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大药厂,大力下注中国早期创新药资产

中国创新药终于有了自己的样子。

文|氨基观察

2023年,对于中国创新药出海来说,必然是复杂的一年。复杂之处在于,虽然有少数者成功上岸,但更多的却是“重获权益”。

当然,“重获权益”并不意味着海外药企对国内药企创新实力的否认,这背后更多的是海外药企的战略取舍问题。

实际上,在部分大药厂与国内药企分手的同时,也有少数者继续在华淘金。

最为典型的,就是阿斯利康。过去的一年,阿斯利康已经与国内5家创新药企建立合作关系,引进了部分药企的早期管线。可以说,押注中国早期的创新药资产,阿斯利康绝对是认真的。

一直以来,阿斯利康都被视为最懂中国市场的跨国大药企。

阿斯利康中国公司已经成立了30年,可以说,它见证了中国创新药行业的风风雨雨,以及整个完整的蜕变过程。

从逻辑上讲,阿斯利康当下的大力“下注”,必定不是一个突然的决定。那么,这种动作的目的是什么?又释放了什么信号?

01 大力淘金早期资产

阿斯利康用接连的行动表明,这家跨国药企正非常认真地在中国淘金。

11月份以来,阿斯利康接连公布的两次合作,便是一个观察窗口。

不管是诚益生物还是祐森健恒,都是规模极小的新生代biotech。今年6月份,诚益生物刚刚完成B轮融资;而祐森健恒更早,还只是一家仅完成了A轮融资的企业。

而两家biotech与阿斯利康合作的管线,又都是非常早期的阶段。诚益生物ECC5004,尚处于1期临床阶段,仅有初步的数据读出;而祐森健恒的UA022,甚至还只是一个临床前的分子。

能够挖掘到如此小规模公司的早期研发管线,足以说明阿斯利康对国内市场、药企的看重。

这与过去的一些大药厂在中国淘金思路有所不同。过去,国内这些早期管线,可能需要在国际顶尖会议上公布了相对惊艳的初步数据,才会引来大药厂的合作意向。

与其他跨国大药厂动作形成更鲜明反差的,是阿斯利康对国内创新药资产的青睐程度。在过去一年,入华淘金的跨国大药企并不多。

前十大市值的跨国药企中,仅有辉瑞和礼来有所动作。其中,在3月份,辉瑞引进了高光制药TYK2/JAK1抑制剂BHV-8000;礼来则是在今年5月份牵手AI制药企业晶泰科技科技。

那么,在一系列反差背后,阿斯利康的“算盘”又是什么呢?

02 阿斯利康的“算盘”

阿斯利康目的并不难猜。

它正在讲一个出海平台的故事:在寒冬中押宝潜力管线,承担失败概率的同时,加速国产优质创新药出海,并从中获得丰厚回报。

以阿斯利康与诚益生物的合作为例,以20.1亿美元与诚益生物就GLP-1药物ECC5004签约独家合作。

对此,阿斯利康国际业务拓展合作与战略投资副总裁陈冰表示,早在两年多前,阿斯利康就已关注到诚益生物,彼时后者研发还处于更早期阶段。

陈冰坦言,因为一直较为关注国内领先及海外归来的科学家在国内的一系列创新,加上阿斯利康也一直在GLP-1上有相关战略布局和投入,内部也采取了两条腿走路,一边布局自身管线,一边关注国内的初创企业产品,因此诚益生物便成为关注对象之一。

如果再结合阿斯利康此前两个GLP-1项目的失利,以及GLP-1当下的火爆、未来的潜力,阿斯利康显然愿意拿到ECC5004这个筹码,继续坐在GLP-1的赌桌上。

这既是为了自身管线的开拓,也是为了讲更大的故事。

在今年的进博会上,阿斯利康对外释放最多的声音,就是利用公司的国际经验和平台,帮助中国企业出海。

除了与诚益生物的合作,进博会上,阿斯利康巴西与绿叶制药旗下北大维信,以及巴西Herbarium公司达成合作,将共同推动血脂康胶囊在巴西的注册及商业化;另外,阿斯利康还与康泰生物、艾德生物等药企达成全球战略合作协议。

