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IPO折戟,周六福“梦碎”A股

在对赌协议之下,周六福的上市之路或无法停止。

文|子弹财经  王亚静

编辑|蛋总

美编 | 倩倩

审核 | 颂文

周六福的IPO之路又一次宣告失败。

11月17日,周六福公告称,公司于11月8日申请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文件,根据规定,深交所决定终止对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主板上市的审核。

这已经是周六福的第三次闯A。和前两次的IPO折戟相比,周六福这一次主动撤回上市申请,尤为令外界惊讶。

毕竟,从市场表现来看,当下是黄金首饰的消费热潮期,周六福本应抓住这个上市风口。

中国黄金协会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黄金消费量为835.07吨,同比增长7.32%。其中,黄金首饰552.04吨,同比增长5.72%。

按理说,主营金银珠宝首饰且营收净利表现还不错的周六福应颇受资本市场欢迎才是,然而,周六福在深交所门外徘徊了4年却始终无缘A股,这次主动撤回上市申请的举动似乎多了一丝无奈。

但不得不说,这一次主动撤回IPO申请的决定,让周六福和A股的缘分越来越淡了。

1、撤回上市申请,三次IPO均折戟

任意走进一家大型商场的大门,最先映入眼帘的多数会是金光闪闪的黄金首饰柜台。

对于消费者来说,这些柜台头顶的周大福、周大生、周生生、周六福名字代表的都是黄金首饰,并没有太大差别。

但在资本市场上,几个相似名字的企业已经有了不同的命运。其中,周生生、周大福登陆港交所,周大生已于深交所上市。

Wind数据显示,周生生是香港第一家珠宝业上市公司,周大生上市6年之久,周大福的市值更是早已迈过千亿大关。

唯有周六福,在深交所门外徘徊多年,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始终叩不开深交所的大门。

据第一财经报道,2019年,周六福因所聘保荐机构广发证券、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卷入“康美案”,两家机构均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周六福的IPO随之中止。

2020年9月,周六福更换保荐机构为民生证券,会计师事务所仍为正中珠江,再度向深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材料。随后,发审委会议对周六福提出询问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加盟模式下实现的收入占比过大、商标的取得及使用情况、应收账款及存货余额较大且增长较快等方面。最终,因经营存疑并未通过发审委审核。

2022年7月,周六福第三次递表,今年全面注册制落地后,其上市审核今年2月底从证监会平移到了深交所进行审核。在7月回复第一轮问询后,11月选择主动撤回IPO申请,宣告周六福的第三次IPO之路终止。

令外界疑惑的是,周六福为何选择在黄金首饰消费热潮期主动撤回IPO申请?

周六福方面向「子弹财经」表示:“今年以来A股二级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国内外形势错综复杂,证监会公开表态要根据二级市场情况,收紧IPO节奏。包括公司在内的消费类在审企业鉴于上述新情况、新变化,均主动响应国家金融战略大局,申请撤回。”

但不得不提的是,古人作战时讲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三次IPO均折戟之后,资本市场留给周六福的信心或耐心还有多少?

2、李氏兄弟获大笔分红,亲朋好友提前入股

从业绩层面来看,周六福营收、利润连年攀升。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以下简称:报告期),公司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0.82亿元、28.29亿元、31.6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86亿元、4.29亿元、5.83亿元。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放在整个行业中,周六福属于中等位置。按照周六福的说法,与A股主要的12家珠宝首饰上市公司相比,企业2022年净利润规模位列第六。

而周六福挣下的利润,有相当一部分都进入了李伟柱、李伟蓬兄弟的口袋。

2020年、2021年,周六福分别现金分红3.00亿元、1.50亿元。在周六福披露的各期招股书中,李伟柱、李伟蓬兄弟的持股比例始终保持在94%以上。

若以94%的比例计算,李伟柱、李伟蓬合计分走了超4亿元。

背靠周六福这棵大树,李氏兄弟的亲属朋友们也分得一杯羹。

例如,李伟柱配偶钟映琴的兄弟钟锡鹏同样是公司的股东之一,并担任周六福电商总监。

在报告期内,公司每年经常性采购类关联交易规模在50万元左右,这些交易均为向李伟柱胞兄李伟勃的配偶周敏玲实际控制的企业采购PVC封口袋、打印机墨盒、打印纸、包装用透明胶带等产品所发生。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不仅如此,「子弹财经」注意到,在周六福第一次递表深交所前夕,即2018 年8月,公司引入永诚贰号、道阳君瑞两家外部投资机构。其中,道阳君瑞背后的股东并不简单。

据悉,道阳君瑞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王永,且王永是道阳君瑞基金管理人道阳(横琴)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道阳横琴)的实控人。

但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资料显示,道阳君瑞注册资本2666万元,作为执行事务合作人的王永、管理人道阳横琴仅分别向道阳君瑞实缴出资2万元。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据周六福披露的信息,王永是离开证监会系统未满十年的工作人员。天眼查资料显示,王永曾任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副总监、办公室副主任。

