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华人寿重金押注地产和康养,“资本狂人”刘益谦又一场豪赌?

增收难增利的问题日渐凸显,退保率居高不下。

文 | 子弹财经 立莉

编辑 | 蛋总

有着“资本狂人”刘益谦坐镇的国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华人寿”),增收难增利问题日渐凸显。

近日,天茂集团发布关于国华人寿保费收入的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公告显示,截止10月31日,国华人寿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约为人民币356.3亿元,同比增长16.49%。

保费收入快速增长前提下,国华人寿净利润表现却大为逊色。在连续3年净利润呈现下滑趋势后,国华人寿转盈为亏——前不久,国华人寿发布的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显示,其净亏损年度累计5.52亿元,同比大幅转亏。

与此同时,国华人寿多个季度未披露风险综合评级,也引发业内诸多猜想。在押注地产和康养领域的同时,国华人寿渐入“多事之秋”?

1、净亏损年度累计5.52亿元,多季度未披露风险评级

官网信息显示,国华人寿成立于2007年,发展至今已经有16年。从2014年开始,国华人寿进入盈利周期,连续9年保持盈利。

但从近年经营数据显示,自2020年开始国华人寿的净利润已呈现下滑趋势。2018年、2019年,国华人寿实现净利润20.55亿元、22.16亿元。2020年-2022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1.1亿元、8.49亿元、4.84亿元。

国华人寿的亏损是从今年二季度显露出来的。

今年上半年,国华人寿保险业务收入285.53亿元,同比增长32.31%。净利润却转盈为亏,亏损额高达4.79亿元,令业界大跌眼镜。

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国华人寿保险业务年度累计收入344.26亿元,同比增长20.26%;净利润年度累计亏损5.52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图 / 国华人寿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针对前三季度的经营状况,国华人寿在偿付能力报告中表示,在负债端未来国华人寿将保持适度业务规模,保障全年保费收入与2022年保持基本稳定,持续推动业务结构优化,降低资本占用,适时调整业务节奏和结构,大力推进长期价值和风险保障型业务发展。

在险资投资方面,今年前三季度国华人寿的总资产收益率为-0.19%,投资收益率为2.01%、综合投资收益率为2.02%。这个成绩在行业中的表现称不上亮眼。

11月13日,金融监管总局公布的三季度保险业资金运用情况表数据显示,人身险公司上半年财务投资收益率为2.93%,综合投资收益率为3.32%,以此标准衡量国华人寿略低行业。

国华人寿提及,“在投资端公司将一步优化权益类资产的配置结构,提高投资收益,根据资本市场和投资收益预测的情况,控制权益类资产占比;加强资产负债匹配,通过阶段性调整固收类资产占比,提高利率风险对冲效果,降低利率风险最低资本。”

偿付能力方面,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国华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86.93%,环比下降5.08个百分点;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135.52%,环比下降3.13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国华人寿在2022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披露,公司在2022年一季度和二季度的风险综合评级结果均为BBB类,但自2022年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起,国华人寿就未公开披露偿付能力风险评级情况。

在今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国华人寿仅表示,“公司已按时完成各季度风险综合评级数据的报送工作。”“针对具体问题和失分点将高度重视,已组织相关部门分析成因,制定整改计划持续追踪整改。”

2、退保率居高不下,银保渠道收入占九成

净利润风险评级之外,国华人寿还有一项数据尤为业内关注,即居高不下的退保率。

国华人寿历年年报数显示,自2021年国华人寿退保金大涨,当期退保金额303.59亿元,而这一数在2020年仅为21.14亿元,2022年退保金高达303.4亿元。

退保金不断跃升,退保率也随之大涨。2020年国华人寿退保率为8.59%,2021年、2022年,则上涨为13.81%、13.29%。

长期以来,银保渠道一直是国华人寿业务发展最重要的渠道。自2013年原保监会针对保险业负债端以及资产端展开新一轮市场化改革,再度助推理财型产品快速发展。

叠加股市走牛,中短期的万能型年金险、两全保险成为银保渠道主流。

银保渠道在行业迎来巨大发展契机,短期、高收益理财型保险产品给了类似国华人寿这样的中小险企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一般来说,个险渠道投入大、成本高,而银保渠道则投入较低,可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做大保费规模。”一位中小险企银保渠道负责人向「界面新闻·子弹财经」透露。

在他看来,银保渠道也有一定的风险性,“银行渠道销售的保险产品通常是一些简单的附加保险或理财型保险,这些产品的价值率相对较低,无法满足客户的长期保障需求。如果客户在购买后发现产品与自身需求不匹配,可能会选择退保。特别是在5年左右现金价值超过所交保费时,退保高峰也随之而来。”

「界面新闻·子弹财经」翻查国华人寿历年年报发现,自2015年起国华人寿保费收入迅猛增长,2015年其保费收入高达236.67亿元,而这一数据在2014年仅为41.32亿元。2017年保费收入创出461.32亿元的新高。

