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与阿联酋,谁能主导中东新经济的未来?

越来越多中企去中东,要面临总部落地抉择。

文 | 霞光社 李小天

编辑 | 刘景丰

提起中东,你第一印象里闪现的国家是谁?

沙特,还是阿联酋?

或许对国内大多数人来讲,凭借迪拜“土豪”之名的阿联酋更被熟知。但实际上,近年来随着沙特“改革开放”,沙特与阿联酋正在进行一场争夺中东新经济霸主的“暗战”。

沙特、阿联酋,这两个海湾地区的主要经济体,人口合计占海湾合作委员会(GCC)的75%以上,GDP占其70%。近年来,这两个国家也积极推动经济多元化,力争在后石油时代依旧能够参与全球经贸体系,这也引领了海湾地区乃至整个中东的变革。

随着中国企业全球化步伐加速,沙特和阿联酋也成为中企出海中东的桥头堡。而在哪里设中东总部这件看似不大的事情,正在反映着中东各国在新经济中的较量。

今年4月,一则消息称,华为正在与利雅得当局就搬迁总部进行谈判,以提升企业在沙特阿拉伯的存在,但并未做出最终决定。而此前,华为的中东总部位于阿联酋和巴林。

华为中东总部的搬迁风波,是沙特和阿联酋争夺中东新经济“霸主”的缩影。

实际上,今年沙特阿拉伯就宣布,从2024年开始,政府机构将限制与没有在该国设立地区总部的外国公司开展业务,以期减少经济外流和吸引外国投资。该国政府官员说,去年年底有大约80家公司申请将总部迁至利雅得。这意味着,沙特和阿联酋这两个中东强国在吸引总部企业这件事上,较量将更加激烈。

但整体上看,沙特与阿联酋这两个新兴经济体的竞争,不是一场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而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共赢生态。沙特的开放,不仅促进了中东地区营商环境的改善,更释放了诸多机遇,带动中东地区在数字经济浪潮中狂飙突进、迅猛增长。

阿联酋,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由阿布扎比、迪拜、沙迦、富查伊拉、乌姆盖万、阿治曼、哈伊马角七个酋长国组成的一个联邦国家。其中,首都阿布扎比的国土面积约占全国面积的87%,同时拥有阿联酋超过90%的石油储量;而迪拜是整个中东地区的商业与金融中心。

中东政治学家Abdulkhaleq Abdulla说:“阿联酋是一只长着两只翅膀飞翔的鸟,两翼分别是迪拜和阿布扎比 。”印证了这两座城市,是带动阿联酋经济腾飞的动力引擎。

尽管首都阿布扎比占据了阿联酋大部分国土和石油资源,但最早开始煽动发展翅膀的是迪拜。

面积约4114平方公里的迪拜,仅占阿联酋全国总面积的5.8%,相当于中国一个小型地级市,石油储量更是仅有阿联酋的5%,单凭石油贸易显然不是迪拜经济发展的长久之道。

正因为此,迪拜早在独立之前的20世纪50年代,便在时任酋长拉希德的主导下逐渐转型为国际贸易中心,从而避免了中东石油生产国通常会陷入的“资源诅咒”困境。

迪拜发展国际贸易,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位于波斯湾中央地区,地处欧洲、亚洲和非洲的十字路口,这一地理区位使其成为东西半球之间天然的贸易和商业中心。为此,迪拜先后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设立拉希德港、杰贝阿里港以及杰贝阿里自贸区。该自贸区2020年吸引切已超过7500家,其中包括近100家全球财富500强企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专门从事工业、贸易和物流的自由区之一。

此外,于1985年成立的阿联酋航空公司,也助推了迪拜作为全球贸易枢纽的地位;再加上宽松的市场环境与优惠的税收政策,吸引人才与资本不断涌向这一原先以珍珠采集作为支柱产业的土地,迪拜逐渐发展成为贸易和金融等服务业的全球中心。

旅游业是迪拜另一支柱型产业。置身迪拜,很难不为各式标新立异的建筑而瞠目结舌:828米的哈利法塔高耸入云,是世界第一高楼与人工构造物;全球唯一的七星级酒店——帆船酒店,建在离沙滩岸边280米远的波斯湾内人工岛上,仅由一条弯曲的道路连结陆地;耗资140亿美元打造而成的迪拜棕榈岛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岛上的度假酒店鳞次栉比、目不暇接。

