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持续亏损,搜狐底牌只剩张朝阳?

搜狐还有什么底牌?

文|深眸财经  张北

11月13日,搜狐发布2023年三季度财报,没有意外,第三季度搜狐继续亏损。

财报显示,搜狐公司第三季度总收入为1.45亿美元,归于搜狐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约7300万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一二季度,搜狐分别亏损1800万美元、2100万美元,2023年前三季度累计亏损49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3亿元。

作为入局互联网最早的企业之一,搜狐见证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全历程,创始人张朝阳至今是不少互联网创业者心目中的“教父”。然而“天胡”开局的搜狐,如今却只能靠在线游戏作为支柱,营收占比一度超过80%。

甚至相比搜狐公司,创始人张朝阳本人更能引起市场关注。可惜,张朝阳出圈自带的流量,并未对搜狐财报做出多少直接贡献。

1.游戏、广告业务纷纷下滑,市值不及净资产

根据搜狐财报显示,2023年三季度,公司品牌广告收入约为1.61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4%;在线游戏收入约为8.5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21%。也就是说,目前搜狐两大主业均出现了同比下滑 ,尤其是赖以生存的在线游戏业务,同比下滑超过20%。

单拎出来看,搜狐的在线游戏业务将近9个亿的营收,似乎表现还不错,但放到国内整个游戏市场对比,却有点不够看了。

目前,国内几大上市游戏公司均发布了财报。其中,完美世界三季度营收17亿,三七互娱三季度营收42.82亿,网易、腾讯游戏业务收入更加不用说,都是百亿级营收,即便是未曾上市的米哈游,也凭借《原神》大赚不少。

而只拥有《天龙八部》这一个主打IP的搜狐,面对产品生命周期的自然老化,游戏业务略显力不从心,用户数据表现差强人意。

财报显示,搜狐PC客户端游戏方面,月活用户仅为220万,季度活跃付费用户数仅有100万;移动游戏方面,平均月度活跃用户仅为230万,季度活跃付费用户数仅为50%,同比去年均在下滑。

需要注意的是,在对第四季度的业绩展望中,搜狐认为品牌广告和在线游戏收入同比还将继续下滑,归母净利润也将继续亏损。

也就是说,今年全年搜狐亏损预定。

何至于此?

曾经,成立仅4年的搜狐就赴美纳斯达克敲钟,后来张朝阳坐拥搜狐、搜狗、畅游三大上市公司,巅峰时期,行业地位和网易、腾讯不相上下。

然而在和新浪微博的大战中,搜狐一步慢、步步慢,搜索引擎有百度,社交有微信。用张朝阳自己的话来说,被微博和微信左右扇了两耳光。

回望过去十年,可以说,既缺乏高营收业务,又没有庞大流量池的搜狐,在经历新闻客户端大战、长视频版权之战后,因为缺乏子弹几乎错过了每一轮移动互联网风口带来的机遇:社交、电商、共享经济、移动支付、本地生活等等。

这几年,凭借游戏业务,搜狐维持着“小而美”企业人设,但市场却很客观。

游戏的确无法再给搜狐带来增长,从2011年巅峰时期的42.9亿美元市值,下跌到如今的2.95亿美元市值。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截至去年中,搜狐集团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和长期定期存款为14.6亿美元,是市值的近5倍。

难怪市场调侃,没了搜狗,搜狐最值钱的、最有存在感的是北京五道口边上的几栋大楼。

因为搜狐一跌再跌,急需一个新故事挽回颓势,于是张朝阳将主意打到了直播上。

2.押注直播,搜狐想打“翻身战”

张朝阳本人对直播一直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其在2017年就开始直播英语课,并在2021年开始直播物理课。就在去年7月,张朝阳还和新东方俞敏洪做了一个对谈节目,效果反响不错,喜提多条热搜。

实际上,张朝阳的物理课IP确实很火,去年在抖音上的播放量就破亿,点赞量2000万+,张朝阳本人更是收获百万粉丝。

然而,不管是英语课还是物理课,总归都是知识直播,张朝阳想要为爱发电,但是团队不能。媒体报道称,张朝阳为《张朝阳的物理课》直播项目匹配了一个150人的技术和产品运营团队,这150个人,是要吃饭的。

来自天眼查的报道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知识付费市场规模1126.5亿元。不过,这其中,又有多少能分给张朝阳的物理课?毕竟,物理本身就是更为小众的一门学科,因其晦涩难懂,受众面更小。