此后,国华人寿当年保费收入未能再突破400亿元,一直在350亿元关口徘徊。

2018年-2022年,国华人寿的保费收入分别为345.25亿元、376.96亿元、327.68亿元、381.36亿元和378.2亿元。

在这期间,国华人寿银保渠道保费收入占比分别为94.53%、94.35%、91.89%、90.87%和90.83%,尽管近年来有所下降但占比依然在90%以上。

2022年,国华人寿保费收入居前5位的保险产品销售渠道均为银保渠道,仅这5位的保险产品已占据全年保费的84.61%。

图 / 国华人寿2022年年报

前三年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国华人寿退保金额前三位的产品销售渠道均包括银行邮政代理,这三款产品分别为国华鑫意宝年金保险A款、国华优选定期寿险、国华附加鑫账户年金保险(万能型)A款(2017),年度累计退保率分别为82.21%、31.37%和47.05%。

图 / 国华人寿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此外,银保渠道中的一些乱象也导致退保率高发。“现在的新单很多都是贷款单。”一位国华人寿前员工向「界面新闻·子弹财经」透露。

所谓“贷款单”即保险单贷款,是一种特殊的融资方式,它是借款人使用其持有的保险单作为抵押物,从贷款机构获得一定金额的贷款,并按期还偿还贷款本息的一种质押贷款。

需要指出的是,并非所有的保险单都可以贷款,只有具备现金价值的保单才行。

“保单贷款额度一般只有保单现金价值的80%左右,且借款期限最长6个月,还清后还可以再申请,具体需要保单条款约定为准。但在实际操作上,这些单子很多都是当年买当年退的。”前述国华人寿前员工向「界面新闻·子弹财经」补充道。

3、逆势发力地产布局转向康养领域

国华人寿由刘益谦一手参与创办,自成立之初亲任董事长至今。

在资本市场上,刘益谦以敏锐的投资眼光和大胆的决策而闻名。因频繁进行大手笔的投资和收购行为,以及对多家公司的持股比例较高,经常在市场上引起轰动。

此外,刘益谦还涉足艺术收藏领域,以高价购买珍贵艺术品,他的资本运作和收藏行为,都使他被冠以“资本狂人”的称号。

在国华人寿的资本运作上,刘益谦同样大胆。国华人寿上市母公司天茂集团曾拟通过发行股份、可转换债券及支付现金吸收合并国华人寿并募集配套资金,成为第六家A股上市保险公司。

不过,天茂集团在2020年5月发布的一纸公告,让这个备受市场瞩目的计划宣告结束。

关于资产重组终止的原因,天茂集团公告称,外部资本市场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部分交易对方对本次重组的股份发行价格、标的公司估值等核心条款提出了新的意见,交易对方无法在原定计划时间内与本公司就此达成一致。

虽然资本运作失利,但刘益谦还通过国华人寿布局了不少房地产业务。

今年11月8日,由国华人寿投资的上海·北外滩·国华金融中心在虹口区北外滩落成启用。这也是继友邦之后。位于虹口北外滩的又一个保险系“金融中心”。

当天,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网站披露的批复文件显示,同意国华人寿将营业场所变更为上海市虹口区新建路200号国华金融中心A栋第31、32、33、35层。

事实上,这一项目的开发经营可谓风波不断。

据网易财经报道,2017年,国华人寿联手中国金茂以41.24亿元的高价夺得上海北外滩地块。2020年,中国金茂退出该项目的开发经营,国华人寿以11.91亿元全盘接手了金茂持有的项目股份。

成为了独立操盘人,首先需要面临就是建设成本的压力。为了盘活该项目,2020年国华人寿以借款方式向项目公司上海坤茂置业提供13.6亿元的财务资助;次年,国华人寿再次向上海坤茂置业提供不超过18亿元的财务借款。

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坤茂置业由嘉兴浦晨投资100%控股,属国华人寿的“孙公司”。

最新偿付能力报告数据显示,除嘉兴浦晨投资之外,国华人寿子公司、合营企业和联营企业中,从事地产项目开发和养老地产开发业务的占据大多数,包括重庆平华置业、荆门市城华置业、宁波华凯置业、海南国华康养、国华不动产等公司。

图 / 国华人寿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

近两年,国华人寿“投资性房地产”规模都在百亿以上——年报数据显示,2022年的投资规模为112亿元、2021年为107.26亿元。

与此同时,在一众大型险企纷纷大手笔布局康养产业后,作为中小型公司的国华人寿地产业务布局也开始偏向康养领域。

2022年1月,国华人寿上海普陀国际康养中心正式开工,项目总投入8亿元。业内观点认为,该项目的开工,标志着国华人寿布局康养战略迈出关键性步伐。

刘益谦为项目培土奠基并表示,国华人寿将“金融保险+养老服务”作为践行社会责任、创新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据悉,国华人寿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建设康养中心,并打造国际康养中心、国际医养中心和高端照护中心三大产品线。

除上海普陀之外,国华人寿还在上海崇明和武汉长江新城等地开展了养老项目的建设和发展。

当前,房地产行业早已不复当年的高歌猛进。在楼市爆冷的当下,康养行业也才刚起步,刘益谦逆势重金押注地产和康养,几乎等同于一场“豪赌”,而国华人寿在这一领域能否有所斩获,还需时间给出答案。

美编 | 倩倩

审核 | 颂文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