图 / 天眼查

或许从那时起,周六福就已经与深交所产生了“羁绊”。

不过,在周六福屡屡冲刺深交所未果的背景下,王永有意转让所持道阳君瑞财产份额,退出公司股东行列。

于是,2021年,道阳君瑞的部分合作人王永、闫勋龙、道阳横琴、曹范敏转让股权,价格为每股11.20元,套现超500万元退出。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与此同时,明阳投资成立,承接了道阳君瑞的股权。而新成立的明阳投资合伙人与李伟柱关系十分密切。

「子弹财经」注意到,明阳投资合伙人共有6位,其中,谢雅欣、徐丽贞、郑宋华、陈宋卿、江朝凯或其家族成员是李伟柱多年好友,吴阳则是公司董秘、副总经理。

不仅如此,「子弹财经」发现,谢雅欣是周六福供应商宝福珠宝实控人亲属,徐丽贞是周六福供应商瑞美文化法人兼总经理廖伟昭亲属,郑宋华是周六福加盟业务区域经理郑毕顺亲属、宝福珠宝关联方监事的配偶,陈宋卿则是周六福加盟商成都金铂瑞珠宝实控人亲属。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另外,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江朝凯甚至未向明阳投资出资以支付对应的股份转让款,而其收购好友曹范敏股权对应价款超过300万元。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不难看出,周六福的股东结构中存在着错综复杂的亲朋好友关系,让股东、加盟商、供应商及其亲属等身份角色交织,加上关联交易的情况,或许也会削弱资本市场对其未来发展的信心。

3、市场竞争激烈,上市迫在眉睫

近年来,随着宏观经济持续保持正向发展,我国黄金珠宝首饰行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竞争也十分激烈。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中国约有8000家黄金首饰从业者。

与零售业的大多产品有所不同,黄金首饰作为贵重商品,珠宝品牌商标十分重要,消费者更青睐购买大品牌的黄金首饰。

11月1日,周大福首席品牌官陈义邦在周大福发布《2023珠宝消费趋势调查报告》的媒体交流会上表示,在2023珠宝消费趋势调查中发现,珠宝品牌对消费者购买决策具有影响力。

但周六福屡次陷入商标纠纷之中,商标权属问题成为深交所质疑周六福经营的一个重点内容。

深交所问询函资料显示,周六福目前使用的核心商标,均由李伟柱控制的香港周六福申请并无偿转让给周六福。不过,周六福与香港珠宝金行、香港黄金钻石集团的商标或商号存在部分重叠的情况,几方甚至多番对簿公堂。

截至2023年2月27日,周六福及其子公司的“周六福”等商标中,被第三人提起无效宣告且国家知识产权局尚未作出裁定的共有10项,被第三人提起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已作出决定且周六福已提起复审的共有9项。

在商标之外,周六福的加盟店模式、存货攀升、钻石镶嵌类产品是否存在大量滞销等一系列问题,也被深交所重点提及。

这些问题的解决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以加盟店为例,在因加盟店占比过高等问题被证监会否决IPO之后,周六福于2021年将经营战略改为加盟模式和自营模式并重,但收效甚微。

截至2022年12月31日,周六福的线下终端门店共有4052家。其中,加盟门店数量3974家、自营门店数量仅有78家,加盟门店占比达到98%。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但上市已经刻不容缓。

2021年12月,永诚贰号、金玉福源、架桥合利、徐波、华拓至远、明阳投资(以下统称“投资方”)分别与实控人李伟柱签订补充协议。

按照规定,公司未能在2024年6月30日前实现在上海或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或以投资方同意的估值被上市公司并购;或因其他原因主动撤回IPO申请文件等情形出现时,李伟柱需现金回购投资者全部或部分股权,并按10%年利率计息。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2023年3月,上述投资方分别与周六福及李伟柱签订增资扩股协议之补充协议,仍然保留了关于李伟柱“现金回购股份”的条款约定。

图 / 周六福招股书

目前,行业的“排头兵”大多都已经在A股或港股上市。其中,周大福、周生生、六福集团等已在港股上市;周大生、老凤祥、中国黄金等企业于A股上市。

如何快速登陆资本市场,与周六福有相似A股IPO被否决经历的梦金园、老铺黄金提供了另外一种思路。今年下半年,梦金园、老铺黄金转向港股,已先后递表港交所。

在行业竞争激烈之时,若无法跟上竞争对手的脚步,周六福的市场份额极有可能被对手蚕食。若想完成对赌协议、进一步扩张,绕路港交所或许是一种选择。

对于未来是否有冲刺港交所的计划,周六福方面告诉「子弹财经」,上市并非周六福的目的和终点,而是打造百年品牌过程中的助力器、必经之路。

“具体到上市的决策,须审时度势、因地制宜。公司仍会密切关注境内外资本市场的形势及变化,保持与监管层及中介团队的密切沟通,结合自身业务发展态势,择优选择适宜自己的上市之路。”周六福方面表示。

三度闯A折戟但仍面临对赌协议的周六福,接下来将何去何从?「子弹财经」将持续关注。

*文中题图来自:周六福官网。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