这些奢华宏伟的建筑让迪拜成为旅游胜地。目前,迪拜是全球游客访问量排名第四名的城市,高于新加坡、纽约、东京等国际化都市。迄今为止,旅游业在迪拜GDP中占比超过20%,而石油产业比重则不到1%。

旅游之外,数字经济也成为迪拜的新看点。近年来,数字经济与人工智能浪潮风起云涌,迪拜凭借资本优势吸引了众多全球科技公司入驻,致力于将自身打造成为全球web3之都,目标在5年内创造4万个与元宇宙相关的工作岗位,并带来40亿美元规模的年经济增长。

“迪拜模式”的成功,验证了中东国家发展多元经济的可能性。相比之下,拥有阿联酋大部分石油财富的阿布扎比,过去一直以石油为经济支柱,2022年,其非石油部门GDP首次达GDP总量的50%,并继续加快非石油经济的发展,“随时准备告别最后一滴石油”。

根据阿布扎比统计局5月8日发布的数据,2022年,阿布扎比GDP相较2021年增长了9.3%,成为中东和北非地区增长最快的经济体。

国际化程度高,经济增长迅猛,这也是为什么过去人们一提到中东,脑海中便浮现出阿联酋的原因之一。

相较于阿联酋,沙特的“改革开放”要晚了将近半个世纪。

1938年,沙特阿拉伯被发现地下有着惊人储量的石油——约为266.5亿桶,占世界总储量的16%。沙特从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

石油彻底改变了沙特民众的生活。得益于石油贸易带来的财富,沙特此后长期处于“食利国家”模式——统治沙特的伊本·沙特家族,将贩卖石油获取的租利分配给民众作为福利支出,国民和国家之间有一种不参与政治换取福利的隐性契约。

虽然人民富庶了,但沙特在政治体制上仍是一个极权主义君主专制国家。因此,阿拉伯同胞经常嘲笑沙特人富有、懒惰和傲慢,而商人们也更倾向于在迪拜工作,不愿生活在社会氛围压抑的利雅得。

然而,近年来变化正在发生。世界范围内的石油供给过剩、美国的页岩油革命,以及全球能源转型的大趋势,迫使石油富国沙特意识到石油经济的潜在危机,并于2016年发布“2030愿景”,开启经济多元化转型。

沙特经济改革的重点,首先是扩大私营经济规模,其中最突出的动作是石油巨头沙特阿美(Saudi Aramco) 在2019年12月募集256亿美元上市并成为全球最大IPO。而在此之前的2019年11月,沙特国王萨勒曼就曾表示,沙特阿美公司首次公开募股募集的资金将拨给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用于沙特国内外投资项目,拉动经济发展。

此外,能源部门改革也是沙特实现“2030愿景”的重中之重。沙特希望通过阿美公司上市、发展清洁可再生能源、加强石化领域能源结构多样化,最终使沙特经济摆脱受国际油价周期性波动的影响。

除改革外,沙特也加大对外开放力度。2017年10月,萨勒曼王储宣布,将花费5千亿美元,在沙特、约旦和埃及接壤处建立一个“未来城”(NEOM)。沙特将划出2.6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区域,着重在这座新城发展能源、水源、生物科技、食品、高端制造业与娱乐产业。NEOM将成为沙特首个跨国商业特区,在特区内执行独立的法律法规,以吸引更多国外的人才与投资,将NEOM打造成链接亚、欧、非的世界中心。

沙特和阿联酋的新经济转型,在一定程度上也引领了整个中东逃离石油“诅咒”,走向产业科技化。

同为阿拉伯世界、海湾地区的经济强国,同样是伊斯兰文化下的君主制国家,面对几乎相同的地缘政治关系,沙特与阿联酋在很多时候会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

但随着沙特加速转型,力图实现“活力社会”“繁荣经济”和“雄心国家”的“2030愿景”目标,两国在经济层面的竞争愈发激烈。

竞争首先体现在对外资的争夺上。为了实现经济多元化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沙特政府在2021年2月宣布,如果跨国公司不将地区总部迁至沙特,它们很快将面临失去沙特政府合同的风险。

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最佳方式,莫过于开辟经济特区。仿照迪拜在1985年建立的杰贝阿里自由区,沙特投资部在今年5月也正式启动了国家经济特区 (SEZ) 战略,在首都利雅得、东部城市拉斯海尔、西南部城市吉赞、以及西部的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开发了四个新的经济特区。在经济特区运营的企业将享受竞争性的公司税率,免除进口、生产投入、机械设备和原材料的关税,公司拥有100%的外资所有权,并享有吸引和聘用全球最优秀人才的灵活性政策。

