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雨虹脱掉“马甲”,没有“马甲线”

市值较巅峰期已跌去千亿。

文|斑马消费 范建

不藏着掖着了,摊牌了。

40.14亿元拿地,47.50万元转让。“防水一哥”东方雨虹10月参与北京拿地,就是充当了中海的“小马甲”。

东方雨虹此举,为的是与优质地产客户,形成更稳固长期的合作关系。

尽管,公司奋力摆脱地产依赖症,但国央企等优质地产客户不能丢。2022年业绩腰斩的重创,还需要继续疗愈。

更重要的是,今年以来,公司股价一直跌跌不休,市值较巅峰期已跌去千亿。那些拿出真金白银,在高位参与员工持股计划的员工们,内心的伤痛,公司实控人李卫国会如何来弥补?

脱掉马甲

40.14亿元拿地,47.50万元转让,东方雨虹的这一波操作,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东方雨虹(002271.SZ)是有意下场做地产,还是另有隐情?

今年10月18日,北京迎来当月第二场土拍,2宗宅地引来了10家房企参与线下竞拍,其中,丰台南苑A地块成为竞逐的焦点。

报名参与竞拍该地块的,有华润、中铁建、京能、首开、中海等实力央国企,还有土地市场的新面孔北京虹曦置业。该公司成立于今年3月,股权穿透后,其背后就是有着“防水茅”之称的东方雨虹。

丰台南苑A地块的起始价为34.9亿元,首开率先举牌36.34亿元,随后多家企业持续跟进。竞价到第20轮时,达到40.135亿元的最高限价,仍有多家同时举牌,触发摇号。虹曦置业运气爆棚,拿下了该宗土地,楼面价4.89万元/平方米。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放出风来,虹曦置业只是“马甲”,背后真正的金主是中海。东方雨虹也在相关公告中称,公司参与拍地,是拟通过该土地资源合作,与客户建立长期稳定深度的业务关系。

果不其然,上周五,东方雨虹披露公告,公司已将虹曦置业全资子公司、丰台南苑A地块建设主体虹丰置业95%股权,以47.50万元转让给苏州竹辉兴业有限公司。竹辉兴业背后,是注册于香港的中海系企业菱华工程有限公司。

目前,竹辉兴业和虹曦置业,已分别完成了对虹丰置业39.9亿元和2.1亿元的注册资本实缴。虹曦置业前期缴纳的7亿元竞拍保证金及291万元利息,已由虹丰置业全额退还。

据媒体报道,今年年中,东方雨虹频繁出现在北京的土拍市场。在6、7月的6次土拍中,参与竞拍了6宗热门土地,均没有斩获。

作为“影子选手”参与土拍,东方雨虹的逻辑很简单。花少量的钱,参与优质地块的开发,可以获得一定投资收益。同时,可借此与国央企开发商深度绑定,也有利于自身主业。

业绩底色

东方雨虹成立于1995年,公司的防水材料,在北京水立方、鸟巢、奥运村等国家级重点工程中,均有使用。2008年,公司登陆深交所主板,被称为“防水一哥”。

作为建筑材料商,东方雨虹的产品,广泛运用于各大市政、建筑以及家用装饰等领域。虽然,公司在G端、C端也有广泛布局,但房地产开发企业,仍是公司主营业务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上市之后的十余年,东方雨虹的规模和业绩取得高速增长,正是得益于国内地产行业的持续繁荣。

2012年-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从29.79亿元增至319.34亿元,归母净利润从1.89亿元增至42.05亿元。期间,与恒大、融创、碧桂园等头部地产企业,达成了密切的合作。

然而,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楼市风向突变,出险房企层出不穷,行业进入到了深度调整期。作为配套企业的东方雨虹,也未能幸免。

2022年,公司迎来了罕见的业绩大降。当期,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26%,归母净利润几近腰斩,仅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与合同资产减值准备余额合计就高达13.91亿元。

为尽可能规避依赖地产行业所带来的风险,东方雨虹一方面对地产行业的客户进行筛选,重点维护国央企及优质民营房企,与此同时,加大非房地产业务的开拓,积极拓展民用建材领域,大力发展零售业务。

今年,公司整体经营再次回复增长。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增长8.48%至253.6亿元,实现归母净利润23.53亿元,同比增长42.22%。

同时,投资者也应该关注到,公司的应收账款始终高居不下,截至今年9月末,高达153.3亿元,直接导致期末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47.60亿元。

股价新低

就在东方雨虹在北京豪掷40亿拍地的前一天,公司董秘张蓓,在自己的朋友圈,为公司股价喊冤,发出“灵魂12问”。

在她看来,公司管理和团队都很努力,摆脱了地产依赖症,快速果断的渠道变革卓有成效,业绩也出现了逆势增长……而公司股票的下跌,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期,一遍遍刷线她的认知底线。“这个世界怎么了,难道不应该嘉奖那些不畏艰难、不知疲倦、永不知足、砥砺前行的人们吗?难道不应该鼓励那些心中仍怀梦想、眼里仍然有光的人们吗?”最后,她仍不忘给自己和市场打气,“守得云开见月明,静待花开终有时。”

自2019年接任董事会秘书以来,张蓓应该还不曾为公司的股价犯过愁。在她任职期间的2021年6月1日,东方雨虹的股价还曾站上过63.74元/股(前复权)的历史高位,公司总市值高达1600亿元,“防水茅”由此得名。

就在股价高歌猛进的2021年,东方雨虹推出了一项员工持股计划。公司超过1400名员工,自筹资金13.8亿元,同时通过海通证券融资1倍,合计27.6亿元在二级市场购买4947万股公司股票。其中,3447.17万股,为二级市场竞价交易所得,均价56.65元/股;1500万股为大宗交易受让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李卫国所持股份,成交均价53.79元/股,助其一举高位套现8.07亿元。

当时,李卫国承诺,为参与本次员工持股计划的员工资金提供托底保证。员工持股计划5年期清算变现后,若员工的自有(自筹)资金年化收益率低于8%,则由其兜底补齐。

今年以来,东方雨虹的股价一直跌跌不休。特别是9月之后,更是走出了一条清晰的下划线。

11月13日,公司终于出台了救市措施。拟以自有资金,不超过32元/股,回购公司股票,动用资金3亿元-6亿元。

消息一出,公司股价在14和15日两天,收获小幅上扬,但随即继续下跌。上周五,公司收于22.50元/股,总市值566.65亿元,较2021年的巅峰期,已跌去超过1000亿元。

上千掏出自己的真金白银,还借贷持股的东方雨虹员工们,每天看着自己的资产不断缩水,心里怕是该淌血了。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