

资本市场一直不缺黄金珠宝公司的亮相,前几年行业还爆发了一轮小规模的上市潮,中国黄金(600916.SH)、迪阿股份、曼卡龙(300945.SZ)接力上市。不过,同一时期,也有两家同业公司被A股拒之门外,那便是梦金园和老铺黄金。

2020年9月,梦金园开始向深交所主板发起冲击,经过预披露更新后,2021年10月底首发上会被暂缓表决,1个月之后再度上会,正式被否。

老铺黄金与之路径相似,2020年6月首次披露,原计划2021年4月首发上会。谁知,上会前一天被取消审核,当年7月卷土重来,正式被拒。

它们A股上市失利的首要原因在于,黄金珠宝公司的商业模式,决定了它们很难拥有实质上的业务护城河。

市面上绝大部分的黄金珠宝公司们,向黄金交易所等机构采购黄金,通过OEM或ODM代工完成生产,设立几家直营店,以此为样本招收数以千计的加盟商,通过加盟店或电商渠道开展销售。

这种业务门槛较低,部分品牌甚至连产品的开发和设计也涉足不深,研发投入极低,大量的资金花在了营销上。

黄金珠宝品牌们,争相聘请演员代言,主流女星几乎是轮番上阵。梦金园此前的代言人是海清,后来又换成了江疏影。

所以,黄金珠宝品牌运营商们,作为行业的“资源整合者”,受限于上游的强势与下游的尾大不掉,主营业务的盈利能力相当有限。行业内自嘲称,开金店不如卖盒饭。

梦金园的定位于黄金珠宝首饰原创品牌制造商,是行业内极少数实现全价值链运营的企业之一,规模可能仅次于老凤祥(600612.SH)、中国黄金、周大福以及拥有老庙和亚一等多个黄金珠宝品牌的豫园股份(600655.SH)。但是,这依然没能解决公司的盈利能力问题。

2020年-2022年,梦金园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8.34亿元、168.71亿元、157.24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9%、3.2%、4.8%,净利润分别为1.74亿元、2.24亿元、1.81亿元,净利率从1.6%下滑至1.2%。

2023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93.16亿元,同比增长38.7%,净利润微增至1.06亿元,净利率进一步下滑至1.1%。

相对而言,小而美的老铺黄金,业务差异化较为出色。作为中国黄金协会认证的中国古法手工金器专业第一品牌,公司产品以黄金工艺品为主,在行业内第一个探索足金镶钻、足金烧蓝工艺,旗下29家全自营的主题情景店,单店收入全行业第一。

如果说深耕三四线城市的梦金园,针对的是大众市场,那么,重点布局一二线城市的老铺黄金,则是服务于财富人群的收藏需求。

所以,老铺黄金的门店主要开在SKP、万象城等高端商场,直接对标宝格丽、卡地亚、梵克雅宝等奢侈品珠宝品牌。

这便是老铺黄金近年逆势实现稳步增长的主要原因。2020年-2022年,公司收入分别为8.96亿元、12.65亿元、12.9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802.5万元、1.14亿元、9452.9万元。虽然整体规模不如梦金园,但毛利率超过40%,净利率维持在9%左右。

2023年上半年,黄金的投资性消费拉动了老铺黄金的业绩增长,公司收入14.18亿元,同比增长116.1%,净利润1.97亿元,同比增长232.2%;净利率接近14%。

不过,老铺黄金也有自己的“隐秘的角落”。

1995年,徐高明辞去公职创业,2004年创立金色宝藏公司,从事景区旅游商品、文化产品及旅游纪念品等业务,旗下运营“老铺黄金”和“金色宝藏”两个品牌。

因金色宝藏公司“业务和产品存在不确定性,不适宜作为上市主体”,徐高明2016年设立老铺有限,收购金色宝藏旗下“老铺黄金”品牌黄金类业务,后形成老铺黄金公司,冲击A股上市。

事实上,金色宝藏公司并未退出市场,仍在经营黄金类业务,且与老铺黄金开展关联交易,既是大供应商,也是客户之一。此前,老铺黄金A股IPO被否,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2022年5月,金色宝藏公司被注销,老铺黄金搬开了上市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总的来说,黄金珠宝行业是一个概念变幻莫测且极具周期性的行业。前几年,黄金类公司赚钱难,但镶嵌类公司日子过得很滋润,潮宏基、通灵莱绅(603900.SH)、迪阿股份(301177.SZ)等公司赚到盆满钵溢。随着钻石的盲目崇拜被击穿,DR等品牌的业绩每况愈下,部分公司还“降维”卖起了黄金。

近年,黄金重新流行起来,行业企业仍要受制于金价波动。顺周期,小赚,逆周期,便只能躺平。

因为行业特性,大多数黄金珠宝公司采取高库存的模式运行。梦金园和老铺黄金,同样如此,截止今年6月底,存货规模分别为超过22亿元和接近10亿元。此前退市的东方金钰、金洲慈航,另外还有*ST金一、*ST爱迪(002740.SZ)等公司处在风雨飘摇之中,大多受制于此。

大家都羡慕周大福(01929.HK)有个巨大的靠山,其实,港资在商业和连锁品牌方面的运营经验,更值得大家借鉴。

今年,金价飙升让黄金珠宝公司过上了好日子。但是,周期永不止,总不能让市场帮它们承担所有的风险吧?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