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奥特曼宣布回归OpenAI

这位“最牛85后创业者”,无疑正在成为硅谷新一代权力中心。

文|投资界PEdaily

万万没想到,史诗级神转折出现了——

刚刚,OpenAI宣布,已经原则上达成协议:奥特曼重返公司担任CEO,并组建新的董事会。至此,全球科技圈最瞩目的“宫斗”有望迎来落幕。

消息一出,OpenAI原CEO山姆·奥特曼第一时间发文确认:“我喜欢OpenAI,过去几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个团队及其使命保持一致。当我决定在周日晚上加入微软时,很明显这对我和团队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正是在微软CEO的支持下,奥特曼重返OpenAI。

短短几天,奥特曼经历了一场过山车——被董事会扫地出门,到宣布加入微软,最终还是笑到了最后,上演王者归来的一幕。

经此一役,奥特曼展现出惊人的号召力。这位“最牛85后创业者”,无疑正在成为硅谷新一代权力中心。

95%员工准备集体离职:“请回奥特曼”

一切似乎早有征兆。

刚被董事会开除后,奥特曼上演了“一呼百应”的情景——周一上午,OpenAI约500位员工签署的联名信被曝出。

从公布的材料看,这封联名信措辞相当严厉:

“我们,以下签名者,愿意选择辞去OpenAI的职务,加入由奥特曼和布洛克曼运营的微软子公司。微软已经向我们保证,子公司会为所有OpenAI员工提供职位。除非董事会成员辞职,并任命两名新的独立董事,如Bret Taylor和Will Hurd,并恢复奥特曼和布洛克曼的职务,否则我们将立即采取行动。”

换言之,OpenAI员工以离职威胁董事会重新请回奥特曼。

截止昨晚,OpenAI已有700人签署了这封联名信,占员工总数95%。

事实上,这次“宫斗”惹恼了OpenAI最大投资方——微软CEO纳德拉,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他感到愤怒;而风投公司兴盛资本Thrive Capital也表示不再考虑牵头收购OpenAI员工股事宜,即便是继续参与,也只考虑以更低的价格收购。

今年5月,OpenAI刚拿下一笔超100亿美元的融资,成为全球最新成长速度最快的独角兽,正当团队所向披靡时,没想到迎来了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在此一周前,一场科技盛宴在美国洛杉矶举行,GPTs在万众瞩目下重磅发布。这场“科技界春晚”让无数AI朝圣者一夜无眠。

彼时,站在讲台中心的正是ChatGPT之父奥特曼,他用45分钟的时间讲述了GPT过去的一年,仿佛10年前黑暗的演讲台上,乔布斯从容走出,下一个“苹果时刻”来临。

走下台后,奥特曼却收到了董事会的解雇通知。此后的一切,终于爆发了。

从斯坦福辍学,19岁创业,缔造最火独角兽

一切似乎有着宿命般的巧合。1985年4月,乔布斯在权利斗争中被苹果逐出公司,这一年,奥特曼刚好出生。

2003年,奥特曼考进了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但两年后辍学,转而走上了创业之路。

命运总是偏爱这些聪明的“逆行者”。2005年,19岁的奥特曼与两位同学成立了位置服务提供商Loopt,直至2012年公司以4300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奥特曼早早实现了财富自由。这一年,他才27岁。

在创业期间,Loopt成为创业孵化公司Y Combinator (简称YC)首批资助的八家公司之一。奥特曼也因此认识了YC创始人——硅谷创业教父Paul Graham。Graham十分欣赏这位比自己小20来岁的年轻人,惺惺相惜。

2014年,Graham选择了奥特曼接替他,出任Y Combinator的总裁。一年后,在硅谷的一场私人宴会上。奥特曼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等在内的大佬讨论了一个问题:“为了人类的未来,我们拥有的最美好的事物是什么?”

这个问题伴随着他们的谈话主题“人工智能”而来。现场在座所有人一致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将会影响甚至危及到人类安全,而他们必须做出改变。一番觥筹交错后,一个非盈利的人工智能实验室——OpenAI诞生了。

那次聚会上,OpenAI得到了马斯克、亚马逊创始人、领英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 (Reid Hoffman) 和蒂尔在内的一众硅谷大佬支持,纷纷承诺向新公司捐款投资10亿美元。前四年里,OpenAI几乎靠着他们的资金度日。

然而,奥特曼很快就发现,训练庞大神经网络的计算成本高达数千万美元,研发人员的人工成本也十分高昂,资金很快见底。即便是技术上的乌托邦设想,依然要面对“柴米油盐”。而这时,奥特曼与马斯克在人才冲突、发展理念上产生了分歧。