如今,漫步在利雅得的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城,会看到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各种肤色、种族的职场人士穿梭其中,这里是沙特最类似迪拜的地方。诸多出海沙特的中企,譬如阿里云、易达资本、商汤科技,都聚集于此,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城日趋发展成为一个活力十足的商业生态系统。

“地区总部”计划等措施的影响可谓立竿见影。2021年10月,已有包括联合利华、西门子在内的44家国际企业把区域总部迁至利雅得。今年11月8日,据沙特投资部长Khalid Al-Falih透露,沙特已向180家国际企业发放牌照。

面对沙特的频频发力,阿联酋也见招拆招,力保本国中东金融与商业中心的地位。2022年,阿联酋吸引了23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比2021年增长10%,是本国有史以来单年最高数字,在全球吸引FDI排名中排名第16位,比2021年上升了6位;而沙特吸引了33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排名全球第10位。

由此看出,沙特与阿联酋的竞争,并不是此消彼长的零和博弈,而是相互带动、彼此促进。毕竟两国在地缘关系上如此接近,一个对外开放、运营高效、社会宽松的沙特,也能够引领整个海湾地区的贸易发展与商业交流。

其次,在旅游业领域,沙特也在快马加鞭地追赶阿联酋。

诚然,迪拜的豪华酒店与购物商场不胜枚举,但坐拥麦加、麦地那两座圣城的沙特,朝觐旅游发展已久。据统计,世界上超过24.1%的人口是穆斯林,人数约为18亿。源源不断的朝圣者带动了沙特旅游业的繁荣。目前朝觐旅游对沙特GDP的贡献率为4.45%,带来的收益超过120亿美元。

从2019年9月28日起,沙特正式对包括中国在内的49个国家的公民开放旅游签证申请,并提出“到2030年吸引1亿游客、旅游业占本国GDP10%”的宏大愿景。2020年6月,沙特成立旅游发展基金,帮助沙特和国际投资者在该国各个目的地获得高潜力的旅游投资,并拨款40亿美元来实现这一目标。

沙特开发非宗教旅游项目方面,同样对标迪拜:首都利雅得正在建造大型娱乐城Qiddiya;PIF控股的开发商Red Sea Global在红海沿岸修建占地28,000平方公里的豪华度假区;西北部的未来之城NEOM1,将打造生态旅游开放项目组合的景点——Leyja。根据彭博社的报道,一家以豪华露营起家的公司Habitas,将在此仿照电影《沙丘》中的建筑形象,建造三座豪华酒店。

此外,沙特幅员辽阔、国土广袤,有诸多阿联酋欠缺的自然景观与历史遗迹,比如阿尔乌拉沙漠地区和沙特统治家族的祖居地德拉耶古城。

对人才的争夺同样是沙特与阿联酋的竞争焦点。

推动沙特阿拉伯国家战略规划的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在2021年2月宣布,要在2030年将沙特首都利雅得的人口提升一倍。为了留住外国人才与投资者,2021年11月11日,沙特国王通过皇家法令宣布,“在宗教、医学、科学、文化、体育和技术领域具有独特能力的专家和杰出全球人才”,可以被授予沙特公民身份。这对通过石油资源实现全民高福利的沙特来说,无疑是一项史无前例的改革。

阿联酋同样政策频出,并且以更宽松自由的社会氛围吸引外籍人士。2018年5月,阿联酋内阁会议决定将向外籍投资人和工程师、医生等专业人才及优秀留学生发放10年长居签证,在此之前,签证时长上限为3年,这意味着在阿联酋的外籍人士每3年就要续签一次;2021年4月,阿联酋内阁通过了《阿联酋人才吸引和保留战略(UAE Strategy for Talent Attraction and Retention)》,旨在让阿联酋成为外籍人士生活、工作和投资的首选目的地。

虽然竞争加剧,但逐渐从沉睡中觉醒的沙特,对阿联酋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来说,合作多于竞争、机遇大过威胁。比如阿联酋零售巨头 Majid Al Futtaim、阿联酋国家电信运营商 Etisalat、起家于阿联酋的中东电商平台Noon ,就利用沙特开放国门的机会,加快对沙特的投资步伐。正在崛起的新中东,也逐渐成为重构全球经济政治格局的一股力量。

