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超级PE凯雷卖了麦当劳

当PE巨头也在卖资产、搞退出,恰恰折射了愈演愈烈的GP焦虑。如何优雅地退出,给LP一个交代?全球同此凉热。

文|投资界PEdaily

昨晚(11月20日),凯雷集团宣布,麦当劳全球同意收购凯雷在麦当劳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及中国澳门战略合作公司中持有的少数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信联合体将继续持有52%的股份,麦当劳全球作为少数股东,持股比例将由20%增加到48%。

辗转6年后,凯雷集团选择卖掉了“麦当劳”。回想2017年初,凯雷联手中信集团以20.8亿美元的价格拿下麦当劳中国20年经营权,才有了今天的“金拱门”。如今转过身来,凯雷又毫不犹豫地出了手。

显然,凯雷集团正在甩卖手中资产。除了麦当劳,还有一系列公司都在凯雷计划出售的列表中。而不仅凯雷,黑石、老虎环球基金等,海外PE巨头都在积极卖项目,如此相似的一幕纷纷指向了投资机构们迫在眉睫的问题——退出。

昨晚,凯雷退出麦当劳中国,中信系仍是最大股东

这笔交易酝酿已久。

风声起于今年4月。彼时就有消息流出,凯雷正在考虑为其在麦当劳中国业务的投资引入新的支持者。随后的7月,彭博社报道提到了更多细节——

凯雷与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私募股权子公司信宸资本(Trustar Capital),正向一些基金寻求40亿美元的资金,以购买其麦当劳公司香港和中国内地业务的部分股权。其中,凯雷持有麦当劳中国28%的股份。

有知情人士称,凯雷与信宸资本已经就这笔交易接洽了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 Pte)和阿布扎比主权财富基金穆巴达拉集团(Mubadala Investment Co.),包括债务在内,这笔交易对整个业务的估值高达100亿美元。

这被认为是凯雷等现有投资者正在寻求部分退出机会,同时吸引新的资本加入,以推动麦当劳中国的餐厅增长。按前述彭博报道的说法,股东已同意该计划,这些资产管理公司计划在第四季度和投资者敲定协议。

不过该消息很快被澄清。当时,麦当劳中国CEO张家茵回应表示,公司暂时不会考虑引进新的投资者和新的资本,股东还是会保持现在的结构。如果有新的资金进来,也是股东背后的(投资人)变动,股东本身不会变化。

直到昨晚(11月20日),麦当劳全球与凯雷集团正式对外宣布了这一消息——麦当劳全球同意收购凯雷在麦当劳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战略合作公司中持有的少数股权。

投资界从交易方获悉,本次交易完成后,以中信资本为主的中信联合体将继续持有52%的股份,继续占据最大股东位置,麦当劳全球则“买下”凯雷原有的股份,持股比例将由20%增加到48%。

说得更直白点,凯雷卖出了麦当劳中国的所有股份,实现了退出。

对此,凯雷亚太区主席杨向东表示:“感谢中信资本和麦当劳全球与我们的紧密合作。我们共同推动了麦当劳中国业务的高速发展,也共同推动了数字化营销和数字化运营的能力革新。麦当劳中国的业务持续表现优异,祝愿麦当劳中国在未来的发展阶段取得更多成功。”

6年前,他们组团买下,现在坐拥5500家门店

即便今天回头看,麦当劳中国这笔Buyout依旧值得回味。

时间回到1990年10月,中国第一家麦当劳餐厅在深圳光华路开业,麦当劳正式开启拓华历程。之后的二十多年,麦当劳在中国加速扩张,到2016年底在内地的直营和特许经营餐厅超过2400家,香港超过240家;在中国拥有12万余名员工,每年为超过10亿人次的顾客提供服务,是中国内地排名第二、香港排名首位的快餐连锁店。

一项更大的计划开始酝酿。2016年4月,市场传出麦当劳计划出售其在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分店,消息一出,竞购者蜂拥而上,至少有6家财团表现出浓烈兴趣,当时麦当劳曾收到中国化工集团、贝恩资本、首旅集团等多家资本的竞标书。

最终,中信系和凯雷杀出重围。2017年,中信股份、中信资本组团凯雷以161.41亿港元(20.8亿美元)的总对价收购了麦当劳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的业务,并在两地获得20年的特许经营权,“金拱门”随之诞生,成为麦当劳在美国以外最大规模的特许经营商。

