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竟是唯一选择,一家百亿Biotech的膨胀与陨落

倒闭的Evelo,曾经也是一家当之无愧的明星Biotech。

文|氨基观察

黑格尔曾说“人类能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

一个又一个鲜活的商业案例,一遍遍印证着这句话的正确性。

但总结经验,特别是从失败中总结经验,仍然是大部分Biotech唯一的进步之道。所以,即便已经见过太多明星biotech陨落的案例,我们要对这一事件保持警醒。

在最新的故事中,被除名的明星biotech是Evelo。专注于微生物组的Evelo,也曾一度在资本市场备受追捧,市值超百亿元。然而,后续一连串的临床失利不断将Evelo拉下深渊。

为了活下去,Evelo也曾用尽全身解数,从削减管线、大规模裁员、更换管理层到寻求出售或合并,然而Evelo还是难逃倒闭的结局。最终在现金流耗竭后,Evelo发现解散竟成了其当下唯一可行的选择。

Evelo的清算解散的结局,令人唏嘘不已。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家由顶级投资机构Flagship孵化,手握新兴概念的biotech,似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不应该落得如此潦草的收场。

但也有一些华尔街分析师却显得出席平静。在他们看来,Evelo的衰败更像是终审判决后一场迟来的执行礼。

/ 01 / Evelo的短暂辉煌

倒闭的Evelo,曾经也是一家当之无愧的明星Biotech。

将时间拉回到2014年。当时,风投机构Flagship开始注意到免疫系统和微生物组的机会,并孵化了Evelo,这家公司瞄准的方向是微生物癌症疗法。同时,Flagship还孵化了另一家公司Epiva ,希望能够利用微生物组来治疗过敏、自身免疫和免疫炎症性疾病。

如今,大部分人对Flagship应该并不陌生,其已经摇身成为美国顶级生物技术投资公司。与绝大多数风投机构需要找标的不同,Flagship实现了制度化创业,采取内部孵化+投资的方式,最为人熟知的案例是成功孵化Moderna。

回到Evelo来说。当时,为了在微生物组学领域进一步站稳脚跟,2016年Flagship促成了Evelo与Epiva的合并,保留了Evelo的名称。至此,其成为全球第一个通过研究微生物免疫疗法治疗癌症、自身免疫和炎性疾病的公司。

合并后的Evelo,在研究方向结合了每个团队的开创性研究成果、候选产品,拥有50 多项专利和应用保护的知识产权。同时,Flagship还为Evelo提供了约4000万美元的融资,并计划进行额外投资以支持其快速增长。

拥有新颖前卫的治疗理念,手握大把专利,再加上顶级风投机构做背书,Evelo顺利吸引了谷歌风投、Celgene、Mayo Clinic等大牌机构的青睐。

在成立短短四年时间里,Evelo就已经筹集了超过1.5亿美元的融资。2018年5月,Evelo顺利完成IPO,募资8500万美元。

上市三年后,Evelo背后的金主Flagship,由于陪跑Moderna十余年回报近百倍而名声大噪,以至于Flagship孵化的其他公司也一同受到了青睐。2021年,作为Flagship概念股的Evelo股价一度飙升到了398美元/股。

不过,没有临床数据做支撑的暴富,注定就像一盘散沙,风一吹就会散掉。

/ 02 / 接二连三的失败

有明星投资机构支撑、有微生物组学的新概念的加持,Evelo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产品获批,然而最大的问题就出现于此。

在Evelo的后续药物研发历程中,等待着它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的失败。

Evelo的想法是用单一菌株来填充胶囊,胶囊被患者吞下后,会进入小肠以及与内脏相关的淋巴组织。而树突细胞能够感应到肠道发生的这种变化,并会向淋巴系统发出警报,然后机体会根据感应到的微生物,产生特定的免疫反应。

