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快速减肥而是体重管理,下一代GLP-1药物开新局面

停药是否会反弹?

文|氨基观察

减肥药是个超级大市场。

第一代GLP-1药物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有药企围绕着下一代GLP-1药物的竞争进行了布局。

阿斯利康以20.1亿美元的总价来中国淘金GLP-1,瞄准的就是打开下一代GLP-1的大门。

在阿斯利康看来,未来的市场将不再以单纯的体重下降,来判断一款减重药物的效果,而是会更加关注体重管理。

对于国内布局GLP-1的玩家来说,这或许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方向。

/ 01 / 第一代GLP-1的局限性

虽然GLP-1减肥市场热闹非凡,但其长期表现却没有形成一个共识。目前,最令人关注的话题在于:停药是否会反弹?

这一问题,有专门的研究结果可供参考。在司美格鲁肽曾开展过的临床试验中,得到的答案似乎是肯定的。

在司美格鲁肽的STEP 4戒断试验中,其中接受司美格鲁肽治疗20周的参与者,在第48周反弹了三分之二,尽管他们接受了持续的生活方式干预。

看上去,虽然司美格鲁肽的减重效果惊人,但也存在着反弹的风险。更糟糕的是,GLP-1类药物减掉的可能是脂肪和肌肉,但反弹回来的只有脂肪。

仍然拿司美格鲁肽来说,在证明司美格鲁肽减重效果的的STEP 1试验中,140名患者接受了身体成分分析。在这些患者中,减掉的肌肉占据了减掉总体重的39%。

在另一项SUSTAIN 8 试验对178名患者进行了一项亚组研究,将司美格鲁肽作为糖尿病治疗药物,尽管与STEP 1试验相比,司美格鲁肽的剂量较低且患者总体重减轻较少,但患者的去脂体重损失仍然达到了40%。

要知道,减少多余的脂肪,尤其是内脏脂肪对身体健康是有益处的,但肌肉的减少则并非如此。肌肉流失可能会增加患心血管、骨质疏松症等疾病的风险,尤其对老年人而言,肌肉流失也意味着死亡风险的成倍增加。这也是第一代GLP-1药物减重效果的局限性。

所以,安全有效的减重方法,或许是在显著减少脂肪量的同时,最大限度的减少肌肉的流失。

/ 02 / 下一代GLP-1的目标

根据这样的理念,阿斯利康似乎找到了下一代减肥药追寻的目标。

阿斯利康首席执行官 Pascal Soriot 表示,未来的减肥药市场将不再以减重为中心,而是更关注持续的体重管理。

要知道,减重和体重管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只在乎体重的数量,后者则是在控制患者其他风险因素的同时,减掉脂肪、减少肌肉的流失,让患者的身体保持一个理想的体重指数。

如今的第一代GLP-1药物,更多是围绕体重减少做文章,但更轻的体重并不与更健康的身体状态相挂钩。未来,第二代GLP-1药物围绕的将不仅仅是体重的减轻,而是会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更精细化的体重管理。阿斯利康以1.85亿美元的预付款获得的口服GLP-1的研发目标就是如此。

此前,礼来便盯上了体重管理。

7月14日,礼来以19.2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非上市公司Versanis。此举,正是为拿下新一代减肥药Bimagrumab,其在促进脂肪代谢的同时还能够增肌。根据Versanis此前公布的二期临床结果数据,在给药48周后,Bimagrumab治疗组的体重虽只下降了6.5%,但体脂下降幅度高达20.5%。

看起来,围绕下一代GLP-1药物的布局已经开始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