据中信股份当时的公告,交易完成后,中信方面、凯雷、麦当劳分别持有麦当劳中国52%、28%、20%的股权。

至此,麦当劳中国开启了轰轰烈烈的本土化进程。当时,中信系与凯雷为麦当劳中国制定了一份“五年计划”,称到2022年餐厅数量要达到4500家。多年后,这一目标超额完成——早在2022年9月30日,麦当劳中国市场的门店就已经超过了4900家。

期间,麦当劳中国还曾低调完成一次资本运作。2020年初,麦当劳中国大股东中信股份在港交所发布公告披露,其全资附属公司与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中信资本)旗下基金持有的公司CCHL Fast Food Holdings Limited (简称:CCHL)签署了购买协议,中信股份同意出售且CCHL同意购买Fast Food Holdings Limited(简称:FFHL)42.31%的股权。

FFHL持有麦当劳中国管理有限公司合计52%的股权,这意味着通过此次交易,中信股份将麦当劳中国22%的股权出售给中信资本。

今年,是“金拱门”诞生的第六周年,这家巨无霸餐厅也收获了一个里程碑。这一次官宣中,麦当劳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Chris Kempczinski给出一组数据——中国现在是麦当劳全球的第二大市场,2019年9月以来,麦当劳中国实现了超过30%的系统销售增长,餐厅数量超过5500家,较2017年翻了一番。

“我们与中信和凯雷的战略合作非常成功,麦当劳品牌在中国快速发展。我们相信,现在是简化股权结构的最佳时机,中国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机遇,中国是麦当劳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其长期发展的潜力将让我们不断受益。”Chris Kempczinski补充表示。

如今,这家快餐巨头有了最新计划——中信资本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麦当劳中国董事会主席张懿宸表示,麦当劳中国正向2028年突破1万家餐厅的目标迈进,“作为麦当劳中国的控股股东,我们很高兴看到麦当劳总部对于我们长期合作伙伴关系的认可和对中国市场的进一步投入。我们充满信心,并将继续全力以赴,用麦当劳的经典美味服务中国消费者。”

打折卖资产,PE巨头都在搞退出

大手一挥卖掉了麦当劳,只是凯雷甩卖清单中的其中一项而已。

仅仅从这个月来看,凯雷就先是寻求出售德国软件公司SER,后又被曝正计划出售日本化妆品供应商Tokiwa Corp,交易价值可能高达10亿美元,正式工作会在明年年初启动。

更早前,凯雷也在计划卖掉所持AmbioPharm的股份,后者是一家肽活性药物成分CDMO(合同研发生产组织)公司,出售目标估值也在10亿美元。

如此密集甩卖资产,是凯雷集团对于“退出”的急迫。最新财报可见一二:11月7日,凯雷公布2023年三季度财报,5.62亿的总营收同步下跌了近50%,净利润更是同比下跌71.05%,仅8130万美元。而正是退出难,导致了凯雷盈利能力的大幅下滑。

很显然,退出如若不到位,募资规模也难逃下降。正是这样的“循环”,让海外PE巨头们也不得不积极搞起了退出。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老虎环球基金。印象最为深刻是今年7月底,老虎将在印度电子商务巨头Flipkart的剩余股份转让给了沃尔玛,交易总额14亿美元。然而,在这笔交易中,Flipkart的估值是350亿美元,低于其在2021年融资中的近380亿美元估值——老虎不得不打折卖资产了。

而据彭博社报道,老虎环球基金自今年来,一直在积极推动出售旗下中后期初创公司数亿美元的股份,以便向其一些较老基金的LP提供现金分配。

还有黑石。今年7月,黑石以915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美国的一个办公园区,当年购买的价格则超过1亿美元;稍早前,黑石以8200万元的价格出售了圣安娜的两座办公楼,这比其在2014年买时的价格低了36%——又是一场大甩卖。

LP需要见到真金白银的回报——即便是海外PE巨头也逃不过这个最朴素的道理。

全球私募股权投资市场都在经历着急剧收缩。至于退出端,有数据显示:截至6月中旬,2023年全球PE通过投资组合上市、被收购等退出途径收获的资金仅不足377亿美元,降至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于是,大量的未变现资产积压在了GP的手里,给LP返钱的压力与日俱增,只能更加积极地推动项目的退出,甚至不惜打折出售项目资产。

退出,是悬在所有PE/VC头上的一把剑。当我们把目光转回国内,退出也成为眼下一级市场最为迫切的需求。清科研究最新的数据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共发生2251笔退出,同比下降35.8%,依旧不容乐观。

当PE巨头也在卖资产、搞退出,恰恰折射了愈演愈烈的GP焦虑。如何优雅地退出,给LP一个交代?全球同此凉热。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