或许张朝阳的物理课,想要曲线救国,寄希望于知识付费来完成直播的商业变现,但这明显是绕了远路,甚至有网友评价过于不务正业。

因为知识直播,到直播带货,相距甚远。

实际反馈就是,在2020年6月,张朝阳就开始在搜狐视频上直播带货,推出“Charles的好物分享”,然而其本人的流量热度,并未转化成直播间的订单,搜狐后续推出的“姐姐的好物分享”、“乐队的好物分享”均反响平平。

对比另一边,同上一期《星空下的对话》节目的俞敏洪,其转型之作东方甄选做直播带货转型却搞得风生水起。截至上半年,东方甄选GMV达100亿元,订单数超过1.3亿单。其原因在于,一开始东方甄选就是奔着带货这一目的出发,即便是知识讲解,也仅仅作为辅助手段,最终还是为了订单转化,赚钱及不含糊也不拧巴。

虽然对于张朝阳本人来说,物理课使其找回了自信,认为这是一件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能够传递知识和价值,展现媒体力量。但从财报中来看,搜狐目前更加需要的,是找到商业价值实现路径。

当然,搜狐的“翻身仗”并没有全盘押注直播,在张朝阳的设想当中,搜狐还有新闻媒体业务,其相信只要打磨好产品,就能吸引用户,提升平台广告价值。

在此前的业绩说明会上,张朝阳甚至直言,“我们不指望未来几个季度盈利,甚至可能会亏损更多,因为我们要花更多的钱。不算上游戏业务,单纯讲平台到达盈利彼岸之间还有比较大的鸿沟,越过这个鸿沟的方式就是打造最好的产品,用钱铺过去,这是我们现在的战略。”

只是,靠卖“搜狗”给腾讯才回流的近12亿美金,能经得起多久的折腾?又能为搜狐铺多远的路?

3.未来还有多少底牌

根据麦肯锡三层面理论,所有不断保持增长的大公司,共同特点是保持三层面业务的平衡发展:第一层面是拓展和守卫核心业务,第二层面是建立新兴业务,第三层面是创造有生命力的候选业务。

对于现在的搜狐而言,其营收核心业务自然是游戏业务,业已迈入下滑通道;第二层新兴业务为直播业务,但是固守知识直播的模式,难以短时间找到商业变现闭环路径;至于第三层有生命力的候选业务,至今还未显现。

实际上,搜狐也曾尝试过社交业务,张朝阳也为“狐友”产品频频背书,无奈始终没有激起太大水花。

这几年,搜狐一直靠游戏撑财报,靠张朝阳撑流量,如果说搜狐现有的王牌有哪些,游戏和张朝阳无疑位列其中。

毕竟,张朝阳在直播间持续不断的努力,也获得了有一定实际效益。据悉,搜狐销售在广告招商时,经常遭到拒绝,可一旦提及张朝阳也要前往时,许多广告商都会转变态度,甚至最终签订合约。 

但是搜狐想要获得长久的商业未来,肯定不能只依靠张朝阳个人IP。樊登读书即是过往之鉴,IP强大如樊登读书尚且为了改名帆书,以讲述更宏大的资本故事,张朝阳个人能给搜狐带来的增益也就更有限了。 

梳理目前搜狐几大业务,其实只剩三条线。其一是搜狐新闻媒体业务,通过社交分发和AI技术的结合,略微能讲出些新东西,不过此前张朝阳对于ChatGPT持谨慎态度,不知近期可有改变。另外,互联网广告业务近些年景气度并不高,天眼查报道数据显示,去年广告市场整体下滑9.4%。

其二是搜狐视频业务,搜狐若是在知识直播和长短视频两方面下功夫,在前期肯花钱投入的基础上,制作优质内容吸引用户,但商业闭环始终是难题,而且面对爱优腾芒背后强大的资本靠山,搜狐视频未来之路必定走得艰难。

其三就是游戏业务,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一旦游戏业务受阻,那么张朝阳的物理课讲的再好,也难以逆转搜狐的颓势。然而,无论是从游戏项目储备,还是游戏技术创新方面,搜狐似乎都没有可用的底牌。

这几年,张朝阳搞直播、开物理课、与大佬对话,在网友面前频繁“刷脸”,好歹为搜狐视频守住了“最后一口气”,但要说未来搜狐还有多少底牌,似乎底气不足。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