一场权力纷争后,马斯克转而投身于特斯拉和SpaceX,没有再对OpenAI给予任何资金支持。而奥特曼则放下YC,开始正式接管OpenAI。还是在2019年,OpenAI在资金上难以为继,奥特曼宣布,将OpenAI重组为营利机构,筹集足够的资金来支付人工智能模型所需的计算能力。

转折点在于微软的入局。为此,奥特曼飞往西雅图,亲自为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演示了OpenAI的AI模型。彼时微软正需要一个可以对抗谷歌的AI技术,双方一拍即合,阿尔特曼顺利拿下了微软10亿美元的投资。这也标志着OpenAI正式走向商业化道路。

接下来便是ChatGPT诞生,OpenAI一路逆袭,老虎环球、红杉资本、加州Andreessen Horowitz、纽约Thrive和K2 Global、Founders Fund等头部投资者涌入,公司估值也在短期内迅速攀升。根据《华尔街日报》9月份的报道,OpenAI最新洽谈的估值已经定位在800亿至900亿美元之间,几乎是今年早些时候的三倍。

而从始至终,奥特曼都承诺不拥有OpenAI任何股份。

在奥特曼之前,一个“上帝的苹果”砸向了乔布斯,由此颠覆了整个人类的生活场景。如今看来,两位创始人的经历出奇地相似。

影响深远,AI时代开始出现分水岭

短短数天,OpenAI上演了一出连电影都拍不出的“宫斗剧”,令人叹为观止。

犹记得OpenAI成立的那个夜晚,大佬们的初衷是确保人工智能不会消灭人类。但后来,这一初衷在漫长的道路上出现了诸多分歧。

此前,马斯克曾公开发出质疑:“我仍然不明白,我捐赠了大约 1 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怎么就变成了一个市值 300 亿美元的营利组织。如果这是合法的,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做呢?”

最终有了奥特曼被董事会突然开除的这一幕。早前奥特曼离开时,临时接替他的是一位35岁女CEO米拉·穆拉蒂。

2018年,在OpenAI还在为资金问题苦恼时,穆拉蒂加入了公司,此后开始带领375人的团队开发OpenAI GPT-3模型。2022年5月,穆拉蒂升任首席技术官(CTO)。正是在她的推动下,ChatGPT离开了实验室,向公众开放。

要知道,穆拉蒂是坚定不移支持对AI进行监管的业内人士之一,在此前媒体的采访中,穆拉蒂认为AI技术的最终目的是为人类服务,因此应该以人类的利益和需求为中心,来解决人类面临的实际问题。《时代》杂志曾评价她:“米拉·穆拉蒂可以直截了当地讨论人工智能的危险,同时让你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一理念或许与奥特曼“殊途不同归”。

正如有业内人士分析,此次内部斗争的导火索,应源自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理念的分歧。相比之下,奥特曼对AI 有着更大的野心,他曾在公开场合提出“人工智能还没到需要监管的时刻”。

在此之前,奥特曼一直为OpenAI融资奔走,曾表示要前往阿联酋的首都阿布扎比等地进行融资,此次融资的规模巨大,预计将达到1000亿美元或更多。奥特曼对未来有着更宏伟的规划,而董事会则相反,他们害怕OpenAI在未来的道路上违背初心。

与此同时,OpenAI首席科学家则对通用人工智能发出警告,“AGI很快就要到来,但它是否会有利人类仍是未知数。”

今年年初,曾流传出《暂停巨大的人工智能实验:一封公开信》,呼吁所有人工智能实验室立即暂停比GPT-4更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的训练。这封信上落下了不少大名鼎鼎的人物,还曾出现过奥特曼的名字,但此后又被抹去。

而大洋彼岸的这边,关于是否应该大规模发展AI大模型的讨论依然层出不穷。

年初,ChatGPT的诞生引发了全球狂欢,科技圈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如此盛世。一群投资人远赴硅谷找项目;一众大佬纷纷出手创业,在极短的时间内跑出百川智能、智谱AI等明星独角兽。如今热潮还在继续,但不少初创公司估值狂飙,危机隐隐出现。

就在上周的2023西丽湖论坛上,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在演讲中表示,人类进入AI时代的标志,不是产生很多的大模型,而是产生很多的AI原生应用。他直言,“不断地重复开发基础大模型,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

世界将会走向何方?人类未来将会怎样?也许今天的一幕,会成为一个分水岭。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