为了寻找到这些特殊的单菌株,Evelo开发了一个集成平台。基于该平台,Evelo大手笔布局了10条管线的研发,主要分为癌症和炎症性疾病两大领域。

虽然公司管线数量众多,但是实际仅有用于治疗炎症性疾病的EDP1867、EDP1815、EDP2939进度领先,被寄予众望。

其中,EDP1815是一种具有全新作用机制的在研口服药物,由十二指肠活检中分离出的普雷沃氏菌单一菌株制成,拟用于治疗炎症性疾病,包括银屑病。

2019年下半年,Evelo公布了两组轻度至中度的银屑病患者的1b期中期临床阳性数据。结果显示,两种剂量的EDP1815耐受性虽良好,但效果与安慰剂相比总体没有差异。

在创新药研发之路上,这样的挫折再常见不过了,也并未影响到Evelo后续的发展。但是,当时的Evelo和投资者都未想到,这只是一个悲伤故事的开始。

2022年4月,Evelo公司发布了EDP1867治疗特应性皮炎的一期数据,由于未能有明显疗效,公司宣布搁置EDP1867的研发,专注于EDP1815。

今年2月,Evelo公布数据显示,在队列1、2和3中,分别有41%、38%和32%的EDP1815组患者在第16周实现EASI-50及以上应答。而安慰剂组有56%的患者达成EASI-50,且该数据因地域不同而有很大差异。也就是说,EDP1815连安慰剂都没能打败。4月份更新的结果中,EDP1815仍然没能翻身,至此EDP1815研究彻底宣告失败。

Evelo最后的希望,放在了EDP2939身上。遗憾的是,10月份EDP2939治疗银屑病的Ⅱ期临床试验依然失败了。

这也成了压倒Evelo的最后一根稻草。在一次次的临床试验失败后,Evelo彻底失去了投资者的信任,公司的股价也一落千丈,仅剩0.6美元/股。

自2018年在华尔街首次亮相以来,Evelo股价从巅峰时期的398美元/股到如今几乎全部蒸发,令人唏嘘不已。

/ 03 / 别无选择的解散之路

面对不断走向下坡路的公司,Evelo也不是没有试过力挽狂澜。

在一次次的临床失败背后,Evelo也和大部分biotech一样,不断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削减管线、大规模裁员、更换管理层、寻求出售或合并,Evelo几乎用尽了浑身解数。

但遗憾的是,一切只是徒劳无功。截至9月30日,Evelo累计赤字达5.88 亿美元,而公司账上仅有1730万美元的现金和等价物。

Evelo已经走到了弹尽粮绝之时。最终,在未能找到后续资金和其他继续经营的方式后,公司董事会认为关闭公司是向债权人偿还债务,并有可能向股东返还部分部分现金的最佳途径。至此,又一家明星biotech陨落在了2023年的寒冬。

而当我们以后视镜的角度,回看这家明星biotech的没落历程,不难发现事情的走向并非完全无迹可寻。

虽然临床研究中药物研发的失败不可避免,这毕竟是科学问题。尤其是微生物组还是一个相当新的治疗概念,想要突破本就无异于一场赌博。

但是,科学以外的问题,似乎可以避免。在新冠疫情期间,Evelo也曾加入蹭新冠热度的潮流中。即便是在市场不看好的情况下,Evelo还是坚持推进EDP1815治疗Covid-19。

然而,最终换来仅有竹篮打水一场空。Evelo不仅没能带来突破性的新冠药物,反而加速了现金流的耗竭。

这样的故事,是不是似曾相识?

过去在国内,在资本的贪婪与包装下,不少biotech为了蹭热点也包装了不少非优质管线。市场行情上行之际,这些管线或许还能在资本市场得到一定的估值,但是,当潮水退去,这些非优质管线,反而有可能成为拖垮biotech的最后一根稻草。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当我们回顾这些陨落的biotech始末,对于投资机构也好,biotech创始人也好,大家能从发生的事件中确认什么否定什么,能否从失败中总结经验,这才是价值所在。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