2020年,在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营商便利度指数排名中,阿联酋在全球190个国家和地区中位居第16名,高居中东北非地区榜首;而沙特位居第62名,在中东北非不仅逊于阿联酋,也逊色于巴林与摩洛哥。

阿联酋的开放程度,在中东可谓首屈一指。迄今为止,阿联酋有46个经济自由贸易区,在自贸区内施行特殊税收、海关和进口制度,并适用英国普通法作为其法规框架。迪拜依然是整个海湾地区对外贸易的门户,这里坐落着数千家外企分支机构。

以阿布扎比为例,阿布扎比投资办公室(ADIO)的工作人员告诉霞光社,外企落地阿布扎比,可以百分之百地持股所有权,资金可以自由转移;投资办公室会根据其细分行业对接不同的基础设施与机构,比如工业类企业最适宜落地Kizad工业区,金融科技类公司最适宜落地阿布扎比国际金融中心(Abu Dhabi Global Market);针对健康医疗、智慧农业等创新性科技企业,ADIO会根据企业吸引高科技人才、对本地GDP的贡献率、是否是一个区域中心等相关评估指标,来给予优惠补贴。

阿联酋还是一个长期免税的国家。虽然从2018年1月1日开始,阿联酋开始对商品和服务征收增值税,但税率仅5%,是全球最低水平。2023年6月1日,阿联酋开始对年利润超过37.5万阿联酋迪拉姆(相当于约10.2万美元)的企业征收9%的企业税,但企业税不适用于坐落于自贸区的企业,自贸区采用独有的税收优惠政策和监管环境。

全球首家“一带一路”产能合作园区——中阿产能合作示范园的负责人向霞光社介绍说:“示范园区内的水、电、人工成本非常低,没有关税,增值税也是全球最低水平,紧邻中东最先进的自动化港口——哈利法港,且能有效应对美国的反倾销、反补贴调查限制,企业入驻还是有优势的。”

相较于阿联酋,沙特在营商环境与对外开放程度上依然相距甚远。身处迪拜,会明显感觉到这是一个足以和中国香港、新加坡等量齐观的国际金融中心;而来到利雅得,英语普及率大为降低,道路上全身黑袍的女性比比皆是,世俗化程度的差距,由此可见一斑。

沙特从部落社会演化而来,非常重视亲缘关系和人情往来,且作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君主制国家,仍处于改革开放的早期阶段。出海沙特的企业,需要面临重重宗教壁垒与文化隔阂。

某金融科技公司负责人告诉霞光社,在处理很多和当地政府相关的行政琐事时,沙特规定只有本国国民才可以被授权去一些场所处理这些事宜。甚至连办理沙特电信网络,因为上门服务的业务员只会阿语不懂英文,彼此沟通交流不畅,也变得困难重重。

沙特通行伊斯兰教法,伊斯兰教法源于《古兰经》和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语和行为,并由伊斯兰法学领域有影响力的学者解释。这种法律框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国内外的商业和投资行为。长期以来,想要入驻沙特市场的外企,通常会选择在迪拜或者阿布扎比这样施行英国普通法的地区建立区域中心,来遥控企业在沙特市场的发展。

也正是因为沙特市场政策不透明性,对中资中企来说,和本地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是进入这一市场的最主要途径。阿里云就是一个典型案例。2022年6月,阿里云与沙特电信公司(STC)、易达资本、沙特人工智能公司、沙特信息技术公司成立合资公司沙特云计算公司(Saudi Cloud Computing Company,SCCC),为沙特提供高性能的公共云服务。

此外,沙特《劳动法》对企业雇用沙特籍劳工的比例也做出明确要求,不同行业所规定的沙特劳工的比例被称为“沙化率”,未遵守规定的公司会被严厉处罚,有可能被排除在政府合同和贷款之外,或被中止外籍雇员的签证和工作许可。

“目前沙特上层的政策制定者非常开放,30岁以下的年轻人工作热情也很努力,但中间的执行层还处于过渡和转型的过程之中。”上述金融科技公司负责人说。她回忆某次去政务部门办事的经历:各个窗口都已经实现了数字化,但不同部门内部没有联通,所以需要多次重复地在不同窗口之间递交材料和信息。

