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开始招聘投资经理

虽然引导基金具备直投的一些优势,比如熟悉产业资源、土地资源、税务政策等等。但相对来说,投资偏保守、风险容忍度低、决策流程较为冗长等等都是绕不开的限制因素。

文|投资界PEdaily

最近两笔投资印象颇为深刻。

投资界-解码LP获悉,烟台国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公示显示,烟台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发展母基金拟对2家医药企业进行直接投资——分别是强联智创(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埃格林医药有限公司,投资金额均是5000万元。

之所以印象深刻,在于此次投资方是一家当地母基金。资料显示,上述烟台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发展母基金成立于2021年,总规模100亿,今年7月出资8.4亿元参股8支子基金,不乏中金资本、中信医疗基金、华盖资本、高特佳投资等知名GP。

但这一次,该母基金直接下场做起了直投。

各投5000万,母基金下场做起直投

先来看下这两家被投企业情况——

来自北京的强联智创,是一家神经介入医疗器械和软件研发商,致力于人类神经系统领域疾病的研究和治疗,产品包括三维成像辅助诊断软件、模体验证法等,同时为用户提供脑血管病影像学检查EPT辅助治疗等。

官方介绍,2016年成立的强联智创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脑卒中智能诊疗平台之一,与宣武、天坛、长海、华山等神经科临床中心合作,从治疗的强痛点切入,并向前延展到诊断和筛查端、向后延展到患者随访端,目前的产品线,已经覆盖出血性和缺血性脑卒中多个病种的全诊疗流程的智能辅助。

此前,强联智创已经完成6轮融资和一次股权转让,总融资额数亿,背后不乏有红杉中国、联想创投、元生创投、博远资本、保利资本,探针资本等多家知名机构。

另一家来自深圳的埃格林,则是一家用AI赋能临床研发的国际化创新药企。由海归高端人才创办,埃格林医药致力于临床阶段药品的研究开发与商业运作,专注于免疫领域和眼科领域创新药物的发现,以及在全球范围内的高效临床开发与商业化推广。

埃格林医药在2019年成立,目前在中国深圳和美国马里兰均设有分支机构。埃格林医药拥有特有的端到端AI技术平台,是国内首家以“干湿结合”的方式进行AI药物研发的创新药企业。目前公司拥有多条自研管线和50多项专利申请,专利覆盖中国、美国、欧洲、日本等全球主要医药市场。

烟台当地母基金一举投资两家外地创业公司,不难让人联想起了“以投促引”的投资操作,这也是当下各地最为流行的引进企业、培育产业的方法。

进一步来看,2021年7月,烟台发布《烟台市关于推动生物医药产业园区特色化发展的实施方案》,正式敲定烟台生物医药产业版图。在基金层面,烟台市设立生物医药健康产业发展母基金,总规模100亿元,重点投资创新药物、高端原料药、康复辅具与高端医疗器械、中医药、特医食品与保健食品、医疗健康大数据、医美产品、细胞与基因治疗等医药医疗细分领域,最终形成总规模500亿元的医药健康产业母子基金群。

两年时间,其子基金合作机构名单中出现深创投、盈科资本、中信医疗基金、德福资本、华盖资本等知名机构。

从选GP到选项目,这也是当下母基金自我进化的缩影。

LP直投的现状与思考

这并非个例了。

今年7月,厦门思明区发布厦门市第一只区级政府直投基金——“科技创新创业基金”,将把不低于60%的资金投向种子轮、初创期的科技型或人才项目;随后,苏州天使母基金宣布与元禾控股合作设立直投基金——苏州天使创新基金,投早、投小、投科技;还有珠海,最新设了总规模100亿元的珠海基金三期,新增了项目直投功能……

说起来,母基金做直投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

在幕后学习了几年,对于GP交上来的成绩单不满意的母基金,正在逐渐加大直投力度。尤其一些新设立的区县级政府引导基金,多以直接投资模式瞄准区域优势产业开展招商引资。

毕竟,返投存在较多不确定性,而通过直接投资引进重大项目看起来似乎更为高效。

于是,引导基金开始招人。

“今年不少政府引导基金在招聘投资经理。”一位猎头曾对投资界表示,而不少投资人也表示,考虑跳槽去国资,或者政府LP团队中。

尤其这两年受环境影响,一批具有海外留学背景或从业经验创投行业人才也在试图逃离一线,回归二三线城市,为地方引导基金带来了不少优质人才。

但是,客观挑战也摆在眼前。

虽然引导基金具备直投的一些优势,比如熟悉产业资源、土地资源、税务政策等等。但相对来说,投资偏保守、风险容忍度低、决策流程较为冗长等等都是绕不开的限制因素。

最后还是那一句:保持敬畏,保持专业。

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该投稿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浑水号立场。 未经授权不得随意转载,浑水号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