从阿斯利康对外的发声及动作来看,其“野心”要比大部分跨国药企更大。大部分跨国药企,从国内引进管线更多的是出于自身管线补充考虑,而阿斯利康似乎更希望打造成国内药企出海的一个“平台”,即成为更多创新药企出海的一个选择。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国产创新药出海之所以进展较少,是客观原因造成的。中国药企要面对的,是诸多复杂的考验,既包括临床设计的复杂性和高成本问题,更包括不同的监管、商业化环境带来的挑战。

而这些,恰恰是阿斯利康所擅长的。阿斯利康的优势,不仅在于在欧美有着极为突出的势力,在巴西等新兴国家市场也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也正因此,阿斯利康希望将其优势充分变现。

从战略布局来看,阿斯利康的选择无疑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当前,对于国内创新药行业来说,有着急切的出海意愿,但“海外商业化平台”还是非常稀缺的存在。

虽然包括康哲药业等CSO企业也在从事相关的布局,但对于这些国内药企来说,更多的只是尝试,而阿斯利康在海外的布局,一切都是成熟的。

未来,是否会有更多国内创新药企,投入阿斯利康的怀抱显然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

03 来自跨国大药企的肯定

当然,阿斯利康的“平台”策略能否打造成功还不得而知。

对于国内药企来说,阿斯利康的确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平台”。而阿斯利康给出的条件也足够丰厚。在与诚益生物的合作中,阿斯利康首付款超过1亿美金;而与祐森健恒的合作,阿斯利康给予临床前资产的首付款也超过2500万美金。

对于寒冬中的biotech来说,这些资金无疑是雪中送炭。不过,引进有风险,投资需谨慎。阿斯利康的挑战或许不在于单个引进资产的质量,而在于如何保证更大的成功率。

就像投资机构的运作,没有常胜将军,更多的还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但不管怎么说,阿斯利康的这一战略抉择,对于国内创新药行业来说,无疑释放出一个积极的信号。

阿斯利康中国区负责人王磊曾表示,很多国外企业只把中国看作营销或者制的地方,却忽视了越来越多的科学家回国,未来中国将拥有巨大的创新能力。

某种程度上,阿斯利康“海外商业化平台”的布局,也是对国内创新药实力的肯定。毕竟,对于一个平台来说,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两端,既要有出海端的能力,又要有能够出海的资产。

正如前文所说,早在临床更早期的时候,阿斯利康就已经发现了诚益生物。这无疑是因为“人”。诚益生物创始人周敬业博士,曾是礼来中国研发中心的化学负责人,领导项目团队实现了糖尿病和糖尿病并发症的候选选择里程碑,这也为其在减肥药领域的开发奠定了基础;联合创始人徐剑锋博士,礼来制药中国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在代谢疾病领域研发超过20年。

往前看,百济神州等一批优秀的创新药企为什么大都是在2010年左右创立?

因为,彼时一批专注于创新药研发领域的科学家开始回流到国内。从留学、跨国药企到回国,他们有能力,也有意愿进入新药研发第一线,在政策、资本的大好机会下,铺开中国生物医药产业的版图。

实际上,一直以来,国内创新药研发与国外相比,真正的差距并不在硬件上,而是在“软件”上,其中人才实力就是最大的痛点。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海归创业,从药理、工艺、生产甚至市场,人才越聚越多,国产创新药研发创新能力的根基也变得越来越稳固。

当下我国本土创新药研发已迎来开花结果的收获期,一批实力型企业正在崛起,本土创新药生态也逐步显现。回顾过去,如果有人说“中国创新药终于有了自己的样子”,那么从现在开始,故事将会更加精彩。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