中企在数字基建领域无疑具备很大优势,但沙特目前亚洲背景公司占比仅有10%左右。易达资本的管理合伙人黄烁子向霞光社分享道,沙特已有的营商环境受欧美公司影响较大,市场过往的的商业规则、商业习惯跟中国大相径庭,本国习惯以高溢价采购全球最好的解决方案与产品,对于外资外企的落地,直到其真正开放后才开始形成新的制度,但这需要企业付出一定的时间成本。“对于想要进入沙特的中国公司而言,要意识到和在此耕耘几十年的欧美企业相比,中企没有先发优势,因此需要要找到找到市场突破口。”黄烁子说。

总结来说,虽然从消费能力上来讲,沙特是一个体量庞大的新兴市场,对外开放又释放了诸多机遇,但这个市场难度颇大、门槛较高,最终能够扎根沉淀下来的企业,必须有非常成熟的商业化模式以及强大的本地化能力。

变化在加速发生。随着沙特改革开放步伐的加快,其也在努力改良营商环境与法律政策。2019年,沙特放宽了外国战略投资者持有上市公司股份49%的限制,来吸引更多的外资注入;2020年,沙特将投资总局改为投资部,负责为投资者提供服务和便利,以改善投资环境;2022年6月,沙特通过了新的《公司法》,来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今年5月,沙特又启动了国家经济特区 (SEZ) 战略。目前,沙特政府已允许大多数行业拥有100%的外资所有权。

虽然从营商环境成熟度上来说,沙特与阿联酋仍有差距。但从市场潜力上来讲,沙特无疑更具吸引力与想象力。

因此,有出海人把迪拜与沙特的关系,类比为东南亚的国际金融中心新加坡与第一经济体印尼的关系。

但对出海企业来说,将区域总部设在沙特or阿联酋,不是一个是非题。倾向于布局哪个市场,根本上看两国发展侧重点和企业核心需求。

正如中非创投孵化平台“非程创新”合伙人晓晓对霞光社所说:“长期以来,布局中东的跨国企业基本会把管理与公关团队安排在阿联酋,运营团队安排在埃及,而终端用户则以沙特阿拉伯为主。”

此外,两个市场的产业特色也有差别。按照中阿产业园以及ADIO介绍,阿布扎比正在大力发展智能制造、数字创新基建、新能源、生物医药、智慧农业、石油装备和精细化工等产业;迪拜致力于打造元宇宙之都,大力发展web3相关产业。

而沙特,无疑承载了中国出海人“寻找下一片新蓝海”的希冀。从旅游基建、石油产业链,到数字化新基建、人工智能、消费品供应链,再到能源转型所需的新能源汽车、光伏、储能等行业,中国与沙特合作空间巨大、亟待开掘。

另外,两国对本地化的要求也是影响企业选择在哪里深度落地的关键因素。“要想在中东拿到官方颁发的支付牌照,必须开出本地办公室、开设本地数据中心、组建本地团队、雇佣本地雇员。中东各国对于数据安全等各方面的监管相当严格,沙特甚至不允许数据出境。所以远程遥控根本不存在任何拿牌的可能性,监管人员是要定期在本地办公室看到人员在办公的。”上述金融科技公司负责人告诉霞光社。

虽然沙特市场潜力巨大,但也绝非黄金遍地的土豪之国。根据彭博社10月31日的报道,沙特统计总局的初步数据显示,在削减石油产量以推高价格后,沙特经济在第三季度遭受了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最严重的下滑:石油经济下降17%,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同期萎缩了4.5%,非石油经济的增长也放缓了。

尽管“2030愿景”致力于促进沙特经济的多元化转型,但据彭博经济研究公司称,去年石油及产业相关产品仍占沙特出口总量的90%左右。与此同时,路透社在11月1日报道,阿联酋的 GDP 在 2023 年上半年增长了 3.7%,而大部分GDP增长是由非石油部门带来的。

长期以来,沙特依靠主权基金(PIF)作为其改革开放的动力引擎,而PIF则以石油经济作为依托后盾,但如今石油经济下滑,沙特的投资支出与改开建设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而无论是对阿联酋还是沙特而言,都要承受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所带来的威胁。10月7日爆发的新一轮巴以冲突,正在影响与改变着外国投资者对中东地区的投资意愿。

即便局部冲突,海湾国家重塑新中东的愿景依然强烈。“我认为新欧洲是中东,下一次全球复兴将在中东。”沙特王储兼实际统治者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曾说出这样的豪言壮志。沙特与阿联酋两个大国彼此间的竞争与合作,正在让稳定与和平、开放与发展成为中东地区的未来主题。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