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上海之后,山西跟进网上购药刷医保

目前,山西只是开放药店在线刷医保卡,并未具体规定实现形式。

文|氨基观察

继上海打响网上购药医保结算第一枪后,又一省份跟进。

11月15日,山西医保局印发了《关于开展“互联网+”医药服务医保支付(试行)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启动定点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试点线上医保购药,自12月1日起施行。

《通知》明确了试点范围,且处方药限定在常见病和慢性病,但这已经是网上购药医保结算迈出的关键一步。

由于网购的便利性,药品网售纳入医保支付的呼声一直都很高,但监管层面并未真正放开。如今,地方政策终于开始松绑。这会对医药电商甚至整个医药零售行业的格局带来什么影响?

/ 01 / 网上购药刷医保迈出关键一步

网购的便利,使得药品网售纳入医保支付的呼声一直很高,但监管层面未能真正放开。如今,地方政策终于开始松绑。

11月初,上海宣布参保人在外卖平台购药时,只需在付款时选择“医保支付”,即可通过支付宝医保电子凭证进行医保结算。

也就是说,上海市民在饿了么、美团等外卖平台或支付宝医疗健康频道“医保线上购药”服务上选择带有“医保买药”标签的药店下单,在付款时选择“医保支付”,根据提示完成支付宝“医保电子凭证”授权,即可进行医保结算,结算政策与线下医保购药保持一致。

截至11月10日,48家药店参与上海试点的。上海医保部门正推进将更多医保定点药店纳入试点范围,预计到年底将扩围至上海数百家药店。

相比而言,山西省的放开力度更大。

根据《通知》,拥有互联网诊疗或经营资质,且已接入处方平台的本地互联网医院和定点零售药店,都可以申请线上买药医保支付。在试点的互联网医院就诊后,参保人员凭电子处方买药可享受统筹基金报销,也可以在试点药店线上购买OTC药品,选择个账支付或自费。

目前这一政策仅限山西省内,处方药也限定在常见病和慢性病。除此之外,山西医保局还明确,医保支付的费用由医保经办部门与互联网医院或药店直接结算。

这意味着,医保药店可以直接面向消费者,而不必像上海一样,必须通过其他O2O平台,这为自建电商的连锁药店以及挂在互联网平台上的第三方药店,预留了更大操作空间。

目前,山西只是开放药店在线刷医保卡,并未具体规定实现形式。后续医保信息如何与各方打通,还有待探索。

/ 02 / 医药电商第二春?

网上买药允许医保支付,其实早在2020年国家医保局文件中就已经有相关说明,但此前网上刷医保仅限于医保定点医院。

《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各地医保网上支付可以从门诊慢特病开始,逐步到常见病、慢性病范围,由统筹基金或个账基金支付。吉林、浙江曾出台相关政策跟进;今年以来,杭州,贵州等地又相继有相关政策出台。

比如杭州,今年打通了慢性病复诊购药范畴。杭州市医疗保障局针对慢病患者基层复诊配药的呼声和实际需求,重点在基层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医保”移动支付服务,参保群众可以享受“网上复诊配药、医保在线支付、快递配送上门”的一站式线上闭环医疗服务。

这些涉及的仍是定点医疗机构,并没有直接向药店或是平台开放医保购药的权限。如今,无论上海还是山西省的医保新政,都是网上购药医保结算迈出的关键一步。如果后续试点扩大到更多省份,或将极大改变医药零售行业的格局。

因为,能够医保支付,无论是对于自建O2O的连锁药店,还是各大医药电商平台,无疑都是更进一步的发展因素。

当然,监管也必将更加严格。由于网售使得购药环节变得相对隐蔽,容易滋生盗刷骗保的行为,监管相对复杂,这也是为什么相关政策推进谨慎的原因。

这一次,山西医保局对参加试点的药店做出明确要求,除必须取得互联网药品经营资质、信息系统已接入处方平台,还需要在最近1年内未被药监、市场监管、医保、卫健等部门行政处罚,未被医保经办机构处以中止或暂停服务协议的医保定点零售药店。

可以看到,山西医保局的思路,是在现有监管范围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无论是药店还是医药电商平台,在迎接新的机遇同时,都要做好适应下一轮监管加严的准备,在合规中谋求更大的发展。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